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二百一十一章 曾经想过的分别
    烁槿的脸色还是那么淡然,赤练火莲骨子里的淡雅和千年的熔岩锤炼让他面对一切都像是面对过眼云烟一般:“十八君上几乎全部都活下来了,但是羽皇陨落了,这也可以说明羽皇到底是多么强大。但是大人您真的要好好地想一想培养自己的势力了,落家终究是一个家族,不可能成为您真的可以依靠的对象。”

    落清秋站起身,温润的眸子一动不动的看着手上的翡翠莲花:“我知道,但是我就是不想培养自己的势力,与其拉着更多的人陪我一起跟羽皇对决,还不如你们陪我看云舒云卷来的好,成天争夺那些东西有什么意思?”

    烁槿的脸色根本没有变,伸手取出一件镶了白色毛皮的大氅:“这里比碎星城的环境严寒些,大人您身上本来就有伤势,受不得这寒。”

    落清秋一愣,旋即笑的温润:“我倒是没有怎么注意。”

    青霜抬头看了眼隐隐有苍白之色的天空,点头赞同烁槿的话:“的确,这里偏北,本就比碎星城来的寒,你本身还有未清除干净的寒毒,受不得这寒。”

    虽有寒意,但大概是云雪染常年住在这里的关系,星力弥漫了这里的每一个角落,这些花草得了云雪染的护养,自然是开的极为茂盛,让人忍不住想到来年春暖花开之际,这一院的花开的如何姹紫嫣红。

    “很美是吗?但是也不过是被人养着的花花草草罢了,若是没了那庇护和爱护,只是残枝落叶罢了。况且就算现在极美,又能美到哪里去呢?终是比不得娇颜美人倾城一笑,若是此生能见那美人一笑,即使身死有何妨?”

    近乎登徒子调戏一般的柔软嗓音在偌大的花园之中响起,明显的女声让人忍不住猜测那女声的主人可,究竟是何等的风华绝代。

    战墨的手中拿着华美的雪色大衣,看着面前仅仅身着一身简洁浅蓝绣浅红神鸟宫装长裙就出来的少女:“大人,您还是穿上吧,要是冻坏了,回头泽宁祭祀又会来训您的。”

    少女微微抿唇,点头同意了战墨的请求,说真的,她也真的是受不了泽宁的唠叨了,若不是他有事情要去处理,来不及来找她,她也不会拗的过战墨出来看看满园春色。

    战墨得了少女的同意,连忙耐心的把手上的雪白大衣给少女仔仔细细的穿上,本来一直紧蹙的眉眼也松了开来:“大人,您还是要听话些,不然的话泽宁祭祀也不会每回有时间找您都要训您一顿,而且您也是不是知道您的身体,前段时间的寒毒刚解,肚子里的小主子又才刚刚露出一点动静,要是您有个什么闪失的话,战墨怎么跟泽宁祭祀交代?”

    少女自然是没有任何异议的,或者说不敢在泽宁这段动了真火的日子里胆大包天吧,毕竟若不是泽宁一直包容着她,她哪里来的机会胆大包天呢?

    “祭祀大人,为什么不告诉大人实情呢?若是大人知道实情的话,也不会像现在这个样子了。”阳影站在泽宁的身边低声说出自己的疑惑,实在是由不得他不疑惑,他们都知道了真相,偏生泽宁祭祀就是不肯告诉大人,若是祭祀愿意告诉大人的话,大人想必也就不会这么一天到晚要出来玩吧?

    但是没等泽宁开口,也跟在泽宁身边的月影就开口了,只是口气越发的鄙薄:“真的是蠢,难道你要告诉大人,她只有那么一点时间了,之后的事情根本没有人知道吗?你是想要大人不开心吗?”

    “好了,你们两个真的吵得我很头疼,要是你们还要吵得话,那就去把云栖和枫妃叫过来,他们两个在这里总不会如你们一样吵闹。”泽宁忍不住抬起手揉捏了一下自己的眉心,但是视线依然没有偏离过花园中那个一身雪色大衣的少女,他爱了半生的少女,并且还要爱上半生的少女。

    两人的脸色都是一僵,虽然知道泽宁不过是想要清静,但是两人生生的碰面就要打闹的性子就是停不下来,但是现在被威胁了那么一下,就算两人还有吵的心思,但是没了吵的机会。

    泽宁突然朝着花园走去,低沉温雅的声音蔓延:“羽儿,今天有没有感觉身体不舒服?”

