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二百二十二章 她的消息
    落清秋扫了他一眼默然叹息:“果然,无论过上多久,你该蠢的地方还是蠢,本来指望着你能聪明几分,我们也不必这般辛苦和犹豫,但是现在才知道,我居然是我们之中最蠢的一个,居然还在指望你能改变,或许我真的该听他们的话。”

    落清秋的声音很小,至少在这个他气息弥漫压制一切的时候,只有云雪染有这个能力听见他说话。

    云雪染对上他的眸子,看见那一抹伤感的时候,喉咙仿佛被什么东西哽住一样,什么声音也没有发出来,良久才艰难的开口:“清秋,对不起。”

    “你该说对不起的不是清秋,也不是我们,而是羽皇。毕竟我们手下的人虽然受伤了,但是也治愈回来了。但是羽皇手下那位君上,却因为你的错误被困在了天玄冥冰最深处,你以为这么多年,羽皇从来没有找过你,是因为什么?”

    带着兜帽的人悄然出现在学院里,随着他的走动,隐约可以看见一抹璀璨的金色,只是那金色在对上云雪染的时候,永远都是冷的,即使是掩饰也不屑。

    他抬起手掌搁在落清秋的肩膀上:“清秋,收起吧,你的身体承受不了多少这份力量,现在的身体终究不是以前的身体,我们也不是原来的我们,我们会把失去的都找回来的,在此之前对自己好点。”

    落清秋微微抿唇:“连你都来了,我怎么可能会继续呢?你说得对,我们不是当初的我们,我们有了转世的机会,现在的我们不应该困在过去的阴霾里。但是你想过没有?羽皇怎么可能走的出来?当初只有她有陨落的人,而且那人还被困在了天玄冥冰里,连她手下的那个深渊蟒一族都救不出来,你觉得她会放下这份仇恨吗?”

    铭浅唯金色的眸子淡淡的看着他:“我知道,那个姑娘我见过,很温柔的一个姑娘,我也很遗憾那个姑娘最后会被困在天玄冥冰里,但是那不是我们的过错,就算你心里有愧,若是羽皇需要我们的力量把那个姑娘带回来,我们就一起去帮她,好不好?”

    落清秋弯唇笑的淡然,那份弥漫的气息悄然收起:“我就知道你说的话最是动人心,希望她真的能暂时放下她的骄傲,来找我们一起把那个姑娘给救出来。”

    铭浅唯手上一用力,悄无声息的给了他力量站稳,避免了出现什么异样。

    落清秋的眸光一扫周围:“你们继续,我有事情和他说一下。”他的眸光有些黯淡,却还是强硬的闪烁着。

    无人敢质疑落清秋的话,尤其是铭浅唯到来的时候,是个人都知道,能在落清秋那么强势的威压中走到他身边的人,不是实力强大如云雪染,就是本身拥有的根本不比落清秋少!若是不听从落清秋的话,估计下一次那位拥有灿烂金色眼眸的兜帽男子,就会自己动手,而且看样子铭浅唯根本就是全盛状态!

    全盛的铭浅唯,哪里是现在非全盛的落清秋能够比拟的?

    全盛时期的四皇,绝对比非全盛的他们更加的强大和无可比拟。

    落清秋率先走到前面去带路,虽说这里和千年前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但是到底是人多了起来,和以前随便找个角落猫着避开老师的目光就可以说事情不一样。

    现在开迎新典礼的只有他们这一届的新生而已,其他年级的可没有来,说什么都要好好的找个地方再说。

    学院深处的树林,林木茂盛,但是站在树上却可以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实在是一个商谈事情的好地方,所以现在落清秋和铭浅唯就盘膝坐在了巨大的枝杈上。

    落清秋倚靠着树身:“你来到底有什么事情?我记得之前找你的时候,你可是很不愿意的,毕竟当初那件事情对于你来说真的打击太大了。”

    铭浅唯的腰身紧绷:“打击?可是就算是打击再大,你现在还不是说出来了?你要的东西我找到了,而且还打听到一个很有趣的消息,你猜猜那消息是什么?”

