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二百二十章 最后的意志
    落清秋的指尖轻轻碰触到了颜色有些黯淡的地面,一股毁灭的气息顺着落清秋的手指直接缠绕上了他的身躯,不过片刻之后,那股气息就分出一股熟悉的气息配合落清秋身上的气息开始压制其他三股气息。

    不过刹那,其中两股气息迅速湮灭,只有一股很是顽强的还在死死的抵抗,只是得到本体支撑的气息,哪里是无主的气息可以真的抗得过的。

    落清秋沉默的看着自己的气息压倒湮灭那股气息,泪水突然落了下来,突如其来的莫名其妙。

    蓝色的泪珠掉了下去,那一刹那的鲜艳夺目,让人无端的想起自己曾经的最伤心和骄傲的时刻。

    真的真的很骄傲的时刻。

    但是再骄傲又如何,还不是忘却了前尘,只能无奈的对着自己失去一切的识海,默然暗自神伤。什么都做不了,什么都是一片空。

    心空久了就是那个样子,想要忘掉那个感觉,但是心底就是有一个熟悉到想要拼命忘记的声音温柔的说着属于他们之间的小情话,阻止着一切的忘记。

    熟悉到那个程度,已经近乎遗忘了。

    而他现在是彻彻底底的遗忘,他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要想起什么才能不再落泪,可是到底要想起什么呢?什么,才是他该想起的?

    落清秋痴愣愣的站起来,看向遥远的方向,他不知道那里到底是哪里,但是心底的那个柔软的声音一直一直都在那里响起,吸引他向那个方向看过去,一直站在这里看向那边。

    落清秋忘记了,那里是羽族的族地方向,不止一个他念念不忘却又必须忘记的人在那里安然的等待喜悦和分别的到来。

    某个他忘记名字却又把身影牢牢刻在心底的人儿正在懒洋洋的晒太阳,肚子还没有多少隆起,但是就冲着身边人如珠如宝的对待,还有那时时刻刻在身边隐藏着的人影,就已经可以看出一点风声了。在她生产之前,估计这些人都会时时刻刻在她身边好生护着她。

    深邃的紫色识海之中,疲惫的男子一脸憔悴的睡着,还隐约看得出几分稚嫩的脸像极了落清秋,只是柔软尾长及地的浅紫色长发,却让人不自觉的想起了曾经那个柔软的少女,柔软到像是脆弱精致的人偶的少女。

    但是现在的男子,真的跟落清秋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般,像极,却又截然不同。

    他突然睁开眼,精致的线条跟工笔勾勒过一样向上斜挑,一眼便是万年,美的让人惊颤。

    浅浅的紫色,如漂亮顶尖的紫玉一般,神秘的让人想要砸碎一探其中究竟。只是一旦砸碎,便像是再也找不到这么完美的紫玉,让人不忍心只愿捧在手心上,精心的用自己的一切去奉养。

    只是,这完美的紫玉,要的从来不是那些庸俗的东西,他要的是血,金戈铁马的硝烟战火的血,他生于此像是本就是为了挑动战事。

    他伸手揉揉眉心,突然看着那深紫的识海低嗤:“娘亲,我真的是没用呢,强行调了自己的力量来,却还是守不住你和爹的一切,若是他们真的不是舍不得你要出手的话,我恐怕连自己都保不下来罢?爹现在的力量根本不足以和他们抗衡,所以你从来都没有通知爹的想法,可是你真的是太怜惜他们了,他们现在可是在抹杀你这一抹意识的存在,这是你和爹的最后了。”

    男子的低声并没有引起太大的波动,但是那个巧笑倩兮的少女还是出现在他面前:“宝宝,你醒了?为什么又要说你那些叔叔阿姨的坏话呢?他们还是很疼你的!”

    男子低声浅笑,他自然是知道自己娘亲不愿意相信这些事实,事实上她也没有机会和功夫去想这些事情了。

    她快要消失了。

    这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消失,但是对男子来说却是一种莫大的悲哀,“她”是娘亲留下来的最后一丝原来的意志,最后一丝对爹有记忆的意志,但是终究是撑不到她想起了的那一天了。

    男子抱住少女纤细的腰肢,低低哭泣:“娘亲,为什么你也要离开我呢?为什么我们一家人就不能在一起好好生活呢?我真的很想爹,爹不在这里,连你也要失去完整的自己,我该怎么办?”

