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二百二十四章 四皇战
    他们之间的仇恨绝对比珑熙知道的还要多,只是若是不是因为他们曾经是云雪染的学生,或许按照他们的愤怒来说,他们早就把整个染雪城夷为平地,这是无可置疑的事情,亦是珑熙唯一很清楚的事情。

    或句话说,只要云染雪不是死在他们手上,他们绝对会在云雪染死后第一时间齐聚染雪城,第一时间宣泄他们心底绵延了千年的怒火,这份怒火无法化小,这是从结仇开始就注定无法化解的仇恨。

    事实上或许根本没有人想过要化解这份仇恨,这份仇恨从诞生开始,就已经是无法化解的。

    铭浅唯转身轻轻推开房间门,站到了落清秋的窗边,淡然的看着窗外:“差不多醒了吧?”

    听见铭浅唯的话,落清秋知道这个家伙是知道自己装睡了,他刚刚闭上的眼眸慢慢的睁开,眼底的血丝早就消失的干干净净,看上去一副很正常的样子,至少看起来是能出去见人了。

    只是他眼底的那一丝黯淡的光芒却是遮掩不住的。不过也是幸好根本没有人敢轻易地去看他的眼睛,所以也就不知道他现在的状态其实很不好。

    落清秋突然眯起眼睛笑了笑,整个人的感觉都不一样:“我没事的,你们不用担心了,走吧,云雪染应该找我有些事情,还有落家子弟还需要我去安排。”落清秋的声音不大,但是足以让珑熙和铭浅唯认同并遵从。

    落清秋乘着他们两个转身的时候,勉强的站了起来,眼底的那抹黯然一闪而过,而后被极好的掩盖了起来,一丝一毫都没有外露。

    他苦笑:“这算是一种本事吗?不过没这个本事还真的是麻烦呢,要隐瞒过铭浅唯这个老狐狸可是不容易呀。”他一边喃喃自语,一边利落的看是扭动身体,让肢体开始迅速回归到最好的状态。

    而他们没想到的是,他们刚刚打开宿舍的门,就看见头发花白的老人挺直了腰背站在外面,不过还是那副面瘫的样子却让落清秋和铭浅唯瞬间认出这位到底是谁。

    而珑熙则在看见那么一抹影子的时候就迅速隐匿起来,落清秋则是眯起眸子暗自释放自己的气息帮助珑熙隐匿。铭浅唯也是知道这一点的重要性,所以很干脆的也释放了自己的气息,而且他本就是全盛,他的气息比落清秋还来的强大一些,所以这么一释放,本来仓促隐匿起来的珑熙彻底收敛了自己的气息。

    而云雪染根本没有把这些事情放在心上,所以根本没有注意到房间里还有第四个人存在。

    而落清秋根本没有告诉珑熙要离开,所以这根本就是**裸的告诉珑熙,他可以知道接下里的事情。

    事实上落清秋也真的想要放下一些过去的事情了,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别人也知道,别人知道了自己也就能好好的接受和放弃过去。

    只是这些过去的事情却绝对不包括他们和云雪染的仇恨,什么都能够放下,独独那份仇恨不可能放下,他们甚至可以因为彼此之间的关系暂时的压抑这份仇恨,但是说到底还是绝对不可能放下的。

    铭浅唯也是知道落清秋的心思,否则绝对不会这么帮助落清秋,事实上他们四个人绝对不会有一个人放弃这份仇恨,这也间接的给了他们一种诡异的同盟关系,至少面对云雪染的时候,他们可以暂时放下他们自己的敌对。

    落清秋突然眯起眼眸专心的看着云雪染:“昨天那件事情,我感到很抱歉,但是如果你今天来是让我为了昨天那件事情道歉的话,我拒绝。”

    落清秋的话一点余地也没有,丝毫不因为昨天本来就是自己做错了而感到一丝一毫的愧疚,在他的眼中本来就只有那么几种对错,很显然昨天的那件事情还没有到他对错最低的标准,

    云雪染的面瘫脸显然在这个时候是最合适的,他淡然的看着落清秋:“我根本没有问昨天那件事情的想法,我还是很了解你的,与其让你为了昨天的事情道歉,倒是不如让你在别的事情上做出一点贡献来弥补,毕竟你的性子就算是转世了还是那个样子。”

    铭浅唯微微上前一步,挡住了云雪染的目光:“云雪染,清秋应该是和你说过吧?他动用了四个真言,差点就交代在那里了,如果你要让他做什么事情的话,最好还是想想他的身体,要是他出了什么意外的话,我相信我和炎皇这一次应该是不会有任何犹豫了。”

