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二百零五章 问题
    林恒微微眯起碧绿色的眸子看着落清秋:“怎么,不欢迎我吗?就算我是羽皇的人,至少我曾经也是生命的一员,别忘了你当初答应宿命的事情,现在作为它的继承者,我要你做到那件事情。”

    落清秋弯着唇,一脸无赖的样子:“可是就算你这么说了,我也做不到,你身为生命的宠儿,宿命的继承者难道看不出来吗?我用了四个真言,把自己几乎压榨了个干净,不要说这是当初我还是落皇时立下的誓言,就算是我这辈子立下的誓言,至少我现在是偿还不了了。所以你还是提点别的我现在可以做到的要求。答应宿命的事情以后再说。”

    林恒抿唇点头:“就当做你欠了宿命千年的利息也不错,我首先要问你一个问题,然后才让你办事。”

    落清秋点头,伸出一只如玉的手:“请便。”

    林恒笑:“如果你有了孩子的话,你会怎么办?我说的是如果,当然我们那里最近有孩子要出生了,但是孩子的爹不在,所以想要问问别人的意见。”

    落清秋呆住,但是片刻之后也反应过来:“简单呀,只要我有能力了,一定会把我的孩子和孩子他娘一起接到身边,毕竟能为我生下孩子的,只有我认定的人。但是为什么这个问题就要问我?我记得你们羽族当初不是留下了血脉的吗?”

    林恒露出雪白的牙齿:“当初的确留下了血脉,但是就算是千年的繁衍,我们羽族的初始血脉可是很强大的,所以也没有繁衍出多少人口,搞得现在有个孩子出生就是一件天大的事情,恰好你又转世归来了,我也就不怕了。”而且我的真实目的已经达到了,怎么可能还和你纠缠下去,我这不是找不自在吗?

    落清秋不疑有他,直接开口问道:“那你到底要我做什么,要做什么赶紧的说,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做。”

    林恒漫不经心的开口:“哦,就要一株生魂花就好了,毕竟要的更多的话现在的你也负担不起,什么时候找到了就捏碎这块玉佩,我一定会第一时间到,但是注意这个要求是有时限的,尽量在五个月之内找到吧,超过了我也不需要了。”

    林恒漫不经心的说完就转身消失在一片虚无之中,只是那一双碧绿色的眸子让落清秋微微蹙眉,原因无他,那双碧绿色的眸子真的包含了太多的东西,但是对上他的时候,除了淡淡的高傲之外,还有极端隐藏的怨恨。

    但是落清秋不记得自己除了和这位生命的宠儿除了立场对立之外还有任何的牵扯,事实上就算是四皇内部的君上,彼此之间也是有联系的,有些还是生死之交的兄弟,更有一些抱负不同但是极为团结的亲兄弟。

    但是就算是这样,一旦到了真正的战场上之中,他们还是分别对立的,毕竟四皇才是他们心底最高的信仰,就算是自己血脉生命相交的兄弟也是无法改变这种事实的。

    落清秋轻叹:“林恒,你眼底的一切情绪的确隐藏的很好,但是你居然忘记我落清秋是落皇了吗?当初要不是被迫成为落皇,我也会是这世间最让人恐惧的控制者。”

    控制者是一个极端强大的群体的代名词,他们无一例外都是精神力极端强大的人,但是他们的个体实力其实是千差万别的,有极弱自然也有极强,但是就算是控制者这个极为松散的群体的内部也是存在竞争的,站在最高点的只有那些个体实力也是极端强大的存在。

    四皇的精神力本身就是站在黯星大陆的最高点,但是他们其实都是不屑于加入这么一个组织的,所以控制者这个群体最强者也只是君上。甚至于受到四皇的影响,他们麾下的君上没有一个愿意加入控制者,所以那个最强者早在皇战之前的大清洗里,就被四皇全部提上必杀名单,控制者的中心也被屠戮的一干二净,只有小猫两三只的样子。

    落清秋弯唇转身,他来这里的目的可不仅仅是林恒,感觉到林恒的气息也只是他刚刚进入染雪城的时候,林恒主动向他释放气息,要不是林恒主动,就算落清秋现在开始动用真言也找不到一身实力早在君上巅峰的林恒,毕竟实力的差距还是在哪里。

    他的目标从来都不是这小小的染雪城,他要的很简单,就是带着落家的人在羽皇手底下逃出生天,但是这么一个简简单单的愿望却又是极端的艰难,因为羽皇绝对不会容许他这么一个潜在的对手安然无恙的带着他的族人去找个安全的地方休养生息。

