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二百二十三章 珑熙的改变
    良久之后,甚至都月上中天了,他还是那个样子,直到珑熙发现不对劲,立刻来找他,否则的话,一场病是逃不掉了。

    珑熙能找来这里,显然是铭浅唯指点的,否则至少不可能在现在就找到落清秋。

    但是珑熙的到来没有改变什么情况,他还是那个恍然出神的模样,珑熙轻轻一叹,手掌轻轻搁在落清秋的肩膀上。但是他一碰到落清秋的肩膀,落清秋的身形一晃,直接向后倒去。

    珑熙苦笑:“大人,您这到底是怎么了?珑熙真不知道到底还有什么事情可以打动你的心,这么多年了,还真的是第一次。当初羽皇大军压境的时候,您也不见得有一丝动摇,现在这个样子,让珑熙怎么办?”

    虽说还是在絮絮叨叨的,但是珑熙到底是知道分寸的,背起落清秋就朝着他的宿舍而去。

    落清秋本就是因为云雪染而顺利入学了,所以他的宿舍也因为云雪染的原因而得到了特殊的待遇,现在一个人住,而铭浅唯现在还没有离开这里,暂时住在了落清秋那里,所以珑熙根本不担心有外人发现落清秋现在的状况。

    至于自己那里的情况,随口蒙一下就好了,那些事情都不是问题。

    铭浅唯看见背着落清秋进来的珑熙,虽然有些诧异落清秋现在的样子,却还是赶紧的上前来一把接住了落清秋,手指轻轻放到了落清秋的鼻端下,旋即又放到他心口感觉到心跳正常,这才松了口气。

    看着铭浅唯放松下来,珑熙也放松下来,然后想起什么一样:“铭皇大人,不知道到底您说了什么,我们家大人才是现在这个样子?”

    铭浅唯璀璨的金色眼眸笑的眯起来,整个人看起来很好看,充满了男性的魅力,但是接下来他说的话就直接可以让人黑脸了:“很抱歉,我不能告诉你。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如果落清秋想要告诉你的话,你等他醒来就会知道了。但是他如果不想告诉你的话,就算你把他吊起来打,他都不会说的。再说了你舍得吊打他吗?”

    珑熙的脸色直接黑了:“铭皇大人,请您自重,珑熙身为大人的风华君上,怎么可能做出那样的事情来?”

    铭浅唯摆摆手,继续看着落清秋沉睡的面容:“我知道你们一个个都是忠心耿耿的,但是你们大人的事情真的不用你们管,他有他的打算,如果你们知道的话,或许会打乱他的计划,所以最好还是等到谜底揭开的时候,那个时候才是最好的时间。”

    铭浅唯说的话,珑熙自然也是知道的,甚至他在千年之前是很好的执行了这一切,但是这一辈子或许是没有完全恢复到以前的样子吧,他根本没有像之前一样不再说多余的话。

    他也是知道铭浅唯说出这些话到底是为了什么,他是在替自己的兄弟在暗自警告他,不该知道的事情千万不要去知道,否则的话面对的就不是处罚,而是离心。

    离心比什么处罚都来的严重,这是一种本质上的差别,处罚再怎么说也只是身体上的处罚,但是离心却是足以摧毁一个组织的东西。

    铭浅唯是知道珑熙是落清秋的司刑君上,所以才会出声提醒他注意自己的本分,若是珑熙在落清秋身边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身份,只怕现在连理他的心情都是没有的吧。

    铭浅唯揉揉自己的眉心:“行了,我记得你也是染雪学院的一员吧?你先回去休息,染雪学院的学习不是那么简单的,但是对于你这种程度的还是有一定的帮助,毕竟落清秋也是一位皇,不可能自己放弃修炼随时随地的跟在你身边帮助你修炼,所以你只能自己修炼。落清秋这里有我,你赶紧回去。”

    珑熙虽说还是有些不放心,但是到底还是知道自家大人和这位铭皇的关系是极好的,所以转身就隐入黑暗之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铭浅唯的手指扫过落清秋的眼角眉梢,手指的低温让落清秋忍不住微微蹙眉,但是自己本身曾经的温度更低,所以也没有强制的苏醒。

    他微微叹气:“你的身体还是受到一些影响,还是比寻常人的温度低上那么一点,今天又突然这个样子,估计你一时半会也醒不过来了,还是好好的睡一觉吧,醒了又是那些烦心的事情了。”

