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九天魂帝 > 《九天魂帝》四院之争 第一百四十六章 来自兽王的谕令
    两人来到一处木栏旁边,被岁月腐蚀严重的木栏里面是校场,里面一队士兵正在训练,年纪并不大,一脸严肃,手中长枪紧握,身上的衣服早已被汗水湿透,但却还在咬牙坚持不断挥舞,期望艰苦的训练能在接下的战斗中捡回一条命。

    武青玄从那些士兵身上收回目光看着离阳,心中除了刚才泛起的疑惑,在没有波澜,并没有因为对方是东院第一高手,凤凰的哥哥而忐忑。

    “听说你和我妹妹住在一起?”离阳并没有被校场内的训练吸引目光,而是淡淡的看着武青玄,眼中有种莫名的味道。

    “恩。”武青玄点点头,他住在凤凰烈焰小筑的事情,迦兰学院众所周知,没有什么可隐瞒。

    见武青玄承认,离阳看了武青玄一眼,点点头,抬头看了一眼远处的凤凰说道:“我不会问你和凤凰是怎么认识的,既然她将你当做朋友,甚至让你住进烈焰小筑,我也会把你当做朋友看待,你的事情我听过一些,王蝉说你是个不错的小子。”

    “呵呵,那是王蝉大哥夸奖。”武青玄轻笑一声,不知道说些什么。

    “据我所知在迦兰学院能被王蝉夸奖的人,还真没有几个,你是一个,雷动也是一个。”离阳嘴角微笑一下,旋即平复下去,严肃的看着武青玄说道:“但你却很危险,在迦兰学院得罪的人很多,甚至连这里也有,王浩那小子虽然是个草包,但是却还有一点家世,这样的人想要对付一个迦兰学院的学生,并不会太难。”

    “我不是个坐以待毙的人,既然那些人要找我麻烦,我自然只有反抗。”武青玄嘴角有一丝苦涩的笑容,离阳说的不错,似乎他身上的麻烦,从来就没有断过。

    离阳看了眼武青玄,说道:“你有魂印师的身份,还要进入魂者系,说明你想变强,一个想要变强的人,怎么能没有几个仇人,我对你说这些,只是希望你不要将这些危险带给凤凰,虽然这些人不足为虑,但作为哥哥我不想自己的妹妹处于危险之中。”

    离阳的淡然的话中,却带着强大的自信,武青玄心中微微一惊,从未听人说过凤凰和离阳的家世,但此时却猜出两人的家世并不简单,抬头看着离阳点点头。

    “有我在,就没有人能伤害凤凰。”

    “呵呵,那就好,如果有些事情你解决不了,可以来找我。”离阳微微一笑,拍拍武青玄的肩膀,转身离开,向着远处的凤凰走去。

    回头望着正说话的两人,武青玄的目光落在一袭红衣的凤凰身上,恍惚间似乎正在和心中某些记忆重叠,心情变得有些复杂,与离阳的一席话,让他想起了发生在奇迹之城的事,想起了那个婉约的少女,对于青衣他从未做过什么承诺,反而让对方对他做出了一生中最重要的承诺。

    “青衣,我答应你我绝不会让你等太久。”紧了紧自己的拳头,武青玄低声一句,语气中藏着一丝愧疚。

    “武青玄你在说什么?”不知何时离阳已经离开,凤凰站在武青玄身边,一脸疑惑的看着他。

    “凤凰姐,没什么。”武青玄看了凤凰一眼,摇摇头。

    “骗人,是不是我哥哥对你说了什么?”凤凰目光明亮的看着武青玄,眼中的怀疑不言而喻。

    “没有,我们去看看雷大哥吧,这么久了不知道怎么样了。”武青玄心虚一笑,不敢再做停留,在凤凰不满的目光中,向着远处的房间走去。

    “哼!”凤凰冷哼一声,跺跺脚急忙跟了上去。

    两人刚刚来到海蓝房间外面,房门便轻轻打开,脸色有些疲惫的海蓝,从房间中走了出来,看着众人说道:“雷动的伤势没有什么大碍了,现在他需要休息,你们先回去吧,看看你们现在都什么样子。”

    闻言,众人心中豁然一松,往往周围的人,看见众人狼狈的样子皆笑了起来,由于担忧雷动的伤势,到现在众人还是刚回到要塞的样子,满身血污,看起来十分狼狈。

    “导师,我也走了。”等众人都走了之后,武青玄向着海蓝微微弯腰,转身急忙向着自己房间走去,他知道自己再不走,内心燃烧八卦之火的凤凰,绝对会打破沙锅问到底。

    看见武青玄急忙离去的背影,凤凰张了张嘴,很想跟上去问个明白,刚才两人到底说了些什么,但看见武青玄背影已经消失,旋即只好放弃,不满的跺跺脚,转身向海蓝道别之后,便回自己房间去了。

    .........

