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二百一十二章 我也想过庇护
    我也会不知道到底可以通过什么方法强大到可以庇护我的小凤凰,虽然我的小凤凰可能不需要我保护,但是我怎么可能不变得更加强大呢,万一真的到了必须我出手的那一天,我怎么可能袖手旁观?

    烁槿轻轻拂过她的长发,在她额头轻轻吻下。他们封印了落清秋的情,其实根本就是相当于封印了烁槿的情,落天和落清秋本就是一体的,根本没有谁可以分开他们。

    哪怕一时的分别,他们也有的是机会和缘分走回到一起。但是烁槿不知道,白曌也不知道,她与他之间一旦分别,那就是千山万水永不复见,再见之时就是兵戈交击,战马咴鸣的时候。

    落清秋安静的站在窗边看着天际,已经冬至的日子,天气越发的严寒,他身体里的寒毒也有了一点点反应,让他的身体只能渐渐修养。

    云雪染站在他身后看着他:“清秋,我已经把你的入学申请办理好了,只是你真的不在我这里住吗?要是你在我这里住的话,我的星力还是能庇护你的,毕竟你身体里的寒毒还是这么严重。”

    落清秋的唇有点点白,他弯唇浅笑:“只是寒毒而已,就算在老师这里接受老师的庇护,该来的还是会来。你就不必为我担心了,要是我连寒毒都抗不过去,恐怕连和羽皇一战的资格都没有吧。”

    云雪染欲言又止,目光触及到一直站在落清秋身边的烁槿的目光的时候,开口了:“我会吩咐人把你的住处收拾好的,就算你不接受也没用,我会好好的照顾你的,至少你要在见到羽皇之前把身体养好不是?”

    落清秋的目光淡然:“好。”

    清清浅浅的一个字,却是无奈。

    报名这天的染雪城几乎是人山人海,无数的世家大族带着自己族里优秀的弟子来报名,只是最后这些满怀希望的弟子大部分都会被刷下去而已,只有真正的天才才有机会进入,也许中途还会被刷下来。

    落家子弟早在两天之前就进入了染雪城,再加上落清秋自己早就买下了一处宽大的院落,在这寸土寸金的染雪城也是格外的不容易,虽说花的钱多了些,好歹当年还是在云雪染这里留了些用不上的宝贝,换成钱财之后还是有许多的。

    所以虽然挤了一点,但是比那些只能在大街小巷青楼楚馆住下的人还是要好上许多的。

    这日落家子弟尽皆一身浅蓝色劲装,衣袖衣领绣了华丽繁复的鲜红的花纹,队容齐整朝着染雪学院而去,那周身气势生生逼得周围熙熙攘攘的人群退开半丈,委实不是他们不想退开了,实在是周围都是人,如果再退的话,真的是要造成踩踏事件的。

    站在前面的浔长老一脸的冰冷,早已经变回以前那副帅气样子的浔长老根本没打算遮掩自己的气息,强横的气息直接开了道,倒是他也不打算在这里出了人命,只是让自己的气息化作无声无息的刀子,直接开了一条路而已。

    落清秋站在校门口等待着落家子弟的到来,精致的眉眼一望过去便看见了那气势逼人的落家子弟,他忍不住弯唇轻笑:“你们终于来了。”

    浔长老很干脆的半跪在地行礼,丝毫没有顾忌自己的身份问题:“禀报大人,男子二十八人,女子十九人,共计四十七人全部到齐!”

    落清秋浅浅的蓝色眸子扫过浔长老身后那些落家子弟,满意的一笑:“很好,都进去报名吧,我希望你们全部都能进染雪学院,当然若是不能进也不是天赋的问题,只能说是时不我待。我会在最后等着你们,希望你们别让我失望。”

    没有丝毫的犹豫,所有落家子弟全部学着浔长老一般,单膝跪地:“定当不负三少爷期望!”

    落清秋的眉眼软了一点,但是该说的都说了,他直接转身进了染雪学院,根本没有一个人拦下他,事实上也没有人敢拦下他,这里的人可是都在院长身边看见过落清秋的,那时候在他们眼中大公无私的院长根本就是比对自己的亲爹还要上心!

    直到落清秋的身影消失在里面的时候,浔长老才带领落家子弟站了起来,他转身看着落家子弟,俊美的眉眼依然是那副冷若冰霜的样子:“大人说的话你们也都听到了,要是你们没有给我通过的话,别想着回去了可以逃过责罚!”

    浔长老的声音好像侵了寒冰一样,冷的让周围的人直打哆嗦,但是那些落家子弟却是听得习惯了,他们全部异口同声答道:“是!”