    云雪染点头:“我知道,清秋若是出了什么事情的话,按照你们的性格一定会来这里找我算账,无论我是不是你们的老师。而且按照你的性格,你一定会告诉羽儿,而羽儿也一定会来报仇的。”

    铭浅唯的脸色有些怪异,但是很快就变回原来的样子:“云雪染,你来这里到底有什么事情?快点说完我们好决定要不要帮你。”

    云雪染淡然:“这件事情无论你们帮不帮我,都是你们的决定,我会遵守。不过你们确定你们真的要让我在这里跟你们说话吗?”云雪染的声音还是那么淡淡的,只是随着最后一句话有了那么一点诡异罢了。

    落清秋的嘴角一抽,无奈的伸出手一拉铭浅唯,无奈的看着云雪染:“行了,你进来吧,到底你还是我的老师,现在站在外面像什么样子?”

    片刻之后三个人难得的坐在一起商量事情。

    落清秋微微眯起双眸看着云雪染:“说罢,你的事情。”

    铭浅唯璀璨的金色眼眸也闪过几丝诡异的金色光芒,似乎真的对云雪染接下来的消息感兴趣一样。

    但是就是不知道云雪染是不是真的可以说出什么值得他倾听的消息了,毕竟这么多年了,什么样的消息没有听说过?什么样的事情没有见过?

    云雪染看着他们,突然开口:“你们知道四皇战吗?”

    落清秋端着茶盏的手丝毫颤抖都没有,依然眼神淡然;铭浅唯则是嗤笑:“云雪染,这都过了千年了,你觉得我们会知道那个所谓的四皇战是什么东西?”

    云雪染了然的点头:“我就知道你们不会关注那些小孩子家家的事情。其实四皇战的主办者幼年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看到了关于你们的记载,就一直念念不忘,还在继承了他的宗门之后,四处搜集关于你们的一切,更是在他认为很了解你们之后,开始举办这四皇战。”

    铭浅唯继续嗤笑,强烈的金色在眼底浮现:“看过关于我们的记载?记载那都是虚的,他真以为他了解我们?只怕我们换个身份出现在他眼前,他都不知道我们是谁。”

    落清秋突然扫了过来:“老师,你当初也是见证过我们之间的战争,你觉得和我们的战争相比,那四皇战又如何?”

    落清秋的声音很淡,一股很容易被忽略的感觉很是强烈,但是没有一个人敢忽略了落清秋的问题。

    云雪染毫不犹豫的开口:“和你们的战争相比,四皇战不过是一个空有其名的东西而已,最多算得上是一个战斗罢了,根本连你们那个层次都没有接触到!”

    云雪染的这番话直接把心底话给说出来了,若不是当初他亲眼看过真正的四皇对决是什么样子,或许他会觉得这四皇战有些看头,但是看过真正的战斗之中,那天地色变的情景真的是让人不敢想象!

    落清秋弯起唇笑的淡然:“你来这里,就是为了让我们去参加这四皇战吧?但是你真的肯定我们会参加吗?也许我对这四皇战根本一点兴趣也没有。”

    云雪染微微点头:“我来这里的目的的确是为了这个四皇战,你们能参加最好,若是实在是不想参加的话,也有新的学员可以顶替上。但是我最看好的还是你们,毕竟你们才是真正的四皇。”

    铭浅唯随手端起一杯香茗:“对,我们的确才是真正的四皇,但是你想过没有,我们这一世转世的时代不对,根本跟上古时候的环境不一样。就算我们能靠着自己走回以前的层次,但是我们的手下是不可能全部回到原来那个层次的,这是本质的差别。”

    云雪染瞳孔猛烈的一缩,但是他还是耐心的等着铭浅唯继续说下去。

    铭浅唯低头轻品了一口,眼底璀璨的金色闪过一丝诡异的光芒。

    落清秋放松了靠在椅子上,眉眼淡然如霜雪,原本的笑意早已消失的一干二净:“老师,这件事情我们还要再商量一下,你还是先回去罢,毕竟,我们要不要出现在所有人面前还是一个未知数。”

    落清秋一反昨天的霸气,今天沉静如一块璞玉一般不露任何锋芒,此时此刻淡然的面容精致温润。

    铭浅唯抬起头看着云雪染离开,金色的眸光一闪:“你难道真的想要去参加那个所谓的四皇战吗?你应该是知道的,我们的身份根本不应该有那么多人知道。”

    &26412;&25991;&26469;&332;&29916;&23376;&23567;&328;&32593;&32;&119;&119;&119;&46;&71;&122;&98;&112;&105;&46;&99;&111;&109;&32;&26356;&26032;&51;&26356;&24555;&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