    一身雪白的少女回过身,雪白的裙边划过一道漂亮的弧线,轻盈脆弱的想让人一把抓住再也不放手。

    少女巧笑倩兮伸手扑进他怀里,蹭蹭他雪白柔软的衣料:“今天还是很舒服,没有什么不好的。倒是泽宁你,为什么这一次来的这么早?不是说最近羽族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吗?连说多陪陪我也没说!”

    娇俏的嗔怪让少女的脸颊染上一层薄薄的薄粉,浅紫色的眸子透彻漂亮的像是要倒映漫天的星辰。

    泽宁伸手搂住少女,像是搂住一件易碎而华美的人偶一般轻柔,事实上她现在真的很脆弱,怀上孩子的那一刻开始,她全部的星力都用来保护她的孩子,自己却脆弱的像个孩子。

    若不是泽宁早早就想到这一点,估计真要出事的时候才发现的了。

    泽宁温柔的看着少女:“我错了好不好?现在我们回去用餐吧,听战墨说你连早点都不愿意用,非要跑出来,你这不是成心给我添乱吗?”

    少女眉眼染上一层温润的光芒,握着泽宁的手指,慢慢的回到自己的宫殿里。

    那副温馨的样子,让所有看到知道的人,眼前都是一阵酸涩。

    林恒温润的声音低低响起:“多久没看见大人这个样子?为了这一刻,我们等了千年,但是为什么就在眼前的幸福却要烟消云散?”

    林恒的话没有人接上,只因为他们也很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明明他们即将永恒守护的幸福,为什么再过不久就会烟消云散?难道是他们造下的孽吗?

    林恒安静的看着他们的身影,本来染上一丝风尘的眉宇,也缓缓的柔和了下来,温润再一次回到了他身上。

    “天空之巅的风华,无尽寰穹的沧澜,若以血为誓,唤苍穹之神,是否能得偿所愿?”

    轻声呢喃带着点点的心酸和仇恨幽幽响起。

    所有君上一齐沉默,要得偿所愿,究竟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更不要说他们的愿望,其实是逆天改命,他们想要逆了这苍穹,想要他们的大人好好的产下孩子,回到他们身边。

    但是这苍穹不许,他们亦是无可奈何。

    林恒痴痴的盯着少女的背影看了一眼,转身就走:“与其在这里发呆,不如去做的更好,至少现在还有大人镇压一切贪欲妄念,若是大人产子沉睡,我们又如何镇的那些贪婪小人,又如何保得住小主子一生安然无恙?!”

    沉默的君上直接化为绚烂的各色彩光消失在各处。就如林恒所说,与其在这里伤感的不能自已,倒不如去做些有用的事情,趁着羽皇还在这里安然无恙可以坐镇一切,早点稳固下羽族的江山,等待小主子的成长!

    泽宁自然是听见了这话的,他的唇角微微一弯,心情自然也越发的好了:“为什么今天不想吃?要是早点不合口味的话,就让厨房重做就是了。”

    少女的眉眼温柔活泼,握着泽宁手指的小手雪白柔润:“不是啦,其实厨房做的很好吃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吃不下呀!”

    泽宁一愣,手指搁上少女的小腹,那里已经有了一点点很实质的凸凸的感觉,让人根本想象不到,那里居然有一个生命在慢慢成长。

    泽宁的眉眼也忍不住柔软了下来,动作也越发的轻柔:“有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要是有什么不舒服的,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我和林恒,其他人都不擅长治疗,会耽误时间的。”

    少女巧笑嫣然:“知道了啦!人家才没有那么脆弱,对了对了,泽宁!我生了以后,我们可不可以带着宝宝去外面玩呀?我可是很久都没有去过外面了,我想去外面看看!”

    泽宁的身体不动声色的一僵,然后脸上挂上笑容:“羽儿很想去外面的话,那一定要平平安安的把肚子里的小混蛋给生下来,到时候我们一大堆人带着你和孩子一起去玩,热热闹闹一大堆人,那才好玩。”

    少女的双眸放光:“真的吗?那我要好好的想想到时候到底做什么好!”

    泽宁浅笑,看着少女乖巧的用完早点,乖巧的去休憩。

    泽宁的口中轻轻哼着不成曲的小调,轻轻的抚摸过少女的眉心,他的眉眼之间的温柔让所有人沉默。

    悄无声息的退出大殿,泽宁再度变回原来那个冰冷无双的祭祀大人!

    泽宁的白衣不再如之前一般柔软,却带着霜雪的气息在所有人的视线里变得再次寒冷。

    微微粉薄的唇轻抿:“来人,加强护卫,召集核心君上祭祀殿聚集!”