    他顿了一下,精神力四散出去,确定周围没有别的人偷听,这才苦笑:“看起来羽皇怀孕的消息真的对你的心情影响太大了,居然让我们之中最为沉稳的你都是这个样子,当初若是羽皇爱上的人是你该多好?我们本来就是兄弟,就算为了你放弃那份冲击黯星的希望又如何?反正到了我们这个层次已经没有什么放不下的了。可是羽皇和你终究还是那个样子,明明当初你们两个都快要表明心迹了呀。”

    他说着,璀璨的金色眼眸染上一片水雾,那水雾朦胧的样子真的很惹人注意,至少没有人愿意在铭浅唯这个样子的时候做出什么不合适的举动来,事实上也根本没有人敢在铭浅唯这个样子的时候做出什么事情来。

    而且他有一点也没有说出,落清秋真的是他们之间最沉稳的一个。羽皇他不清楚,因为她是当时全校八个人中唯一的一个姑娘,所以几乎全校都是格外的疼爱她,所以根本没有人去招惹她惹众怒。

    炎九霄虽然名字带个炎字,但是本身其实也是一个冷静的主,但是铭浅唯还是知道他的,虽说冷静,但是也绝对不是最沉稳的,他还是会受到一定的影响,譬如来自卓月的影响。

    铭浅唯对于自己本身也是极端了解的,他知道自己也算得上是和炎九霄一般的冷静,但是也算不上多么沉稳,就是因为自己也受到了姝星的影响,姝星终究是他的软肋,他根本做不到放下姝星。

    但是落清秋不一样,他喜欢的是羽皇,是个人都看的出来他喜欢的是羽皇。偏生自己和被喜欢的那位都不知道这件事情,只是以为这是来自一种默契而已。

    殊不知两人在其他人眼中已经是小两口一对了。

    但是就是不知道为什么,羽皇突然就离开了,他们再见面的时候已经是几年以后了,而且还是以敌人的身份。

    若不是因为落清秋在羽皇离开之后变了样子,或许他们真的不会认为落清秋才是他们之中最为沉稳的存在吧。

    铭浅唯叹气,伸手把他抱起来,放在床上替他盖上被子之后转身走了出去,这个宿舍还有房间,他还不至于委屈了自己,委屈自己可不是一件好事情呢。

    铭浅唯浅到微不可闻的呼吸平稳下来的时候,落清秋缓缓睁开了自己的眼眸,浅浅的蓝色像是最为华丽的水晶一般的漂亮,只是白色的眼白却布满了血色,很显然他还是没有从那个消息回过神来。

    他翻了个身,坐了起来,最后坐到了宽大的窗边上,安静的看着外面。

    因为云雪染的关系,他的宿舍是位置最好的,甚至因为他没有急着入住的原因,还费心费力的重新翻新了一遍。但是无可否认的是,重新翻新了一遍的效果还是有的,至少,像他以前的房间了。

    只是他以前的那个房间,是正对这羽皇的房间的,恰好对着她的窗,可以看见她的一举一动。她那边自然也是可以看见他这边的一举一动。

    但是现在,他的宿舍比之前好些,在湖边,景色很好,但是却没有了她。

    落清秋微微蹙眉,然后保持这个样子直到天蒙蒙亮的时候。

    他听见了珑熙的脚步声,这才从窗边下去,只是那么坐了一晚上,身体略微有些僵化,一动骨骼就有些摩擦声传来。

    落清秋丝毫不介意这种声音,翻身就上了床闭上眼眸,遮掩他一夜没睡的事实。

    珑熙没有进去,因为他也是一晚上没有睡,就在那里想着自己的使命和意义去了,最后的结果是,他身为落清秋的风华君上,本身就是忠诚于落清秋的,为什么要去想那些不应该他知道的事情呢?

    所以他根本没有进去,就带着自己打包来的早点放在桌子上,看着铭浅唯优雅的端起早点开始用餐。

    他虽然有些担心的看着落清秋的房间,但是到底还是有那份沉稳在那里,勉强的压下自己的忧虑,只是专注的盯着自己面前的那块早点看。

    铭浅唯看见珑熙这个样子,自然是知道面前的这个小家伙是把自己的话听进去了的,所以他根本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在那里吃的津津有味。

    最后眯起璀璨的金色眸子,慵懒的笑道:“珑熙,这都是云雪染让你送来的吧?看起来他还是没有忘记我们的口味,这里每一样都是我们的口味,也是难得他还没有忘记我们的口味呢。只是落清秋那个家伙还在睡觉,要浪费他的一番心意了。”

    虽然铭浅唯还是这么说,但是珑熙还是知道,铭浅唯并没有因为这么一点点小事情就原谅了云雪染。

    瓜子 网  gzbpico m ,更 新更快t广 告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