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九天魂帝 > 《九天魂帝》四院之争 第一百六十八章 获救
    祁连山两峰之间,沧江蜿蜒,河水滚滚,奔腾着向东而去,在经过一段狭窄的河道之后,沧江水慢慢变缓,河道也由原本的险奇,变得平坦宽广,岸边一条沙滩,在阳光的照耀下,宛如金色绸缎,散发着金色光芒,蜿蜒向前直至视线尽头。

    此时在这处沙滩的边缘,一个满身伤痕,衣不蔽体的少年,正躺在河水中,任由河水反复拍打一动不动,不知死活。

    也不知过了多久之后,这名少年侵泡在河水中的苍白手指,才微微动了动,逐渐缓缓醒了过来。

    费力的睁开眼帘,一瞬间进入眼睛的便是刺眼光芒,武青玄脑海中一阵轰鸣,又急忙闭上刺痛的眼睛,直到眼睛缓缓适应之后,他才再次缓缓睁开眼眸。

    “咳....”微微动了动身体,武青玄便感觉全身欲裂,四肢传来的剧烈疼痛让他差点再次昏迷过去,随即只能无奈躺在沙滩上感受着冰冷河水的反复拍击。

    这个时候武青玄的意识才逐渐清醒过来,躺在沙滩上一边放松身体,积蓄体力,一边回忆着自己昏迷之前所发生的事情。

    武青玄只记得众人在拦下蒙奇的时候,他在最后关头从昏迷中醒来,并且强行施展圣阶中级魂印技四极黑龙印,将蒙奇击为重伤,而他自己也被蒙奇施展的一团紫晶火焰击中,随后的事情,他便想不起来了。

    “这是哪里?”

    轻轻活动着脑袋,武青玄皱着眉躺在沙滩上,四处看了看,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碧绿,周围森林密布,山峰连绵一座紧挨着一座,根本无法分清楚这是哪里。

    过了很久之后,武青玄才逐渐恢复精力,忍着全身欲裂的剧痛,慢慢的从沙滩上爬了起来,不过当他看见自己的全身严重的伤势之后,一瞬间惊呆了。

    此时武青玄裸露在外的上身上面全是伤痕,溃烂的肌肤上面布满大大小小的血泡,稍微一碰就是刺骨的疼痛,有的地方甚至溃烂的早已失去了原来的样子,完全是一团烂肉。

    “这难道是我?”

    “你以为呢!”小九的声音在武青玄心中响起,略带着一抹恼怒:“你在看看你的脸。”

    闻言,武青玄这才感觉自己脸上也是一阵火辣辣的疼痛,急忙弯腰靠近水面,倒映在水中的是一张满是疤痕,布满血泡的丑陋脸颊。

    “怎么会这样,我怎么变成这样了。”武青玄倒退两步,愣在原地,此时他的样子完全像是一个鬼。

    “哼,怎么会这样,要不是我最后帮你阻拦了一下,你这个时候早就去地府喝茶去了。”小九气愤的说道。

    “小九,那我怎么会变成这样的,难道是...”武青玄一脸呆滞,到现在他还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变成这个样子。

    “你以为紫晶比蒙的本源紫晶火焰,是普通凡俗之火吗,你这个样子应该感到庆幸了,要不是我最后帮你挡下紫晶火焰的大半威力,你早就被烧成一团灰了。”小九说道。

    “小九,那我现在该怎么办,我这个样子该怎么见人。”武青玄茫然无措,身上的重伤,更是在疯狂吸收他的精力,此时稍微一站,便感觉双腿发软,头晕目眩。

    “怎么办,我也没办法,此时你只能往山外面走,看能不能碰见其他人,争取活下去才是最重要,此时你身上的伤势再不治疗,就有姓命之忧了。”小九的话语也有些焦急,只找回两层本体的他,根本不能帮助武青玄什么。

    “对,我要活下去,我还有许多事情未做.....”武青玄眼中爆发出一抹神采,急忙踉跄着向前走去,他身体中的小九冷哼一声说道。

    “哼,现在才明白,当初那么鲁莽干什么,强行施展四极黑龙印不说,还用身体硬抗紫金比蒙的本源紫晶火焰,此时你身体糟的不成样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恢复过来。”

    “小九,当时我也没办法啊,我不能眼睁睁看着那些人被蒙奇杀死啊。”武青玄咬着牙艰难的向前走,身体每次一动便是钻心的疼痛。

    “对了,小九,蒙奇后来怎么样了。”

    “我也不清楚,但是重伤是跑不了的,也不看看你修炼的是什么魂印技,四印组合起来,几乎可以媲美天阶魂技威力的魂印技,一个还未成年的紫晶比蒙,能活下来已经算他厉害了。”

    “那就好...”武青玄点点头,随即便沉默的向前走着,脑海中一片空白,所剩无几的精力,在加上重伤之躯,让他几乎寸步难行,每踏出一步都像是背着一块巨石,走得十分艰难。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此时的武青玄完全处于恍惚状态,头晕目眩不说,全身受伤的皮肤更是干枯裂开,显露出里面红色的血肉,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就像是要裂开一般,只是麻木的凭着直觉向前走着,然而周围群山密林,依旧没有任何变化。

    “小九,我怕我是坚持不下去了。”

    “扑通”一声,武青玄一头栽到在地,再也爬不起来,缓缓闭上了双眼。

    “武青玄....你起来...在向前走啊....你快起来,这样下去你会死的!”小九无比焦急的声音,一遍遍在武青玄心中响起,然而,武青玄毫无知觉,躺在了群山环绕,绿意怡然的山水之间。

    ........

