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二百一十章 有没有喜欢过
    虽然毁了黯星大陆并不是他们的本意,但是一旦一个孩子被非正常手段害了,那就意味着他们的孩子迟早也会被害,还不如就在孩子身体里留下手段,就算是毁了黯星大陆,至少他们的孩子没有事情就好。

    当然也正是因为这一点,空间之灵没有轻易的对这些孩子动手,她还知道另一个秘密,一旦这些孩子的实力没有达到他们爹娘定下的标准而擅自离开了黯星大陆,会发生一些极端不好的事情。至少不是黯星大陆那个区区的空间之灵能够承受的。

    落清秋的眼眸染上一层极为浅薄的黑色,落在浅浅的蓝色里,加上那暖暖的金色,变成了极为绚烂的色泽,美的让人忍不住怀疑者究竟是不是应该在人世间出现。

    “你真的很美,这一点我根本不会否认,当然就算你再美也没用,你终究是要死的,死在我们任何一个人手上,但是绝对不会是死在我们大人的手上,若是你受不了的话,我劝你还是自杀来得好,免得我们动手,多生事节。”

    略微有些尖锐的声音在落清秋背后响起,但是无可否认的是,这个声音很好听,一度超越了落清秋的声音。

    落清秋没有转头,本来因为那双绚烂的眼眸而变得神秘无比的面容突然扬起笑容来:“枫妃君上,我真的是不知道哪里彻底得罪你们了,你们居然这么想要我死,昨日的时候我才见到林恒君上,我看得出来,他也很想要动手杀了我,但是他还是放弃了。现在你又要来杀我,难道你真的通过羽皇的同意了?”

    落清秋的声音幽雅低沉,却是极为的好听。生生的压了他身后那个看起来还是一脸稚嫩的孩子一样的男子。

    他的身子微微一颤,旋即像是信仰破碎一般:“落皇大人,如果真的可以的话,枫妃真的很不想见到您,但是枫妃现在却必须要见您一面,否则枫妃真的不知道自己未来到底会做下什么事情。或许枫妃是不自量力吧,但是枫妃还是想来找您问清楚,您当年到底有没有喜欢过一个人?”

    落清秋一愣,旋即笑的森凉:“什么?我当年有没有喜欢过一个人?小兔崽子,你真的不是胆大包天吧,居然敢问我这个问题?如果只是为了这么一个问题的话,你千亲万苦到我面前想必也是花费了一番功夫吧?但是我只能说,你真的还只是一个孩子,为了这么一个微不足道的问题,跑到你的敌人身边来,这不是诚心的想要死吗?虽然我真的不介意送你去死一死,但是羽皇想必一定跟在你身边看着我们现在的一举一动吧?”

    枫妃的脸色又是一白,但是什么也没有说出来,若不是有楚墨的暗中授意,就算他的胆子再大也是不顶用的。但是有了楚墨的授意,枫妃有了勇气摇头:“无论大人在不在我身边,我只是想知道,您当年真的爱过一个人吗?还是说当年您根本就是把一切都当作是一场玩笑?”

    落清秋微微挑眉:“你说的真奇怪,难道当年我做了什么事情让你误会了什么吗?要是真的误会了什么的话,我现在这里向你说一声抱歉好了。至于你的问题我也不是不可以说,当年我的确没有爱过,只不是有几个红颜知己而已,而且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红颜知己,这个答案你满意吗?”

    枫妃的脸色陡然一变,也越发的苍白了。

    落清秋突然眯起眸子轻轻看着枫妃:“我,突然很好奇你到这里到底是什么目的,如果真的只是这么一个问题的话,你身为十八君上之一,是不必这么大动干戈的,说说吧,你的真实目的到底是什么?”

    枫妃摇头:“不,其实我的目的就是这个,我只是来问你一个问题的,这是我来这里的使命,要是真的有什么误会的话,我也不想解释什么,就此别过,落皇大人。”

    枫妃说完之后,强行忍住眼底的酸涩就冲上了天空,那里有一扇大门陡然打开让他顺利的进去,然后直接关上,根本没有给落清秋一点反应的时间。

    落清秋弯起唇角冷漠讽刺的笑了,白皙如玉的掌心搁上一朵翡翠色的复瓣莲花,娇嫩欲滴的翡翠莲花衬得掌心越发的白皙,隐隐约约的苍白也再也遮掩不住了。

    青霜出现在他身边,脸色再也掩饰不住的愤怒:“够了!落清秋!你到底是想要逃避到什么地方去?你自己的身体都快被你耗空了,难道你还是不满意吗?你真的是要自己死了你才满意吗?你知不知道我们为了你付出了多少代价?我们想你好几乎快要想疯了,哪怕是为了我们着想,也请你振作起来好吗?不要再对自己这个样子!”

