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二百零九章 血脉更替
    落清秋的手开始颤抖:“云雪染,不作死就不会死,你是想死一死还是活着呢?如果你要死的话,我真的不介意让你去轮回看看,我一定会让你享受好这个轮回的过程!”

    云雪染还是那个语重心长的面瘫样子:“话也不是这么说的,就算你现在想要送我去轮回,你以为你现在这么一点点的实力能干什么?你以为你还是以前的那个你?你现在的实力连破人皮都做不到,你说说你现在还有那个实力去开启轮回之狱吗?我刚刚见到你的时候,你是不是动用你的精神力去发出真言了?你难道不清楚吗?按照你现在的身体状况,你在染雪学院的这段时间就只能用来养肉了!”

    落清秋几乎咬牙切齿:“养肉又怎么样?我迟早还是会恢复伤势的,这一点就不必你操心了,你与其担心一下我,倒是不如担心一下以后。”

    云雪染的脸色肉眼可见的一僵,那个店老板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落清秋就直接划破了自己的掌心,然后和店老板手上的伤口贴合在一起。

    正如刚刚说的那样,店老板是莫家的人,而莫家其实对落清秋他们一伙人是有恩的,因为他们生出了落清秋的娘亲莫贝,也是因为莫贝的存在,所以落清秋的过去才能没有遗憾。虽然后面莫贝的失踪也必然和莫家有关系,但是这跟眼前的店老板其实没有一点点的关系。

    所以落清秋没有任何理由去杀了眼前的店老板,反而要感谢他告诉自己关于莫家的事情,不然要等到下一个告诉他莫家消息的人,恐怕要等到许久去了。

    但是现在最重要的却是他现在在做的事情,果然不出落清秋所料,他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血脉,他拥有的属于莫家的一部分血脉,但是奇怪的是,面前这个店老板的血脉跟他拥有的属于莫家的血脉意外的相似。

    相似到,似乎他们根本没有很多的血脉混杂过一样,那种干净让落清秋的神情甚至是一愣。

    那个店老板身为当事人之一,自然也是感觉到了那股熟悉的血脉的气息,只是他的实力更加强大一些,所以他感觉到的东西也更加的强大,面前这个还不满双十的少年,他的另一股血脉气息极端强大,而且极端富有攻击性,单单就是这么融合的一点时间,他就感觉到了那股血脉开始攻伐他的身体了。

    落清秋陡然松开他们相连接的手,落清秋面色的阴沉也让云雪染和店老板染上一丝担心。

    落清秋突然缓缓吐出一口气,抬起头对上云雪染担心的目光:“不必担心,只是我发现了一点现实而已。”

    云雪染挑眉,但是没有轻易的开口问,他知道落清秋会说出来的。

    落清秋的目光又转向店老板,眸光里的复杂让店老板忍不住心惊,落清秋打量了店老板一阵,终于还是无奈的开口了:“我也不知道该说是倒霉还是幸运,按照血缘来看,我们或许会是爷孙关系。当然这只是我的推测,具体的关系还是要到了莫家才会知道。”

    但是就算是这么一说,店老板的目光还是呆滞了,因为他实在是想不到,刚刚还很嚣张冷漠的少年,居然转头就承认他们的关系了,虽然有一些莫名的感觉,但是店老板还是一副很高兴的样子。

    落清秋弯弯唇,站起身来朝着里面的房间走去:“无论你们想什么办法,今天床我占了,你们爱睡哪里就睡在哪里,但是不准打扰我睡觉就是了。”

    落清秋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霸道嚣张,这一次居然是直接把整张床给占了。

    云雪染一把拉住店老板,朝着落清秋点头:“我知道了,我会解决住宿的问题的,但是你一个人睡在房间里真的好吗?毕竟你的力量还没有恢复,现在还很危险。”

    落清秋冷笑:“只要那些不要命的东西敢来,我就一定会让他们留下终生难忘的印象,你是知道的,我一向不喜欢有人在我睡觉的时候打扰我。”

    云雪染点头,直接抓着店老板退了出去,一边退还一边解释:“你就不要想着按照长辈的身份去压制清秋了,我可以说你一辈子都是压制不了清秋的。要不是连清秋自己都分辨不出来你究竟是他什么人,估计你现在早就被直接做掉了。接下来的日子你最好还是安分一点,千万千万不要轻易在清秋面前晃悠,他现在的脾气虽然好点了,但是还是很暴躁的。”

    云雪染说着避开落清秋的目光就走,他实在是不想面对自己这个跟自己分外相似的学生的眼神,他可是对落清秋的评价很高的,甚至连他生气的时候战斗力究竟会到什么程度也是很有研究的。