    落清秋弯唇一笑,根本没有说想要知道到底那是什么消息:“东西找到了?你的速度还真快,只是你确定那是真的?这东西现在可是不常见了,多得是假货。”

    铭浅唯翻手拿出一个盒子:“你以为我没有见过那东西吗?就算没有见过,你以为那些假货有那种气息吗?所以你现在最好还是想想,怎么样吸收这里面的力量最好,你现在的身体被重创,是绝对没有任何办法吸收的。”

    落清秋随手把盒子放到识海里,毕竟就算是再贴身的东西,还是又被掠夺的一天,只有识海才是只有自己死了才会崩溃无法掠夺,这才是他们这些强者的选择,能被他们自己都重视的东西,肯定不是一般的东西,至少拿出去也是绝世珍宝那一种的。

    收好之后他才抬起头对着铭浅唯挑眉:“你的运气也不是一般的好,居然就这么几天,就拿到真的东西。”

    铭浅唯笑的得意:“那是,哥的运气就是不一般!要不是哥察觉到这东西被封印了,而且还动用了一个真言破开了一点封印,哥也不知道这东西是真品。”

    落清秋笑:“说到底还是你的运气。只是你刚刚说的消息是什么?你是知道的,这些天我都在染雪城,根本没有任何机会出去,而且我懒也不想吃去。”

    铭浅唯抿唇神秘一笑,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这个消息,我听见的时候都是大吃一惊,要不是确定了把消息流传出去的人的的确确是羽族的人,我都不敢相信这个消息是真的。等下你听清楚的时候一定不要大吃一惊哦!”

    他转头四处扫了一圈,确定没有任何人在这里,才压低声音神秘兮兮的开口:“羽皇怀孕了!”

    落清秋一愣,直接身体一颤,掉了下去……

    铭浅唯料定他反应大得很,直接伸手一抓,反手就捞了上来。

    落清秋双眸失神站起来,手指死死的扶住树身,甚至指尖已经深深的掐入树干里。

    铭浅唯微微眯起眼眸沉声:“我知道当初你是我们之中和羽皇关系最好的,但是你也要想想,羽皇也是我们的对手之一,当初我们能聚在一起在学院学习,也是因为我们当初根本没有多少敌意。现在羽皇怀孕了,我们虽说不是多么了解女子,却也是知道女子生产是极为重要之事,但是时间就那么一点,我们可以等到她生产之后,但是我们必须抓住时间,否则我们根本没有打败她的机会。”

    落清秋沉默,良久之后才开口:“可是,这样不是太卑鄙了吗?女子生产是天地人伦,为什么我们不能给她恢复的机会?”

    铭浅唯眯眼,灿烂的金色如井喷一样:“是,我们是卑鄙,但是你不是不知道我们现在和羽皇的差距到底是多大,她完全可以趁着这段时间跟我们拉开差距。”

    落清秋摇头:“我不同意,而且我们有的是别的方法,而且她的孩子怎么办?难道经历一次我们当初的痛苦吗?这不是他应该经历的,我总觉得要是我们真的现在出手的话,一定会有极大的变数。”

    铭浅唯的脸色微微一僵,然后点头:“既然你感觉到了变数,那我们就等她彻底恢复的那天。只是不知道到底是谁,能让那么高傲的羽皇都为之倾心产子。”

    铭浅唯笑的洒脱:“有谁?我怎么可能知道那位大小姐的心思?就算她喜欢上了一个普通人又怎么样?至少她的天赋和强大足以在胎里就把那个孩子的天赋纠正过来,虽然比不上我们,但是也足以进入我们这个层次了。”

    落清秋默然点头,却也什么都没有说。

    铭浅唯也是知道他现在的心情绝对是不好的,所以只是拍拍他的肩膀就跳下树走了,留下他一个人在树上吹吹风放空下心思,毕竟这么憋着对身体也是不好的。

    落清秋突然把手收回来,安静的站在树上看着天空,那个方向他曾经眺望过很多遍,但是没有一次像这样一样苦涩。

    哪怕是当初他们为敌的时候,他都没有这样过,这真的不是一件让人喜欢的心情,至少对于落清秋来说是这样的。

    “她有孩子了?她终于还是有孩子了,我本来以为你会一辈子都是那样,但是我居然下意识的就想忘记你也是个女子,你也会有自己的生活,我终究不可能陪在你身边。可是为什么我不能陪在你身边呢?明明我也可以在你身边呀?”

    落清秋的目光干净而伤感,像是个涉世未深但是能清楚感觉到周围一切的孩子一般,只是是个知道他到底是谁都不会认为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孩子”,或者说只要是知道他是谁但是本身实力比他弱小的人,都不会抬起头看着他,只是一种对他的不尊重。

    放严重点说,就是挑衅。

    瓜子 网  gzbpico m ,更 新更快t广 告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