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风流 > 《官场风流》正文 第二百七十五章
    “这是一片很寂寞的天,下着有些伤心的雨。这是一个很在乎的我,和一个无所谓的结局。

    再也不知道你的消息,再也不知道你的秘密。只有那熟悉的往事,只有那陌生的你。

    在那些黑色和白色的梦里,不再有蓝色和紫色的记忆。在这个相遇又分手的年纪,总有些雨打风吹的痕迹。

    为了那苍白的爱情的继续,为了那得到又失去的美丽。就让这擦干又流出的泪水,化作漫天相思的雨。”

    嘶哑中压抑不住的悲凉,随着“南合文斗”声嘶力竭的呼号,萦绕在这并不算太宽阔的卧房里。

    倚着窗,只披了一件单薄的睡衣,略带凉意的空气拂在裸露在外的幼滑肌肤上,带起一阵阵不自然的战栗,就仿若那颗沉醉在乐曲之中的悲凉心境一般。

    窗外的院落里,那辆挂着检察院牌照的省府小车,慢慢地滑出了镶着铁栅栏的铜制大门,就像以往许多个凌晨一样。

    转过身,把音响的声音调到了最大。

    白色的睡衣下,再无一物,两条修长的美腿闭得铁紧,密闭的女体最深处还或多或少地残留着刚刚离去的那个50岁秃顶男人肮脏的体液。

    望着窗外的清冷目光中,似乎蕴着很多很多不可琢磨的心思。

    下意识间地拿起手机,拨下一串,连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拨的号码。

    夜,静悄悄地。

    “喂?”好睡的叶天正想恼怒地质问对方是谁,听筒另一头便传来了婉茹娇滴滴软绵绵的声音。

    “是,叶,天,吗?我是婉茹。”

    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把床头灯微微调亮了一些,蔑了一眼床头柜上的手表,叶天哭笑不得地抱怨道:“我说婉总,都这么晚了,你还让不让人睡拉?”

    话还没讲完,便已被婉茹那带着些许凄凉意境的嗓音所打断。

    甚至,隐约中,叶天还能闻到几声啜泣。

    “睡不着,心里涩涩的,就想找人聊聊。”

    “聊聊啊,都这么晚了,恐怕……”

    “那……那就不打扰了。”婉茹的声音里透着沉寂与疲惫。

    望着手中,正“嘟嘟嘟”响着的听筒,叶天显得有些不知所措,只犹疑了片刻,便重又拨了回去。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闹不清楚!不管他了,改天再说吧!原本就已很沉重的身体再次重重落下,不过三五分钟,叶天的鼻腔里重又传出了阵阵轻鼾。

    从手机中抽出了sim卡,像是发泄一般,把手机从楼上重重地抛了下去。

    合金的外壳撞到地面时发出了一记清脆的触碰声,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清晰。

    拉上及地的窗帘,一个人孤寂地坐在吧台前的高脚凳上,婉茹的思绪重又回到了三个小时前。

    那时酒会才刚刚结束,原本不打算回这个地方的婉茹,出乎意料地接到了郭上达催促的电话。要知道,今儿并不是既定的宠幸曰子!

    带着满腹狐疑的婉茹,一进门,便被神情焦躁的郭上达一把按倒在了床上,几乎没有任何前戏地,瞬间进入了她干涩的身体。她想反抗,却挣脱不了骑在她背上,远远比她力大势沉的他。

    毫无节制的[***],只在临近喷射时才稍稍亲吻了一下她背部的肌肤。这在以往是不可想象的。以往的爱抚和温存,虽然得不到内心想要的那种淋漓尽致的发泄与满足,却也不像今天这般充满了难以言表的羞耻与侮辱。

    在郭上达发福身体下的她,完完全全就像是个记女!

    发泄过后的郭上达,仍软绵绵地趴在她的身体上,充满眷恋地揉捏着她丰满白皙的,嘴里下意识地喃喃自语着,就像是一个平凡的六神无主的迟暮老人。

    直到那时,她才清醒地认识到,出事了!

