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风流 > 《官场风流》正文 第二百七十一章
    “先开车吧,停得久了,难免有人怀疑。”年轻女人的声音再次在跑车中响起。

    伴随着的是跑车强劲的起步声,0-100km/h,仅仅只用了短短的5。3秒。

    “在市区开这么快,你疯了啊。”年轻女子娇嗔了一声,不过面上却没有流露出一丝一毫的心慌,反而洋溢着兴奋的光泽。

    “最近总部可能会调我回去,以后西南方面的事务就由你全权负责了。”中年女子的脸上虽依旧挂着笑,但她的声音听起来却有些落寞。

    秀眉微蹙,原先沉醉在打击乐喧嚣刺激中的年轻女子,一瞬之间便恢复了清冷与镇定,她狐疑地望着中年女子,眼神中充满了探究。她试探姓地开口问道:“上面准备升你?”

    中年女子缓缓摇了摇头,而后苦涩一笑,“总部人事方面,最近发生了一些变动,原先对大陆政策相对保守的一派,渐渐势弱,甚至有逐步被清除出去的态势。作为大陆西南地区的主要执行人,我这几年的表现,并不能让新上任的主官满意,所以……”笑中充满了无可奈何。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对于中年女人的遭遇,年轻女子有些愤愤不平。

    中年女子从档板旁的雪茄盒里抽出一支雪茄,叼在嘴上,原本有些闷闷不乐的神情渐渐趋于平和,她自嘲地对年轻女子笑道:“这就是政治,不是吗?”

    年轻女子有些气苦,她也抽出了一支雪茄。“上面,怎么不把我也一起调走?”

    “我是人老珠黄了,你不同。你对上面还有利用价值。”中年女子爱怜地摸了摸年轻女子的脸颊,而后从年轻女子的唇上,把雪茄取了下来。“抽这个,对你没什么好处。”

    “你回去后,上面会怎么安排你?”

    “估计是调到一个闲散的衙门,或许让我重新去基地做教官也说不定。这个结局,比起其他一些人,要好得多了。”

    “他们会不会?”年轻女子有些支支吾吾,因为她清楚,被上司杀驴卸磨这样的事儿,在她们这个行当并不少见。今天是中年女人,说不定哪一天就真得会轮到她,在失去利用价值以后,她们这些潜伏在第一线的,命运很有可能会发生根本姓的改变。

    跑车下了t市的环城公路,转入了路旁一条只有两车道的小支路。

    支路的尽头是一排联体别墅,保安管得很紧,没有小区特有的通行证,外人是绝不可能靠近小区的具体建筑的。

    “兰小姐,你回来了啊。”隔着车窗,小区的保安殷勤地与兰小烟打着招呼。或许,面对兰小烟这种媚到骨子里的真女人,只要是个男人,都或多或少会产生一些浮想。

    “魅力无穷啊。”重新启动跑车时,中年女人调笑了一句。

    兰小烟在t市的住所分为上中下三层,装配着全套的nec智能家居保全系统。如果是业内人士,一定能目测出这套系统的分量以及造价。在这套系统之外,兰小烟还聘请专业人士额外添加了几个特殊插件,以备不时之需。

    “每次到你的地方,我都觉得奢侈。”中年女人窝在一张售价20万的单人沙发中,品着兰小烟递过来的极品威士忌。

    “你呀,有时候觉得你像我的妈妈,有时候却又觉得你像我的妹妹。”兰小烟来到中年女子的身旁蜷腿坐下。

    听着兰小烟温情的抱怨,中年女人一口饮完了高脚杯中的烈酒。她微眯着双眼,舒服地打了一个酒咯,一抹艳红很快浮上了她的脸颊。两片唇瓣一开一合,似在说,“光担心,又有什么用!”

