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联盟第一英雄 > 正文 第103章 澎湃力量,破炉而出
    ps:昨晚大风下雨,突然停电,刚写的稿子全部没了,这是重新写的~~

    ----------

    王羽没有料到。

    魔鸢幽火和金色板砖二者,白热化的较量,竟持续了很长很长时间。

    具体有多长时间,两天还是三天,他也没有个准确的判断。熔炉里分不清白天黑夜。

    这两三天里,二者打的不可开交,就差没把炼龙熔炉打碎,没把他从悬浮中撞翻下来。

    那是一场令他惊心动魄的战斗。

    魔鸢幽火要焚烧炙烤金色板砖,金色板砖欲镇压轰击魔鸢幽火。

    原来熔炉里的正主,那残余的几条大火焰龙,没能幸免。被魔鸢幽火席卷吞噬,成为它抗衡金色板砖的力量。

    两三天里,它们都发生了变化。

    魔鸢幽火消耗了很多,在失去了火焰龙的补给,如今只剩下绿豆那么大。

    而金色板砖,也在持续的高温下,形态也有所不同。变成了近乎球形的,半固态半液态的样子。

    尽管如此,它们的战斗,仍然没有停下,仿佛不死不休般。

    王羽相信,它们不会死,但是再这样下去,一定会消耗殆尽。

    这两三天里,王羽也没有闲着。

    在没有了火焰龙的侵扰,他安心了很多。虽然魔鸢幽火的高温,对他有影响,幸而有金色板砖的存在,持续镇压,抵消了很大一部分热量。

    王羽悬空“盘坐”,一直在修炼和练习。

    只是,炼龙熔炉里的各种元素几乎丧失殆尽,连火之元素都没了,被魔鸢幽火吸收得一点不剩。

    于是,修炼被迫搁浅。

    至于练习。却有了一些突破。

    王羽目前学到的技能,一共有三样:《星空错步》,《破灭之手》,和几乎没派上用场的《乐师典章》。

    因为是在熔炉里,空间受到无形限制,《星空错步》无法使用。《乐师典章》也不必说,没啥好练的。

    倒是五星战法技,《破灭之手》,王羽对其招式和感悟,有了不小的收获。

    这两三天里,王羽不停在练习。出拳,出掌,甚至出爪等。

    不停琢磨,不停摸索和印证。将《破灭之手》反复研习。

    当然,枯燥之余,也会顽皮地搞怪一下,适当放松自己的心情。

    “一个大西瓜,一刀切两半,这一半给你,这一半给他……”

    某人比划着某个经典的“拳法口诀”,另类学着他原来所在的世界一套名为“太极”的拳法。

    他隐隐觉得,自己似乎有突破的迹象,但是又好像缺少了一些契机,于是百无聊赖中,做着不同的尝试。

    忽然,王羽的目光,猛地一凝。

    他的正前方,魔鸢幽火和金色板砖的战争,异变陡生。

    轰!

    空气微颤。

    金色板砖,以极快的频率,猛烈转动起来。

    而那魔鸢幽火,燃起最后的火焰,将金色板砖包裹吞噬。

    仿佛燃尽最后的能量,与对方拼命!

    被炙烤了足足两三天的金色板砖,陡然金光四射,也在拼命!

    恐怖的能量波动,在炼龙熔炉里,开始震荡。变得不稳定起来。

    炼龙熔炉内部刻写的符文文字,发出微弱的光,彻底被磨平。虚托着王羽的漩涡气流,骤然间逆转流向,涌向那已然熔成一团的魔鸢幽火和金色板砖。

    此时的二者,还在战斗,谁也不服谁。不灭不休。

    ……

    “这都足足三天了,怎么熔炉里的符文力量,还没有归位?”

    炼龙熔炉外,站满了希瓦家族的成员。身为代理族长,希瓦娜内心无法平静,心急如焚。

    明天就是她哥哥希瓦晨星的生日,如果炼龙熔炉里还没有动静,她一定会发狂,打开熔炉,强行取出龙的精血,为哥哥续命,解除血咒。

    父母在她小的时候,就因龙裔血咒而亡。现在,她不能眼睁睁看着哥哥随父母而去。

    更何况,炼龙熔炉已经熔炼了三天,也该有结果了。

    “嘿嘿,我的代理大族长,现在知道着急了?要不是我克鲁机智,提前帮你把那小子扔进熔炼,只怕等你完成全部流程,你哥哥早就成碳灰了。”

    一旁,希瓦克鲁昂着头,得意地笑着。

    希瓦娜沉默了。她知道,希瓦克鲁的话,不无道理。

    只是,她心里过不去,那少年等同于被她坑死的。

    希瓦克鲁鄙夷地看了她一眼,冷冷道:“所以说嘛,让一个女人做族长,只会拖累整个族群。什么屠龙,什么为奴,什么用家族资源讨好,都特么妇人之仁。”

    “就是!我看哪,这族长的位置,该换换人了。”

    “我觉得克鲁就不错,行事果断,定能将我们希瓦家族推到崭新的高度!”

    一些族人开始向着希瓦克鲁,毕竟他为家族做了一件大事。终结了龙裔血咒,挽救了族人们的生命,还挽回了可能造成的损失。

    希瓦娜的脸上,阴沉不定。她觉得既然与王羽达成了协议,就应该履行承诺。而希瓦克鲁违背了她希瓦娜的承诺,这让她感到羞愧。

    只可惜,那少年已经被扔进了熔炉,一切都无法挽回了。

    她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现在,她只想早点为哥哥解除血咒。至于什么代理族长,她已没了兴趣,打算辞去。

    希瓦克鲁受用地听着族人们的奉承,他瞥了希瓦娜一眼,正要出言嘲讽两句,好刺激她主动辞去代理族长的位置。

    突然,身后的炼龙熔炉有了动静!

    “咯吱~”

    声音很小,但却很脆,传入了每个希瓦家族成员的耳中。

    “成了!”

    “家族有救了!”

    族人们纷纷欢喜,洋溢着喜悦。

    “快,打开熔炉!”希瓦克鲁当先下令,俨然一副族长的架势。

    熔炉打开了。

    但不是从炉盖打开的。

    而从炉壁上,破开一条裂缝。

    “嗯?”

    “怎么回事?”

    “熔炉怎么裂了?”

    “这可是连一般的魔龙都能熔炼煅烧,怎么可能裂开?”

    族人们一个个感到意外,觉得不可思议。

    有人更是怀疑,那小子体内的龙的精血,必然不凡,否则不至于炼了这么久,才有动静。

    希瓦克鲁点了一名跟他关系不错的族人,去按打开炉盖的龙形图案。

    谁知那人刚走过去,手还没碰到那个龙形图案,那图案突然陷了下去。

    “砰!”

    一股强大的冲击力,突然将那名族人,弹得倒飞了出去。吧嗒一声撞在石门上,落地滚了几滚。

    族人们吃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咯吱~~”

    “咯吱~~”

    一道道裂缝,接连地产生,仿佛有一股澎湃的力量,想要突破桎梏,宣泄出来。

    “哈哈,我知道了!肯定是提炼龙的精血,有了意想不到的收获!”

    希瓦克鲁大笑着,他往手心啐了口吐沫,一脸兴奋,大踏步走向炼龙熔炉。

    突然——

    “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