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二百一十六章 暗涌
    林恒弯唇看着凤澈羽咬了一口的点心,笑的很是温柔:“大人,看着您吃到这些点心,林恒就很开心了。我一定会好好的让人了解你的身体情况,看看以后生下肚子里的这个之后,到底要把哪些东西弄来吃吃看。”

    这个时候的所有人都没想到,甚至连那些奋斗在一线想要拼命保护后方浩瀚星空的神祗都不知道,他们的一切都已经翻天覆地,第一次命运失去命轨的掌控,他们再度手握自己的命运!

    唯一一个或许察觉到某些不一样的玄大人却微微眯起眼眸,略微有些失神的看着身后,他很确定自己注视的方向是黯星大陆,他女儿在的地方,也是他来到这里唯一的一个原因。

    他的声音难得浮现出一丝温润来,轻声喃喃自语:“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为什么现在我感觉这么不安呢?是不是我没有把女儿一直带在身边,所以你生气了呢?可是现在这么危险,如果我把女儿一直都带在身边的话,我根本没有那么多精力照看她。而且泽宁那个小家伙还在她身边呢,等到这边战事一结束,我就立刻去看看我们的宝贝女儿,好不好?”

    像是在哄闹别扭的情人一般的语调,让距离他不远的那个单身至今的一身黑色劲装的潇洒男子身形一僵,不动声色的退开了极远的距离。

    玄大人弯唇一笑,如春风拂面:“我很快就会把这些该死的东西赶出去的,我一定很快就会去看看咱们的女儿!要是有臭小子敢欺负我们宝贝女儿,我一定代替你的那一份狠狠收拾他!一定要让他知道我们的宝贝女儿不是那么好娶的!哼哼,要是想要娶我们家宝贝,一定要好好的磋磨一顿!”

    站在他另一边的已婚妇男忍不住擦擦汗:“老玄呢,要不要这么紧张呢?这年头找个合心意的还是不容易,要是你这个当爹的不通情达理的话,当心你女儿跟你先斩后奏,先生一个小的,然后抱着那个小的来威胁你!”

    玄大人撇撇嘴:“我家宝贝女儿很乖的,一般人她根本就看不上!就算是看上了,也一定是你们哪个家里的儿子,不过要说先斩后奏这个事情,如果看上的是你们其中某一个的儿子,你们觉得这个孩子是那么好生的?这个先斩后奏是那么好斩的?”

    玄大人的话直接把那个已婚妇男的话给打回去了,那个已婚妇男也是耸耸肩表示自己也赞同玄大人的话:“的确是这样,要是你家宝贝女儿真的看上我们某一对的儿子了,那要是真的来个先斩后奏,估计我们全部人都会盯上这件事情罢。”

    他的口气之中竟然会有隐隐的羡慕之意。

    也不怪他会这样子想,毕竟他和他的妻子现在就在战场之上并肩作战,他们的儿子也早就娶了情投意合门当户对的姑娘,但是两个孩子就是因为那四种堪称神的血脉根本融合不了的原因,根本不能产下孩子!

    要是真的有人能融合四种神血出生的话,一定会成为所有人羡慕的对象!因为他们可以说都是神这个层次的存在,所以只要是存在的生灵,他们之中就一定有办法创造出类似的办法来!

    这是一种极大的自信,但是也是这片宇宙给他们的自信,他们也因为这份自信,一如既往地认真守护和爱护这个给予他们生命的宇宙。

    玄大人冷了眉眼看着视线边缘密密麻麻的军队整齐划一朝这边过来:“不多说了,那些该千刀万剐的东西又来了。”

    他旁边的那位一直单身俗称单身狗的那位也是冷了眼角眉梢:“哼,要不是毁灭之风的一位失了神智,我们现在估计就可以分出人手直接去内部杀个天翻地覆!”

    那位已婚妇男笑的爽朗,但是口气却不是这么好:“要是那位真的恢复了神智,我们解放出来的战力就不止是一位了,而是两位!那一家子可不是好相与的!也不知道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连宇宙都没办法把那位的神智恢复过来。”

    玄大人握紧手中的兵器,目光森然而执着。

    他的女儿,还在等着他回来。

    遥远的彼方,战斗一触即发,死亡只在一瞬之间!

    落清秋突然抬眸看了一眼外面,漂亮的眸子眯起来,闪过一丝诡异的光芒,但是从侧面看过去,却还是觉得落清秋就像是一尊精美华丽到无人能及的人偶,美得让人心碎绝望,忍不住跪伏在他脚边,只想要得到他的允许,做他想要做的一切。

    落清秋虽然不介意自己被人称作人偶,但是他的手段绝对不是那些任人主宰命运的人偶可以相比的,他就算真的是那人偶,也是人偶的王。

    他弯唇目光淡漠看向那一边因为周身笼罩了一层白光而显得圣洁的敌军,就算这不是真正的战场,但是这血色的涌溅,已经足以让人热血沸腾!

