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二百一十八章 到底是舍不得
    一切都是那么突兀,但是又格外的顺理成章。

    落清秋的眉眼染上一丝冰冷:“云雪染老师,你当初做下的事情我可是不会再让你重复一遍了。你这么长的时间还是没有想清楚吗?难怪他们就算到了这里也不愿意来学院看看你,你真的很让人寒心。”

    云雪染忍不住上前一步辩解:“不是!我,我很对不起你们。”

    落清秋抬手打断他的话,笑的淡然,一如千年前的那个少年,温良如玉:“老师,这些事情还是以后再说罢,若是真的对不起我们的话,你最好还是认识到自己真的错在哪里了,再来说这些比较好。”

    笑的温良的时候,他的笑容忽然染上了金戈铁血的杀伐:“而且你当初的寒心寒的可不只是我们的心,若是你真的想要我们回来的话,除非你有办法让他们都活着回来。不止是我的人,被你伤的最重的可是羽皇,她因为你,当初可是失去了一个极其强大的助手。若是我没有猜错的话,恐怕现在她的那个手下还是被封印在天玄冥冰最深处罢?我还记得那个手下可是有了未婚夫君,还有一个天赋实力丝毫不亚于她的弟弟,似乎都是羽皇手下的君上罢?”

    虽是问句,但是他咄咄逼人的样子还是那么的不一样,明明是个逼人的话,却生生的让他想起了曾经看过的瀚海浮冰,广阔无比的瀚海,偏生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漂浮起一座巨大的浮冰来。

    只是那浮冰根本不能站人,一站便深陷瀚海之中,若是迟了一步就算是落清秋他们也是救不了的。

    只是他也从来没有想到,自己当初的心软,真的是害了自己的弟子。

    落清秋弯唇讽刺一笑,也不再看云雪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此话诚不欺我也。”

    落家子弟看着落清秋这个样子,自然是分外的心疼的,只是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到要怎么样才能给落清秋他们的支持,或者说他们根本不知道落清秋到底是不是需要他们的支持,他们的支持对落清秋到底有什么作用。

    落清秋慢条斯理优雅的站直了腰:“我要做的事情,再一再二不能再三再四。也是我念在我们的情分上,才允许你有再二。但是老师你要想清楚,我们若是跟你没有那一份师徒情分的话,你真的觉得我们不会对你出手吗?”

    落清秋的一举一动都是慢条斯理的,但是偏生的优雅至极,让人挑不出一点的错误来,只觉得此间不应有这绝色倾城谪仙的降临。

    但是也只有落清秋才知道,自己刚刚动用的那一丝精神力到底是多么的狠辣,要是自己没有打算解开收回的话,估计这人就算是大难不死,也必然是要被日日夜夜折磨识海的。

    他不是好人,而且还是坏人,很坏很坏的坏人,他若是好人的话,早早就死在那时候的落家了,哪里还有后面一步一步成为落皇的经历?

    至于考官手上的那个男子,他浅浅的蓝眸只是清清浅浅的扫了一眼,便没有再关注了,仿佛那个被云雪染保住的男子,与他而言,不过是一个微不足道的蝼蚁罢了。

    转身即走,仿佛他这一身不是劲装,而是宽袍大袖,缓带轻系,道不尽的风流,说不尽的女儿心付诸东流。

    他要的从来都会如意,这一点对于心有愧疚的云雪染来说,是必然会做到的。至于那些个胆敢冒犯自己的东西,还是等着大鱼上来了再一网打尽来得好,不然的话还要一个个的收拾,那不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吗?

    再说了他怎么可能还有这么多的时间去耗费?指不定羽皇就带着人开始占领黯星大陆了。到时候要是因为修为不够而被羽皇嘲讽的话,他最好还是随便找个地方猫起来不要见人吧!

    落清秋的笑容很是浅淡,劲装干脆利落不带起一丝风尘,只是那衣角翻飞之间,隐隐约约可以看见无双的风华。

    珑熙藏在旁观者的人群里,目光暗藏激动与兴奋;只是转眼到了云雪染身上的时候,却悄然化为了刻骨的恨意。

    他不动声色的开始退后,慢慢的退出这么一场笑话和打脸里,他现在可是落清秋埋下的暗棋,就算是他的同伴当场被干掉,身为暗棋的他,也必须忍耐直到落清秋的命令到来。

    他是珑熙,落皇的风华君上,主司刑罚,潜伏,暗杀。

    世人只知他司刑罚,其实根本不知道,他亦是落皇手下最出色的潜伏者和暗杀者,他身为暗杀一司的主人,本身就是最为完美的暗杀者,普天之下就算是羽皇的人,也不会做的比他更好了。

    他要做的事情,就是等待他的大人的命令,只要命令一出,就算是让染雪学院全部染血,都是片刻的功夫。

    当初他会转世,也不过是因为当初那场皇战真的是波及太多了,连他这样的暗杀之王都没有机会动手,或者说是根本不能动手。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没有碎星境的那些皇在盯着,这就是他的天下!