    果不其然,在她的再三追问下,郭上达缓缓道出了详情。

    一周前,郭上达在京里的关系,给他捎来了一个不是太好的消息。

    “s省有人偷偷上京把他给告了。”

    经历过大风大浪的郭上达,一开始得知消息时,还很是不以为然。就他的想法,京里的朋友既然敢于在这种时刻给他通风报信,那就说明,他所牵涉到的事情以及上面所掌握的情况,到目前为止还不算太过严重。凭他这么些年在京城以及地方上的钻营,要想顺利过关想必也不是什么难事儿。

    这一周来,他动用了各种关系,向上向下打听相关的信息与情况。不曾想,结果还没出来,中纪委中组部巡视组的同志已率先找到了他。

    虽只是简单的谈话,却已把他惊出了一身冷汗。

    谈话过后,周四下午参加省委常委会时,他强做镇定,表现得如同往常那般泰然自若。

    甚至在常委会召开前,省委书记丁大同,省长何为尚未到时,他还一脸欣然地与其他几个已经就位的常委谈笑风声。

    常委会开得波澜不惊,但现场似乎充满了一种无法言明的压抑气氛。

    他有种预感,省委书记丁大同,省委副书记、省长何为,省委副书记马健(叶子田之父),这三人之间似乎达成了某种默契。

    这种预感很不好。s省上上下下都知道,何为与丁大同是一路人马。而省里唯一能与这两人相抗一二的,就是在省级领导层沉浮了十三年之久的副书记马健。

    何、丁、马三人如果真得在私底下达成了某种妥协某种默契的话,那s省的政治生态将向一个原先不可预料的局面衍变。而他,很有可能成为这种衍变的牺牲品!

    郭上达甚至联想到了,传说中的那位,一手艹纵了何为挤掉马健擢升省长宝座的中央高层。

    如果这次,依旧是那位布的局,那……想到这里,郭上达不禁如坠冰窖、似卧针毡。

    装病,几乎是第一时间,郭上达便想到了装病。

    住进医院,躲进病房,是不少高层人物遇到危机时的惯常做法。但这种做法,只对一定级别以上的政治人物,或者一定层次以下的政治审查才起作用。

    很显然,这次如果真得有事,靠装病是绝对混不过去的。片刻之间,郭上达便认清楚了形势。

    周五,一夜难眠的郭上达,带着秘书和司机,花了一整天的时间,到下面两个他曾经任过职掌过权的地市好好转了一转。对那些他亲手提拔到领导岗位、重要部门的亲信好好吹了吹风、鼓了鼓气。

    在这一切全部部署完成之后,他内心深处还是笼罩着一股莫名的心虚与焦躁。

    他尝试着通过角色对换,模拟中央巡视组成员的视角,对他所牵涉到的某些政治问题、经济问题进行反复审视。

    审视的结果,并不能让他安心。

    在经济问题,生活作风问题上,他都存在着或大或小的隐患。

    又是一夜难眠,当他意识到,所有纷纷扰扰围困着他的点和线,都与他的黑市夫人婉茹有关时,他再也坐不住了。他担心,中央巡视组会抢在他的前面,对婉茹采取措施,进而从婉茹的口中,挖出他违法乱纪的层层黑幕。

    连夜驱车赶回省城,而后一遍又一遍联系不知身在何处的婉茹。由于手机讯号的原因,用了一个多小时,他才最终搜索到了婉茹的行踪。他握着手机的右手那时早已是汗津津的了。

    等候婉茹到来的那段时间无疑是最难挨的。

    坐在宽敞的客厅里,他不只一次把右手伸进随身携带的鳄鱼皮夹包中,在那儿,他准备了一只小巧的77b型9mm手枪。

    ……

    想起郭上达临走时的叮嘱,想起先前他伏在她身上施暴时的种种情景,婉茹不禁悲从心来。

    痴痴地笑了两声,眼泪不由自主地从脸颊两侧滑落。

    “这是一个很在乎的我,和一个无所谓的结局。曾经为了爱而努力,曾经为了爱而逃避。逃避那熟悉的往事,逃避那陌生的你。”

    南合文斗的悲凉仍旧在那儿继续。

    一杯接着一杯的烈酒,冰凉地入嘴,火热地入喉,就像冰火两重天,撕咬着婉茹悲凄无助的心境。

    醉到深时,痛到深时,除去身上那层单薄的近似可怜的睡衣。

    赤着身体的她,醉笑着,无比的美艳,仿佛盛开的罂粟花,肆意地绽放着自己,再无所顾忌。

    甩着披肩的长发,举起酒瓶……红色的酒,倾泻而下。

    酒下的她,湿漉漉的,笑中带着寂灭前的灿烂。

    跌跌撞撞的她,慢慢走进了浴室。

    瓷白色的浴缸,衬着她瓷白色的肌肤。

    她把手指伸向了身体的最深处,那个在世俗礼教中代表肮脏不堪的地方。发泄着这十多年来远远未发泄彻底的欲念。堕落只在一瞬间。

    (未完待续)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