    无疑这是一种很强烈的精神上的刺激,足以让本来就注定的结局来的更快些而已。

    黑暗势如破竹的压倒了光明,只是这黑暗光明不过是相对而言罢了,若是真的结局不一样的话,就算是毁了一切事实都是易如反掌!

    落清秋慢慢的走到那个被迫跪下的一身圣洁白色铠甲的男子面前,修长的腿抬起,直接踩在了那人的肩膀上。但是他身边的人却莫名的感觉到,本来落清秋是可以踩在那人的头上,但似乎是因为影响形象的关系,所以才踩在了肩膀上。

    落清秋的口气也是淡然的:“虽然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是我还是给你留一点面子,要是以后你不服气的话,你也可以来我面前挑战我,当然你要进的来才行,要是你连染雪学院都进不来的话,你就算为了报今天的仇,你也做不到,最后你也只是一个废物而已。”

    废物这两个字直接让落清秋脚下的男子双眸染上赤红:“你说什么?你才是废物!”

    落清秋丝毫不在意的抬手制止了身后听到这话几乎暴动的落家子弟,对于他来说,什么大风大浪没有经历过,怎么可能为了这么区区一句话就暴怒?所以他也只是淡然的看着男子:“废物就是废物,没有人可以在时间的见证之下一直伪装,废物欺骗不了时间。你要是想要证明自己不是废物,最好还是拿出一点本事来,要是连这点本事都没有的话,你最好还是趁早找个悬崖,封了星力跳崖罢,未来是不需要废物的。”

    落清秋的每一句话都是明里暗里的讽刺脚下的这个男子是个废物,但是身后冷静下来的落家子弟还是沉默的感觉到了一丝诡异的激励之意,只是这一丝激励的感觉,怎么看怎么诡异!

    落清秋慢悠悠的松了脚,但是所有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他突然冷酷一笑,直接加注了一些星力到脚上,一脚踹在他的肩头,那一脚极其刁钻,踹在穴道上直接封了他的行动不说,还刻意把他踹起来了,让所有被打趴下的白色甲铠考生都看的一清二楚!

    外面的考官立刻心一惊,然后毫不犹豫的打开了结界,飞身上去一把接住了男子的身躯,只是落清秋的动作极为刁钻,怎么可能是这么容易就接得下来的?

    所以考官抓住男子身躯的那一刻,就感觉到一股极为狠辣的暗劲直接钻进了他的身体里,考官来不及看落清秋含笑的眸子一眼,直接一口腥甜涌上了喉咙!

    落清秋当初的性子本来就不是那么好相与的,现在虽然收敛了一点子,但是自己的那些亲人都在这里,怎么可能真的松了自己的手段,没有人比曾经经历过莫大苦难又走上这个位置的落清秋更清楚,若是不给人心中留下足够的威慑,假以时日,必然是会出大麻烦的。

    落清秋慢慢的走出去看着一脸阴沉紧紧抱着男子的考官,笑的淡然:“不知道,我这是过了还是没有?”

    考官慢慢站起来扫过他们一片,似乎是选定了自己认为合格的人,包括自己抱着的失去圣洁白甲依然一脸圣洁的男子。

    但是没有,落清秋。

    落清秋浅浅蓝眸丝毫没有意外,他做出那番举动的时候就是思考过这个下场的,就算他真的没有通过这条路进了染雪学院,他照样可以找了云雪染进了这里,或者说真的论起来的话,眼前这些人就算是给他捧鞋子都是不够资格的。

    虽说他早就做好了进不了的准备,但是他好歹还是一个皇,怎么可能容许有人这么明目张胆的做下这种事情,一想到面前的人毫不掩饰的露出自己的恶意来,落清秋的心情顿时开始愉快起来。

    当年他跟云雪染订下的条件之一就是,若是日后染雪城有人胆敢向他挑衅,他有权将那人斩杀。

    这只不是一时兴起添的内容,大家都没有当回事,但是没想到不过隔了一千年,这一个一时兴起,居然真的可以实现。

    所以落清秋真的是很开心很愉快,他可是很喜欢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尤其是这些愚蠢的东西。

    &26412;&25991;&26469;&332;&29916;&23376;&23567;&328;&32593;&32;&119;&119;&119;&46;&71;&122;&98;&112;&105;&46;&99;&111;&109;&32;&26356;&26032;&51;&26356;&24555;&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