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二百零八章 制衡
    淡定的威胁声音直接让店老板镇定了下来,他开始询问落清秋:“我可以知道你要找的那个人的名字吗?也许那有助于你的寻找。”

    落清秋根本没有看他,只是淡然的说出一个名字:“莫贝。”

    店老板的动作直接就是一顿,只因为那个名字真的很熟悉,那根本就是他取得名字!

    落清秋微微蹙眉看向店老板,注意到了他那一刻的呆滞,很明显是因为想起了这个名字代表的什么才这样的:“你知道一些东西,我说的对吗?我现在给你这个机会,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不然我也不介意在这染雪城动手,虽说这染雪城许久未曾染血了,你可知道,在千年之前,这里可是一片战场。”

    落清秋的话直接让店老板一愣神,然后脸上的表情变得诡异莫测。他也算是知道一些秘密的,他也曾经因为知道这片大陆的某些“事实”而沾沾自喜过,但是那时候的他很是强大了,在那个没有君上诞生的年代里,他的确算得上是一方豪强。

    但是这些秘密就算是告诉他的那个人也是说的模凌两可,根本不知道是真是假。但是眼前这个看起来连双十之年都没有的年轻人,怎么可能知道这么多的东西?

    店老板疑惑归疑惑,还是说出了一点自己知道的事情,不说也不行呀,后面还有一个看似全无危险,但是直觉却告诉他很危险的老头子。

    “其实我离开莫家离开的早,知道的秘密也是三十五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的莫家还是很繁盛的,但是还是不可避免的有蛀虫在里面,但是这些蛀虫偏偏很有背景,我看不惯还是离开了那里。”

    店老板的声音说到莫家的时候带上了一丝怀念和哽咽,很想念的感觉从眉眼之间就可以看出来。

    但是落清秋和云雪染都没有任何的感觉,或者说,云雪染是因为他本身就是一个惊才绝艳的人,所以连上天都看不过去,所以在他出生之前就让他的亲人死了个一干二净。而落清秋上一辈子本来就恨那些狠心的人恨得不要不要的,怎么可能会留恋那些家人,这辈子他本来就是除了娘亲那件事情之外就没有任何的遗憾,再加上他来这里是来混日子,过不了多久家族里的人就会来,什么都不怕。

    但是他们还是没有阻止店老板怀念过去,兴许是想起来旁边还有人盯着吧,店老板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开口想继续说那些关于莫家的事情,但是还没有吐出一个字,他就发现他没有什么可说的话了。

    落清秋抬眸看着店老板,浅浅的蓝色像是剔透的蓝色水晶,但是更像是深邃到看不见底的瀚海。店老板年少轻狂的时候也是去过一次翰海边缘的,但是那一次有当地的土著警告过他,不要轻易的靠近瀚海,瀚海是会吞人性命的。

    他远远看了一眼,平静下的瀚海很漂亮,但是那股如锋芒在背的感觉却是在看见翰海的那一刻开始就一直在身上。

    他还很清楚的记得,当初的自己年少轻狂,但是也是惜命的,所以很是狼狈的几乎是逃一样的离开了瀚海,自此再也不敢踏足瀚海的那一片领地。他不是没有问过家族里的长辈,但是长辈很是神秘的说:“这一切,都必须到你自己足够强大了才可以知道,我就算是现在说了,你也一定不会相信的。”

    他默然,因为他的确不会相信,只是气息,没有实质性的伤害,他根本不会放在心上。这也算是年轻一代的弊病,他们享受到了最好的生活,然后他们开始胆大包天,以为自己就是黯星大陆最强大的存在,别人都是不敢招惹的。

    但是现实给了这些所谓的天才一个巨大而响亮的耳光,他们几乎被吓蒙了,但是现实怎么可能只是给了他们一个教训就停手?

    他们第一次正式的战斗,死了一半的人。

    这也让他们醒悟过来开始磨练自己,但是也有人自此一蹶不起。店老板现在这个阅尽千帆的年纪再度看见瀚海,自然感触大不一样了。

    云雪染拍拍他的肩膀低声:“清秋的眼睛很漂亮,对不对?”店老板双眸清明的点头,他丝毫不认为那么一双眼睛会有什么不好看的地方,事实上应当是没有人的眼睛可以比得过落清秋的眼睛了,只是再联合落清秋的五官看过去,似乎有那么一丝丝的异常,就好像这浅浅的蓝色其实一点都不适合落清秋一样,只是凭借着自身的美貌,落清秋强行融合了这种颜色。

    云雪染见店老板承认,眼底没有任何的一丝意外:“清秋的眼睛的确很漂亮,但是当年那些见到他眼睛的人,都死的差不多了。你说说这算得上什么?他的眼睛根本就是一个勾魂摄魄的诱饵,专门来引诱那些胆敢对他心怀不轨的家伙。你如果去过瀚海的话,你就会认为他的眼睛很像是瀚海,但是他本人比瀚海可怕太多了。”

    店老板疑惑的看着云雪染:“为什么这么说?虽然我真的觉得这个颜色不适合他,但是也不用那么说吧?”

