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二百二十五章 艰难
    落清秋朝着珑熙隐藏的地方点点头,示意他离开之后,转脸安静的看着窗外:“是,我们的身份不应该有太多的人知道,这会让羽皇有了警惕心,甚至派出她手下的君上出来狙杀我们,但是你想过没有?为什么我们这些层次的人多年都不曾见过有子嗣诞生?”

    铭浅唯一愣,旋即璀璨的金色眼眸一闪:“你的意思是?”

    落清秋看着他,浅浅的蓝色眼眸深处沁出一丝漂亮到耀眼的红色:“不是没有人怀上过,而是没有一个人能生下来过。当初的姝月能和他的妻子姝鸯生下姝星,完全是因为姝鸯是个普通人,而且姝月用自己的命去护着她,她才能生的下姝星。但是其他君上怎么可能有为了妻子牺牲一切的心?就算是我手下的辞语和镜影,我也是阻止过他们要孩子的。”

    铭浅唯突然沉默了,眼底的金色光芒开始急速的闪烁,片刻之后他才有些艰难的开口:“那这么说,羽皇的孩子,就是我们这个层次的第一个孩子了?”

    落清秋点头:“对,或许比我们更早之前不是没有出现过我们这个层次的强者,但是女子一定不多甚至没有。或许他们知道,但是又或许不知道,因为我不认为同一个时代会有人有勇气追求一位碎星境强者。但是我们现在的情况却是最复杂的,因为我们都转世了,虽然确定天道是按照以前的样子对待我们的,但是我不能确定的是,天道是不是会按照以前那样子对待羽皇。”

    铭浅唯撇撇嘴:“别想这个了,既然你这么说,羽皇是分不出人手来对付我们了?”

    落清秋点头,认同了铭浅唯的说法。

    铭浅唯弯唇笑的诡异:“那我们就去玩玩好了,毕竟放着那么好玩的一个东西不玩,那岂不是对不起自己了?”

    落清秋淡然浅笑:“随便你吧,你想要玩就以学院的名义去玩好了,只是你要注意一点,至少不要把你的真实身份给玩出来了,不然的话就算是学院也是救不了你的。”

    铭浅唯眨眨眼睛,灿烂的金色很是漂亮:“那你也不会救我吗?你就这么忍心看着你的兄弟倒霉吗?”

    落清秋眯起眸子:“你以为救你真的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吗?先不说这千年到底有什么不一样的变化,我们当初的痕迹虽说基本上都被抹去了,但是说到底还是有一些留存的,所以你真的确定那些人没有研究出对付我们的办法吗”

    落清秋的话直接干脆,点中了他们如果要参加四皇战最开始的困难。

    而且就算是这个问题解决了,接下来的问题还是要好好的商量一下,毕竟落清秋还是很清楚的,若是一个皇暴露了身份,只怕按照现在的情况他们所有人的身份都要被查出来!

    铭浅唯一脸的抑郁:“还真的是悲惨呢,不过如果我们把身份藏好的话,还是可以去玩玩的吧,毕竟那些小家伙也不会想到我们这些老妖怪居然还转世来到这个时代吧?”

    落清秋仔细思考了一下:“这倒不是不可以,但是这一点的基础却是我们要隐瞒一切身份,以全新的身份去参加,连我们那些绝招什么的都要藏起来。”

    铭浅唯毫不在意的笑笑:“当初我们还是抢到了那么多的星技,随便拿出一套来改个几招不就是了?我还不相信在我们两个人都在的情况下,还能更改星技更改的走火入魔了。”

    落清秋撇撇嘴,也没有说什么,显然是对铭浅唯的话有一点认同。

    铭浅唯也是了解他的性子,知道落清秋其实是认同了他的想法,登时璀璨的金色眼眸更加的明亮:“既然是这样,那我就去找云雪染入校了!说实话好久都没有回来了,连昨天也只是看看而已,根本没有仔细看哪里有什么改变,不知道我们以前的房间还在不在。”

    铭浅唯这么一说,落清秋瞬间就想起来了自己还没有好好的彻底逛逛染雪学院,也不知道自己当初的房间现在是个什么样子。

    一边想着,他直接伸手抓住了铭浅唯的衣袖:“我也要去看看。”

    铭浅唯点头,璀璨的金色眼眸含着水一般。

    铭浅唯要入校,云雪染那里又不同意的道理?所以云雪染直接钦点了自己的徒孙带着他的两位师叔一路去了教务处领东西。

    对于目前看到的东西,铭浅唯还是很满意的,毕竟已经这么久都没有在学院里了,能有这样的变化也是不容易的。

    落清秋一路上都是沉默不语,而那位院长也是亲眼见证了昨天的遭遇,所以见到落清秋的第一刻,他根本就没打算跟落清秋有任何交流,生怕惹了这位祖宗什么时候一个不高兴,立刻有降临自己的威压,那威压可不是一般人随随便便就能承受的,更何况这附近那么多的修为不强的学生,说什么也不能惹了他生气!

