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六十五章 商队
    落清秋含着森冷笑意的目光落到前面那些衣着爽朗但是也透着隐隐富贵之意的人身上,精致上挑的眉眼含着杀意和冷漠淡然如战场之上身处最高之处的杀神一般,早已看遍生死,早已不将生死伦常放在眼底。

    他突然转了目光,看着身边端正骑在马上,一脸淡漠的青霜,唇角微微勾起:“怎么看?”青霜撇撇嘴:“不过蝼蚁,妄想九天神女,其罪无可恕。”落清秋含着笑看着另一边的沉君:“你呢?沉君。”沉君的目光一直落在流离身上,但是声音里的淡然仿佛从六道地狱传来的一般:“孤的雪兔,也是尘泥能够遐想?”

    落清秋笑的温和:“那我们去借宿吧,风餐露宿了这么些时日,你们这帮汉子受得了,不代表姑娘们受得了。先去歇息一下罢,毕竟你们现在也是半个人族了,身体亏损不得。”

    慕欣的目光自从离开繁天城之后便一直森寒,对于落清秋的话,她也只是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声:“嗯。”

    青霜扭过头看着青雪,一向关注青雪到心头的青霜自然发现了青雪勉强藏起来的疲惫。他跳下马,看着落清秋淡淡开口:“倘若让我发现心思龌龊之人,杀无赦。”那边的沉君也是淡淡的递给落清秋一个眼神,言下之意:孤的意思和青霜一般。慕欣也只是默默的看着他。一脸的无所谓。

    落清秋无奈的笑了:“都是一帮祖宗,我惹不起,我去。”说罢,他一扯缰绳赶着马儿向前面一直停留的商队走去。

    那边早就虎视眈眈的侍卫连忙出了一个人大喊:“来者何人?报上名来!”落清秋的目光流转,妩媚妖娆的眼眸微微上挑。他这幅样貌在那些人的眼中也不过是一个女扮男装在外行走的风尘女子而已。

    当然如果落清秋知道他们的想法,肯定不会这么容易就放过他们,至少他的目的达到之后肯定会让流离那丫头放一把火烧了这里。或许还会直接让暴怒中的青霜和沉君直接出手击毙这里的人,亦或是自己亲自动手,让他们这帮敢这么想他的人好好试试他的手段。

    他现在不知道,所以现在很能挺和颜悦色的开口:“请这位小哥去禀报你家主事之人,在下冷子言,携着兄弟姐妹前往无夜城,还请一同前往有个照应。”说着淡淡的看着那个侍卫,那副高山流水的清高模样看的那个想要贿赂的侍卫脸一红,尴尬的退回去说了一声:“稍等,我这就去禀报我家少爷。”说罢,也不理会同伴的讶异目光匆匆忙忙的进去找商队主事之人了。

    在后面的沉君突然开口:“这不是商队,他们的都是碎星皇朝权势大族的侍卫。”慕欣淡淡一笑,冷漠的光芒四射:“他们的目标也是无夜城,看来他们是想早一步找到小清秋,然后把他带回去。恐怕小清秋的父亲兄长已经回来了,而且还是暴怒。”

    青雪突然扭头看着慕欣开口:“欣姐姐,小清秋的爹爹兄长暴怒和他们来带走小清秋有关系吗?他们根本不是一个家族的呀?”

    青雪慕欣的话不是没有依据,倘若是落家的人,刚刚见到落清秋这个正房嫡子的三少爷就已经认出来了。由此可以看出,这不是落家的人马。而他们出发之前并没有接到任何世家大族的人出行的消息,他们离开碎星城也是落家其他房仓促之间达成同盟一同决定对付他这个落单的无半点星力修为在身的落家正房嫡子。所以由此可以推断,这队人马是冲着落清秋来的。

    可惜落家其他房的人算盘打错了,倘若此时此刻落清秋还在落家,就算他不怎么开心,至少他的人还在那里,落清煌落清碧落清溟父子三人就算生气心疼落清秋的身体,暂时也不会动手。可惜他们当初没有被落清煌父子三人的打痛,如今好了伤疤忘了疼,将落清秋驱逐出去了。现在他们应该也感受到来自落清煌的怒火了吧……

    大概是他们在繁天城耽搁了太久罢,他们一行轻装简行,偏被这一队明显带了很多东西的世家大族的队伍追上甚至还超前了一点。慕欣突然想到,是不是该庆幸小清秋这些年没有出过门,外界对他的样貌有诸多猜测,偏没有一个准的?搞得现在除了亲近的人,没有一个人知道他的样貌。

    不多时,一个看起来身形颇为健壮的男子走了出来,身后还跟着之前走进去禀报的那个侍卫。落清秋眯起眼睛,看来他就是这个队伍的主事之人了。只是。

    落清秋的目光落到后面那个侍卫的脸上,上面还有极深的巴掌印,落清秋的嘴角微微翘起,精致妩媚的眉眼微微上挑。那个男子的目光落到落清秋身上的时候,或者说是他的脸上的时候,不出意外的亮起来了。

    男子的动作却是没有一丝丝的变化,依然大步流星朝落清秋而来。似乎是看见了落清秋的身上不是女装,男子诡秘的笑笑,一副看起来十分友好的模样看着落清秋:“阁下不知道该怎么称呼?”落清秋看着他,眼里含了笑,但是眸底却是深不见底的深渊:“在下姓冷名子言,这位大人称呼我为子言就可。”

    男子的目光一刻不停的在落清秋身上扫过,听见落清秋的自称,笑的如春风拂面一般:“也别什么大人大人的虚礼了,我看子言的身形,恐怕也比我小几岁罢,子言叫我炎彤哥就是了也不弄那些虚礼了。”

    落清秋的目光略微一闪,心中微微沉默。但是面上依然是那副谦恭有礼的模样:“既然如此,那子言也不多说什么没用的事情了,子言的来意,想必炎彤哥已经听这位侍卫大哥说过了,不知子言是否能带着我的这些亲人在炎彤哥这支商队里一起同行?”

    炎彤的目光越过落清秋看着他后面已经下马的五个人,眼睛变得更亮了,几乎有点刺眼了。

    v本文5来自瓜子小/说网  ,更4新更2快3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