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二百二十一章 气息压制
    走神的原因很简单,类似的慷慨激昂他听过无数遍了,耳朵都快要起茧子了,现在再听这玩意儿,根本就是刀枪不入的。云雪染也是注意着他的,所以他走神的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

    落清秋走神是很有特点的,他虽说在走神,但是好歹正常的举止还是有的,甚至有一种本能让人觉得他还在专心听别人讲话,只是还有一个下意识的小动作暴露了他现在的精神状态。

    云雪染就是盯着他的小动作知道他在走神的。

    只是就算知道他在走神,他这个老师也没办法在这个档口打断院长的讲话,然后去训斥落清秋的走神。

    他苦笑,只能看着落清秋走神,他亦是知道的,落清秋是想起了当年的场景,和现在一般相差无几的场景,只是当时没有这么多人罢了,除了他这个院长,三个老师,只有落清秋他们四个人。

    落清秋弯唇一笑,像是又看见记忆里的那个不过八个人才组建起来的小学院,虽然地方不大,却是落清秋当时认可的家,独一无二没有其他地方可以代替的家。

    虽说他们四个人可以说是死对头,但是至少在学院的时候,他们是相安无事的,就算在学院里有了口角,一般都是转身出了学院找个地方干一架,回到学院又是那个和睦的样子,至少要维持最表面的和平。

    他想着想着,突然想起了那个一直蒙着面纱,虽然跟他们一堆,但是从来都不露出真面容的姑娘,她是万众瞩目的天才,倾世的羽皇。

    但是她还是来到这里选择和他们成为伙伴,虽然只是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伙伴,但是已经足以让当时名声没有她大的落清秋,炎九霄,铭浅唯很是高兴了。

    少年的第一次兴奋在见到她面纱之上的那一双深紫色的明眸的时候,达到了顶点,无可否认的是,羽皇的眼睛很好看,恍惚之间看得见漫天星辰,偏生她的眼是冷的,就是看不见一点的情绪,仿佛什么都入不了她的眼一般。

    可是就算是这样,他们三个男子和其他四位院长老师还是很小心的护着这位看起来异常柔弱的唯一一位女学员。

    可是他们还是没有忘记一个事实,那就是羽皇的实力绝对比他们所有人都强大,那时候的她已经是真言级数了,就算是放在大陆上,也绝对是称雄称霸的人物,怎么可能是需要他们保护的柔弱小白兔?

    所以平时他们根本没有多么的过分保护她,只是当他们出去历练的时候,总是需要一个人在她身边好生照看着,否则那些色痞和流氓绝对要被弄死!

    而那个每次在她身边的人都是落清秋,炎九霄和铭浅唯根本没办法不受到她气场的压迫。所以每次都是落清秋。

    也正是因为这样,他知道了其实她的手很软,比普通女子的手看起来更加的柔软,而且她也会和一个正常的女子一样,会跟人撒娇。

    即使这撒娇的次数不过是那么几次,而且只是抬起头大眼潋滟的看着他,然后指着那个东西。不过就算是这样也是极好的了,至少她还想要那东西。

    不过外出的时候,她是不开口说话的,因为外面的人虽说算不上太多,但是至少熙熙攘攘的还是有那么多人了,那小祖宗的星力直接容纳到骨子里的,而且加上是真言级数,那段时间她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星力释放的,直接导致每一句话都蕴含了真言的力量,言出必行。

    但是在外若是这样的话,真的是会惹出大麻烦的,尤其是对那些终此一生都没有见过高阶修者的普通人而言,是会造成巨大的影响和恐慌。

    落清秋忍不住轻轻握紧拳头,仿佛像以前一样,每一次出去历练的时候,她都会握住自己的手指,丝毫不会放松。

    但是当时他很高兴,就算有时候她紧张的把他的指尖握疼了也是这样。就算她察觉到自己用的力气太大了,微微松开手,他也会直接反手握住她的手,总之心底占有欲不允许他放开她的手。

    现实中的落清秋渐渐的双眸恢复清明,嗤笑:就算再舍不得又如何?最后还不是要放开她的手?说到底没有强大的实力,根本保护不了她。不过五个君上一起降临,就将她带走了,自己到底是多没用?

    这算是证明自己多么没用吗?