    落清秋倒是很不在意他的想法,他想的不过是去看看自己以前的房间还在不在,要是还在的话,那就好办多了。

    很快院长带着他们直接穿过了一处封印,一处并不熟悉的围墙前面站了两个一身学员打扮的人。

    他们看见院长的时候,眼神微微波动,然后向他行礼。最后,直接拦下了落清秋和铭浅唯。

    院长对这两个学员的出手绝对是措手不及的,但是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落清秋和铭浅唯已经被拦了下来。

    院长的脸色登时一片苍白,连嘴唇都开始无意识的颤抖,但是出丑不是他现在关心的事情,他担心的事情是落清秋这个恐怖的魔王居然被拦了下来?!

    落清秋似乎根本没有想到自己回被拦下来,诧异的同时,他默默的抬起头看向了里面的建筑。但是这个小门直接被一层带着色泽的封印给护住了,根本看不见里面的样子。

    铭浅唯也看向里面,还是没有看见里面任何内容,他蹙眉,根本不需要看落清秋的表情,直接上前一步,强悍的金色直接在指尖开始闪烁,与耀眼的金色光芒同时出现的是,极致的寒意。

    这本就是他身体的温度,平时被他死死的用修为压制着,现在稍微释放一些出来,也是没有什么大事情的。

    很显然现在用这个也挺合适的,毕竟现在这些小辈拦着他们的路了,而落清秋现在根本不可能动用自己的武力,院长绝对不可能动手而且还有可能会很高兴这一幕的出现,所以也只有铭浅唯能动手了。

    但是铭浅唯动手是要见血的。

    所以,下一刻无双的寒气直接凝结成一根冰锥,直接刺穿了一个学员的手臂,铭浅唯出手的狠辣程度完全超出了除了落清秋之外的三个人的预计!

    院长修为最高,所以第一时间就反应过来铭浅唯做了什么,直接扑向了被刺穿了手臂的那个学员;他的同伴也是一愣之下反应过来了,连忙护住了他的同伴。

    铭浅唯微微眯起眸子慢条斯理的收好自己的寒气,根本没有在意自己刚刚直接动手几乎废了眼前学员的一条手臂。

    或许就算是在意了也不会有任何的表示,他本身的情绪就是一种恒定的稳定。最沉稳是落清秋,但是最冰冷无情却是铭浅唯,他天生体寒若冰,若不是自己的那双眼眸强行将自己的体温提升上来,他早就死的渣都不剩了。

    但是现在还算是个好情况,至少现在落清秋还在他身边。

    落清秋微微眯起眸子,但是一双浅浅的蓝色眸子还是盛满了空灵,他轻轻抬手搁在铭浅唯的肩膀上,借助自己自然逸散的气息帮助铭浅唯的寒气加速收敛。

    院长突然回头吼道:“你到底做了什么?为什么他现在的情况是这个样子?!”

    铭浅唯根本不会回答他这个问题,而且还直接反手抓住落清秋的手腕,确定他不会离开自己的身边,直接带着落清秋进了院子。

    甚至连上面的那一层封印都没有阻止他们的进入,仿佛那只是一层纸糊的一样。

    但是院长他们一愣之后连忙扶起那个伤员要冲进去,却直接被那看似纸糊的封印给拦住了。

    而这么一个变故,他们再也没有机会进去找到铭浅唯和落清秋了。

    云雪染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他们面前,脸色有些复杂的看着封印,转而蹲下身手指放在学员的伤口上面,他的脸色逐渐放轻松:“还好还好,幸好你们没有对浅唯做什么,要是你们是对清秋下手的话,估计浅唯直接杀了你们都有可能吧。”

    云雪染的话直接让院长震惊。云雪染再度扫了那个封印一眼,还是小心翼翼的开始处理学员的伤口,顺带慢条斯理的把原因给说出来:“很简单,清秋的力量现在还很弱小,但是浅唯的力量却很强大了,他们两个之间的关系比亲兄弟还要亲近,所以你认为你们要是对清秋动手的话,浅唯会不会出手杀了你们?”

    云雪染没有说的是,一旦你们对落清秋出手,只怕不止是身体,还有魂魄,估计在进入归魂之地之前,就会被铭浅唯给拦截下来,开始折磨。

    至少不折磨的魂飞魄散是绝对不会罢休的。

    &26412;&25991;&26469;&332;&29916;&23376;&23567;&328;&32593;&32;&119;&119;&119;&46;&71;&122;&98;&112;&105;&46;&99;&111;&109;&32;&26356;&26032;&51;&26356;&24555;&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