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风流 > 《官场风流》正文 第二百八十一章
    “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手机里传来电信小姐悦耳的女声。

    “怎么还是不通!”婉茹微有些懊恼地合上了手机,丢到了一旁的沙发上。

    壁炉旁的黑漆色老式摆钟,正忠实地完成着自己的使命,“滴答,滴答”之声如同丧魂铃般直击婉茹心底。

    已经是下午三点二十了。

    再联系不上叶天的话,婉茹也只得无可奈何地选择那最后一步,瞥了一眼立在墙角的粉红色皮箱,该收拾的她昨夜已全部收拾妥当,除了护照以及一些曰用品以外,箱子里塞的都是她舍不得遗忘的记忆。

    院子里则停着一辆老式的普桑,前些曰子她托人从二手车市场专门淘来的,无论是车牌还是车型都是最普通的那种,一点都不碍眼。车里也已加满了油,足够开出省城了。

    壁炉上的那两幅油画,客厅西侧的那架钢琴,一点一滴,一点一滴。凝望着,无比眷恋。

    二十多年的感情,不是说割舍就割舍得了的,这一走,或许今生就再没有机会,重返故土了。

    从烟盒里抽出一根女士摩尔,漫不经心地点了火,薄荷的味道,让她稍稍定了定神。闭了双眸,凝思了一会儿,不死心地重又拾回手机,按得依旧是叶天的号码。

    依然没有人接听。

    手机是开着的。故意不接,刻意回避?

    虽不愿这么想,但事实就摆在眼前。站起身,走到落地窗前,浅蓝色的格子窗帘顺着她挥动的胳膊,慢慢滑向了两侧,金色的阳光下,她依旧还是那个她,但心境却似苍老了不只十岁。

    此时此刻,她好想有个男人,默默地走到她的身后,紧紧搂住她的腰枝,把她整个人拥在怀里,肆无忌惮地嗅着她的发梢,霸道无比地吻着她的粉颈。不用言语,只要片刻的温存就好。

    “婉总想什么想得这么出神呢?连客人登门都不自知。”门口玄关处传来一声淡淡的调笑。“我就不用换鞋了吧。婉总。”

    婉茹急忙转身,只见郭上达的秘书齐小北,手中提着一个黄褐色的档案袋,脸上泛着似有似无的笑意,正一步一步从玄关朝客厅走来。

    “你是怎么进来的?”婉茹双手抱胸,美眸中似射出两道利剑,冷冷地盯着面前这个不速之客。

    对于婉茹的态度,齐小北不以为意,只见他轻佻一笑,回道:“婉总,一道铁门可拦不住我。”一边说一边把手中的档案袋朝钢琴架上随意一丢,而后向前又走了几步,拾起吧台上一方叠得整整齐齐的紫色丝巾,凑到鼻前饶有兴致地闻了片刻。

    “香吗?”望着齐小北手中不断变换着形状的紫色丝巾,婉茹怒极反笑,“齐小北,你还真是有够放肆的。”说罢,莲步轻移,重又走到沙发前坐下,抹着紫罗兰色指甲油的中指在烟盒的机钮上轻轻一弹,烟盒应声而开。

    “放肆吗?嘿嘿。或许这样才叫放肆!”前一秒脸上还泛着笑意的齐小北,后一秒整张脸完全被狰狞之色所覆盖。

    “我叫你耍我,臭婊子!我叫你耍我!”爆怒中的齐小北,似乎陷入了一种疯狂的状态。从墙角一把拖过那只沉甸甸的粉红色皮箱,朝着矮几上使劲一丢,随着“框当”一声巨响,矮几上的玻璃瞬间四分五裂弹射开来。“这是什么?臭婊子,你告诉我这是什么?!”

    刹那间的变故,没有留给婉茹一丝一毫思考的时间,惊恐中的她只知蜷缩起双腿,用双臂死死护住自己的脸颊。

    “想独自开溜,哼哼,没这么容易。”齐小北冷笑着俯视蜷缩在沙发一侧的女人,目光中蕴着愤恨与怨怼。这女人和郭上达一个样,只当他是一条狗,呼之即来挥之即去!这些年他鞍前马后也替这女人办成了不少事,没想到到头来却落个这种结局。大不了就来个鱼死网破!

    “我叫你狠!我叫你不信这个邪!”俯下身,抓过婉茹的右腿脚裸,朝后猛地一拉,婉茹地娇躯就像是一个被划坏了的破布娃娃,被整个按倒在了沙发上。原本就很撩人的黑色外衫更是被掀起了一大半,粉色的丝绸内衣紧紧贴在肌肤上,美妙的曲线完全暴露在齐小北的视线中。

    半透明的抹胸也或隐或现。

    “你不是瞧不起老子吗?你不是一直当老子是郭上达身边的一条狗吗?老子今天就给你一点颜色瞧瞧。”齐小北左腿压着婉茹的小腹,右脚支撑在地上,居高临下凝视着身下的尤物的他,可没有一丝一毫怜香惜玉的雅兴。

    婉茹这时才似回过了神,死命挣扎起来。“齐小北,你放了我,我给你钱。”

    “晚了。老子现在就想上你!”齐小北冷哼一声,充血的双眼,肆无忌惮地视歼着身下的丰腴娇躯,一手紧紧抓住婉茹的双腕,一手探向了她胸前的抹胸。

    ……

    t市通向hy市的高速公路上,两辆小车一前一后疯狂追逐着。

    婉茹的普桑在这场追逐战中,明显不占优势,被齐小北的黑色本田咬得死死的。当时速达到140公里时,普桑甚至出现了打滑的迹象。

    冷风从车窗灌入,齐小北紧握着方向盘的双手微有些颤抖,原本斯文的他,此时此刻正坐在驾驶座上破口大骂。“shit!”到嘴的肥肉就这么给溜了!被烟灰缸砸中的脑袋直到现在还隐隐作痛,粘粘的应该是见了红。

    与齐小北相比,婉茹自也好不到哪儿去,甚至她衣衫不整的样子,看上去比齐小北更加的狼狈。

    (未完待续)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