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风流 > 《官场风流》正文 第二百六十六章
    由于有两位女士在场,所以晚宴过后,丁小军也没有再安排什么余兴节目。

    反倒是丁小柔意犹未尽地提议,四个人一起去游会儿泳。

    “叶兄,这……呵呵。”对于丁小柔的提议,丁小军似乎也没有料想到。

    叶天本想婉拒,不过随后想想,也不是什么大事儿,不就是游个泳嘛。饭都来吃了,游泳又算得了什么,遂微笑着点了点头。

    叶天早听说过建国饭店的泳池,在整个西南亦是数一数二,只是一直碍于身份,无福消受罢了。

    今曰也是难得,就让丁家兄妹做个东道吧。

    见叶天点头答应,丁小柔笑盈盈地靠在他的身旁附和道:“就是嘛。老人家当年还喜欢在泳池旁会见客人呢,我们就是小游一会儿又有什么打紧。嘻嘻,上次我爸爸还有何伯伯,他们也在省委招待所一起游泳来着。”

    叶天明白,丁小柔这是有意无意地拉紧双方的关系。但这个面子,叶天还不能不给。

    建国饭店共有五个温水游泳池,其中三个是私秘的小池,专门招待vip客人,另外两个则是对所有客人都开放的大池。

    没过多久,方芳便着人包好了一个小池。

    小池虽说不大,但容纳四个人,那还是绰绰有余,碧色的水面波澜不惊,只是偶尔才泛起几丝涟漪。

    两位女士换衣的速度并不慢,不过片刻,两具极具看点的女姓,便跃入了两个男人的眼帘。

    一具丰腴,一具却略微有些青涩。

    叶天心中暗笑:别看丁小柔表面上风情万种,可内底里说不定还是个小姑独处尚未破身的丫头片子。

    “叶大哥,我陪你游会儿。”正想着,丁小柔便游到了叶天的身前。

    “行,不过输得人,可得有些惩罚。”在水中,叶天也没有了在岸上的那种拘束,见到一个半大不小的丫头偎在自己的身旁,故做风情万种的样子,一时兴起,不禁调笑了一句。

    “怎么个惩罚法呢?”没曾想,丁小柔还真打蛇随棍上,粘了上来。

    望着她眨巴眨巴的丹凤眼,叶天不觉暗惊:内媚!这丫头片子弄不好还真有些内媚!招惹不得,招惹不得。

    十来米远的地方,丁小军和方芳相互依偎着,见到丁小柔和叶天正在嬉戏,故也没有过去打扰。

    “是不是给叶市长安排个陪泳的小姐?”方芳依在丁小军的怀里,随着丁小军的泳姿浮浮沉沉着。

    “这次就算了。毕竟这是在叶兄的地头,被外人撞见了终究影响不好。等下次到省城,你再好生安排一下。今天就让咱家的小公主先伺候着吧。”丁小军一只手把方芳搂在怀里,另一只手在水下不断摩挲着方芳细滑的小腹。

    也不知当年方芳究竟抱了怎样一种想法,反正临产前一再要求医生使用破腹生产,而非自然分娩。丁小军本不想答应的,可后来耐不住方芳的死缠烂打终究点头应允了。

    别说,过了三十这个门槛以后,方芳当曰的“无心之举”利马成效彰然起来。

    瞧此刻丁小军搂着她的那股热乎劲儿,就可知一二了。别人家哪个不是把黄脸婆给丢在一边了啊?

    游了大约二十来分钟,叶天觉得有些乏了,和丁小柔轻语几句,便顺着扶梯出了泳池。

    用浴巾稍稍擦了擦身子,摘下泳帽,靠在池畔的躺椅上微眯了一会儿。

    “累了?”没过多久,丁小柔也出了水池,来到叶天身边坐下。

    “还好,不过好长一段时间没游了,一下子感觉有些不太习惯。”从丁小柔手里接过一杯果酒,叶天微茗了几口。“你个丫头游得不错,以前是不是专门练过。”

    “没呢。只不过我爸爸喜欢游泳,以前时不时地总陪他游上个大半小时。现在他忙了,我也游得少了。”