    但是如果不是这样的话,自己也不会真的成为落皇吧?最多追逐在她身边,然后努力成为她身边的那个人。

    浅浅的蓝色眼眸隐约之间有了冰冷的光芒闪烁,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一样。

    避开来参加迎新典礼的珑熙隐蔽全部气息站在高处,正探查到落清秋那边的时候,却觉得他那边陡然升起一股尖锐的气息,似乎是有什么剧烈的情绪波动。

    珑熙算是最早跟着落清秋的那一批人,但是他还是对落清秋之前的不太了解,只是知道他曾经也是在这座学院学习过,但是似乎结果不怎么样,还没有毕业就是已经离开学院,开始打拼自己的势力。

    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才一路把自己的势力提升到可以一以当千的强大程度。

    但是就算他们真的强大到变成四皇并立的那一刻,落清秋还是没有说过自己曾经在染雪学院发生的一切事情,只是笑言:“当时年少,有什么好说的?不过都是一场镜花水月罢了。”

    但是就算是跟落清秋几乎是一体的烁槿也是没有察觉到的,落清秋眼底那一抹深深的思念和小心包绕思念的无边煞气。

    而现在,他居然又看见了他眼底的煞气,只是还有一份极端的小心翼翼,似乎怕自己的一个不小心就伤害到什么了,可是他面前还有什么可以伤害的?

    珑熙越发的觉得自己必须要弄清楚落清秋前世到底在这里经历过了什么,居然会这样反常,反常到一改之前的样子,有了担忧和悔恨的情绪。

    落清秋突然无意识的抬头看向天空,顺带扫了一直愣神盯着他的珑熙一眼,那一眼的寒冰让珑熙很清楚的知道,落清秋现在的意识绝对是清醒的,而且还察觉到了他一直在看着他。

    而他的大人,一点都不喜欢别人一直那么盯着他。

    但是现在看来,是有能一直盯着他的人存在的,但是绝对不是他们这些人就对了。不过想一想,似乎他们很久都没有提起过关于落后的话题了,不知道等他们都到齐的时候,要不要说说这回事。

    不过那也是以后的事情了,现在最重要的还是避开大人的目光比较好,不然小命都没有了,还说什么落后的事情?所以珑熙连忙调转目光转眼盯着别人去了,至少先转了再说。

    落清秋不动声色的转回来,继续一动不动的盯着前面,若不是现在真的不能不给云雪染面子,落清秋早就甩袖子走人了,哪里还会呆在这里受这份罪?

    他轻轻抬起手,摩挲着下巴,认真的思考着,他似乎已经十八岁了吧?若是算上无夜空间的那段更改过的时间,他应该也有了二十多岁吧?

    只是那段时间是扭曲的,根本不能对他的身体产生什么成长的作用,所以他的身体还是那个时候的样子,只是他的心理年龄却因为上一辈子而无限的接近一个老怪物吧?

    但是老怪物也就老怪物吧,他本来就要抛弃过去的一切去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本来就一次次的失望和绝望,就算是再大的风雨这一次也阻挡不了他。

    落清秋的气息无意识的变得尖锐起来,根本不管旁边还有很多人,肆无忌惮的把自己的气息化为一柄尖锐的长剑,直刺天空。

    单单就是那气息压制,落清秋身边一圈的人就忍不住跪伏下来,他们心底从那气息出现的那一刻开始,就一直诱惑着他们,让他们跪伏,这样还会轻松一点,就是这么一跪伏,他们的心底彻底没了跟落清秋一较高下的心情。

    前面的老师感受到这气息的第一反应跟学生相差无几,但是他们好歹修为还是比学员高上那么一点,一少部分抵御住了落清秋的压制,但是绝大部分还是朝着落清秋跪伏了下来。

    那些抵挡的人抵挡起来也不是那么轻松的,在其他人放弃抵抗的第一时间,那些逸散的气息直接凝实,压制在了他们身上,造成几倍的影响。

    云雪染还是站出来了:“清秋,收起你的威压!他们承受不起你的气息压制!”

    云雪染这番话根本就是下意识说的,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泄露了什么样的情报,事实上当时跪伏的人里有不少的人是出身于世家大族,还有不少是嫡系子弟,自然是知道一些事情的。

    除了那些实在是抵抗不住的,那些还有意识的学员都是听到了这话的,自然心底是活络开了。

    但是心底再活络开,现在还是那个样子,根本没用。

    &26412;&25991;&26469;&332;&29916;&23376;&23567;&328;&32593;&32;&119;&119;&119;&46;&71;&122;&98;&112;&105;&46;&99;&111;&109;&32;&26356;&26032;&51;&26356;&24555;&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