    浔长老点头示意他们进去报名,自己则淡然的走到另一边,随手把阻拦人进入的玄金石打的粉碎,直接进去了。

    虽说那玄金石下一刻就恢复原状了,但是那一刻带给他们的震撼还是无以复加的,几乎每一年都有那不知好歹的来尝试打碎这块一直阻拦强者进入染雪学院的玄金石,但是根本没有人打得碎!

    现在居然被人直接打碎,而且看起来只是拂袖而已!

    这个消息直接在染雪城掀起滔天巨浪,以光速在整个染雪城蔓延,只是这玄金石的修复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快到他们就算是把消息传递出去了,也做不到让人眼见为实,最多也只是三人成虎罢了。

    浔长老的脸色不太好,刚刚见到落清秋的时候,他的星力本来就一直包围着他,自然也把落清秋下意识的纳入保护的圈子里了,只是就是这么一纳入,他居然感觉到了他的大人身上的那股子衰败的气息!

    落清秋站在花丛前面看着找到他的浔长老:“浔,这片花长得真好看,只是离了庇护就活的不长了。”

    浔长老的呼吸一滞,毫不犹豫的达到:“我要留在大人您身边,我哪里都不去,就在您身边!”

    落清秋依然在笑,只是不那么强打精神罢了:“浔,不要这么说,你还是回落家罢,至少要让我没有后顾之忧罢?”

    浔长老咬牙:“可是大人您自己居然这么不爱护自己,您难道不知道您的身体本来就不好吗?”

    落清秋伸手折下一只花:“我知道,但是浔,有些事情必须要去做,而且如果不这么做的话,我都发现不了别的事情,到时候出现更大的事情,那才是后悔莫及。”

    落清秋手上本来姹紫嫣红的粉色花朵被他的指尖轻轻抚摸过之后,染上一层极浅淡的浅红色,仿佛浅浅的红色暖玉雕刻成的一样。

    落清秋浅笑转身,把花递给浔长老:“事在人为,现在不一定是以后,所以,相信我好吗?就像千年前一样的相信我。”

    浔长老咬牙接过暖玉一般的花,毫不犹豫的双膝跪下磕头:“是,大人。”浔长老没有任何犹豫,或者说他根本没有任何机会去犹豫,他的信仰就是面前这个一身华丽红衣肆意张扬的男子。

    今日的落清秋一身鲜红华服,淡淡的浅蓝色眼眸望过去像是沾染上那几分炽烈的红色一般,平白的让浔长老想起了千年前的那个决战,彼时眼前的信仰依然是那么意气风发的样子。

    落清秋收敛了笑,继续安静的看着面前的花丛,与其说他到这里来是为了让浔找到他,倒不如说他是为了来看花的。

    指尖迷茫的触碰花蕊:“真的是很美呢,但是失去了星力的庇护,还不过就是一株残枝落叶,连让人看的心情都是没有的。我不知道我还能庇护你们多久,我也不知道这一切什么时候可以结束,所以请你们耐心的等等我,好不好?”

    白皙的指尖拂过花蕊,但是没有沾染上一丝一毫的花粉,就像是根本没有抚摸过花蕊那轻易便能沾染上花粉的地方。

    若是有人凑近了轻嗅落清秋的指尖,便会知道,不仅仅是花粉,他连一丝一毫的花香都没有沾染上,只皮肤之下仿佛有一股子幽幽的香味浅浅淡淡的,很是诱人。

    “云雪染,我想知道,为什么这里会有青碧玉莲。”落清秋的声音淡淡的,但是已经足够站在他身后的云雪染听得清清楚楚的。

    云雪染怀里抱着一盆很柔软的花草,这盆花草并不是普普通通的花草,或者说它是有主人的,它的主人是羽皇,当年最有机会成为黯星的羽皇。

    云雪染伸出手拨弄了一下青碧玉莲柔软的叶子:“清秋,你应该是很清楚我这里为什么会有青碧玉莲。”

    落清秋张开嘴,似乎有些犹豫,但是还是发出声来:“她的花,我亲手交到老师手上的花。”

    云雪染悉心的拿过一边的水壶:“这一处的阳光最好,所以我特意也把这里划入我的地盘,这小家伙离了它的主人可不是那么好伺候的。不过你还记得当初是怎么把它交到我手上然后去战场的,这也算是一件高兴地事情吧,毕竟当初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你能记得这个已算是不错了。”

    &26412;&25991;&26469;&332;&29916;&23376;&23567;&328;&32593;&32;&119;&119;&119;&46;&71;&122;&98;&112;&105;&46;&99;&111;&109;&32;&26356;&26032;&51;&26356;&24555;&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