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一百八十一章 他的名字叫做落清秋
    落清秋直接就慌了,两世都没碰上这种情况,他怎么可能知道怎么办?但是很快他就知道自己做的一切无论有没有效果都是无所谓的,因为劫人的来了。

    庞大无比星力直接压了下来,或者说直接笼罩了整个落家,包括城外的那个练武场。很显然这不是一个人可以做到的,七位君上直接降临在碎星城落家的位置,强硬的压制了所有人的行动。

    其实这都是因为凤澈羽当初离开的时候拗不过他们一直在耳边说来说去,所以留下了一块通透的玉珏,还留下一丝星力告诉他们,当玉珏被星力完全染成深紫色的时候,就是她的身体完全恢复的时候。

    而这七位君上早就跟着到了碎星城,只是一直都没有等到这块玉珏变成紫色,只能一直等了下去。事实上要不是他们找不到夺天莲,又不知道怎么让夺天莲的药力化在凤澈羽的身体里的话,他们根本不需要他们的大人来这里冒险!

    好不容易这一天熬出头了,晚上七个人直接就累得睡着了,第二天早上起来才看见那块玉珏已经变得紫的发黑了!七个人面面相觑然后才火急火燎的冲向了落家。

    一路上七个人还在相互埋怨,要是他们的大人真的出了事情的话,七个人肯定是要自责死的。要不是凤澈羽的星力很是微弱给了他们信号,他们只怕会直接选择破了落家的大门,一路杀进来。

    凤澈羽本来闭着眸子耳朵贴在落清秋的胸口听着他激烈的心跳,但是这股浩大的威压降临的时候,她猛地瞪大眸子,死死地咬着下唇。若是她感觉得没有错的话,来的人里没有白曌、流离、月影、阳影和林恒。

    白曌和流离,落清秋自然是熟悉的很;月影和阳影是当初抢走她的人,只怕落清秋看见他们就恨不得掐死他们;当初林恒因为落清秋一滴血就变成另一个样子,落清秋虽然面上什么事情都没有,但是心底怎么可能没有任何纠结?

    所以十六个人很干脆的没有让这五个人来,来得是枫妃、薄锦、云栖七个人,霜夺他们四个则作为防止任何意外发生的人悄悄地躲在羽族,随时准备着来到碎星城强行带走他们的大人。

    落清秋自然是感觉到了凤澈羽身体的颤抖,他眯起眸子安抚的摸摸凤澈羽雪白的背脊,轻声安慰道:“没事的,我马上就会回来的。”

    凤澈羽眨眨眸子,看着落清秋蹙眉强行挣脱威压穿上衣服走了出去。凤澈羽的眼角淌下泪水,滴在被子上晕开深深的痕迹。确定落清秋已经走远了之后,凤澈羽像是根本没有感受到这威压一般,直接起身穿上衣裙。

    她慢慢起身推开房门,她的爱人和族人还在外面等着她的选择。

    但是她有选择的资格吗?她没有,她的族人是她必须选择的责任,就算是她再不想背负的责任,她也必须背负。这是一场游戏,你死我活的游戏,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

    门外落清秋和七位君上并没有任何打斗的意向,但是威压对抗却是势如水火,几乎容不得任何人插手,但是凤澈羽不属于任何人的那个行列,几乎是强势的直接插手,凤澈羽的威压直接占据了半壁天下,落清秋本就没有恢复过来,就算威压强横,能用的出五分已经是天大的幸事了。而七位君上的威压跟凤澈羽直接就差了一个大层次,怎么可能抗得过?

    也因为凤澈羽的加入,他们之间的威压限制彻底消失了,所有人都可以开始动了。

    落清秋艰难的回头,看着凤澈羽浅浅的紫色眸子和长发逐渐变得浓郁起来,比天边烟霞更加深沉的深紫色让落清秋的眸子瞬间被鲜红充斥。

    凤澈羽轻轻走过去想要牵住落清秋的手,替他顺理成章抗下那份威压。但是没想到才刚刚碰到落清秋的衣角,落清秋的身上就弥漫出一股危险的气息,紧接着凤澈羽就看见了落清秋那双鲜红的眸子,深沉的比血还要红的眸子冷冷的看着凤澈羽。

    但是她还是没有放开,落清秋的指尖划过的地方撕开一条条漆黑的裂缝,他的嘴角也是轻轻扬起,但是森冷的话语却让凤澈羽的心跳停了一拍:“为什么要骗我?”