    青霜的话没有让落清秋微微垂下的眸子有任何的波动,他还是看着掌心娇艳欲滴的翡翠莲花,这朵莲花让他想起了很多东西,很多残缺的记忆和片段,但是又是一闪而过,转眼之间全部忘却。

    青霜咬着牙扳住落清秋的肩膀,强迫他抬起头跟他对视:“够了够了!落清秋你要这个半死不活的样子多久?我们等了你多久了?我们为了你的降生等了那么那么久,我们几乎等的快要心灰意冷了,你终于还是降生了,但是你告诉我,我们等的这千年到底是为了什么?”

    落清秋微微咬住嫣红的唇:“你们等的崩溃,我何尝不是等的崩溃,你们等了千年,我又不是等了千年?至少你们一直都在这里,我却去了异世,我在那里等了很久,什么记忆都没有,一片空白的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做什么才可以。直到羽皇的人打破空间壁垒我才回来,你们想过那到底是什么样的感受吗?”

    青霜的手一颤,他们根本就没有想到当初的落皇居然是去了异世,他们根本就没有一个人想到这一点,他们以为,以为落皇一直都是在黯星大陆的某个地方等待回归,但是他居然是身处异世。

    青霜忍不住猜测,要是羽皇的人当初根本不知道羽皇也在异世,没有打破空间壁垒的话,是不是四皇都会被困在异世,一辈子都不可能回来?直到轮回的时候想起所有的过往,却没有任何的力量打破空间壁垒,只能日复一日的转世下去,等待他们的发现?

    落清秋的眉眼染上一丝沉寂:“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也可以告诉你,这一切都是真的,要是你们真的没有发现我的话,我真的会在异世一辈子轮回下去,轮回的次数多了,你们就再也找不到我了,到时候我真的只是异世的一个普通的魂魄。”

    这个可怕的事实直接让青霜的脸颊一片的苍白,本来也算是很精致漂亮的脸染上一层凄凄之色。

    “咳咳。”

    落清秋低声咳嗽了一声,继续开口:“而且你真的以为羽皇的人会那么蠢吗?他们真的没有发现我的身份就轻易打开空间壁垒让我回去?不仅仅是我的身份被发现了,还有炎皇和铭皇的身份也都被发现了。他们恐怕现在连自己受伤没有都不知道。”

    落清秋的声音极低,但是却阐述了一个恐怖的事实,若是盘算下去的话,炎皇和铭皇根本没有发现自己体内的伤势,到时候直接跟羽皇的人打起来了,羽皇的人足以抓住这个把柄来一举击溃他们!

    落清秋温润浅笑:“青霜,你很可怕吧,但是更可怕的不是这里,而是,羽皇的实力本来就比炎皇铭皇来的强大些,底蕴更加是我们三个人合起来的数倍,我们当初的力量根本没有多少保留下来,但是羽皇的一部分君上却是留了下来,而且保全了羽族。”

    烁槿的声音也幽幽传出来:“若是当初您没有那么固执,非要在最终决战上投入全部力量的话,您现在的底蕴也会是这样,就算是比不上羽皇的底蕴,也会比现在一穷二白来的强些。”

    闪烁着淡淡红芒的长剑慢慢的浮现在落清秋身侧,烁槿的身影也慢慢的出现在他身侧。落天之后在落清秋身边才镇压的住煞气,若是离了落清秋的身边,只怕就算一时之间把落家屠尽也不是一件没有可能的事情,所以就算是为了落家好,落清秋还是把落天带在了身边。

    烁槿身为剑灵,自然是一直跟在落清秋身边的,只是一直都在他的识海里沉睡着不出来罢了,现在听到这么大的秘密,若是再不出来的话,那烁槿的心思就值得好好的猜测一下了。

    落清秋的神情没有一丝一毫的波动,依然是那副病弱美人的样子,温然的浅笑真的让人忍不住想要抱在怀里疼惜:“可是你真的觉得就算我留下了人手守护,羽皇就一定不会知道吗?就算她不知道,但是她手下的那些君上可不是草包,他们知道斩草除根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