    兰小烟听不清晰,但她知道,中年女人的酒量并不好,至于酒品,那更是差到了极点。

    果不其然,只听“呕”地一声,一片污迹便出现了那张造价20万的单人沙发上。

    紧接着又是“呕,呕,”地两声。

    兰小烟望着自己身上的污物,拍了拍她秀巧白皙的额头,有些苦笑不得。

    “小烟,我难过,我好难过。”中年女人一边嘟囔着,一边拍打着沙发旁的茶几,“乓”的一声,矮几上的酒瓶,被中年女人的右手一扫,飞向了不远处装饰台上的一件唐三彩真品。

    “我的天。”兰小烟欲哭无泪。

    “扑通”一声,中年女子原本就有些摇摇欲坠的身子,这下真得摔滑到了地板上,额头还不大不小地被刮去了一层油皮。

    这下,兰小烟可慌了手脚,她上前一把扶住中年女子的身子,一边颤声道:“琴姨,琴姨,你可别吓小烟,你可别吓小烟。”切切实实的真情流露。

    兰小烟略有些吃力地把中年女子横腰抱起,顾不上擦拭身上的污秽,也顾不得中年女子身上那股臭气熏天的难闻味道,跌跌冲冲地把中年女子弄进了卫生间。

    卫生间很大,有浴缸,也有淋浴。

    兰小烟轻轻地褪去了她和中年女子身上的衣物,而后就像是个乖巧的女儿,一遍一遍替中年女人冲刷着身上的污秽。

    中年女人偎在兰小烟的臂弯里,任由兰小烟摆弄,很听话。

    洗到后来,兰小烟似是触动了内心最深处的那片柔弱,轻轻地,在中年女人的额头上印下一吻,而后轻不可闻地唤了声妈妈。

    兰小烟没有母亲,确切地说她不知道她的母亲究竟是谁,从她有记忆的那天起,她就生活在一片四面被海水包围的海岛基地。

    让她与母亲这二字联系的最多的,或许就是面前这个正静静躺在她臂湾中的中年女子。

    ……

    一阵急促的手机声,唤回了兰小烟逐渐迷失在回忆之中的心神。

    “喂~~~”从回忆中惊醒的兰小烟,重又是一幅烟媚于行的绝代风姿,光是那嗲中带傲、珠滑圆润的嗓音,便能轻易俘获一批又一批的裙下之臣。

    “喂,是小烟吗?”电话另一头,是hy市电视台的台长余澄清。

    “余台长,这么晚,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小烟啊,是这样,明天台里要举办一个慈善晚会,市里……”

    还没等余澄清的话说完,兰小烟就拿起了乔。“余台长,我现在可是假期时间哦。”

    余澄清好说歹说,就只差唤声小姑奶奶了,兰小烟这才松了口。

    “那就说定了哦。”挂上电话,余澄清擦了擦脑壳上的虚汗。老伴见了,顿时火冒三丈,上前戳着他脊梁骨直骂:“你个老不要脸的……”

    余澄清心中冤枉极了,好一阵解释,才缓和下了老伴的情绪。

    “这么说,那个姓兰的小搔狐狸,后台硬得很咯?”

    “那是。”

    “可机关上上下下,都在疯传……”

    “都是乱嚼舌根的,机关里的事儿,你又不是不清楚。不说别的,就凭人家兰小烟的样貌、学历、关系,就算要勾搭,也至少勾搭厅局级以上的,就咋们市里那点货色,人家不明白,你还不明白?话说回来,今儿如果不是这个兰小烟,台里还有谁敢和我这么拿乔?”

    ***************

    两个小时后,中年女子捂着惺忪的睡眼,轻声下了楼。

    “小烟,在做什么?”她望着兰小烟的神情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温柔。

    兰小烟背对着她,坐在吧台前的高脚凳上,飞快地敲击着身前的银白色键盘。

    她没有注意到中年女子眼神中的温柔,如果她注意到,作为一个资深情报人员,她一定会觉察出其中的不同。那是一种带着内疚的温柔。

    “我在搜索总部数据库中关于王刚这个名字的所有资料。”兰小烟依旧没有回头。

    “王刚?”

    “对,就是那个,坐在叶天身边的男人。如果我的眼力没有退步的话,他应该是个军人,而且很有可能是那种核心部门或者特殊部门的,我在他身上察觉到一种同类的气味。”仔细分辨,便能发觉,兰小烟身前的笔记本电脑中,安装的并不是普通的艹作系统,既不是那种基于windows内核的,也不是那种基于unix内核的。

    “军人,核心部门或者特殊部门。”中年女子微蹙着眉,只思索了一小会儿,便泄了气。“不要再费劲了。小烟。如果真是大陆军方核心部门或者特殊部门中的人,他就一定不会用真名。”

    过了三五分钟,一排排数据,在屏幕上依次显现,扫视了片刻,兰小烟无奈地摇了摇头,“没有一丁点相关资料。”

    中年女子上前抚了抚兰小烟的头发,说:“这也正是我想提醒你的。在你和叶天的接触过程中,千万得小心谨慎。叶天作为叶家极力推出的第三代,他的安全一定会有一批甚至几批人在暗中专门负责。稍有纰漏,后果将不堪设想。”

    “我明白了。”兰小烟点了点头,站起身,走到酒橱后的一个小柜子旁,拿出一份饮品,递给了中年女子。“琴姨,这是养胃的,最适合醉酒以后喝了。”

    中年女人接过饮品后道了声:“谢谢。”

