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二百一十七章 你还是在心软
    落清秋精致的眉眼染上一层兴奋,那些一直被落清秋操练的落家子弟有看见他表情的,心中一个寒颤,忍不住退后了一步避开了落清秋的视线,但是转眼之间盯着那个考官的眼神倒是染上了一分同样的残忍。

    他们是一家人,甚至是史无前例最为团结的一家人,就算血脉有些稀薄,但是并不妨碍他们是一家人的事实,他们家里的领导者想要做什么,他们自然是要完完全全的听从的,这是毫无疑问的。争权争权,到了最后还不是一盘散沙?

    他们这些年不是没有见过那种争权争到一盘散沙的家族,但是那些家族最后的下场,无一不是直接被吞掉了,或者他们落家,或是铭家和炎家。

    但是没有任何外人知道,落家和铭家吞并了那些家族的第一时间,其实是斩草除根。

    这种黑暗的事情他们不是没有见过,所以他们更懂得一家人团结是多么重要,争权到了最后也只是仍人鱼肉罢了,还不如少费些脑子专心的做好自己的一切,那岂不是对自己好,对家族也好?

    而他们这一代的小辈,大事上选择跟随的也是,落清秋。

    他们看的很清楚,一旦离开了他们的地盘,最好还是跟着落清秋这位亲人来的好。落清秋到底才是他们的亲人,只有自己的亲人才会一心一意的对自己好,其他人,非奸即盗。

    考官看着落清秋的目光一移,扫过落家子弟的时候,直接被他们眼中的冰冷和仇恨所震慑,他根本没有想到,自己不过是拒绝了他们的头领而已,居然就会引了这么多人的目光!

    突然一个落家子弟出列,先是恭敬地看了落清秋一眼,确定落清秋没有阻止他的想法之后,才冷冷的看着考官:“若是我在染雪学院这些年里你没有死,我离开染雪学院的那一天,就是你给三少爷以死赔罪之时。”

    这是一个少年,身材修长精壮,看着很是精神和清秀,只是说出的话显然不是那么的好听,事实上他是这批出来的落家子弟的暂时带领人,只要见到了落清秋,他这个暂时带领人直接就卸了责任,但是现在是落清秋被人这么武断的否决,作为长辈任命的带领人,他责无旁贷的为落清秋撑腰!

    所以落家子弟的眼神直接告诉了考官,只要他们一脱离了染雪学院,一定会杀了他这个胆敢对他们三少爷不敬之人。

    倒是落清秋还是温然浅笑的模样,似乎根本不为刚刚那个落家子弟的话有一丝一毫的动容,或者说他本身就是这天地之间最冰冷无情,却又拿捏人心的存在。他不屑于去理这些本来在他眼中不过是卑贱跪伏的蝼蚁,但是偏偏某些蝼蚁要自作聪明的在他眼前蹦跶。

    这就是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罪孽,这个考官的罪孽或许就在于,他不该自作聪明的揣测云栖的心意,想要借着自己的身份驱逐了落清秋。更不应该想着手上抱着的男子是他的子侄而想要把落清秋给赶出去,自己的子侄还是年轻一辈的天才!

    他是舍不得自己的子侄遭此侮辱,却也不知道落清秋的心其实是乱的,他根本没有想到自己的心弦居然会出现颤抖的一天,那一刻的颤抖,真的是让他难以遗忘呀。

    所以他毫不犹豫的用了雷霆手段直接去把那个在他眼中还是有希望进入真言层次的年轻人给狠狠教育了一顿。

    只是没想到这世上终究还是蠢人多。

    落清秋笑笑:“云雪染,千万别忘了你当初答应我的事情。看起来这个天赋还算勉强入眼的小东西是留不住了,不过资质到了这么愚钝的一个小东西,留着都是碍眼,反正时日还长,就算是再寻一个资质好些的,也不是不可以。”

    落清秋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听,但是他说出来的话却不是那么的好听,他本就是一个玩世不恭有仇必报的性子,怎么可能真的被别人欺负了,还能如一个圣母一样原谅了那人?

    只怕不是转头就把那人磋磨到死罢。

    只怕磋磨到死还不能泄了他心头的火气,这就是一件足以让所有人沉默的事情。当初一件公认的事情,落皇不轻易动怒,甚至于对上其他三皇也是如此,但凡动怒,必然是有那极不长眼的东西冒犯了落皇大人。

    只是他们知晓的事儿,却不一定是现在这些人能知道的,这些几乎已经算得上是辛密,就算是避开空间之灵的封锁口口相传当年的辛密,也多半是会三人成虎。

    可是现在并不是知道这些事儿的最好时机。落清秋已经慢慢的走近了那个考官,精致的眸子闪过一丝兴奋到诡异的光芒来。

    云雪染去而复返,脸色复杂:“清秋,你要做什么我自然不会拦你,但是这个孩子也算是一个希望,不若把他留下罢?”