    “为什么不好好的待在你的种族里,为什么还要来找我?是想看看我有没有恢复会不会威胁到你吗?你现在也应该知道了吧,我的力量还没有恢复,远远比不上你,但是我也不是那么容易就可以被杀死的。”

    落清秋的口气淡淡的,但是任谁都可以听出来他的心情很糟糕,糟糕到想要毁掉一切。

    凤澈羽还是努力的伸手想要抓住他的衣角,落清秋的眉眼森冷,毫不犹豫的并指成刀直接划下,斩断凤澈羽抓住的衣角:“以后不要来找我了,我不想见到你!”

    凤澈羽愣愣的抬起头看着眉眼森冷的落清秋,拼了命的想要从落清秋鲜红的眸子里看出什么不一样来,但是整个眼底全部都是森冷,还有厌恶。

    枫妃毫不犹豫的直接冲过了威压屏障降临到凤澈羽身边:“大人,我们走吧!”

    枫妃说完丝毫没有给凤澈羽和落清秋反应的时间,直接拉着凤澈羽就飞上了天空,那里他们已经联手开启了一条空间通道,只是这种空间通道一旦失去他们的力量支撑之后就会直接溃散,他们根本不敢在落皇的地盘上使用那种不需要他们的力量一样可以存在的空间通道。落皇的威名他们可是记得清清楚楚的。

    落清秋暗自咬着牙不去想凤澈羽,但是眸光扫过薄锦的时候却窥探到了她眼底的一丝恶意,直接双眸一眯,调动庞大的威压直接破开所有威压屏障,狠狠的刺进薄锦的身体。

    他不放心的人,为什么要留下隐患,要不是记忆里仅存的一点意识告诉他,不可以杀掉这个女人,就算今天拼了命,落清秋也一定会把薄锦当场斩杀在这里!

    薄锦表面上受伤挺重的,但是除了落清秋之外没有一个人知道其实薄锦的识海已经被他留下了控制的手段。

    要是薄锦心底真的一心一意对凤澈羽的话,因为那份信任引发的信仰之力,凤澈羽就算是无意识的也必然会庇护薄锦,但是薄锦对凤澈羽其实是存了阴奉阳违的心思,对两个人忠心,自然是不可能如其他君上一般引动信仰之力庇护自己。

    凤澈羽直接被枫妃带回了羽族领地,落清秋没有看见的是,就算是身体下意识的,凤澈羽还是抓紧了手中的衣角微微护住自己的小腹要害位置。

    落清秋感受到威压缓缓消失的那一刻,几乎是崩溃的。他根本就没想过自己爱了那么久的认定的妻子居然会是自己的死对头,而且她回到自己的身边也是欺骗了自己。

    “要是有如果的话,我宁愿我一辈子都沉睡在前世的梦里,虽然失去了现在的一切,但是至少梦里还有你呀,至少我们还有可以奋斗的一切,我们可以生老病死,不必参与这一场战争。”

    落清秋喃喃自语的样子,让那些火急火燎赶来的落家人根本不知道到底要做什么。但是浔长老赶来扫过一眼之后,一脸凝重的开口了:“羽皇,是羽皇和她手下的十八君上的威压,他们出现在这里过!”

    落清溟蹙眉死死地盯着自家小弟:“为什么那么确定是羽皇和十八君上来过?”浔长老丝毫没有计较落清溟没有以敬语说话:“我当年跟着落皇打天下的时候跟其中一位君上对上过,那位君上叫云栖,若不是当年被落皇庇佑着感受了一下羽皇的威压,恐怕我这一辈子都不知道有人的威压可以强大到这种地步。”

    落清溟转头幽幽的笑了:“原来就是羽皇和她的十八君上做的伤害我小弟的事情,我只想知道为什么小弟被他们盯上了。就算我们落家是当年的落族后裔,羽皇又为什么要针对小弟一个人动手?针对我和大哥岂不是更好?”

    浔长老的目光深沉,但是有很自然的把崇拜的目光投注到那个背对着他们的男子身上:“因为落皇的名字叫做落清秋,从他的前世开始,他的名字就一直叫做落清秋!我们用生命和荣耀来守护的那个男子,他的名字叫做落清秋,他的名字一直未曾改变,哪怕是成为四皇之一后也是坚持这个名字,他爱着他的家族,但是他的家族没有足够的爱来报答他的爱,但是没关系,他一直都爱着自己的家族,从始至终都是如此,甚至于连自己的妻子的名字也姓了落,成为嫡系正室,他的妻子的名字叫做落清倾。落清秋的倾国倾城绝代风华。”

    浔长老的崇拜让落清溟的脸色一下子就不好了,因为他本来以为羽皇找上自己的小弟只是因为一些别的事情,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小弟居然会是落家祖训中地位最高的那位老祖宗,落皇!

    v本文5来自瓜子小/说网  ,更4新更2快3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