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二百零四章 碰面
    落清秋的眸光如海般温润,但是眸子里深藏的却是冰冷的嗜血,暴戾永远和平静相依相存,没有任何人可以单单纯纯的爱和恨,总有起端,不然哪里来的爱恨痴缠?

    轻声呓语没办法阻止落清秋眼眸中流露出来的一切,但是也成功宣泄掉他一部分的感情,随着宣泄的感情,落清秋的眸子渐渐的因此起来,因为他仔细的把自己的过去扫视了一边才发现,他的记忆居然有很多的空白,很多的地方根本没有任何记忆可言,可以说他的过去有一大段时间其实是空白的!

    而这对于一个皇来说无疑是极为危险的,他不记得那段时间发生的事情不重要,但是一旦其中有涉及到其他三个皇的记忆,他未来面对其他三个人的时候,无疑是站在被动的局面上,但是就算不涉及到三位皇,平白无故失去记忆也不见得就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但是落清秋不打算告诉珑熙这件事情,他太了解自己了,能近自己身的,除了自己极为熟悉的那几个人之外,其他人一旦靠近自己超过心底预期了,落清秋一定不会手软。但是那些熟悉的人也没有几个,一旦他们动手,他真的是防不胜防!

    落清秋根本不会怀疑他们的忠心,但是现在最重要的是落清秋想要知道自己失去的那些记忆到底是什么,他敢断定的一点就是,这些记忆一定含着关于他的巨大秘密,而且一定是关于生死的秘密,否则他们根本不会动手让他失去那些记忆。

    虽然还是在疑惑那些记忆到底是什么,落清秋还是抬起头看了一眼眼前巨大的城池。因为中心有一座染雪学院,所以这座染雪城格外的巨大和繁荣,可谓是寸土寸金,但是饶是如此,这座染雪城的土地还是供不应求。

    每每到开学和开学之后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基本上就是这座染雪城最为热闹的时候,开学之前的一段时间,无数要参与考核的学员就会被家人保护着送到染雪城,开学之后一个月那些新生要适应学院的生活,所以才在染雪城附近可以肆意走动,这也是学院管理最宽松的一段时间,一旦过了一个月的期限,染雪学院基本上就会约束学员出入染雪城。

    但是也只是约束出入染雪城而已,染雪城里面还是畅通无阻的。

    落清秋安静的看着面前繁华的城池,伸手把兜帽戴上,遮掩住那张精致靡丽的面容,他一点也不想因为自己的容貌而惹来什么不应该惹来的麻烦,对于他来说那是一种**裸的侮辱。

    珑熙抿唇看了落清秋一眼,没有伸手把兜帽戴上,对于他来说,他要的本来是就是一种瞩目,这本来就是落清秋和他商量好的事情。

    落清秋低沉清澈的声音幽幽响起:“珑熙,你如果不需要准备什么的话,就去找一家客栈住下,我有事情要去办,可能会到报名的那天才回得来。”

    珑熙的眉眼之中流露出一丝紧张:“大人,真的没有任何问题吗?要不要珑熙陪你一起去?或者我们……”

    落清秋伸手露出白玉般的手打断珑熙接下里的话:“我一个人去就好,而且这件事情也只能我一个人去,你好好准备考核,我会直接进学院的,到时候我们学院见。”他说罢直接转身朝着染雪城深处走去,一举一动之间皆是行云流水的流畅。

    珑熙咬住下唇,只能无奈的去染雪城中心找了个客栈住了下来。

    落清秋在进入染雪城的第一时间其实就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熟悉到落清秋几乎是咬牙切齿。

    “铭浅唯,你这家伙真的是欠我太多了,要是你的岳母真的出了事情的话,我倒是很想要看看卓星是不是真的要找你的麻烦,要不是看在卓星也是我的姐妹的份上,老子说什么都不会耗费那么多精神力去帮你的岳父岳母。现在老子沦落到只能去装纨绔进学院了,你这家伙一定要好好地补偿我,否则老子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充满满满恶意的声音消散在空中,落清秋那张精致到几乎完美的脸就算露出狰狞的表情,还是一副极美的样子,甚至于一种另类的美。

    本来在那里很是悠闲的看着各种小玩意的铭浅唯的身体直接一僵,然后慢慢转头看着远处一抹暗沉的光直接朝着他这边冲来,消散的声音破开音速,在铭浅唯耳边低低响起。

    然后他就看见一道因为陡然静止带起强大飓风的身影出现在他身边,冰冷的声音寒如冰霜,精致微微上挑的眸子微微眯起但是却带来了巨大的压迫感。

    铭浅唯看见那双眸子的时候,脸色一下子就变了,自身强大的修为也展现出来,直接抓住落清秋的手腕就朝着另一处飞奔而去,落清秋直接被他提起身体,被他强行提起身体带走。

    铭浅唯寻了一处没有人出没的地方,对着一脸森寒的落清秋开口:“为什么你的精神力会受损这么多?!明明你的精神力这么强大,为什么除了羽皇之外还有人可以伤害到你?!”

