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二百一十五章 入学考试(叁)
    玉少爷死死的看着结界里意气风发的少年:“就算我们没有干扰他,他的生命也一定充满了不定数,我们谁都没办法预测他下一刻到底是生是死,我们本来就是仰视他,我们怎么可能窥探到他的未来。”

    云雪染的声音带着一丝沧桑:“就算是预言者也没办法预测他们的命运,他们的命运早就超出了我们的想象,这或许也是他们是这些年来唯四能成为那个希望的争夺者的原因罢。”

    玉少爷咬牙转身就朝着另一个方向而去:“这一次,我说什么也不会逃避了!我不想看着他们又死在我面前!”

    云雪染沉默,叹息:“玉儿,这一次就算你再怎么损耗自身想要逆天改命,恐怕也是无济于事了,他们不是没有转世清醒找过我,可是没有一次像现在一样是四个人一起清醒过来,恐怕这一次转世注定了这是他们的决战罢。”

    一身黑色长裙的娇媚的女孩子出现在他们背后,同样盯着那结界,却仿佛周围根本没有一个人看见她一样。

    她笑的诡秘:“看起来还是有人知道某些真相呢,只是知道的太片面了,若是被那些人给发现知道更多的事情的话,估计能分析出来更多的东西吧?不过我还是要趁着上面的那些人回来之前把那些碍事的东西处理掉,要是没有处理好的话,我就真的是没办法了。至于你们这些小可爱,接下来我估计没办法操控你们的命运了,你们最好还是乖乖的待在我这里吧,别妄想着逃跑了。”

    女孩子的笑容慢慢的变了,空灵缥缈的笑容在她已经含着一丝狰狞的眼中,显得格外的难看。

    落清秋微微蹙眉,抬起头看着灰白的天空,一丝疑惑在眼底浮现;“奇怪,为什么感觉一群人在看着我呢?一股子寒毛耸立的感觉,到底是哪个危险的家伙出现了?”

    他身边的落家子弟担心的看向他:“三少爷,你怎么了?是不是感觉累了?要不要先休息一下?”

    落清秋的动作一顿,嘴角一弯:“无事,只是觉得这战斗,真的是太无趣了些。快些结束罢,我不想看见这种程度的战斗来污了眼睛。”

    落家子弟毫不因为这是他们参加的第一场战斗被自己所信奉的人贬低为无趣而产生什么别的想法。他们只会听从自己的信仰做他们认为他们应该做的事情,这本来就是他们追随着来到染雪城的原因,不是吗?

    就算是那些听见落清秋这么说的人,也是没有生出任何别的心思,只因为站在高处的落清秋,真的是那么的风华绝代和……那么的高贵傲然!

    生不出任何反抗心思的他们,自然只能依照落清秋的吩咐,立刻对那些对手动手,就连平时动作温吞的人,穿上这身黑色的甲铠,也仿佛自己是那身经百战铁血冷血的战士一般,独属于落清秋,最巅峰的落皇的战士!

    落清秋感觉身边的气息开始逐渐熟悉起来,他的眉眼之间染上一层血色:“杀吧,但凡阻我的,全部都给我去死吧!”

    温柔的语气,却带着嗜血的凌厉,这一刻他的身影仿佛天地般伟岸,他本来就是这天地之间的帝王!

    站在结界之外的那些人都走的差不多了,只有那个一直站在外围的考官还看着结界里的情况,当他把目光完全固定在落清秋身上的时候,深深的忌惮在眼底蔓延:“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遇见一个这么重要的人物,还是赶紧向君上禀报才是,要是真的让这个人崛起的话,也许真的会对大人的未来造成影响!”

    他想着一边手指捏碎了脖子上一直挂着的玉坠,一股强大的星力瞬间贯穿空间的距离,而下一个眨眼,眉目清冷的云栖淡然的看着他:“有什么事需要用到永天坠来禀报,若是没有重要的事情,你也是知道我的脾气的。”

    他拱手,也微微转移了星力的方向,对准了结界里面的情景:“君上,你请看里面,这里面黑色一方的领头人很强大,而且还招引了染雪学院的玉少爷和初代院长出现,属下怀疑此人身份不简单,所以才来禀报!”

    云栖扫了那人一眼,直接呆住了。

    直到那人看着时间不多了,有些疑惑的看着云栖:“君上?”

    云栖直接变了脸色咬牙:“你的功劳很大!我们很快就会有人到达染雪学院来处理这个人的!若是你不愿意在染雪学院继续待下去的话,你也可以跟着回来,这件功劳等同皇功!”

    考官大吃一惊,但是面上仍是一片平静:“是,君上!属下就在此等候君上的到来!”

    那一边的云栖咬着牙立刻飞身前往林恒的宫殿,刚刚进门就喊道:“林恒,林恒!我发现落皇的踪迹了!”

    林恒一身淡绿色的劲装一副刚从练武场出来的样子:“我知道,落皇现在就在染雪城,估计也是进了染雪学院了。”

    云栖一愣,反问:“你知道?你知道为什么不派人去截杀他?你明明知道他会对大人造成什么威胁的!”