    至少他现在很清楚,自己的这个学生现在一点也不想有人陪伴在身边,那对他来说只是一种阻碍罢了。

    为皇者,注定了一往无前,注定了孤独一生。那个最巅峰的位置,本来就只能有一个人能坐上去,其他人注定是座下白骨,也只能是垫脚石。

    云雪染说不清楚他到底想要哪个学生成为那个位置的皇者,但是他认为只有羽皇那个他最喜欢的孩子可以和清秋一较高下。炎皇和铭皇,他们是强大,但是真的跟羽皇和落皇比起来,他们真的差的太远了。

    偏生身为皇的傲气,让他们不肯轻易的臣服于他们的同伴,这对于他们来说只是一个耻辱罢了。

    云雪染低声叹道:“要是你们没有这份傲气的话,是不是你们现在还活着?但是要是没有这份傲气的话,你们还是你们吗?或许你们只是一个实力强大的君上,而不是为皇吧。”

    店老板愣愣的看着云雪染:“君上?为皇?敢问这位大师,你这是什么意思?”

    云雪染扯扯嘴角:“意思就是,如果当初我的学生不那么傲气的话,他们现在还能陪伴在我的身边,但是没有那份傲气的话,他们根本就不是我认识的学生,他们有那份傲气,所以他们置之死地而后生,他们成为一代强者。也是这傲气害得他们全部身死。”

    店老板突然明白为什么面前这个老人终日没有任何的表情,不止是面瘫,还有伤心绝望。到底是在滚滚红尘经历多年的强者,店老板隐约之间可以感觉到云雪染身上的那股伤心,很显然他口中死去的学生,那是他一辈子的荣耀。

    店老板没有再出声,就算是为了自己他也没有轻易出声,哪怕只是靠着身体去感应,她也感觉到了云雪染身上那浩瀚的星力,绝对是在真言级数以上的,而他一直卡在帝星九层,十几年来没有丝毫进展,那是绝对打不过云雪染的。

    云雪染和店老板的离开没有让落清秋有任何的波动,相反他现在正在发愣,愣愣的看着自己的掌心,刚刚自己划破了流出血的地方,当然在他自身强大的生命力的作用下,伤口早就凝结成血痂,慢慢的剥落露出白皙如玉的掌心。

    白皙修长的五指,比女子的手更加漂亮,就像他这个人一样,本身就是天造地设的绝世,完美的像是一个奇迹一样。

    浅浅的蓝色光晕从手心的血痂点点晕染开,一丝丝微风慢慢的拂过落清秋的面颊,泪水慢慢的落下来:“你们,从来都不是我的爹娘。”

    从很早很早之前,落清秋就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气息隐藏在自己的血脉里,只是在十八岁之前都是落家的血脉,但是一旦过了十八岁,他身体里的血脉就开始变了,变得强大而恢弘。

    现在他早已经过了十八岁,但是自从在无一城动用了四个真言之后,他血脉的更换速度就变了,变得极其缓慢,所以这也是他今天敢用自己的血脉和那个店老板进行血脉验证的原因。

    但是就是这血脉验证之后,他看见了一些东西,一个影子,一个很神秘但是却令他无比熟悉的影子。

    但是这种感觉随着伤口的愈合在慢慢的消失。落清秋尝试了强行留住那个影子,但是结果却是悲哀的,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他的识海里一道一直隐匿气息的强悍的阵,强行镇压了那个他的记忆。

    那是当初烁槿和浔一起布置下来的阵,就是为了镇压羽皇在他心底的一切印象。

    虽然耗费了很多,但是效果还是很好的,至少现在落清秋想起凤澈羽的身影的时候,那道阵直接就镇压了那种莫名的感觉。

    落清秋苦笑:“是不是我欠了什么,要这么对待我。上一世也就算了,更换血脉也就更换了,反正那些家伙对我那么不好我也不在乎了。但是这一辈子,我有了亲人,偏偏还要更换我的血脉,我到底该怎么办?”

    没有人解答落清秋的话,即使是他的亲生爹娘也是一样,他们现在正在前线,跟来自异世的敌人对峙,他们正在为了他们的孩子的安全,做着自己能做的最大的努力。

    不止是落清秋的爹娘,还有其他人的爹娘。漫长的岁月让他们或多或少都有孩子诞生,他们亦是一个合格的爹娘,或者说不合格的爹娘。他们当初创造黯星大陆,就是因为他们察觉到了来自异世的威胁。

    但是他们不能放任自己的儿女呆在自己的宫殿里,就算是他们重重布置过的老巢也是不放心的,所以那些还有资格进入黯星大陆的孩子,全部被以各个方式送进了黯星大陆。

    虽然他们根本不知道黯星大陆的空间之灵早就产生了反叛之心,但是他们还是留下了手段给自己的孩子。

    或多或少,但是已经足以引起他们的注意,同时也足够毁了这黯星大陆的大部分地方。要是波及到了其他的孩子,再度引起连锁反应,只要几个孩子,就足够毁了整个黯星大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