    酸酸的,有些奶味,中年女人以前曾看见兰小烟喝过,那时是在南美,总部交给了兰小烟一个任务,任务的场合需要时常饮酒。为此,兰小烟特地找了美国一个营养学家,给她专门调配了这种养身的饮品。

    饮完之后,中年女人覆着兰小烟的耳朵,轻轻道了一句:“小烟,你跟我上楼,我有几件东西要交给你。”

    听到中年女人的吩咐,兰小烟有些诧异,她觉察到了中年女人举动中的不同之处。

    中年女人,并没有向楼梯走去,而是轻手轻脚地来到了地下车库的入口。兰小烟学着中年女人的动作。

    到了车库,中年女人从随身的小包里取出一个探测器,拉长天线,仔细地在车库30多平方的空间里扫描着。

    一共进行了三遍。

    “琴姨。”兰小烟唤了一声。她被中年女子的举动弄得有些紧张。

    “瞧瞧,这是什么。”

    兰小烟从中年女子的手里接过厚厚一份资料,里面有一张电脑光盘,十几张零散的照片,两卷胶卷,还有几盒老旧的录象带。

    兰小烟先看了照片。

    照片上有一个女人,大概24,5的样子,乌黑的长发一直披到肩膀。脸被长发遮着,看不太清楚。她全裸着身子,像只母狗一样趴在床上,翘着肥臀,姿势十分银糜。一个四十五六的中年男子,从背后进入了她的身体,半伏在她裸背上的同时,还不时把玩着她胸前的那对丰盈。

    兰小烟低唾了一声,接着看第二张相片。

    仍旧是先前的姿势,不过照片上的女人比之先前显得更加不堪,她裸露的身体已完完全全趴到了床上,只剩下的屁股仍伴随着身后男子的进出,一上一下地耸动。

    第三张照片,是在浴室里,依旧是那种最入骨的活塞运动。

    只不过这次,对象的容貌,被完完全全地记录在了照片之中。

    瞬间,兰小烟便认出了这两个人。她吃惊地紧捂着自己的嘴巴。

    “怎么会是他们俩?”

    “你不知道,我们这条线的主官,这次换得就是他。”中年女子更是抛出了一个让兰小烟感到难以置信的答案。“真是好大一桩姓丑闻。”中年女子重又点燃了一支雪茄。“接下去看。”她吩咐道。

    “好。”

    第二组照片上仍旧是相似的镜头,只不过男女主角换了,欢好的场景也换了。这次是大陆……

    第三组……这次也是大陆……

    第四组……这次是美国……男女主角也换成了两个黄头发,白皮肤的洋鬼子。

    第五组……这次是菲律宾……

    待兰小烟看完了所有的照片。中年女子这才幽幽地叹了口气。“我在这一行足足干了20年,早就见惯了这一行的龌龊与险恶。在上面那群手掌实权的政治人物眼里,我们只是玩物,只是工具!你先前问我,上面会不会……我真得回答不了……”

    “琴姨,有了这些资料,我相信上面不敢……”兰小烟的话还没说完,便被中年女子打断道:“我不可能和上面明着干的,我有丈夫,也有儿子,如果上面知道我手里有着这样一份材料,他们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从我身上撬出来。甚至,他们很有可能拿我的丈夫还有我的儿子,来威胁我!为了他们,我只有妥协。”

    “所以,小烟,我的女儿,”中年女人说到这里,有些伤感。“这些资料,妈妈就全部留给你了。不论以后你派做何种用图,都要记住妈妈的话,一定要给自己留条后路。”

    中年女人走了,是坐凌晨的航班走的。兰小烟本想去送,中年女子却极力不让。

    兰小烟蜷坐在床前,抱着双膝,一边看着窗外的繁星,一边想念着中年女子。

    那叠材料整整齐齐摆成一堆,静静躺在床单上。

    兰小烟抹了抹微红的眼睛,抽出其中的光盘,放入了笔记本的自带光驱中。

    越看到后面,兰小烟越惊异它的价值,也就越感激中年女子对她的眷爱。

    上面不仅记录着大陆的一些政商高层,还有泰国,菲律宾,马来西亚等东南亚国家,还有南美、中东、独联体……

    飞机上,坐在头等舱的中年女人,正在饮着酒,一杯连着一杯。

    她的坐姿看上去不是那么幽雅,但她略低着的臻首上,目光依旧清明,没有一丝一毫的醉态。

    她欺骗了整个情报界整整四十年。包括她的老公,她的儿子,她的上司,她的下属,从没有一个人知道,以往她的醉酒全部是她刻意假装出来的。

    她是一个真正的资深情报人员。

    (未完待续)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