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一百六十一章 傻孩子
    若是我再强大一点就好了。

    落清秋知道那条通道一旦关闭,就不会再打开了,所以他的眸光一直都是黯淡的,恢复成浅蓝色的眸子晦暗无光,一丝生机也无。若不是烁槿一直蜷缩在他身边一直看着他,恐怕落清秋现在已经发疯了罢。

    良久之后落清秋才动了一下,只是一双眸子依然黯淡无光死寂如废土。他伸手摸摸烁槿的头上光滑的鳞片:“我没事了烁槿,我们先回碎星城罢,回了碎星城再想想接下来到底要去哪里。”

    烁槿点头,缠在落清秋是手腕上,似乎是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一般开口:“大人,烁槿记得您今年要十八了吧?”

    落清秋淡淡的点头:“还有五个月满十八,只是你问这个干什么?”烁槿的蛇尾动了动:“烁槿听说外界的学院什么的都是招收的年满十八的孩子罢?要不然大人你也去试试看,找找有没有恢复的办法。”

    落清秋的眸子淡然的看着天际的雷云逐渐散去,抿着唇:“这件事情可以考虑,但是也要听听爹爹和兄长的意见,若是他们都说好的话,去了也无妨。”

    烁槿点头目光也看向远方,他根本就不敢告诉落清秋,其实他们真的欠了羽族很多很多,欠了他们的族人,也欠了他们的皇。

    大人,当年那场大战,若是您和羽皇大人把一切事情都摊开了说,是不是现在你们还在这片天地之间纵横,根本不用受那轮回之苦?是不是这片黯星大陆还在你们的分割之下,所有的种族安然共处,等到你们之中的某一个人突破到那名为神的境界开始对外界开始拓展?

    可是大人呀,你们为什么都要这么固执和倔强呢,你们的手段都杀不了对方,所以你们只能用自己的命把对方也拉下水。可是这么两败俱伤究竟有什么用呢?到最后不止一块地方被打成废土不说,你们还轮回受苦,这算是偿还你们犯下的错吗?

    烁槿的心思自然不是落清秋可以知道的,烁槿也是不会让落清秋知道的,他不是没有看见那片还没有消散的雷云,自然是知道这是天道在守护这些来自上古的秘密。

    但是守护了又有什么用吗?最后还是不是要被他们想起来,最后的最后如果真的处理不好了,又是一场轮回之战!

    但是他们这些从上古就各自凭本事活下来的人怎么可能再经受一场皇战?只怕皇战一开端,他们一群人都得死在四皇的拼杀之中,而且这一次可不是上一次他们基本上彼此不认识就结下了深仇的那种情况,这一次他们之间可是认识的,彼此之间再动手必然会出现很多的意外,当然最后打不打得起来还是个未知数。

    但是好歹的防备着不是。

    烁槿这么想着一不小心就想的深了,就盘在落清秋的手腕上一动不动的思考这件事情的可能性。落清秋感觉到手腕上除了有些沉以外什么动静也没有了,忍不住轻轻弯了唇角,但是也只是微弯唇角罢了,其他多余的动作一个也没有。

    十天之后。

    落清秋安静的看着一如往昔热热闹闹的繁天城,此时的他自然不是两年多之前到这里的十六岁少年那么简单了,他在那座叫做无夜的城池得到很多,也失去了很多,失去了他一生都要为之守护的宝贝。

    但是少年没有气馁,他的身上还有莫大的机运,天还在庇佑着他,他还有很多的资本去崛起,去拿回自己的东西,他要为了他自己的宝贝,征战这个天下。

    在城头巡视的楚墨感受到气机的牵引,眸光转到城外,恰好对上一双浅浅的蓝色眸子,虽然认出来这双蓝色眸子的主人是谁,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楚墨觉得现在这个样子的落清秋真的是有很多不对劲。

    失去了一切的死寂在他的一双浅浅蓝眸里格外的刺眼,似乎连天都想把这一抹死寂给抹除掉,但是很显然没有成功,那一抹死寂还是在他的眼中扎根,或者说那个唯一能把死寂从他眼中拔掉的女孩子已经离他天涯海角之远了,甚至生死不知!

    楚墨直接跳下城头,站在了落清秋面前,两双截然不同的眸子安静的对视,守城的士兵想要上来驱赶一直站在城门口的落清秋,但是转眼之间他们的城主就跳了下来跟来人对视,他们摸不着头脑,只能任由两个人堵在大门口对视,那些来来往往的人很是憋屈的绕道,没办法,来人他们惹不起,真的惹了估计就不是永远被繁天城列为不欢迎对象这么简单了。

    繁天城民风彪悍,极其尊重自己的城主,就算楚墨不是老城主,但是老城主把繁天城给了他自然是表示楚墨是繁天城的主人,繁天城的人自然是要好好地爱戴楚墨了。

    楚墨看着落清秋眸中的死寂:“看你这样子,似乎是找到你的心上人了,但是又被人夺走了对吧?”

    落清秋弯唇冷淡的看着楚墨:“你料事如神说不过你,要是你真的为了我还,干脆你替我去一趟羽族把我的宝贝抢回来好不好?”

    楚墨淡定的忽视落清秋口气里的不善撇撇嘴:“果真是羽族,你是在想什么?我只是一件上古神兵化人罢了,怎么可能真的对上羽族那种庞然大物?再说了单单凭着我和他们的关系,我也不会去找他们的麻烦,你很清楚这一点不是吗?”

    落清秋没有开口回答楚墨的话,只是目光扫过这周围,淡然的眸光扫过周围的人的时候,他们只感觉到一股海洋般的庞大压力汹涌而下,但是再凝神看过去,却只是一双浅浅的充满死寂的蓝眸而已。

    楚墨的手掌轻轻合拢,一瞬间这周围的土地就被楚墨席卷而上,直接成了一套桌椅,楚墨悠然坐下看着依然在安静的打量别人的落清秋:“你站着不累吗?”

    落清秋淡然的把视线收回来:“我现在就要走了,就不坐了。只是我想告诉你的是,不要轻易背叛我,代价你偿还不起。”

    落清秋说完就朝着碎星城的方向而去。

    落清秋说这话的时候没有可以压制声音,周围的那些人自然是听了个一清二楚的,所有听见的人的眼中都闪过一丝不自然,但是身为繁天城城主的楚墨都没有说什么,他们自然只能闭嘴。

    楚墨笑了,一双眸子里的光影闪烁不定,良久之后他才轻轻一挥手把落清秋的位置给抹除掉,那个位置直接化为沙土悠悠落下。

    楚墨轻声开口:“傻孩子,我到你的阵营来都是为了在皇战开启之后保住你一条性命呀。那些人早就想出了很多很多办法恢复大人的力量,你又怎么可能拼得过?若不是大人的授意,你以为你一个小破孩子能镇压我?我可是羽族十八君上的楚墨君上,怎么可能被还是一个小破孩子的你给镇压了呢。”

    楚墨幽幽说完,转身一跃上了城头。他的位置也随即被震碎成了一堆粉尘。

    v本文5来自瓜子小/说网  ,更4新更2快3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