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二百零二章 劝说
    许下誓言的男子,依然是安静的看着女子笑颜如花,只有他知道,在女子可以重新醒来面对一切之前,他一定要好好的守护她的一切,如果等不到这个女子醒过来的话,他就把现在打拼下来的一切交给她的孩子,带着女子回到她的家里,想必回到家,沉睡的宝贝就会清醒过来了吧?

    就算只有万分之一的机会,只要玄大人回到大小姐身边来,大小姐就一定会没事的,泽宁一直坚信着这一点,并为了这一点想要付出自己的一切。

    泽宁轻笑:“真的很不想承认呢,要是那个家伙在你身边的话,也许会比我更加的无条件爱你吧。我爱着你始终是因为玄大人才开始的,要不是玄大人的话我们根本连认识的机会都没有。但是那个家伙却是因为你的这个人才爱上你的,他真真正正的爱着你,不因为别的,只因为你是他认定的妻子,他也是一个很执着的人呢,要不是当初我们两边都达成条件的话,你们两个会是最让这黯星大陆羡慕的一对吧。但是大小姐,落皇配不上你的,就算他也是某一位大人的后裔,玄大人也是必然不会同意你们两个的结合,你们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就敢在一起了。”

    对不起,大小姐,我必须要阻止你们在一起,这是天命也是你的宿命,就算是为了那位落皇好,你还是放弃他吧,等到你的宿命结束了,那位落皇恐怕也早已化为枯骨一堆了,你们根本没有在一起的机会。

    泽宁完全没有想到另一边居然有一个半人族在对着落清秋说教着同样的事情。

    青霜双臂环抱,淡然的看着盘膝坐在那里的落清秋:“就算你再怎么不接受你的命运,天道还是要逼迫着你接受的,你是不知道你这个命格是有多凶险,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回头,你说说要是你真的一意孤行的话,你的未来和你的亲人怎么办?难道你就没想过那个所谓的羽皇看见你陨落了就一定会放过你的亲人吗?也许人家就是很怕你的家族里再出现一个跟你一样的可以和她比肩的强者也说不定!”

    落清秋抿唇淡然的扫过青霜:“看来真的是青雪陷入沉眠,你连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了,是不是很寂寞?需不需要我去帮你找找楚墨,让他来缓解你的相思之情,我相信如果他真的知道了的话,一定会很愿意帮助你的。毕竟你们两个的身份都很神秘呀,一个是神灵之刃,一个是我根本就不知道来历一直沉睡到现在的长鞭。”

    青霜听见楚墨这个名字的时候已经是一愣,然后撇撇嘴怒道:“我才不要呢,就算是真的要这样我也绝对不会选择去找楚墨那个不男不女的混蛋!那家伙明明就是喜欢慕欣那个小丫头,为什么就是不开口一定要和那个小丫头耗着?!他不知道女孩子的青春根本耗不起吗?要是他还是这个态度的话,我还不如直接把慕欣小丫头直接嫁出去算了!”

    落清秋抿唇笑:“如果你真的把慕欣嫁出去的话,楚墨他真的可能会跟你拼命的,再说了人家两口子喜欢这个样子,你去掺和人家的家务事干什么?当心人家和睦相处的时候想起你当初要把人姑娘给嫁出去,然后找你算账,那可就好玩了!”

    青霜的脸色瞬间就不好了,嘴角一抽:“你这是诚心想要我去死呀,谁不知道神灵之刃最为针对的其实是识海的位置,除开威胁识海这个力量之外,神灵之刃基本上就是一把很锋利的剑而已,甚至于在某个程度上来说,神灵之刃连你的落天的一半都比不上!鬼知道你居然就是当年的落皇,那把落天也那么轻易地承认你继续做他的一切!”

    落清秋微微眯起眼睛懒洋洋的扫了青霜一眼:“话也不是这么说的,至少落天对于刺透识海不是那么在行,而且当初我们的修为限制,神兵的力量根本就不可能发挥到最大的程度,所以当年最强大的其实还是你们这些比落天稍微弱上半个层次的神兵”

    青霜的脸色微微好看了一点,但是还是极为冷淡的轻声哼了一声:“哼,你也不看看小爷我是谁,我可是堂堂的神灵之刃,要不是当初铸造落天的那些材料根本就是绝无仅有,我也不至于落天比我高上那么半个层次!”

    落清秋打了个哈欠,继续眯起眼睛养神:“是是是,当初要不是铸造落天的材料没有了,你也不至于现在比落天低上这么半个层次。但是你想过没有,就算当初铸造落天的材料还有,甚至足够铸造你的整个剑身,但是现在的你还是你吗?你是神灵之刃,那是因为当初铸造你的那个人对你的爱,但是换一个方面来说,万一那个铸造的人连落天的材料都找不到办法融化开的话,你怎么办?”