    凌厉无双的话语直接让所有护卫心底一震,迅速有人前去告知君上,也有护卫去通知后备护卫前来加强防护。

    泽宁看着苍灰色的天空,如霜雪一般凌厉的眉眼染上了一丝疲惫:“羽儿,很快我就可以带着你回家了,你一定很想玄大人罢?玄大人也很想你呢,若不是当初夫人的出事,玄大人也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泽宁的身边没有一个人敢靠近,不只是因为这位祭祀大人的修为根本不下于羽皇大人,更因为这位祭祀大人一旦出神,身边必然不许有人,否则被惊醒的祭祀大人就一定会动手斩杀那人!

    他们的先辈早就吸取了教训,他们又怎么可能再犯错误?

    泽宁冷然一笑,直接回了祭祀殿:“大人醒了第一时间禀报我。”

    “是,祭祀大人。”

    泽宁转身的那一刻轻笑,终是要变天了,这一次,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止大小姐回家!

    那一刻的风华绝代,是独独属于那白衣的祭祀。本该高高在上身处云端的高傲祭祀,偏生为了他挚爱了一生的人,降临凡尘,从此染上滚滚红尘不尽的尘埃。

    推开祭祀殿的大门,十八位神色各异的男女都转过头看着泽宁,他们的表情很显然的告诉泽宁,他们很想知道这一次来祭祀殿到底是为了什么,又或者说他们要为了他们的大人做什么事情。

    泽宁的眸光极为浅淡,仿佛一切都没有入过他的眼:“我要你们做的事情很简单,去瀚海,替我取回瀚海之心。”

    十八位君上的表情顿时就不一样了,茫然和惊错交织,但是就算是在哀求的目光依然改变不了泽宁的坚定,更何况哀求的那位是当初害了他当女儿养大的重曦的薄锦。

    没有任何的犹豫,所有的君上全部出发,此去目的只有一个,取回瀚海之心,以瀚海之源庇护他们的皇!

    泽宁的唇角轻弯,轻声道:“这一场瀚海之牢,请诸君一定要问清楚本心呢,要是真的有不忠于大小姐的废物,我真的不介意亲手扫除,这是我的使命,我降生于世的使命。”

    泽宁白衣上银色丝线绣的花纹反射出漂亮的光芒来,图腾很诡异,也很漂亮,至少只要看清楚了那图腾的图案,足以被深深吸引。

    漂亮的深紫色在他背后出现,泽宁慢慢转身:“才睡下不久,为什么这么快就醒了?而且脸色看起来也不算太好,做噩梦了吗?”

    凤澈羽抬起小脸看着泽宁的指尖轻轻把她散落开的发丝给挑开:“没有噩梦,只是实在是睡不着了,所以解除了一点封印过来看看,要不是解除了封印,你怎么可能现在才知道我来了?”

    泽宁轻笑不置一语,其实对于他来说,只要愿意,就算是他家大小姐揭开全部封印,他还是发现得了,但是为了他的大小姐的笑容,还是老老实实的装一回老实吧,要是没有把这位小祖宗哄睡着了,肚子里的那个小小祖宗怎么可能罢休?

    泽宁伸出手摸摸她的小腹,感觉到了比刚才还要更大一点的凸凸的感觉,像是肚子上扣了一口小小的锅一样。

    泽宁笑的开心:“果然你压抑着自己的时候,还会压抑孩子,怕什么呢,我们都在这里,不必担心没有力气产下孩子和恢复,我们一直都会陪伴在你身边,永远都不会离开的,相信我,好吗?”

    凤澈羽笑着点点头:“嗯,我会好好的照顾孩子的!”

    泽宁笑骂:“明明你自己都还是个要我照顾的小孩子,你自己哪里养得活一个刚出生的嫩嫩的小孩子?真是的,我还是好好的跟在你身边吧,不然的话要是出了什么事情的话,我可是会很后悔的。”

    泽宁的声音很轻,但是还是那么的好听,把凤澈羽的小手包裹在自己的手上,轻轻的合拢,两个人看起来岁月静好,却也温柔漫漫。

    “泽宁,我想要吃好多好多好吃的,可以吗?”

    “等你生了,我就带着你吃遍黯星大陆。”

    落清秋的眉眼染上一层阴霾,他已经很多次走神了,都是因为那时不时响彻在耳边的话语,但是莫名的只要用心去听,偏偏什么都听不到,什么也听不清楚。

    泛着蓝色的泪水再一次流淌了下来,阳光映射在上面,带起华丽的金蓝色,像是曾经那人耳边的耳坠一样,那一刹那的永恒美得像是他心头的白色月光,金色耀阳。

    “我的,我的白色月光?我的金色耀阳?到底什么才是我的?我到底是谁?我为什么会降生?”

