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联盟第一英雄 > 正文 第61章 声名扫地,剑姬现身
    求推荐票啦啦啦~~~

    ------

    在德玛西亚,剑术决斗十分盛行。甚至流行着这样的对话:

    有恩怨?来,决斗比剑。

    比武招亲?好啊,决斗比剑吧。

    想轻松借钱?辣可不sing,来吧,决斗比剑,赢了就借。

    ……

    总之,剑术决斗,是一件十分流行的事情。尤其在上流社会更为推崇。

    其中最有名的,当属决斗世家,劳伦特家族。

    劳伦特家族已经兴盛了近百年。

    到了老劳伦特手里,劳伦特家族在剑术上的名声达到了顶峰。许多国外的剑师,不远万里,慕名前来讨教。

    今天,一位中年剑师,便是与老劳伦特在这广场进行剑术决斗。

    王羽和卡特琳娜来的时候,决斗,刚刚开始。

    不同于一般的生死决斗,剑术决斗这种流行于上流社会的运动,讲究点到即止。即使有人受伤,也只是轻微的,不会有性命之忧。

    老劳伦特和中年剑师互相行剑礼,而后开始比剑。

    中年剑师的剑术,专精而凌厉。而老劳伦特的剑术,则是圆润自如,攻防得体,剑招华丽,颇具观赏性。不愧为声名远播的决斗世家。

    一连十多招下来,双方有来有回。台下,人头攒动的观众叫好不断。

    有夸赞中年剑师的剑术,颇具大师风范。更多的则对老劳伦特这把未老的宝刀,赞不绝口。

    忽然,中年剑师卖一个破绽,引老劳伦特来攻。同时,手中细剑刺挑他的腰侧。

    最终,两人互换伤痕,撤身再战。

    然而,几招下来,中年剑师的速度,明显缓慢了下来。

    正当观众为此感到奇怪的时候,老劳伦特手中的决斗细剑,陡然刺向中年剑师握剑的手臂。

    中年剑师,要败了。

    只能在远处观战的王羽,得出定论。

    谁知,就在此时。

    一道锋利刀影,突兀地飞来,撞击在老劳伦特的细剑之上。

    “叮!”

    在台下一片惊呼声中,细剑,不可思议地折断了!

    没有人知道那刀影从何处飞出,但那枚刀片,竟然斩断了老劳伦特的剑!

    决斗,被迫中断。

    台上,作为见证者之一的,光明教会的一位老者,缓缓走上台来,为老劳伦特送上一把新剑。

    忽然,光明教会的老者像见了鬼一样,尖声叫了起来:“老劳伦特,你,你,你使诈!?”

    什么?

    使诈?

    老劳伦特愣住了。

    台下数不清的观战群众,一脸的震惊和诧异。

    堂堂决斗世家,竟然使诈?

    这消息,简直爆炸!

    一传十,十传百。迅速从广场往四周蔓延。大有愈演愈烈之势。

    只有远远观战的王羽,眉头深深蹙了起来。

    他隐约发现,此事有一些疑点。

    只是,台上的事态,仍在进行。

    光明教会的老者举起老劳伦特手里折断的细剑,将它展现给所有人看。

    “大家瞧瞧,都瞧瞧。老劳伦特的这把剑,中心的位置,有一处暗槽。”

    光明教会的老者越说越激动,他用手指捻了一些暗槽里的粉末,凑到鼻子边嗅了嗅。

    在老劳伦特瞪大了眼睛注视下,光明教会的老者大声激动宣布:“天啊,老劳伦特的剑里,竟然藏了麻痹性毒药!”

    轰!

    一瞬间,广场观众炸开了锅。

    任谁也不敢相信,号称但求一败的劳伦特,竟然在剑上动了手脚,下药!

    难怪中年剑师的行动出现了明显的迟缓。竟是这样的原因!

    “我……我没有!”

    老劳伦特那经历风霜而显得黝黑的脸,顿时涨红了。他显得激动而又紧张。

    “我,,,没有在剑上动手脚啊!”

    老劳伦特大声辩护,然而群情激奋的人们,根本听不见他的辩解声音。

    另一名决斗见证者,没落的决斗家族“舒塌家族”成员,舒塌蛇跳了出来。指着老劳伦特,呼喝道:

    “劳伦特,枉我们奉你为决斗第一家族,谁能想到,你竟会使用这种肮脏下作的手段,简直是我们决斗界的耻辱!”

    “就是,今天我们要为决斗界清理你这样的败类,还我们一片清朗天空!”

    第三名见证者,也是最后一位,名为廷多的决斗家,这时也站了出来。

    一时间,所有矛头,全都指向了脸色剧变的老劳伦特。

    他,百口莫辩。

    他,无比窘迫。

    这一下,不但是他,就连整个劳伦特家族的名声,也将如秋叶一般,狠狠扫地。

    “滚出决斗界!”

    “清理门户!”

    “耻辱!”

    ……

    各种各样的呼声,在偌大的广场爆发开来。呈风暴之势,席卷全场。

    光明教会的老者,舒塌家族的舒塌蛇,和决斗家廷多,三人互相对视一眼。脸上露出不易察觉的诡异笑容。

    “事情,应该没有那么简单。”

    王羽站在广场外围,看着这一切,轻轻摇了摇头。

    “你怎么知道?”

    卡特琳娜斜看着他,问道。

    “我说猜的,你信么?”王羽看向卡特琳娜。

    那张有着浅淡疤痕的脸蛋,露出一丝疑惑不解,然后摇头:“不信。”

    “事实已经很明朗了。”卡特琳娜说。

    “拭目以待吧。”王羽转过头去,望着场上的老劳伦特和其他几人。

    如果没猜错的话,某个剑术无双的女子,差不多该出场了吧。

    “劳伦特,你是自己动手,还是我们帮你一把?”

    舒塌蛇的脸上挂着冷冷的笑意,他看着眼前目光变得茫然的老劳伦特,那位曾经三次击败他的强者。

    此时的舒塌蛇,感到无比的满足感。那种感觉,比他亲手打败老劳伦特,还要有成就感。

    因为,从今天开始,德玛西亚第一决斗世家之名,将要易主。

    而他舒塌家族,是有利的竞争者之一。

    舒塌蛇的眼里,有股狂热的躁动,在跳动着。

    不但是他,连光明教会的老者,和决斗家廷多的眼中,也露出同样神色。

    劳伦特家族的倒台,让所有的决斗家都无比兴奋。仿佛一条条咸鱼,看到了翻身的机会。

    而对于逐渐式微的光明教会,对这样的事情,也是喜闻乐见的。

    “从此世上,将不再有劳伦特家族存在。”

    光明教会的老者,以谁也听不到的声音,自语说着。

    老劳伦特的脸,从起初的涨红窘迫,变成了惨白。

    他连辩白的机会也失去了,此刻,已经没有人愿意再听他辩白。

    “我是荣耀的决斗剑师,我选择死在决斗之剑下。你们……谁上?”

    最后,老劳伦特无力地说道。

    他的斗志,已然全无。如今只求一死,来向家族谢罪。

    广场外围,王羽的目光微微一缩。

    一名决斗家,连斗志都没有了。台上的老劳伦特,就犹如一只风烛残年的老人,颓废而苍老。

    他这是要……求死?

    就在老劳伦特接过光明教会的老者递来的新剑,准备迎接新的挑战的时候,从台下,忽然传出一声女子娇喝。

    “我来!”

    陡然间,一道凌厉剑芒,凌空炸开一朵绚丽剑花。

    一名身穿比剑服的女子,踏着剑花,一跃而起。

    年轻女子手持细剑,出现在高台之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