    休息了片刻,两人又下池子游了几圈,而后和丁小军、方芳打了个招呼,便进更衣室冲凉换衣服去了。

    也就两三分钟,丁小军也进了更衣室。对于叶天古铜色的皮肤,以及小腹上那棱角分明的4块腹肌,丁小军羡慕不已。

    叶天不禁打趣,多晒晒太阳,多去去健身俱乐部,也就出来了。

    说心里话,叶天知道丁小军是在刻意讨好,但这种讨好,让叶天觉得很亲切很舒服,就像以前大学时代他和王威之间那样。

    从泳池区域出来,几名衣着时尚,化着淡妆的年轻女子与叶天擦肩而过。

    随着她们的离去,空气中还残留着些许茉莉花开的香味。

    叶天知道她们是陪泳小姐。还知道,这些陪泳小姐各个出自名校,她们有的像楚玉一般为生活所迫,而另一些则现实功利了许多。

    也怪不得她们这些女孩。能时常出入5星级酒店潇洒走一回的,大多是手中掌握着一定社会资源的,若能攀附上一个,那足可少奋斗30年,另外5星级酒店的客人,至少素质上要比外边很多普通人强上那么一点,不管是不是道貌岸然,但能安全一分则是一分。

    “她们心里也都有一个梦。”不知何时,丁小柔来到了叶天的身旁,与他一起驻足望着那群女子远去。

    等丁小军和方芳相携出来以后,四人又去饭店的咖啡厅喝了一杯咖啡。大概10点半的样子,叶天起身朝丁家兄妹,还有方芳告了辞。

    望着叶天的小车逐渐消失在马路的另一头,丁氏兄妹这才上了车。在市区里拐了几个弯后,他们便上了出城的公路,看样子是要连夜赶回省城。

    “小柔,叶天这人,你怎么看?”开车的是丁小军,丁小柔和方芳坐在小车的后排。上了公路后,丁小军点了一支雪茄,问道。

    “挺上路的。知道自己是谁,也知道自己在干些什么。我看好他。”比起在叶天身边时那种惹人垂爱的小女子神态,此时此刻的丁小柔却流露出一股杀伐之气。

    “控股hy市商业银行的事应该问题不大了吧?”方芳也问了一句。

    “他那儿,我们只是报备一下。”犹疑了片刻,而后想想,就算让方芳知道其中的内幕也关系并不是太大,遂又言道:“这其实也是老爷子的意思。”

    “是丁叔叔的意思?哦。”

    “嫂子这下明白了吧。”丁小柔嘻嘻一笑:“嫂子,我们私下那点小动作哪儿能瞒得过这些老人家。呵呵,他们这些搞政治的啊,永远比我们要高上不止一筹。”

    “你注意到没,从一开始谈到控股商业银行的事情,叶天就一副了然于胸的样子,若没有十足的准备,他又岂会和咱们这样直来直去。你信不信,等会儿叶天回去以后,利马就会和京城联系。上面……呵呵。老爷子也算是在安上面的心。”

    “叔叔这招的确很高。”丁小军也适时地赞了一句,当然他可不敢像丁小柔那样直呼丁大同为老爷子。要知道没有丁大同,就没有丁小军的今天。适当的尊重那是必须的。

    “叶天那儿,我们是不是要意思意思?”作为商家,方芳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意思”。

    “他那儿先不用管。等事情完全办成了以后再说。他们这种家庭又岂会缺了这种小钱,就是要捞,也不会用这种手法。”丁小柔一口回绝道。

    “本色股份今天的收盘价是3。35元,几个作手(艹盘手)已经把具体的艹盘方案呈报上来了,要不,给叶市长透露一二?”方芳似乎还是有些不太放心。

    丁小柔沉吟了片刻后还是摇了摇头。“这种事情大家心知肚明就成了,话一旦说开,反而有些不美。我想,凭叶天的眼光和经济功底,如果真想小试一把的话,总能寻找到合适的建仓价格和建仓时机的。”

    丁小军也附和道:“那是。恩……方芳,叶天的事情就由小柔做主,你就不要插手了。”

    被丁小军说了一句,方芳也没什么芥蒂,对于丁氏权力家族的格局,她是一清二楚,作为一个外来者,她深知没有丁家父女,就没有眼前的一切。

    另外丁小柔在应对见识方面并不比丁小军差上多少,唯一有些缺陷的是,丁小柔只是个女儿身,要不,丁氏家族挑大梁的,或许还轮不上丁小军呢。

    “又不是什么大事儿,瞧你又说嫂子,嫂子来,咱们不理他们这些臭男人,这些臭男人啊,一个个儿都自以为是的厉害,都以为啊,这个天少了他们就不成了!”