    泪水肆无忌惮的流淌,划过脸颊掉落在衣服上,湿润了一大片柔软的衣襟。

    烁槿抓住青霜的手,沉默的摇摇头,示意他走出来。

    青霜确定已经走远之后才压着声音叫:“为什么不让他清醒不过来?难道我们就这么日复一日的看着他沉迷吗?明明那就是他的记忆呀!他的记忆为什么不让他知道?难道真的要看着他几乎崩溃了你们才高兴吗?”

    烁槿蹙眉:“就算毁了黯星大陆,我也绝对不会看着他崩溃。但是你真的想知道他一旦恢复记忆会变成什么样子吗?他的前世,站在巅峰的落皇,那不就是他的真实吗?如果当初他的修为比我们弱上几分,我们也可以封住他的情,他也不回死,也不会转世再接受一遍这痛苦。若是青雪知道了你们之间的分别,而且回到了羽皇那边,你会怎么办?神灵之刃!”

    青霜的脸色一僵,有些逃避的咬牙开口:“不会的,青雪不会回到羽皇身边的,她好不容易才逃出来的,她怎么可能会选择回到羽皇身边?!你一定是在骗我,这只是一个假设而已!”

    烁槿的声音和他的温度一样的冷:“但是,神灵之刃,你很清楚,你根本无法逃避那个事实,如果不是羽皇的人铸造了你们的身躯,羽皇赋予你们感情,你们真的可能成为神兵吗?即使是身为神灵之刃的你足以斩断一切情丝,但是你真的斩的断青雪对羽族的留恋吗?”

    那一刻的青霜如坠冰窖,即使是寻常的寒冰亦无法寒冷他的身体,但是心灵的崩溃却是足以了。

    “这样做真的好吗?青霜是神灵之刃,本身就是斩断一切的心念,你现在这样毁灭了他的信念,真的好吗?”

    低沉的声音犹豫着响起。

    烁槿的目光依然平淡,或者说从落清秋开始封印了情之后,烁槿就一直都是这个样子了,丝毫没有感情的波动。

    他淡然的看着面前的那一抹倩影:“有什么不好的?你难道忘记了但凡神兵,必然要经历涅槃才能获得真正的新生。我们本身靠的是本体,但是神灵之刃最重要的其实是剑灵,哪怕剑身全部毁灭了,只要剑灵还活着,神灵之刃就能重现于世。但是这也意味着神灵之刃的涅槃最是艰难,那是直击心灵的毁灭。”

    烁槿略微一顿,才盯着已经跌倒在地的青霜慢慢开口:“但是只要撑过去了,神灵之刃,真的会成为斩尽一切神灵的剑刃,不仅仅是我相信,清秋也是相信的。只是他已经遗忘了一切。”

    一身华丽白衣的白曌慢慢的走到烁槿身边,轻轻的牵起他的手:“你们真的是太傻了。你们那卑微的修为怎么可能遮掩的住天空的光芒,迟早有一天当他的力量再度驱散天空的乌云的时候,他将想起来一切,想起来他曾经是谁,他曾经爱过谁。”

    烁槿依然是那副冷淡的样子:“那又如何,等到他真的想起来的那天,我们的使命也就完成了,我们也可以安心的离开,接下来的路,我们没办法陪他继续走下去。”

    白曌温然浅笑:“你还真的是狠心呢,不过雏鹰要飞,真的必须扔下悬崖呢。可惜的是我家的那位是凤凰,不需要扔下悬崖就可以飞起来。”

    烁槿微微沉默,继续开口:“凤凰的确不需要扔下悬崖飞起来,也不需要太过努力就可以强大起来,但是凤凰却需要涅槃才可以变得更加强大,诚然你家的那位很强大,但是也是需要涅槃才能成长起来,否则永远没有尝试过失败的凤凰,永远都不知道到底什么是失败。”

    白曌轻笑:“我知道这是兵家大忌,但是我们哪里忍心让我们心心念念捧在手心含在口里的小凤凰去接受失败呢?就算我们的小凤凰可以成长,但是我们如何舍得?”

    烁槿轻轻的亲了白曌一口:“是的,你们舍不得你们的小凤凰,所以你们的小凤凰当年才会跟着我们的雏鹰一起灰飞烟灭。”

    白曌笑的温润:“不会了,我们的小凤凰永远都不会灰飞烟灭了,她终究会涅槃的,她现在不就已经涅槃了吗?所以呀,我等着我的小凤凰彻底回归的那一天。”

    白曌笑的轻快,温润的眸光淡淡的看着烁槿,突然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我好喜欢好喜欢你呀,要是你一辈子都在我身边该多好呀?你知不知道呀,我很爱很爱你呢,要是没有了你,我真的不知道我还可以再哪里寻到这份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