    青霜的脸色直接就变了:“看起来真的是人各有命,就算是我们混的再掺也是我们的命运,幸好当初那个混蛋想的不是要把我铸造成一把像落天一样专门用来战斗的神兵,要不然的话我就不知道要沦落到什么地方去了。”

    落清秋安静的听着,但是稍微想多了一点之后猛地睁开眼睛:“等等!青霜我记得你的铸造者是一位很擅长铸造的君上对吧?”

    青霜毫不犹豫的点头,有那么片刻的疑惑然后脸色开始变得更加复杂:“对呀,铸造我的那个混蛋的确是个混蛋。等等,那个混蛋我记得是羽皇手底下的第一铸造师吧?!该死的,那个混蛋到底在我身上留下痕迹没有,要是真的留下痕迹我只能沉睡了!”

    落清秋看着青霜摇身一变变成一把寒光凛冽的银白长剑,一层层的流光不断地扫过剑身,似乎是想把自己在铸造的时候留下的某些痕迹消除掉。

    但是青霜和落清秋都不知道一个事实,一位铸造者留下的手段怎么可能是一个外行人和铸造出来的兵器能够发现的?每一个铸造师留下的手段都是不一样的,可以说没有任何一位铸造师可以猜测到另一位的想法。

    他们根本就不知道那位第一铸造师留下的手段其实是在青霜的识海里,而且紧紧地控制着青霜的识海,而且没有丝毫被发现的迹象。不仅如此那位铸造师还受到羽皇的一点影响,性格极度的谨慎,不仅留下了手段防备青霜和别人探查他留下的东西,还留下了毁灭青霜的神志,彻底被他掌控的手段!

    这位铸造师很清楚,青霜可以说是他这一辈子最为巅峰的作品,也是这黯星大陆上唯一一把人为创造出来的神兵,本身就是个奇迹,根本没有任何的复制性,或者说这座大陆上就没有一把神兵的作用是完全一模一样

    的。

    换一个说法,黯星大陆是有一定的位置,那些位置极为有限,只要有那个位置的第一个存在出现,就算后来者再怎么强大,都没有一丝的可能能打败第一个存在拿到那个位置!简单来说就是,你可以修炼到距离那个位置只有一步之遥的距离,但是只要那个位置上曾经出现过存在,就一定会止步于那个位置下面,没有一丝一毫可以突破的可能!

    对于修者如此,对于神兵更是如此!甚至神兵更加的严厉!

    所以青霜就算是把自己的本体露出来了,也还是没有找到一点属于那位铸造师的痕迹,因为他根本就想不到自己的识海根本就是被那位铸造师留下的手段给笼罩,只要未来他对上那位铸造师或者是羽皇,他绝对会被直接摧毁神志,强行作为神灵之刃而存在于世间,而且没有任何的可能会恢复!

    落清秋根本不知道那些铸造式的手段,自然是放心了,眼睛一闭就继续闭目养神去了。

    青霜也变回人身,揉揉疲惫的眉眼,直接窝到了落清秋的床上,疲惫的他根本没有意识到离落皇这么近是一种很危险的事情,一旦那位铸造师一时心血来潮想要看看他身边的景物,一眼就看见落清秋的脸,那不是一件天大的祸事?

    别的铸造师可能没有任何的机会见到四皇任何一个人,但是落皇却是每一个羽皇麾下的人都必须要认识的一位皇!

    就冲当初羽皇受的伤,落皇就已经上了羽族的通缉榜。

    但是那位铸造师现在也是自顾不暇,再加上自己的作品那么多,就算青霜真的是最好的作品,但是那位铸造师现在被压迫着,哪里来的这么多时间?

    日头逐渐偏西,也染上一层血般的色泽。

    “真的很像千年之前的那场皇战呢,要不是那时候根本没有无一城的存在,也许我会以为现在是皇战即将开始之前的那段时光,那段时光虽然还是在准备军备,但是比皇战开始之后我们四个必须彼此相对,监视着对方来得好。鬼知道那个时候到底是怎么坚持下来的,羽皇那时候也是真得有耐心。”

    珑熙有些担心的捧着一件兽皮长袍看着一脸惆怅的落清秋:“大人,日头偏西了,等下就要凉了,您的身体本来就不好,现在最好还是披上一件衣服吧。”

    落清秋眯起眸子,温柔的笑:“当初皇战什么没有干过?当初的条件比现在艰苦不知道多少天,而且每天还要定时飞到天上去,必须要注意到其他人的动作,还要偷偷摸摸不被这三个人发现,那段时间真的很累呀。”

    珑熙愧疚的看着落清秋:“大人,我们真的对不起您,当初要是我们都努力一点的话,您就不会那么辛苦的把全部事情都承担下来了。”

    v本文5来自瓜子小/说网  g zb pi c  om ,更4新更2快3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