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至强尖兵 > 正文 第3236章 叛军!成为历史!
    阿伦斯佩的脖子伤口处往外面疯狂的喷着鲜血。

    他的身体重重的倒在地上,双手死死的捂着脖子,似乎是想要通过这种方式来堵住往外喷涌的鲜血,但是,鲜血还是不断的从他的指缝间溢出。

    每一个黄金家族的成员,都是天之骄子。

    在来到这里之前,恐怕这阿伦斯佩根本就不会想到,竟然会有这么一天。

    他明明是来对付太阳神阿波罗的,可是,这连阿波罗的面都还没有见到呢,自己就先殒命了!

    严格说来,这阿伦斯佩和死神有着共同的敌人,可是他却完全不明白,为什么死神能够对他猛下杀手!

    他难道……难道就不怕得罪黄金家族吗?

    其实,这是显然的。

    死神经常提起自己已经死了这么多次,这就是在表明他的态度——他真的不需要去在意任何人的感受!

    没有任何人能够指挥他,除了他自己!

    看着天空,阿伦斯佩的眼神之中渐渐的失去了神采,他的生命力在随着那些涌出的鲜血而迅速的流逝着。

    他的大好前途,他的无限未来,已经随着死神的这一刀而彻底的化为乌有了。

    你只是没有记住我的话,仅此而已。死神淡淡的说道。

    他仅剩的那一条胳膊垂下来,大袖遮住了他手间的寒光。

    阿伦斯佩不甘心的闭上了眼睛……再也不会睁开了。

    不得不说,死神的动作,真的震撼到了田宗明。

    说杀就杀,哪怕这个阿伦斯佩看起来和他是站在同一阵线上的。

    此时的田宗明也说不清楚,自己到底要不要因为这件事情来感谢死神……他阻止了自己被杀,但是却让自己成为了要挟苏锐的筹码。

    我只求一死,你为什么要阻止?田宗明看着死神,说道。

    其实,以死神的眼力,怎么会看不出来田宗明在一心求死呢?他之前用吐唾沫的方式去激怒阿伦斯佩,为的不就是激怒这个黄金家族成员,使其痛下杀手吗?

    我答应过苏锐,在他来到这里之前,不碰你。死神说道。

    他对苏锐说出过这样的话,可是阿伦斯佩却没有把死神的承诺当成一回事儿,反而重伤了田宗明。

    就算是田宗明没有被这个眼高于顶的家伙一拳打死,可是此时他半边脸上的鲜血,也是足够触目惊心的,天知道苏锐看到此景之后,得发多大的疯!

    田宗明露出了带着嘲讽的笑容来:你还真是个遵守承诺的人啊。

    不是遵守承诺,我是尊重对手。死神摇了摇头,活在这世界上,本是一件很无趣的事情,但是,棋逢对手,就不一样了。

    可你是要杀了苏锐的。田宗明继续嘲讽的笑道,说的好听而已。

    我确实是想杀了他,但这并不代表我不尊重他。死神竟然难得的笑了一声,当然了,我会帮助他选择一种更加体面的方式离开。

    这一声笑,带着些许沧桑的味道,但也有一丝执拗在其中。

    人活一世,经历了多次比死亡更痛苦的事情,很多事情都已经看透了,但是,即便看透世事,可还是会有一些不愿放弃的偏执藏于心中。

    你注定不会得逞的!田宗明冷冷说道。

    他这倒不是继续逼着死神杀了他,而是心中的真实想法。

    田宗明知道自己将要面对什么,但是这些即将发生的事情并没有激起他心中一丁点的恐惧。

    你们华夏军人,确实还算是不错的。

    死神淡淡的下了个评语。

    今天,无论是烈焰大队,还是田宗明,在战场上的表现都给死神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其实,这世界上,没有严格意义上的好与坏,很多死亡,都是因为立场。

    事实上,死神的敌人,从来也都不是华夏的军人。

    在死神看来,烈焰大队的那些特种兵们,只是给苏锐陪葬的。

    你们因苏锐而死,因此,不必对他抱有任何歉疚。死神说道。

    他今天说的话有点多,一反常态。

    死神自己也说不清到底是为什么,现在对于事情的掌控感已经越来越弱了,他有种宿命将近的感觉。

    命运,这是最说不清也道不明的东西。

    天色渐渐的黑下来了,太阳的最后一抹霞光也消失在了天际。

    天地间的一切都开始变得肃杀了起来,田宗明也感受到了一股萧瑟。

    不过,他现在已然是视死如归了。

    田宗明还以为烈焰大队已经全军覆没了,他发自内心的希望苏锐不要前来营救自己。

    以他的经验来看,这一片区域易守难攻,海拔很高,周围的密林里面必然已经藏了很多人,如果想要强攻的话,会付出极其惨烈的代价。

    枪声不绝于耳,都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的,但是枪声响起的频率却在渐渐变的稀稀拉拉了,很显然,叛军和政府军之间的战斗已经快要结束了。