    林恒淡然的看着云栖:“为什么一定要下死手?我们的本意虽然是保护好大人,但是你能确定若是真的杀了落皇,局势不会更加糟糕吗?我们本来就占据了极大的优势,若是真的击杀了落皇,真的不会激起炎皇和铭皇的警惕吗?而且,你大概没有关心过,其实这是我们家大人这千年以来的唯一一次苏醒。而这千年之间可以监控到的其他三皇苏醒,绝对不止是一次两次,所以你认为真的那么简单的杀了他,会对现在的局势有帮助吗?”

    林恒的声音淡然,但是却带着一股子寒意,像是在警告云栖不要想的太多一般。

    云栖直接被说得一愣,直接低下头什么也不敢说了。

    林恒伸出手摸摸她的头发:“好了云栖,这件事情我没有告诉你们是我的不对,现在回去好好的睡一觉,起来了什么事情都没有了,落皇的事情我自己就会处理的。”

    云栖突然倾身抱住了林恒:“哥哥,为什么一定要云栖这个样子?云栖好想爹爹娘亲!”

    云栖说话之间,温柔的浅粉色长发像是染上强烈的碧绿一般,从发根一直蔓延到发尾,比林恒还要漂亮的碧绿色长发一直打到脚踝位置,碧绿色的眸子盈满了泪水。

    林恒无奈的看着眼前死死抱着自己的妹妹:“云栖,哥哥这都是为了你好。我们一族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了,若不是依托于羽皇,我们只可能被追杀到死。哥哥也知道云栖是为了大人好,但是哥哥真的是为了你们着想才这样,这也是当初大人亲口说的。你总不想大人的一番心血付诸东流吧?”

    云栖有些慌忙的摇头:“当然不会!云栖怎么可能想要大人伤心呢!云栖一定会好好的听大人的话,大人可是,可是云栖除了哥哥之外云栖认定的唯一的亲人了!”

    林恒擦拭干净云栖眼角的泪水:“既然云栖不想要大人的心血付诸东流,那就乖乖的看着哥哥去做事,好吗?”

    云栖还是有些犹豫。

    林恒摸摸她的长发:“云栖乖,你可是我们一族千年难遇的天才,天赋比哥哥都要高呢!要不是当然族中遭了劫难,爹爹娘亲怎么可能舍得云栖在外呢?而且云栖也说了大人是云栖除了哥哥之外唯一的亲人,云栖就要听大人的话,对不对?大人不希望你去冒险,不仅仅是云栖还没有成长起来,更因为云栖也是大人的亲人呀,所以大人不希望云栖去冒险!”

    林恒顿了一下又开口:“云栖,最近出去的人实在太多了,你就不要出去了,免得碰上某些不知好歹的狗,哥哥会派人出去看着的,你就不用担心了。”

    云栖丝毫没有意识到林恒说的“某些不知好歹的狗”是指的浔,或者说她早就被封印了属于浔的全部记忆,凤澈羽亲手下的封印,连林恒和泽宁都解不开的封印。

    也正是因为这样,林恒每次面对自己的妹妹才会有点愧疚,毕竟当初也是他求得凤澈羽封印的,他不愿再看见自己妹妹痛苦的模样,就算是以后云栖恨他,他也只愿她忘了浔。

    林恒看着云栖走出他的宫殿,娇小的少女突然从内殿走出来,揉着大大的眼睛嘟囔着:“林恒,现在几时了?”

    林恒的目光再度温柔:“还早着,要不要再睡一会儿?是不是我和云栖刚刚说话的声音吵到你了?”

    凤澈羽迷茫的看着他:“云栖?她有来过吗?”

    林恒哑然失笑,上去牵住她的手:“睡迷糊了吗?等一下战墨就要来接你了,饿了没有?要不要吃点点心,有你喜欢的糕点。”

    凤澈羽撇撇嘴:“现在不想吃东西,糕点易于果腹,如果现在吃了,晚上就吃不下饭了,到时候又要被泽宁骂。”

    林恒点头:“怕被骂就不吃了,发髻都乱了,我给你梳头罢?”

    凤澈羽点头,乖巧坐下。林恒取了把白暖玉梳子慢慢梳过她的长发,目光温柔执着。

    战墨推开林恒宫殿的门,恰好他替凤澈羽扎下最后一个漂亮的辫子。

    凤澈羽高兴的站了起来,开心的在大大的水晶镜子前面转了几个圈,笑着对林恒开口:“林恒林恒,我是不是很漂亮呀?”

    林恒宠溺的微笑:“是呀,我的大人是最好看的!大人梳什么头发都好看!对了,战墨已经到了,你该回去了,不然的话泽宁祭祀一定会很担心的。

    凤澈羽嘟起嘴巴有些依依不舍的拉了拉林恒的衣袖:“我知道了,但是你一定要好好的在我身边呀!我一定会很快就回来的!”

    林恒点头:“会的,我等一下就让人吧你最喜欢吃的点心端过去,你已经很久都没有吃过你喜欢吃的点心了,我早问过泽宁祭祀了,他允许大人吃一点点,但是不能吃多了,吃多了对孩子不好,以后生下来就不好生。”

    &26412;&25991;&26469;&332;&29916;&23376;&23567;&328;&32593;&32;&119;&119;&119;&46;&71;&122;&98;&112;&105;&46;&99;&111;&109;&32;&26356;&26032;&51;&26356;&24555;&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