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二百零三章 永远也不会
    落清秋还是温然浅笑:“说什么对得起对不起的,我们都是一家人,为什么要说什么对得起对不起的,当初的事情也是个极大的意外,其实这都是命运,就算当初没有进行那场皇战,我们现在必然也要准备,只是最多准备的多一点,战斗的时候更加义无反顾而已。”

    珑熙点头:“那大人,我们走吧,入夜之后我们大概就可以进入森林了,以您身上还没有散干净的力量强度,大概是没有任何生灵可以靠近我们的了。只是大人您确定不再休息一下?我觉得大人您的身体真的要好好地调养一下。”

    落清秋摇头:“不了,我们的计划本来就是在今天离开无一城,我们推迟了几个时辰才离开的无一城,这已经打乱了我们的计划,我们必须要提前到那座学校所在的城市,否则我们可能会迟到,到时候我是有办法进去,但是你就没有任何办法进去了。”

    珑熙点头,两人慢慢的走进无一城附近的森林,对于他们这种人来说,有时候森林比城市更加让人安心,或许是本能,又或许是天命吧。

    “如果不是因为时间真的太过仓促的话,真的很想看看那些城市的风光,这不是当初我控制下能够拥有的景色,只是这千年的智慧凝聚在一起的表现,但是无论是不是在我的掌控下拥有的景色,至少我以后一定会回来看看的。”

    落清秋微微合着眸子安静的看着外面飞逝的景色,虽然只是一闪而过,可是那绿色真的充满了生命力,隐隐约约也给了落清秋一点点支持。

    在前面驾车的珑熙沉默,但是一双眼睛还是含着一点希望,就算是为了大人自己好,珑熙也希望大人在到那座学院之前站起来,他不喜欢自己的大人被别人指指点点,就算站不起来了也没有什么,他一定会好好的保护大人的。

    落清秋弯着唇笑的轻快:“别想的那么多,我愿意去那座学院都是因为我要养精蓄锐,如果真的要锋芒毕露的话,我早就去羽族族地去挑衅羽皇了,所以不要想着我恢复的快点,这其实不是我希望的。”

    落清秋的话直接让珑熙的身影一僵,恢复正常的时候身体已经开始颤抖了:“大人,要是我们都在您身边的话,是不是您就不会这样了?是不是我们可以好好的帮您恢复实力?羽皇有羽族作为后盾,一定已经恢复了自己的修为。”

    拥有浅浅的蓝色眸子的少年,唇角弯起温柔的笑容,深深的倒在柔软的被子里:“我有我的路要走,羽皇有羽皇的路要走,我们没有人的道路可以相同。从我们出生开始就已经注定是不同的存在,她注定了是九天之上最为耀眼的焚天凤凰,我只是最为低下的蝼蚁,然后被天道选中武装起来,渐渐变成真龙,开始对抗那九天之上的凤凰,但是再怎么进化,还是掩盖不了我本身其实是个蝼蚁的事实,我看见凤凰的时候,还是会产生恐惧。”

    珑熙几乎要哽咽了,他还是知道一些关于落清秋以前的事情,很艰难很艰难的日子,几乎一度崩溃,如果不是天道庇护根本活不到跟羽皇对决的那一刻。

    四皇之中,羽皇的身世最神秘,几乎是靠着自己和身边的另一个人的力量创建了羽族;炎皇一出生就是天之骄子,几乎一度被认为是媲美羽皇的天才,但是事实证明天才就是天才,但是永远成为不了第一,只能是更低,他只能模仿;铭皇是从杀戮之中崛起,他的天赋算不上太好,但是他还是靠着从懂事开始就不断的杀戮成就了皇的名字。

    只要落皇,他的爹娘,从出生开始几乎就相当于天煞孤星的存在,但是落家的人使用了一种强制性的方法,强行把落皇的气运从落家之中剥离出去,若是落皇选择了换掉一身的卑贱之血,他甚至根本就不是落家的人!

