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联盟第一英雄 > 正文 第70章 光砖尽头,一间石室
    与此同时。

    光明教会前,偌大的广场。

    因为国王的御驾亲临,导致越来越多的人前来围观,想要一睹这次神秘仪式的风采。看看究竟是什么样的仪式,能够吸引国王陛下亲临?

    德玛西亚的国王没有自己的名字。而“嘉文三世”,则是人们对现今国王的尊称。

    据传以嘉文为名,乃是为纪念第一代国王嘉文,因其丰功伟绩,智勇无双,开启德玛西亚盛世。

    为了延续这种精神和品质,此后的每一代皇子,在登基之前,都叫做嘉文。

    第几代嘉文皇子登基。便称为嘉文几世。

    现今国王,是第三世。

    今晚的国王陛下,身着隆重华服,金袍金冠,浑身璀璨宝珠镶嵌其上,光芒耀眼。

    身后两队金甲禁卫军一字排开,将原本为皇子准备的屏风高台护卫得严严实实,不准闲杂人等靠近。

    事实上,这高台的规格,是按国王的待遇准备的。

    在最初,光明教会就专门建造了这么一处地方。在皇子嘉文确定出席今晚仪式之前,就是为国王预留的。

    为了能请来国王嘉文三世,光明教会下足了功夫。对外放出的消息,一个比一个传的神。

    甚至于,连遗失已久的光明法杖,都有人言传找回了。

    如此种种,国王也是人,怎能不动心?

    一部光明法典,一套光明法衣。就使光明教会屹立千年不倒。

    再加上一根光明法杖。光明教会岂不再度绽放光芒,傲然于世?

    按照正常流程,在拜见了国王皇子之后,先是光明教会现任大主教的一大篇赞歌与演说。

    接下来是传统礼仪,以及各种活动。

    至于主题仪式,则安排在最后面压轴。

    对于仪式的内容,斯卓大主教仍然三缄其口,吊足了所有人的胃口。

    现场,布置了许许多多的教会教徒。

    维护秩序。为国王皇子与达官贵族端送茶饮果品。还有相当一部分则负责看管事先布下的法阵,保障人们的安全。

    随着一个个活动的开始,场面热闹非凡,盛况空前。

    国王嘉文三世手握金杯,轻抿一口美酒,却如同喝水般索然无味。

    今日前来,他的目标,只有那最后压轴的神秘仪式。

    以及,神秘仪式的“主角”。

    “光明法杖么?”

    嘉文三世目光悠远,似乎在品味着这四个字。

    一旁。侍立的大主教斯卓,则面带神秘笑容,扫了一眼国王和身侧的皇子,以及众多达官贵族。

    而后,他摸了摸藏在宽大袖袍中的,一块巴掌大的黑色石头。

    ……

    ……

    “哎呀。”

    随着一声惨叫,呈太字形躺在地上的王羽,脸部再一次被一团,哦不,两团软绵绵的物体给堵了住。

    “扶,扶我一下。”

    他有气无力地喊了一声。

    片刻之前,他和拉克丝还站在教堂里。

    片刻之后,却完美还原了围墙下的尴尬一幕。

    然而这次,他自己也摔了下来。

    摔的很重。

    以他铜骨铜血的身体,仍然感到骨头都快散架了。

    “好疼,疼,疼……”

    拉克丝费尽吃奶的力气,挣扎着从某人的身上爬起来。

    刚才若不是某人作肉垫,替她挡住了摔落的巨大冲击,只怕她娇小的身躯,就得香消玉殒在此了。

    “大姐,我更疼的好么?”

    王羽哀嚎着,翻了个身,好半天才站了起来。

    万幸的是,两人身体并无大碍。

    “这是……哪儿?”

    拉克丝抬起两只粉嫩小手,不顾形象地揉了揉疼痛的少女屁屁,仍不忘回头道:“不许偷看,我的屁屁只能给……”

    “未来的夫君看嘛。”

    王羽苦笑着摇摇头,替她补充了后面的话。

    不知道为什么,这次跟拉克丝掉进未知地方,他反而不像上次和卡特琳娜那样紧张。

    也许,是同样的事情再次发生,没有了对同样事情的未知恐惧。

    也可能,是历经麦嘎德索桥那次生死之间,自身境界有了很大提升。

    也可能,是因为这次一同掉下来的,是有些奇葩的拉克丝,而不是冰冷的卡特琳娜。

    “那啥,小羽哥。”

    拉克丝忽然眼睛有些微红地看着王羽。

    “假如我们死在这里,你愿不愿意在这里,做拉克丝的‘未来夫君’?”

    “啥?你说啥?”

    王羽满脑子黑线冒出。

    这小妮子,脑子里装的什么啊?

    还有比这更奇葩的问题么?

    然后,他就听到拉克丝又问了一个,更奇葩的问题。

    “那假如我不愿意,你会不会强行做拉克丝的夫君啊?”

    “噗!!”

    一口老血,喷在墙壁上。

    “你就不能问点正经的问题么?”

    王羽一脸无语。

    拉克丝顶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

    她十分正经地问:

    “那再假如,拉克丝想强行让你做我夫君,你是愿意,还是不愿意啊?”

    “噗!噗!噗!!!”

    一连三口老血,血箭齐发。

    直接内伤。

    比摔伤还要重。

    “你脑子里到底装了些什么呀?”

    半晌,某人才扶着墙,慢悠悠地站稳脚跟。

    只是,他手掌刚一用力扶墙,那堵沾了血的墙,轰然一下,开了!

    这也行?

    王羽和拉克丝目瞪口呆。

    石墙后面,是一条走道。

    走道铺地的,是一块块光砖。从脚下的石墙延伸到远处。

    二人当即不再闹腾。拉克丝扶着王羽,小心翼翼地走了进去。

    踩着那些光砖,仿佛置身于阳光包围,连王羽有伤在身,也感到脚步轻盈许多。

    甚至于,身体的伤,正在一点一点的愈合。

    一些如萤火虫般的柔和光粒,聚集在身体四周。

    “好神奇!”

    王羽发出舒畅的轻呼。

    走了约二十步台阶,他的身体便恢复如初。

    于是不安分的拉克丝,松开了手,蹦蹦跳跳地挥手,试图捕捉那些如萤火虫般的柔和光粒。

    它们如精灵般,在拉克丝的周围跳跃,舞动。

    而此时的拉克丝,也宛如一位精灵,翩翩起舞。

    完美契合。

    连王羽,都看得醉了。

    就这样,一个边走边舞,一个边走边看。直到光砖尽头。

    一间散发柔和光泽的石室,出现在他们面前。

    石室的门是锁的。

    一把完全由光组成的锁,将王羽和拉克丝,堵在了石室之外。

    ……

    ps:有木有隐隐猜到什么?猜到有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