    羽皇只会认为他是在养精蓄锐,然后一举打败她的统治。

    或许未来不会是这样,但是落清秋不敢去赌,他太了解自己了,所以他对羽皇的了解也是超出了一切。

    他们从来都不是甘心于寂灭的人,他们的性情已经注定了他们会是他们所在的空间的太阳与月亮,注定会拼尽一切去得到自己想要的,有时候就算是极端自私,就算是生灵涂炭,也是在所不惜,这就是他们的信念,他们一往无前的根本。

    “如果可以的话,真的不想面对你们这些曾经的老对手,现在的我除了可以动用精神力发动真言之外,基本上什么都不能做。但是不面对你们这些老朋友的话,我现在又没有别的办法去做别的事情。”

    落清秋蹙眉,眸光安静的看向了染雪城中心,染雪学院的的最深处,那处只有染雪学院创始者的才能居住的地界。或者说那一片在最繁华的地方最被荒废的地方,连染雪学院的高层都不知道那位创始者是否还活着居住在那里的地方。

    但是落清秋是谁?他怎么可能不知道那位地位有些超然的存在会死去?自从皇战之后,就再也没有人可以威胁到他的生死存亡,就算是同样作为君上这个层次存在的姝月也是不敢轻易去招惹这位地位稳固的存在。

    这位当初可是对他们四位皇都带来了莫大的启迪,否则他们当初成为一位皇,哪里是这么简单的事情?至少还要磋磨个几十年才有可能吧。

    “清秋,若是你愿意的话,这黯星大陆早就是你的囊中之物了,你却一时心软放弃了那个绝世难逢的机会,你应当是知道的,羽儿那般丝毫不比你差的人,能露出这样的破绽来,已经是你付出莫大代价换来的了。”

    坐在院子里抬头看着渐渐暗下来的苍穹的老人,根本没有回头,就已经发现了那位绝代倾城的被他称为清秋的妖孽。

    落清秋弯着唇角,眉目舒展开,笑意蜿蜒如画:“老师,你也真的是好算计,你对我们四个人都指点的恩情在,就算我们彼此之间哪一个赢了,你都是安然无恙。但是最后你根本没想到我们居然是同归于尽吧?若是我们有一个活下来了,而且成为那个绝世的存在,你的目的也达到了吧?”

    落清秋直言不讳丝毫没有让老人的神态有一丝一毫的改变,事实上除了当年落清秋他们那一场同归于尽让他变了色之外,就没有任何人任何事让他有改变。

    老人的脸上也没有笑容:“我记得我当初教你最用心,我也说过你最像我也最不像我,你的心计比我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但是你的修为的心性也是跟我截然不同的,如果当初你真的抓住那个破绽给了羽儿致命一击的话,你就走上和我一样的路,或许真的会成为那个绝世的人,但是自从之后,心门彻底关闭,再也没有生灵可以让你露出不一样的表情。”

    落清秋毫不在意的笑了笑,眼角眉梢露出精致糜丽的高傲来:“老师,我永远都不会成为跟你一样的人,就算我抓住那个机会彻底击败了羽皇,还扫除了铭皇和炎皇的障碍,但是我身边还有很多人,绝对不可能变成你这个样子。”

    老人低下头看着落清秋,浑浊的眼眸里是岁月的伤害,但是那一抹淡淡的清亮,却是他最后的坚持:“对,你就算真的到了那个地步,也绝对不会变成我这个样子的,但是你还是会失去很多东西,那些代价一定不是你愿意给的。”

    落清秋还是弯着唇笑,森寒的眸光散发着浅浅的蓝色光芒,他笑的肆意张扬,他本来就该是这么张扬明媚的人,他本来就是那风华绝代艳倾天下的人。

    老人无力的转过头盯着院子里的鲜妍明媚的花草:“我知道我已经到了极点,能活到这个岁数也算是我的本事。但是我还是想要看着你们这群年轻人彻底的成长起来,就算最后只是剩下一个,至少你们还有活着的人。这片天地不简单,我发现了很多雕琢的痕迹,这让我觉得黯星大陆本来不应该这么完美才对。但是它就是这么的完美,完美的不像是一个自然而然出现的巨大陆地,反倒是像一块被精心打磨过的一块玉佩一样。”

    &26412;&25991;&26469;&332;&29916;&23376;&23567;&328;&32593;&32;&119;&119;&119;&46;&71;&122;&98;&112;&105;&46;&99;&111;&109;&32;&26356;&26032;&51;&26356;&24555;&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