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联盟第一英雄 > 正文 第263章 飞起一脚,全部上树
    “你们这么明目张胆地帮助坏人,欺压百姓,就不怕上面怪罪吗?”

    王羽第一时间站了出来,指着那些卫士,质问道。

    “哪里来的小子,也敢教训我们?”那些卫士见有人出头,顿时吹胡子瞪眼:“这里是【混乱之城】,从上到下,哪一个不是我们的人?怪罪?谁能怪罪?”

    “倒是你……”

    他们将王羽围在中央,一个个面目狰狞:“敢阻挠我们抓捕滋事生非者,按共犯论处!”

    “兄弟,就是这小子踢废了大轱辘老大和我们一位弟兄,厉害的狠!你们当心!”

    壮汉们缩在后面,添油加醋道。

    他们没好意思说大轱辘老大是被一只萌萌魄罗给咬废的,那样传出去太丢脸了。

    “什么?!反了天了!必须严惩!”

    “直接拿下,带回去请功!”

    “不行!太便宜他了!给点颜色瞧瞧!”

    一群卫士,纷纷叫嚷着,仿佛在争论一块砧板上的鱼,要清蒸还是红烧。

    一个个战力展露,青铜色光泽接连亮出,其中两个,则是浓郁青铜色光泽。

    看到这样的战力,王羽笑了。

    一帮青铜战士,两个高级青铜,还敢这么嚣张?

    “小伙子,人是我们打的,不关你的事。你能跑就跑吧,别管我们了!”

    三名老者看到卫士们战力展露,吓得不轻,他们怕王羽受到牵连,急忙喊道。

    青铜战士,高级青铜战士,对他们来说,简直就是高高在上的存在。

    但王羽充耳不闻,摇摇头,道:“那怎么行?人是我废掉的,哪能让你们背锅?”

    “还有我!还有我!”

    熊孩子孙悟空抱着萝萝,跑过去跟王羽站在一块,昂着小脑袋,道。

    “小家伙,你不怕?”

    王羽转头看着他。

    “爷爷他们苦了一辈子,老了还被人欺负,我悟空绝不答应!”

    小家伙一点都不怕,稚嫩的小脚丫往前踏了一步。

    他怀里的萝萝,也抱了根胡萝卜,比划着,要跟悟空并肩作战。

    “嘿,今天可真邪了门了!”

    卫士们冷笑着。

    “还有人排队送死的?今天这里的人全部都要抓起来,一个都别想逃!”

    “对!对!嫩死他们!”壮汉们缩在后面,伸出个脑袋叫嚷着。

    “啪!啪!啪!啪!”

    一连几声脆响,只看见几道抛物线靓丽地划过,然后树杈上再次传来鸡飞蛋打的声音。

    树杈上,几个壮汉鬼哭狼嚎。

    卫士们齐刷刷地下意识裤裆一缩。

    “你……你敢当着官差的面行凶?!”

    其中一个高级青铜战士,哆嗦着道。

    刚才王羽出手太快了,他根本看不清,人就挂在树杈上了。

    “你看到是我动手了么?”王羽拍拍手掌。

    “我……”

    那高级青铜战士,顿时语塞。

    是啊,他们根本连看都没有看清楚。

    但是他们是【混乱之城】的卫士大爷啊,平日里谁见了不得低头哈腰,巴结讨好?

    这要是被一个不知名的少年,搞得颜面无存,今后还怎么在这城里当差?

    “小子,休要逞口舌之利,我们的职责就是保一方平安,你涉嫌滋事闹事,致人鸡蛋报废。就算你再强,我们也要拿你归案!”

    另一个高级青铜战士,一副义正言辞的架势,慷慨激昂道。

    “说得好冠冕堂皇!”王羽嗤之以鼻,“要是真如你们所说的,这个城池早就天下太平,为什么还要取名叫【混乱之城】?不是自打耳光么?”

    “小子,你究竟是谁?”先前那个高级青铜战士,见王羽不卑不亢,丝毫不惧。

    他们的心里,反而都虚了。

    “我……”

    王羽刚说出一个字,陡然之间,一把大刀,突然朝他砍来。

    随后刀枪剑戟,纷纷劈砍而来。

    刚才那一句问话,故意吸引王羽注意,然后突然出手。这正是他们平日里惯用的手法,屡试不爽。

    谁知,这一次,他们落空了。

    大刀落空。随之而来的刀枪剑戟,也是随之落空。

    王羽如今已是高级白银精英,要是轻易被几个青铜战士偷袭,那可真是笑话。

    “这是你们先出手的,我是自卫反击!”

    “喂喂,你想干什么?”那些卫士们,一个个紧慌失措。

    然而,他们与王羽之间的实力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王羽只抬起一只脚,砰砰砰砰,这些卫士毫无反抗之力,也全都飞上了树。

    贫民区的人们,全都看呆了。

    这少年太厉害了,一脚,这些个卫士们,一个都没放过。

    “少年,你这样,会给我们带来灾难。”老者们紧张说道。

    “放心吧,不会有人再来找你们的麻烦。”王羽安慰着。

    这件事,他不会善罢甘休。不彻底解决,他不会离开。

    王羽现在是代理城主,随后下一任城主也即将到任,这是王羽目前的优势。

    他必须利用好这个权力。

    尽管,这风险很大。

    但,他不愿意对不起自己的良心。必须要解决这个问题。

    “哟?这几位爷,怎么跑树上来了?乘凉么?”

    忽然,一个略带戏谑的声音,自远方传来。

    王羽闻声望去,看到一人,穿着破碎不堪的卫士甲衣,手里拎着一只酒瓶,满目沧桑,像是个落魄的书生。

    只是,他看那些卫士的眼神,却是像在看笑话一般。

    看到来人,那些挂在树上的卫士,一个个的脸色全都变了。

    “怎么……是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