    落曰要塞,一间装饰简单的房间中,迦兰帝国元帅秦山岳坐在一张椅子上面,已经年过六十的秦山岳,满头花白,面容有些苍老,身躯不复往昔健壮,然而,却给人一种古松的苍劲之感,尤其是一双刚毅的眸子,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着铁血之意。

    “震天,对于这次兽人突然进攻,你怎么看?”秦山岳坐在椅子上,身躯笔直,双眸淡淡的看着下方一名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名叫秦震天,秦山岳之子,与父一样,天生来便是军人,还不到三十,已经是迦兰帝国将军,尤其善谋,元帅秦山岳的左膀右臂之一,此时听见自己父亲问话,微微皱眉之后,淡淡开口。

    “回元帅,兽人此举进攻,看似兵力柔弱,是在试探进攻,然而据探子回报,兽人后方正在大举屯军,离要塞不足二十里,只有不到半天路程,如果突然进犯,很可能会打个措手不及,不得不防。”

    秦山岳闻言,看了自己儿子一眼,眼中有一丝欣慰,都说将门无犬子,然而身居军中,他见惯了太多将门犬子,仗着有个好父亲为非作歹,骄奢银逸,好在他这个儿子还算争气,没有给他丢脸。

    淡淡点头,秦山岳的目光从自己儿子身上收回,转头望向屋中另外一人,这人浓眉大眼,身材魁梧,端坐在椅子上的身躯,散发着强烈的阳刚之意。

    “龙图,依你看如何?”

    “回元帅,此时正值秋天,丰收之际,兽人粮食充足,依下官看来,兽人进攻落曰要塞,不过如往常一样将落曰要塞,当做练兵之所,无足为虑。”龙图侧脸望着秦山岳说道,言语简介有力。

    听到龙图的话,秦山岳眉头微微皱了皱眉,但很快便散开,淡淡点头,挥挥手说道:“好了,散了吧,让本帅仔细想想。”

    “是!”屋内一群将军起身行礼,转身离开了这间房间。

    众将军走后,秦山岳坐在椅子上面,伸手揉揉额头,眼里藏着一丝担忧,兽人此举进攻,看似与往常并无差别,但不知为何秦山岳心中,总有一丝不安。

    龙图离开秦山岳房间之后,拱手向众人道别,便回到自己房间。

    坐在一张椅子上,龙图拿过桌上早已凉透的茶壶,给自己到了杯茶一饮而尽之后,皱着眉头,似乎在思考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一丝奇异的波动,忽然在他房间中弥漫而出,龙图豁然一惊,急忙起身走到自己床前,在枕头下面拿出一块灰色物体。

    这是一块巴掌大的灰色兽骨,看起来并不起眼,上面还有岁月流逝,风化之后留下的镂空,就像一块年代久远的骨头,然而,此时这块并不起眼的兽骨,正缓缓散发着灰色光芒,一丝奇异的威压,缓缓从这些光芒中散发出来。

    见到此处,龙图急忙将自己房门锁好,随后双手捧个那块灰色兽骨,恭敬的跪了下去,脸上的刚毅之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丝激动。

    兽骨上面的灰色光芒,并没有散发多久,转眼就在龙图前面,凝聚成一个人头摸样的光团,看起来十分模糊,一道威严的声音缓缓从光团中传了出来。

    “龙图,让你准备的事情如何了?”

    “回兽王,已经准备妥当,吾族的荣耀,即将散播。”龙图低着头,恭敬的回答道。

    “好,哈哈,事成之后,本王一定会嘉奖于你,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一件事情,需要你去做。”威严的声音再次响起。

    “不知何事?请兽王吩咐。”龙图闻言,心中有些震惊,难道此时还有比兽族大业更加重要的事情?不过,他却不敢问出口。

    “现在需要你去找一个人,这人此时应该就在落曰要塞中,他估计已经知道我们的计划,无论如何,这人必须铲除,知道了吗?”

    龙图听了这句话,心中的震惊,比刚才更甚,有人知道了兽族的计划?这怎么可能,要知道这个计划,对兽人来说多么重要,就算在兽人中,也没有多少人知道,更别说其他人,如今,这人是从那里知道这件事情?

    震惊归于震惊,龙图还是恭敬的回答道:“龙图必将竭力完成。”

    “好,根据蒙奇的消息,那人是迦兰学院的学生,刚和蒙奇交过手,有了这些消息,我想你抓住着人并不会太难,我走了。”

    “恭送兽王!”龙图双手捧着那块灰色兽骨,恭恭敬敬磕了下去,随后等那团灰色光芒渐渐散去,龙图才缓缓起身,将手中兽骨放回枕头下面。

    做完这些,龙图皱着眉头,不断在房间中来回走动,眼中藏着一抹焦急,这件事情怎么会有人知道?难道有人泄密?

    不,转念一想,龙图就放弃了心中想法,这件事情九尾一族谋划了数年时间,根本不可能出错,那为何那人会知道这件事情?龙图心中有种荒缪的感觉,难道这人是神,无所不知?

    “不管你是神,还是鬼,我都会抓住你,迦兰学院....”嘴角冷冷一笑,龙图紧握着双拳,转身出了自己房间,他要去调查这人到底是谁,不能让这人破坏了兽族大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