    对于丁小柔的安抚,方芳微笑以对。心中却暗想:这些都是什么人啊,你瞧面前这个,才多大岁数,甩弄起人来,那是一套接着一套,一不留神,说不得被卖了还得为她们数钱呢。

    见方芳脸上没有不虞之色,侧首朝丁小军问道:“哥,省银监局的几位叔叔伯伯表态了没有?银监局那边的事儿,你可要抓紧啊。”

    丁小军可不管后排两个女人之间的那点小心思,他一边抽着雪茄一边回道:“习伯伯私下已经向我表过态了,在本色股份控股hy市商业银行这个问题上他是不会做拦路虎的。另外几个能起到作用的叔叔伯伯那儿,我和方芳也已经打点到位了。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的问题。眼下,就看咋们对银监会的公关力度了。小柔,京城那边怎么说?”

    “已经开价了。”

    “哦。”丁小军与方芳同时应了一声。

    “80万欧元,让我们直接从海外划拨到指定帐户。说是避免人民银行对于反洗钱的监管。500万现钞让我们在京城交付。”丁小柔略有些漫不经心地答道。她瞧了一眼窗外急速倒退着的田野和炊火,似在思考着什么。

    “80万欧元,500万(华夏币)现钞。”丁小军吸了两口气,嘟哝道:“好大的胃口!”

    “与我们先前估计的也差不了多少嘛。也不算狮子大开口了。”方芳反而看得淡些。

    “嫂子说得对,散财聚众嘛。一回生二回熟,以后也算多了条路子。”丁小柔也劝戒道。

    “就是有些舍不得啊。”丁小军叹息了一声。“要不是这两年人民银行和银监会对民营资本控股商业银行的审批越发烦琐艰难,我们……哎,怪就怪德隆系、平和系那些家伙把招牌给做坍了!要不然我们现在何必要费那么大的工夫。算了,算了,不多说了。”

    见堂兄大发牢搔,丁小柔笑笑没有言语。她知道,这只是牢搔而已。在大事上,堂兄还是很大气的。

    “对了,嫂子,本色股份的中报开始准备了吗?”

    方芳点了点头。“按照原先计划好的,第二季度每股赢利3分,环比上一年同期增长了53%。这个数字算是相当可观的了。”

    “三分。恩……”方芳像是在犹豫什么,黑白通透的眸子中闪烁着皎洁的光芒。半响,她叹了口气,凝重道:“嫂子。再往上面加个三分吧。”

    方芳咬了咬嘴唇,同样犹豫了片刻,最后还是下定决心道出了她的想法。“小柔。再加三分的话,那实在过高了一点。我担心市场方面嗅出味道来,到时候可不利于我们的后续艹盘啊。”

    丁小军附和了几句,看情形他也不太同意丁小柔的主张。

    “最近三年,本色股份虽然持续赢利,但都不过是微赢而已,业绩过于平平了。有道是不怕一万,只怕万一,我担心,有人会在这一点上盯住我们不放。要知道银监会也不是铁板一块,真若有人拿这个做文章导致审批不成功的话,我们前期做了这么多准备工作,耗费了这么大的人力物力,那可真有些得不偿失了。”

    没等丁小军和方芳发表意见,丁小柔继又问道:“另外,我记得,本色股份在hy市商行,有两笔贷款最近就要到期了是吧?”

    方芳应了一声。

    “为了以防万一,那两笔贷款,我觉得还是不要在hy市商行办理展期或者借新还旧的业务了。”

    丁小军瞬间便明白了丁小柔的想法,他笑道:“现在那些财经记者可都是无孔不入,为了吸引大众眼球,新闻标题那绝对是一个比一个夸张吓人,到时候真要闻到什么味儿,给你在主要版面上来篇《用商业银行的钱收购商业银行》的报道,那我们可真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未完待续)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