    落家的人看中了他天煞孤星的命运,但是又不敢接受他的命运,强行剥离但是还是要落清秋效忠于落家,要是当初落清秋真的一念之下离开了落家,就算他当初再凄惨,也比之后的命运好吧。

    落清秋轻轻合上眸子,眼眸慢慢闪过一丝浅浅的蓝色光芒:“珑熙,这个世界上其实是有利有弊的。但是我没有后悔过成为落皇,或许当初离开落家会成为一个很自由的人,甚至娶妻生子,但是没有成为落皇的话,或许可以和你们其中几个人成为朋友,但是觉得不会认识你们全部的人,我的过去无法复制,所以这一辈子的任何事情都是无法预料的。但是我相信只要我还坚持下去,我迟早可以把你们所有人都带回来的,这是我一直都相信的事情。而且你不要真的以为其他三个人真的是天之骄子成为世界的霸主,他们照样有自己不愿意面对的过去。”

    珑熙惊讶的看着落清秋:“可是大人,不是都说四皇之中羽皇和炎皇成为皇的过程看起来最顺理成章吗?而且他们根本就是天之骄子呀,为什么会这样?”

    落清秋的眸光悠然,安静的说着那些根本不该珑熙知道的那段真实的过去:“羽皇我不敢保证,她出现在黯星大陆上本就是一件很诡异的事情,但是炎皇当初跟我说过他的经历,真的不是像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简单的。”

    落清秋微微合上眸子,继续开口:“炎皇的确被称作天之骄子,但是天之骄子意味着他必须要付出更多的时间去维持他天之骄子的位置,否则等待他的只有被遗忘,连炎皇自己当初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被称作媲美羽皇的存在,但是他知道的是,当他开始被称作媲美羽皇的存在的时候,炎皇就已经失去了作为一个正常人的权利。他拼命的修炼,还要遵从家族的条件去选择一个合适的机会披露自己的实力,只有这样才能震慑一切。”

    “但是这个机会怎么可能那么容易找?所以那家伙几乎跟铭皇杠上了,铭皇是踏着杀戮成为皇的,他的力量真的很有说服力,炎皇当时是不敢和羽皇杠上的,不仅仅是因为当初我和羽皇杠上了,还因为我展现出来的实力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四个顶级君上之间,两个超出了他的想象,他自然只能咬牙选择铭皇了。”

    珑熙的嘴角一抽,拉着缰绳的手没有半点僵硬,突然他的视线里出现一座通天的巨塔,他的眼底染上一层喜色:“大人,我们到染雪城了!前面就是染雪城,你快点看呀!”

    落清秋温然浅笑,随意的扫了外面的巨塔一眼:“只是到了染雪城而已,还没有到那座染雪学院,说什么都是空的。而且我们还要住一段时间才等得到落家派人来,到时候你要跟他们分开参加考核,或者说大部分到来的落家人都有隐姓埋名加入染雪学院,我们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我们落家的真实情况。

    分开考核,这样被羽族发现的概率就能降低很多,就算羽族真的在黯星大陆各处安插了间谍,在没有确定之前,他们还是不敢跟我正面对上的。就算是千年之前的威压也足以让他们忌惮。”

    落清秋的笑容温软,但是不代表他真的想的是那样的,没有一个人猜得到落清秋的真实心思,他想的或许和他做出来的事情完全不一样,他的那双浅浅颜色的眸子,永远含着笑意,但是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却是刺骨的寒意。

    譬如现在他在发呆,一双眸子里的笑意收敛的无影无踪,只有淡淡的与生俱来的寒意才在眼光流转之间流露出那刻骨的寒意,根本让人不敢与他对视,略微嫣红的唇微微抿起,森然的寒意如侵骨髓。

    但是落清秋现在的样子根本就没有人知道,包括可以说对他最为熟悉的珑熙也不知道,落清秋本身其实是很节制的,有别人在身边,就算天塌下来了,落清秋还是那个浅笑的样子,根本没有任何的改变。

    只有他一个人的时候,他才是那个冷漠如初的落清秋,而不是必须伪装自己的落皇。如果真的没有选择的话,或许落清秋执念之下一定会选择做落清秋,而不是落皇这个几乎是欺世盗名的存在。

    一双浅浅的蓝色眸子散发着彻骨的寒意,但是一转眼那双漂亮到妩媚微微上挑的眸子却含上了笑意,只因为他已经下了车,不再是他一个人的空间,在这里他可以跋扈,可以笑尽天下众生,但是唯独不可以让最真实的他出现在这里。

    不仅仅是为了以后,羽皇其实才是最了解他的人,他们同为皇,知道彼此的高傲与冰冷,如果不是他们本身就是对手,他们或许才是最珍惜彼此的存在。

    落清秋轻呓:“羽皇,如果不是因为我们之间隔着滔天的血仇,我一定会一辈子陪在你身边,永远也不回离开。”

    v本文5来自瓜子小/说网  g zb pi c  om ,更4新更2快3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