    落清秋撇撇嘴:“还不是你的岳父岳母那档子事情?!要不是刚好经过无一城发现了无一城城主是卓星的爹,你以为我会动用真言去帮助他们吗?!”

    铭浅唯的脸色瞬间就变了,但是声音却没有半点波动:“你说的是卓星的爹娘?不对,小星以前的名字叫做姝星,我记得她爹好像叫姝月,娘亲叫姝鸯来着。但是当初我没有在她爹身上感觉到太多的星力修为,她爹怎么可能活的这么久?!”

    落清秋眯起眸子淡然的看着一脸震惊的铭浅唯:“你居然还是想不到吗?忘了我刚刚说的那个无一城吗?那位无一城的城主可是一名君上层次的存在,但是你也不想想我们转世之前的那场皇战直接把大半的土地达成废墟,怎么可能还有足够的力量支持一名真言级数的人成为君上?”

    铭浅唯瞬间就转过来了,深邃的耀金色眸子淡然的看着落清秋:“也就是说,当初姝月其实是在隐瞒我们所有人?我们所有人都同时被一个人欺骗,这是何等笑话的一件事情?”

    落清秋弯唇冷冷一笑:“但是就算是一件笑话,他还是你的岳父,如果不想你的媳妇想起来一切之后知道你做了什么的话,你最好什么都不要做。别忘了我不仅仅是你的兄弟,卓星还是我的姐妹,姐妹的爹我怎么可能不帮?”

    铭浅唯直接眯起眸子:“那你一来染雪城直接来找我,就是来拿报酬的?”

    铭浅唯这话直接戳中重点,但是落清秋信奉的就是脸皮不厚,女神不来!要是脸皮不厚的话,什么都没有了。

    落清秋点头,从始至终都没有摘下兜帽:“看在你是我兄弟的份上我就不坑你了,帮我把损失的精神力补回来就是了。对了,那天我一共用了四个真言,具体怎么补偿你自己算。”

    铭浅唯的脸色瞬间不好了:“四个真言?!你以为你是神呀,你现在的修为连当初的一层都没有,居然敢凭借自己的精神力来动用四个真言!你是不是嫌弃自己活的不够长呀?要不干脆你就用五个真言直接把自己的精神力耗光算了!”

    落清秋撇撇嘴:“你以为我想这样子呀,要不是当时姝鸯真的到了魂飞魄散的关头,你以为我会动用四个真言吗?你以为我真的想要死的很惨吗?我还没有见到羽皇,怎么可能轻易放弃自己的性命?”

    铭浅唯咬着牙在:“我知道了,我回去把混天草找到的,你这段时间就不要逞英雄了成不?现在挺好的,没有任何人出现在你面前要你帮助,麻烦你就自己好好养养身体吧,我就怕哪天你直接被自己强大的精神力给活生生拖累死了。”

    落清秋转身就走:“废话真多,跟个老妈子一样,记得找到混天草,我有事情要先走了。”

    落清秋一点也不想听铭浅唯的唠唠叨叨,索性要说的已经说完了,直接走了就好了。

    铭浅唯咬牙切齿:“你这混蛋,你到底是个什么想法?我都不知道现在这被羽族掌握的世界到底去哪里找混天草,难道要去羽族族地去找混天草吗?羽皇不是就在羽族族地吗?我现在这个实力去羽族族地,我这不是找死吗?”

    想着想着铭浅唯也偏离了原来的方向,越思索越靠近城外,他毕竟只是来这染雪城游玩一趟的,当他有事情要去做的事情,显然是想要离开就离开了。

    但是落清秋怎么可能在这么重要的关头随意离开?现在的他最需要的就是时间了,事实上他刚刚感觉到了一个异常熟悉的气息,好像是当初一个关系很好的君上传递过来的感觉。

    “没想到居然会是你,如果你没有自己出现的话,也许我一辈子都不会找到你。”

    落清秋的表情很复杂,就算他的精神力再怎么强大,终究还是抗不过面前的这个人伪装,只因为面前的这个人是生命的宠儿,他宿命的对手之一,林恒。

    &26412;&25991;&26469;&332;&29916;&23376;&23567;&328;&32593;&32;&119;&119;&119;&46;&71;&122;&98;&112;&105;&46;&99;&111;&109;&32;&26356;&26032;&51;&26356;&24555;&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