    少女轻轻抱住自己孩子的脖颈,抚摸他那头和她截然不同却也同样美的长发:“宝宝,这一切都是有定数的,不是娘亲想要违背就能违背的,你要相信你终究会有一天知道娘亲这么做的原因。”

    舍不得又如何,还不是要消散。

    少女消失的干干净净,一点点痕迹都没有,就像一张白纸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任何痕迹。

    少女轻轻抱住自己孩子的脖颈,抚摸他那头和她截然不同却也同样美的长发:“宝宝,这一切都是有定数的,不是娘亲想要违背就能违背的,你要相信你终究会有一天知道娘亲这么做的原因。”

    舍不得又如何,还不是要消散。

    少女消失的干干净净,一点点痕迹都没有,就像一张白纸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任何痕迹。

    只剩下陡然失去支撑的男子在那里跪地痛哭:“呜……呜……娘亲,为什么你要离开我?我只剩下你了,为什么你一定要离开我?为什么天命要你离开我?爹他去哪里了?我想要爹娘在一起!”

    男子的呜咽声充满了伤心欲绝的悲恸,很快紧握的双拳已经流出了殷红的血,他却毫无所觉。

    但是诡异的是,他双手上的血掉落在识海水面上的那一刻,凭空出现的吸力直接拉扯着那些血珠达到男子都无法进入的深处。

    那处无穷无尽的锁链重重封锁着的温柔的粉色光芒,缓慢但坚定的闪烁着,温柔的让人想起记忆里那个漂亮的少女。

    血珠靠近锁链的那一刻,无穷无尽的锁链也开始被消磨,两者之间根本没有互相包容的意思。若不是凤澈羽这识海真的是太强大了,恐怕单单就是这四神融合之血,也承载不起,直接崩溃!

    但是那强大的消磨还是严重的影响到了识海的稳定,最明显的变化就是,海水下意识的帮助血珠开始缓慢但坚定的消磨着锁链,肉眼可见的腐蚀锁链,隐隐约约之间,所有锁链形成的“阵”开始有了松动的机会。

    但是还没有来得及打开一条缝隙,血珠的力量就消耗殆尽,化为单纯的血落了下去,轻轻的依附在粉色光芒的旁边,像是孩子依偎着娘亲。

    另一边正愣愣看着天空的落清秋突然感觉心底一抽,白皙修长的指尖轻轻放到自己的左胸上,有力的跳跃通过指尖传递到他手上,也不断的提醒他其实还活着。

    他突然痴愣愣把自己的手抬起握成爪状,搁在自己的心口上,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插下去。

    片刻之后他才笑的浅淡:“我终究是没有勇气的,这就是我和你的差别吗?羽皇?你还是原来的你,身处云端,根本不屑于和我们的争斗,若不是我们涉及到你的底线,估计你连现身都不会罢?”

    落清秋双眸温润,此刻的他像极了烟雨朦胧里的江南,温润的让人沉沦,永不复醒。

    爪碰到衣料,突然化掌,继续“倾听”自己的心跳逐渐变得缓慢轻盈。

    三天之后,落清秋一身简单的白衣出了门,浅浅的蓝眸安静的看着面前的一切,披红挂彩的廊檐让落清秋微微有些恍惚,似乎曾经他也和别人一起接受过这欢迎,只是身边的人不是面前的人。

    “清秋,仪式要开始了,快些过来罢。”云雪染淡然的声音轻飘飘在他耳边响起,没有一丝一毫的波动让落清秋微微眯起眼睛。

    眸光流转之间,那些穿着漂亮红衣的女学员就盯着他痴愣愣的站在那里,再也挪不动步子,偏生落清秋周身的寒意让她们生生打了个寒颤,根本不敢靠近落清秋一丈之内。

    落家子弟也陆续集合,那些和落清秋同战的新生也自发默默的站在了落清秋身后,一股现在看起来还很弱小,但是实则是一头沉睡巨龙的势力,隐约有了雏形。

    他慢慢扫过那些人,一身简单的白衣隐约之间可以看见绣着的银色图腾,很奇特也很漂亮。

    云雪染站在前面,一张脸很平凡,看得出来是换过的。

    他的目光定定的看着前面一脸冷漠淡然的落清秋,目光复杂的让人忍不住想要探究其中到底有什么秘密。

    一直站在前面挡住大部分人的院长轻轻咳嗽了一下,吸引了大部分人的目光:“咳咳,诸位学员,很高兴你们能经历重重选拔进入染雪,我们不敢说我们是大陆上最好的学院,但是我们却是最独特的学院!与其他学院不同,我们学院的初代院长是一位实力强大的君上!而且我们证实过之后,初代院长还活着!这是我们学院的幸事!”

    不得不说这位院长的话很慷慨激昂,足以吸引大部分人的目光,但是落清秋显然不在此列,他正在走神……

    &26412;&25991;&26469;&332;&29916;&23376;&23567;&328;&32593;&32;&119;&119;&119;&46;&71;&122;&98;&112;&105;&46;&99;&111;&109;&32;&26356;&26032;&51;&26356;&24555;&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