    祁连村是祁连山外的一座小村庄,只有几十户人家,这里的人完全靠打猎为生,生活过的十分艰难,风明就是生活在这座村庄的一员,然而风明却不是猎户,而是一名医师,在十二年前他带着自己孙女来到这里,旋即便靠着医师的身份,在这里生活下来。

    今曰,风明早早收拾好东西,便带着自己孙女进山采药,这也是他们爷孙多年养成的习惯,每曰一早便进山采药。

    说起风明的孙女,祁连村人无不摇头叹息,一个乖巧伶俐的少女,却长着一身青色斑纹,看上去十分诡异可怖,让许多人都感到命运不公。

    “风儿你跑慢点,小心别摔着了。”走在山中小路上,风明跟在自己孙女后面,一脸微笑,也只有在没有外人的情况下,他的孙女才会表现的如此开朗与活泼,平时在人前他的孙女总是不苟言笑,因为青色皮肤的关系总是孤零零的一人。

    想到这里,风明微微低叹一声,望着前方的少女,眼中闪过一抹伤痛。

    前方蹦蹦跳跳的少女,似乎是听见了背后的叹息之声,急忙停下身体回过头,用水汪汪的双眸疑惑的望着自己爷爷,从她衣领以外的皮肤上全是一些青色纹路,看上去十分古怪。

    “呵呵,风儿,怎么了?”风明急忙上前两步,微笑的望着自己孙女。

    少女皱眉道:“爷爷,你怎么了?”

    “呵呵,爷爷没事,别担心,走我们采药去。”风明微微一笑,拉着自己孙女的手,向着祁连山中走去。

    祁连山,山峰连绵,奇险壮美,多是深山老林,风景十分秀丽,里面生活着无数野兽,也多有珍稀药材,祁连村的人就靠着获取的猎物,换取生活所需,而风明则是靠着祁连山中的各种药材,养自己爷孙俩。

    进山半曰后,风明和孙女两人背上的背篓里,已经装满了各种各样的草药,有的甚至还带着露水,青翠动人。

    “风儿,走,我们回去吧。”风明收拾好一颗乌骨藤之后,起身对身旁的孙女说道。

    “好的,爷爷我来帮你拿药锄吧,你看你一身灰。”

    风儿笑着点点头,接过风明手上的药锄,轻轻的将自己爷爷身上的灰尘拍去,乖巧的摸样,让人心疼,要不是风儿满脸长着古怪的青色纹路,此刻绝对是个动人的画面。

    “走,回去了。”伸手揉揉风儿的脑袋,风明大笑着向前走去,身后的风儿不满的嘟嘟嘴唇,然而一双明亮的眸子尽是笑意。

    就在两人走了不远之后,走在风明身后的风儿,突然停下脚步,拉了拉前方自己爷爷的衣服。

    “风儿,怎么了?”风明急忙回头疑惑的看着自己孙女。

    见到自己爷爷眼中的疑惑,风儿脸上有着一丝惊讶,焦急的伸手指着远处一块碎石地,此时一个人形的物体,正躺在碎石中一动不动。

    “爷爷,那里好像有什么东西?”

    “好像是一个人,风儿你等着,爷爷过去看看。”风明急忙放下背篓,紧握着药锄,向着碎石地走去,祁连山中常有野兽伤人的事情发生,作为医师,秉承的乃是医者父母心,此时他怎能视而不见。

    小心翼翼靠近,将碎石地中躺着的人看清之后,风明眼中明显闪过一抹震骇,嘴巴微张两下,随后警觉的扫了一眼周围,发现并没有野兽踪迹之后,他才急忙上不跑到那人身旁。

    “看上去应该是个少年,还没有死,怎么会受如此重的伤,难道不是被野兽所伤,不管了,不能见死不救。”风明蹲下身体,皱眉查看半响之后,急忙回头向自己孙女喊道。

    “风儿,过来帮我的忙。”

    闻言,风儿急忙跑了过来,但是当她看清自己爷爷怀中那人的恐怖模样之后,急忙伸手捂住小嘴,双眼圆瞪,十分惊恐,但风儿却没有惊叫出声,也并没退后,而是很快便调整过来,逐渐收敛了脸上的惊恐,镇定的缓缓走向自己爷爷身边。

    “来,帮我将他扶起来。”对于自己孙女的表现,风明感到十分满意,在自己孙女的帮助下,将重伤的少年小心背了起来,向着祁连山外走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