    如果不是苏叶的那一百门迫击炮忽然发难,那么,斯拉克森的队伍想要战胜残余的叛军,也不是一件那么容易的事情。

    苏锐站在山岗上,他举起了望远镜。

    两公里外,就是死神所在的位置了。军师说道。

    此时苏叶的状态也已经好了很多,似乎完全恢复了,根本看不出她是个重病之人。

    就在两分钟前,她还用自己的黑鳄战刀杀了两个逃逸的魂斗士成员。

    毕竟叛军有好几千人,包围圈就算是再严实,从里面突围而出的人也绝对不在少数。

    而在苏锐的身后,并不是只有军师和苏叶两个人,密密麻麻,影影绰绰。

    太阳神殿的主力部队,也都来到了这里!

    他们早就等在了勒明庞山区,并且在对围剿叛军的行动中立下了大功!

    望着远处,苏锐的眼睛眯了眯,无数的精芒在其中闪动着,好似天上的星光。

    老田,再多坚持一会儿,我来了。苏锐说道。

    …………

    这可真不是人呆的地方啊。几个泥人从从一片泥塘里面爬了起来。

    他们的脸上都粘着湿的泥土,看起来根本分辨不出本来的模样了。

    老子堂堂一个将军,混到了这份儿上,容易么我?这是阿克佩伊的声音。

    他吐了一口唾沫,确切的说,吐了一口泥水。

    要不是我救你,你早就死了,叛军的将军,也能算得上是将军?更何况,你现在已经是光杆司令了。暗夜之狼的声音传来。

    他抹了一把脸,终于能勉强分得清五官了。

    阿克佩伊很不甘心的嘲讽了回去:那你呢?你这魂斗士的负责人,不也已经自身难保了吗?

    暗夜之狼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没吭声。

    在那铺天盖地的炮火之中,他们终于成功突围了,不过,阿克佩伊早就和他的队伍失联了,只能硬着头皮跟着几个魂斗士离开。

    只是刚才,烈焰大队的战士们正好从旁边经过,这一次,无论是暗夜之狼,还是阿克佩伊,都没有胆量再去主动攻击了,他们只能趁着夜色,躲进了旁边的泥塘里面,这才逃过一劫。

    等到烈焰大队走远了,他们才敢冒头。

    这一场仗打到如今这份儿上,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阿克佩伊的目标已经从称王变成了活下去。

    生活对他来说,真是一件艰难的事情,哪怕曾经辉煌过。

    事实上,他们现在也不知道死神在哪里,在这深沉的夜色之中,暗夜之狼几乎失去了方向感,只能根据直觉一直走。

    这种时候,再去寻找他们的大boss也没有了多少意义,若是能逃出去,直接隐姓埋名,苟且偷生一辈子好了。

    暗夜之狼的心也在滴血。

    魂斗士几乎被团灭,他们这群极端种族主义者也相当于被灭族了。

    谁也不想面对这样的情况,但是他们已经彻底的失去了还手之力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暗夜之狼忽然停下了脚步。

    随后,那满是泥污的脸上露出了颓然的神情。

    因为,此时已经有数道灯光打在了他们的脸上!

    放下武器,举起手来!一名战士喊道!

    烈焰大队!

    他们并没有走远!早就发觉有异常,随后在泥塘边埋伏了起来!

    本来他们想要趁机伏击的,可是没想到,在听到了暗夜之狼和阿克佩伊的对话之后,烈焰大队这才发现,这不经意的遇见,让他们网到了大鱼!

    阿克佩伊干干脆脆的丢下了手中的枪。

    这种时候,他们也没有自杀的勇气。

    叛军首领就这么落网了。

    对于普勒尼亚和兰斯尼亚两国来说,这确实是一件值得欢欣鼓舞的事情。

    在这一片土地上肆虐了这么久的叛军,现在终于告一段落了,而且,即将变成历史。

    我就知道躲不过这一天,你们这些混蛋们。在烈焰大队的战士们对阿克佩伊搜身的时候,这个叛军头子狠狠的骂了一句。

    他的心里面似乎有着不甘心,但是并没有任何的办法,这是认命的时候了。

    我有个要求。阿克佩伊说道。

    对我们说这些话,没用的。烈焰大队在非洲大陆上牺牲了那么多人,自然也不会对阿克佩伊客气,常东旭从身上那件已经破烂的迷彩服上撕下了一团布,直接把阿克佩伊的嘴巴给堵住了!

    在这一刻,普勒尼亚的叛乱宣告结束,那一支差点把政府军逼到了墙角的叛军,也正式的成为了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