    落清秋的嘴角一直都在微弯,显然心情很好的样子,自然不是因为刚刚处置了那个人的原因,他看见了珑熙,当初和珑熙分开,甚至遮掩了他们之间的关系,都是为了珑熙能够顺利的进来,不被其他人察觉身份。

    毕竟,能被第三个人知道的秘密,还是秘密吗?只怕已经是人尽皆知了罢?

    “春日游,杏花吹满头。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

    喑哑的男音低低的说着那诗词,只是目光一直都在落清秋的身上,眼中的赞叹之意是个明白人就看得出来的,只是落清秋不怎么喜欢这目光,前世与几人同位,但除此之外接受的都是崇敬敬畏的目光,从来都没有一个人胆敢把目光放到他身上。

    而这辈子落清秋不是没有受到过别人的目光打量,但那大多数都是正常的,没有像现在一样带着不一样的感情。

    所以不得不说,若是这男子打的是让落清秋注意到他的主意的话,那么他成功了,落清秋的确注意到了他,但是是因为厌恶。

    因为落清秋突然想起了这句话的意思,知道了这人到底是什么意思,不由得淡然扫过那个一身风流倜傥青色长袍的男子,然后直接忽略了那个男子,转身朝着自己的目标而去,根本没有一丝一毫要开口的意思。

    但是就算落清秋不开口,还是有别人要开口的,譬如刚刚这个拦住落清秋的人,他难得见到落清秋这么一个“绝世冷美人”,怎么可能会轻易地放过呢?那难道不是一种罪过吗?

    抱着这样的念头,男子追上落清秋的步伐,开始喋喋不休的推销着自己。

    只是他根本没有意识到落清秋是个男子,或者说就算是意识到了,落清秋这种超越性别的美,也足以让别人忘记他是个男子的事实。

    一直站在城楼上的一身甲铠的男子冷冷的看着落清秋的背影,一直那么专注的看着,丝毫没有察觉到其实他注视的那个人也在注视着他。

    落清秋只是弯着唇角悄然一笑,观察完之后就去做自己的事情,根本没有在意这个他认为是跳梁小丑的家伙。

    他现在做的事情比关注那些人来的重要些。

    浔慢慢的上了城楼,站在那个一身甲铠的男子身后,冷了眼角眉梢淡然但是双眸依然锋锐的看着面前的男子:“如果你来这里的目的只是为了给我说这么一句没有用的话,那我只能说你真的暴露的太快了,你的修为被封印,否则你现在也不可能在染雪城,但是我的修为却是更上一层楼,你觉得我和你打起来,谁会赢?”

    甲铠男子转身看着一身简单红衣的浔,目光在他袖口的绛红色纹路扫过,露出一丝丝的羡慕:“自然是你会赢,但是我就算是死也会在你身上咬下一块肉。而且当年若不是那些败类威胁我的话,我和你根本不会走到这一步,哥哥。”

    浔的眼底微微泛开一丝涟漪,然后决绝的止住所以的波动:“现在说这些还有用吗?你还是为了那些不值得的人加入了羽皇,就算你是我的孪生弟弟又如何?我和你从你加入羽皇开始,就再也没有关系。”

    甲铠男子笑的苦涩:“对,他们在哥哥你的眼中的确是不值得,但是到底他们还是给了我那段时光。再说了哥哥,就算我们分别归顺落皇和羽皇又如何?四皇阵营里不是多的是兄弟族人分别归顺的吗?白曌君上的那一族更是四皇都有族人归顺。”

    浔冷笑:“你觉得我和你跟他们一样吗?白曌那一族本就是得天独厚,能得一人相助已是不易,更何况人各有异,怎么可能归顺于一皇?但是我们一族本就只有我和你罢了,我与你的战力不俗,但是终究只有两个,根本比不得人家。”

    甲铠男子看着浔,微微点头:“是,哥哥,白曌君上那一族我们是羡慕不来的,但是如果我说我愿意离开羽皇的话,落皇会不会接受我?”

    浔的手一顿,旋即面不改色:“这是大人要决定的事情,我身为他手下的君上,是没有资格决定这种事情的。而且你身为羽皇手下的龙陵君上这么长一段时间了,就算我是你的孪生哥哥,又如何知道你的想法?”

    他的口气还是那个样子,但是甲铠男子却是知道,其实自己的这个哥哥已经有些松懈了口气,毕竟当初哥哥还是很舍不得他去了羽皇手下,而且若是他记得没错的话,他的那位嫂子似乎就是羽皇手下,和他一起并肩的那位云栖君上罢?

    到底是舍不得。

    &26412;&25991;&26469;&332;&29916;&23376;&23567;&328;&32593;&32;&119;&119;&119;&46;&71;&122;&98;&112;&105;&46;&99;&111;&109;&32;&26356;&26032;&51;&26356;&24555;&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