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联盟第一英雄 > 正文 第463章 凯尔,和莫甘娜!
    “不去厮杀?”

    基兰与黑默丁格互视一眼,双双摇头:“有两种可能。一是永远被封在这片古战场区域,等着面临新到这里的大师级或超凡师级的挑战,直到死去。”

    “另一种可能,据说会受到规则力量的另外一种处罚。只是,无人知道那个处罚的内容是什么。”

    基兰说道:“人对于未知的恐惧,即使是大师级、超凡师级存在,也是不可避免的。毕竟这古战场上,我们属于最低的一层。”

    “那未知的处罚,想来不会比身死好多少。总之,至今仍无人敢去尝试。”

    “所以……”

    说到这里,基兰和黑默丁格又互视一眼,无奈道:“我们正在考虑,如果再遇不到对手,我们俩谁将前往古战场深处,谁……将埋骨于此?”

    “这规则是谁定的,这么残酷!”王羽咬牙说道。

    依照规则,岂不是说,光是这古战场外围,就将陨落一半的大师级和超凡师级存在?

    定下这样的规则,规则制定者究竟想干什么?

    “我们俩花了不少时间,去探寻谜底,但却没有结果。也因此耽误了进入古战场深处的时机。如今对手越来越少,再这样下去,就只剩我们俩了。”

    基兰叹道。

    “或许,我们应该考虑一下,该让谁活下去了。”

    “诶?老基兰,咱不是说好了,我留下,你前往古战场深处吗?”

    黑默丁格挥舞着大扳手,道。

    基兰低头瞥了一眼黑默丁格的大脑袋:“我改变主意了,赴死这种舒服事,就给我来做吧。接下来难走的路,让你去走!”

    这两位老朋友,这个时候还争着赴死,给对方留下一线生机。

    王羽默默望着他们,心中不禁泛起涟漪。

    正当两位大师为此争执之时,从远处突然冲来一道身影。

    那身影眨眼而至,乃是一位大师级。他看到王羽时,先是一愣。

    王羽认出了他,之前被自己撵过两座山,最后落荒而逃。

    那人心底莫名闪过一抹恶寒,他对这个不知道从哪里闯进古战场的少年印象极深,简直就是bug一般的存在。

    任何攻击,都对他无效!

    这位大师级忌惮地朝王羽望了一眼,对基兰和黑默丁格道:“你们两位大师级,来一个,咱们一决生死,争夺一份前往古战场深处的机会!”

    “两位大师一起上,揍丫的!”王羽在旁边怂恿。

    他一见这家伙,气就不打一处来。当日为追逐这家伙,害他累的够呛,这次绝对不能错过。

    基兰和黑默丁格黑着个脸。

    基兰小声提醒道:“根据规则,只能一对一进行争夺半神格。以二对一,是要受到规则力量的惩罚的!”

    王羽:“……”

    这什么破规则?

    不过,仔细一想,好像是有那么点道理。

    有点丢人哪。

    “没关系,我老大头来给你出气!”

    黑默丁格说着,挥舞着大扳手,迈开大步,朝那位大师级冲过去。

    “嘿,小矮子,你走的是小碎步吗?”

    那位大师级嘿嘿一笑,嘲讽黑默丁格的身高起来。

    在他看来,眼前这个矮人,就是个跳梁小丑,蹦跶不了多久。

    唯一令他忌惮的,就是一旁的王羽。

    “嗖!”

    黑默丁格直接抛出大扳手,朝对方轰杀过去。

    嘲讽我约德尔人?

    干死你丫的!

    于是,那位大师级就被干死了!

    黑默丁格挥动大扳手,将他从裤裆以下,给砸了几千下。

    见过剁碎的肉末没?

    差不多就是那个样子。

    王羽默默看着,黑默丁格的怒火真的不小。

    这家伙真悲催。

    战场本就是你死我活,技不如人不可怕,可怕的是技不如人还蹦跶,嘲讽别人身高?

    那嘲讽的可是整整一个种族。

    “老基兰,我先去古战场深处了,你要快点!”

    黑默丁格挥动着大扳手,跟基兰告别。

    他获得那位大师级身上的半神格,打开古战场深处的通道。

    然后进入其中。

    这里于是只剩下基兰和王羽。

    “我也该去寻一个对手了。”基兰对王羽说道。

    “你有规则力量的保护,想必不会有什么危险。如果有可能,你要尽快回到瓦罗兰,如今大师级以上尽入古战场,那里需要有人主持。”

    王羽点头,基兰便离开寻找对手去了。

    独留王羽一人,漫无目的地游荡着。

    这样形容毫不为过。

    如今这古战场的外围,剩下者寥寥无几。一两天也见不到一个人。

    偶尔发现一个,在认出王羽时,直接就逃跑,不带丝毫犹豫。

    不过,终究还是有不怕他的。

    比如,王羽现在所遇到的这两位。

    【审判天使】,凯尔。

    【堕落天使】,莫甘娜。

    这对双胞胎天使姐妹俩,正在一处废墟上空,极力厮杀。

    生死相搏。

    王羽看得出来,她们俩很疲惫。

    却没有丝毫让步。

    不死不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