    云雪染依然还是那个面瘫的样子:“是你了解他还是我了解他?他是我的学生,你以为你真的看得透他想的是什么吗?我这个学生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你以为你猜到了他的心思,其实你猜的根本就是南辕北辙,他在最后一定会给你一个意外,当然也许是惊吓。”

    云雪染的话绝对不是一时兴起,事实上这是他这么多年来思考出来的结果,他也不是没有针对自己这四个得意的学生做出对付他们最好的办法,铭皇和炎皇勉勉强强找到办法对抗,但是落清秋和凤澈羽,偏偏推翻了上千个办法之后只能无奈的承认,他们的实力本就强悍无比,性格方面也是能轻易压抑自己的绝对狠人,可以说他们根本没有任何办法打败。

    当然这可能是云雪染本身的实力跟不上他们,所以没办法找到对抗的方法,身为一个层次的人,他们之间可能自己连自己都找不到制衡彼此的方法,但是云雪染还是相信他们会忍耐,他们找不到机会一击必杀,所以他们只能忍。

    落清秋眨眨眼,冷淡的看着周围的花丛:“结果我这么充满希望的找到你,然后你告诉我你已经离开三十五年了,对于莫家现在的事情什么都不知道。你想不想知道那些让我失望的家伙的下场吗?”

    云雪染的眉头轻轻一蹙:“清秋,你不再造杀孽了。”

    落清秋微微弯着唇角露出一个冷漠的笑容:“杀孽,那是我的事情,只要我做了就一定有办法化解,你与其担心我,倒是不如担心一下这个人的安危。”

    云雪染微微耸肩:“你既然这么说了,我也就不担心你了。至于这个人,你想要杀的人,你见过我阻拦你们了吗?而且他见到你的真面目了,要是他跟你没有任何关系的话,就算你不动手,我也会动手。”

    店老板的眼神中流露出警惕,刚刚想要逃离这里,毕竟眼前的这对看起来是师徒关系的人说的事情真的是有点惊悚。

    落清秋突然摇头:“关系?怎么可能没有关系,他是莫家的人,就算是站在我娘亲的角度看,这个人都跟她有亲缘关系,更不要说我了,虽然我很不喜欢那个莫家,但是好歹也是做了一件好事,至少他们让娘亲出生在黯星大陆上。”

    云雪染一愣,然后点头:“照这么说的话,那个莫家的确有功。虽然看起来他们做了不少错事,但是让你娘亲出生就是他们最大的幸运。我也很感激莫家生出了你娘亲,至少这辈子给了你一个安稳的家。”

    落清秋安静的看着花,阳光落在他的眼底,像是细碎的金色落在了瀚海之上,带起一片神秘幽远的盛世美景。

    云雪染心疼的看着落清秋这个样子,他真的见得太多了,不仅仅是落清秋这个样子,连他一直放在心尖上像是女儿对待的凤澈羽也是这个样子,他们经常愣在那里,像是华美到无人可及的人偶一样,虽然绝美,但是却没有生命力,让人莫名的心疼到极点。

    落清秋愣了一会儿,突然转过头来笑:“抱歉,又走神了,最近经常走神,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云雪染摇头:“那今天就早点休息,免得身体真的撑不下去了。毕竟这不是你原来的那个身体了。”

    落清秋轻轻点头:“好,等问完事情我就去睡。”

    落清秋说罢朝店老板招了招手,示意他走近一点。几乎连眨眼的时间都不到,店老板的手腕直接被落清秋一把抓住,店老板震惊之下却发现自己丝毫没有反抗之力,也知道自己没有任何机会翻盘,索性冷静下来看着落清秋的一举一动。

    落清秋也没有多少的犹豫,直接双指并拢成剑指,然后划向店老板的手腕,但是尴尬的事情接着发生了,那是划下去了,但是却没有划破店老板的皮肤,连破皮都没有!

    落清秋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云雪染的嘴角一抽,直接自己伸出手朝店老板的手腕上一划,顺利的破皮流血让落清秋的脸色好看了一点。

    但是接下来云雪染语重心长的教导直接让落清秋的脸色再度阴沉:“清秋呀,你还是好好的修炼一下你的星力吧,不然以后像现在这个样子的事情还会发生很多次的,我记得你也是一大帮子手下吧?你要是不好好的修炼把修为提上去的话,以后见到那些手下多不好意思?我也是知道你的那帮手下不会在意你的修为,但是身为一方老大,你还是要好好地修炼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