    落清秋抬起头看着他,笑的森凉:“老师呀老师,这话你都说过多少遍了?你知不知道你从我手上求了多少人的性命去?当初为了你一再放过那些胆敢蔑视我的小东西,现在你又要救下这个我认为要斩草除根的小东西,你这是给我添乱吗?”

    落清秋的声音很轻,但是云雪染还是听出了他话语中的不耐,若不是因为他自己开始就说出老师两个字,或许连他自己都忍耐不住杀了他的心思!

    云雪染下意识的退后一步,开口:“清秋,现在人才不多……”刚开口他就反应过来直接住了口,但是他的意思还是说出去了。

    落清秋嘲讽一笑,冷的让人心惊胆战:“云雪染,你还是这个样子,心软的一塌糊涂,就跟以前一样。只是你真的不怕再弄出一个他来?”

    云雪染哆嗦着唇看着落清秋,但是先天的面瘫样子让他还是那个沉静样子:“清秋,难道你真的要这样做吗?当初杀了一个他还不够吗?现在这大陆人才凋零,根本没有一个君上可以出现,真言级数已经是顶天的存在了,难道你真的忍心让一个有机会成为真言级数的天才夭折吗?”

    落清秋毫不犹豫的冷笑:“天才?这小东西也算是天才吗?要是连这种东西都是天才的话,那我们的世界,这种所谓的天才还少吗?那你们这些人又算是什么?夺天地造化的绝世天才吗?云雪染,老师!你未免把眼界放的太低了罢?还是说你这些年被蒙了双眼?”

    落清秋的话直接让云雪染沉默了,他不是不知道他口中的这个天才到底降低了多少标准,但是这个时代真的是天才贫乏,根本不是上古那个人才辈出的时代可以比的。

    可是现在根本没有那个条件能成为君上,唯一的那个给了所有人希望的君上姝月,还是早就在上古成为了君上一直隐姓埋名下来才顺利活下来的。

    若是真的要说起来的话,根本没有一个人可以成为君上!

    落清秋慢慢的蹲下来,静静地看着考官:“我不想知道你的答案,但是云雪染,别忘了你当初答应我的事情,要是连那么一个誓言你都做不到的话,你最好还是乖乖的待在里面,什么都不要管,什么都不要做,这不是你应该管的。别忘了当初你做的好决定,到底把本皇的人害成什么样子!”

    落清秋的话毫不留情,他一点也不想这样,但是云雪染此时此刻再一次出现的心软,真的让他想起了他不愿意想起的东西,那真的是他一辈子的伤痕。若不是为人弟子,他早就对云雪染动了手。

    本想要彻底把这件事情压在识海深处,但是又一次发生的事情,怎么可能压得住?

    落清秋的眸子不知不觉染上了细细的血丝,但是他还是勉强保持着镇定。

    云雪染忍不住后退了一下,说到底他也是想起了当初的事情来,要不是他的心软和护短,或许面前一身寒冷凌冽气息的男子,根本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他们不会有心结,也不至于现在只有他勉强压下自己的怨恨回来了。

    他不是没有感觉到,铭浅唯出现在染雪城过,甚至和落清秋碰了面,但是就是没有来见他,大约还是恨他的吧?

    落清秋突然抬手伸出一根苍白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抵在考官的眉心。看起来一触即碎苍白如玉的手指明明那么容易闪躲,偏生生不起一丝躲闪的念头,所以那么轻易地就抵在了眉心位置,那后面,就是无穷无尽神秘的识海!

    他的脸色其实仔细看久些,还是可以看见那么一丝丝的苍白,连带着身体都有些苍白,他也无法动用自己的精神力,否则下一刻他的身体就受不了精神力的调动而毁掉。

    但是他就那么点在了考官的眉心,根本没有任何的犹豫和可预见,就像是突然就从空气里伸出来的一根手指一样。

    强势的充满杀伐暴戾之气的精神力直接顺着他的指尖流进了考官的眉心,连云雪染都来不及阻止就直接在考官的识海里扎根了!

    瓜子 网  gzbpico m ,更 新更快t广 告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