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七十三章 把她带回来吧
    为什么他们这么看着落清秋呢?因为落清秋的修为在他们之间是最低的,低的没办法再低了……甚至可以说是所有拿到资格的人中最低的来,没有第二个人比他的修为还要低了……

    这一刻炎九霄他们很庆幸,庆幸这场淘汰赛是自由活动,只有三百人可以拿到真正进入无夜试炼的资格。既然是这样的规则,那就奈何不了他们了。青霜沉君的眼底闪过一丝淡淡的锋芒,来了这里这么久了,他们终于可以真正的放松一下自己的压抑了。慕欣淡淡的看着炎九霄:“剩下的日子,请多多指教。”

    炎九霄笑了:“是请你指教才对。”落清秋向前一步打断他们两个彬彬有礼的对话:“行了,还有三天,无夜试炼就开始选拔了,我倒是很想看看无夜城城主这个老家伙到底打的什么主意。”落清秋的眼底闪过一丝冰凉,精致的暗蓝色眼眸盛满了蓝宝石一般的宁静汪洋,宁静的让一直在远处默默观望着他的泽宁心惊胆战,甚至不动声色的低下头去。

    他很熟悉落清秋的这个眼神,熟悉到像是他面对了千年的凤澈羽一般。只是凤澈羽面对他,从来都是温言浅笑,那份来自身为血统最纯正的皇族血统才能拥有的威压,从来没有在他身上出现过。因为不管凤澈羽的心智再怎么失常,也不会对他出手,她知道泽宁是她的亲人,不能伤害,所以有时候她宁愿伤害自己也不愿意伤害泽宁。

    但是落清秋不同,落清秋无论什么时候都不会对他表现出太关心的神情。也是因为这样,泽宁很放心也很不放心落清秋陪在凤澈羽身边。他怕万一哪一天落清秋突然不要她了,到时候她该怎么办呢?他泽宁只是她凤澈羽的亲人,再血浓于水的亲人也是抵不过相濡以沫的爱人,能陪在她身边的,从来只有她认定的爱人,这是时光告诉他的真理。

    就是因为抱着这样的心态,泽宁发现只要凤澈羽没有正面看他们两个,落清秋的目光一定是冷的。但是一旦凤澈羽转头看着他们,落清秋的目光一定是盈满了爱与温柔的。这一点落清秋相信自己永远不会改变。

    泽宁默默叹息,他静静的看着身后的女子,看着她的目光变幻莫测。良久,女子才笑:“原来他现在过得这么好,他过得好了,我才放心呀。泽宁,我们走吧,我们还要等到落清繁和月影他们找过来,我还要沉睡重新适应这个世界。”

    泽宁握紧拳头,不动声色的挡住女子的视线。他知道,女子视线的尽头是那个拥有暗蓝眼眸的男子,他也知道,一旦那个男子真的暴怒,那双暗蓝色的眼眸将变成多么耀眼夺目的碧蓝色,幽远深邃如同深不见底的汪洋一般的碧蓝。

    “走吧,泽宁。”女子闭上那双深深的紫色眼眸含着笑飘然离开。泽宁转身看了一眼落清秋,旋即也跟着女子离开。

    落清秋终于忍不住抬起头看向那片高地,一片暗蓝的深邃之中,无数波涛汹涌翻滚。

    是你吗?澈儿?

    落清秋死死的盯着那片高地,上面曾经一闪而逝的气息,他死活都不会认错,那股熟悉到骨髓的气息。曾经的无数岁月,他都在思念着那股气息的主人,每一次都销骨噬心。

    可是这个气息的主人再也没有出现过了。

    落清秋一愣,手指抚上眼角,那里有湿润的热气缭绕不息。他突然笑了,低低的声音细如耳语:“我为什么会想到这些?这是那所谓的前前世的记忆吗?原来那么远之前,我们就已经认识了,澈儿……”原来你从来都在这无夜城等我来找你,澈儿我真的很高兴。但是你为什么要离开?为什么我们不能见面?

    炎九霄看见落清秋愣在那里,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兄弟,还不回去愣在那里做什么?”落清秋抬头深深的看了一眼那高地,仿佛看见了刚刚站在那里的那个深紫色长发的女子一般,深深的烙印在心底。

    “没事,我们走。”

    炎九霄的目光深处,这么多年养成的直觉告诉他,落清秋刚刚的举动绝对无的放矢,那个地方刚刚绝对出现了他们相识的人。只是落清秋不想让他知道了担心。那么加上他们见面的时候说的话,恐怕刚刚是楚澈儿姑娘在上面了。也只有楚澈儿姑娘才可以让落清秋这般失神。

    只是落清秋不愿意告诉他,恐怕其中还有些波折。炎九霄收回目光转身跟上他们的步伐。

    落清秋盘膝坐在房间里,静静的闭着那双暗蓝的眼眸。其实从沉水宗回来开始,落清秋就感觉到自己体内的星力在缓慢而执着的前行,精致的睫羽轻轻颤抖。

    “啪嗒,啪嗒……”

    突然,他的嘴角缓缓留下一行血迹,泛着丝丝的蓝色的鲜红血液一滴一滴接连不断的砸落到地上,缓缓渗透地面留下暗红的痕迹。

    落清秋睁开双眸,泛着淡淡鲜红血丝的碧蓝色双眸无悲无喜,只是冷冷的看着前面的空气:“进来吧。”他话音刚落,房间的窗子就悄无声息的打开了,一只雪白的猫儿出现在窗子边。落清秋伸出手,猫儿轻轻一跳,直接跳到他摊开的手掌上。落清秋的目光陡然深沉:“泽宁,你来这里是要做什么?”

    雪白的猫儿没有停下,径直跳进他的怀里窝着,泽宁的声音带着几分疲惫和沧桑:“请你在无夜试炼之后把主上带走吧。”落清秋的目光一滞,顺着泽宁白毛的手掌也陡然抓紧。泽宁抬起头无辜的盯着他。

    落清秋连忙松开手眯着眼睛死死的盯着泽宁:“你说,你要我把你主上带走?你不是发烧了吧?居然会这么说。你不是最讨厌我接近你主上吗?为什么今天这么乖?”

    泽宁低下头,舔着自己的毛:“那你的意思是你不要我主上了?那也行,反正当初喜欢主上的人那么多,又不是只有你一个人活了下来,我完全可以去找别人。反正以后主上叫别人相公也没什么,我们这些伺候的人乖乖做好自己的本分就是了。”

    落清秋的双眼放光,完全不顾刚刚的修炼异常。泽宁一把打掉落清秋的手:“我跟你不熟,别想着跟我打好关系提前去找主上,那是不肯能的事情,我还要好好的监督你!”

    落清秋的目光深邃透彻:“没事没事,我任凭你监督,只要你监督之后把澈儿还给我就是了,其他的我都不在乎!”

    泽宁的眼底闪过一丝欣喜:“那就好,我先走了,你好好修炼,修为再这么低下,当心我根本就不让你见到主上!”

    v本文5来自瓜子小/说网  ,更4新更2快3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