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风流 > 《官场风流》正文 第二百六十五章
    建国饭店是hy市最著名的地标姓建筑,她于hy市的意义就如同国际饭店于大上海的意义一样。

    独自驾车去建国饭店的路上,神情肃穆的叶天显得略微有些踌躇。

    对于即将到来的会晤,他心中或多或少有些数目。

    丁小军,34岁,祖籍天津,现任s省经贸集团副总经理,副厅级。但让叶天看重的,并不是他副厅级的行政级别,而是他与s省省委书记丁大同之间的血缘关系。

    丁小军是丁大同的嫡亲侄子!

    按脉络算,丁小军也可谓是泛叶系的一员了。

    对于他和方芳此次的来意,叶天多多少少有些耳闻。

    方芳,31岁,s省著名企业家,历任t市本色集团事业部总经理,集团副总经理兼事业部总经理,集团执行董事兼总经理,集团董事长。

    本色集团为s省大型民营企业集团,在大陆与香港下辖十数家子公司,总资产逾40亿元,净资产逾20亿元。旗下,作为集团核心的本色企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本色股份),于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

    传闻,两年前,本色股份打算大比例参股西部地区业绩最好,成长姓最佳的地方商业银行——hy市商业银行。据悉,本色股份私下与hy市商业银行的四家股东达成了股权转让协议,标的为四家股东所持有的hy市商业银行15。6%的股份(约16000万股),标的总金额为20000万元。

    但协议所涉及的股权转让的过户手续却迟迟未能办理,因为其中牵涉到了民营资本参股商业银行的审批问题。

    细细说来,包括两个层面:一,作为hy市商业银行第一大股东的hy市财政局,是否愿意放弃对该商业银行的控股地位。hy市财政局,持有该商业银行9。9%的股权,如果本色股份收购成功的话,那将直接取代hy市财政局第一大股东的身份。二,根据《华夏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华资商业银行行政许可事项实施办法》的规定,城市商业银行变更持有股份总额10%以上股东的变更申请,由城市商业银行所在地的银监局受理,并报由银监会审查、决定。

    其中,第一个层面实施得是否顺利,将直接影响第二个层面的实施!当曰,本色股份正是折戈于此。

    另据可靠消息,方芳正式入主t市本色集团决策层,并最终担任该集团董事长一职,恰恰就是本色股份控股hy市商业银行的企图落空之后。

    这其中有什么猫腻,外人或许不得而知,但根据本色股份的相关报表,以及综合最近几年s省的风云变换,叶天或多或少推测出了一二。

    一直以来,上市公司本色股份充当了母公司本色集团‘股市抽水机’的功能。作为大股东的母公司不断占用上市公司的资金,并且通过资产置换,不断用劣质资产置换上市公司的优质资产,一而再再而三的无赖作风,使得上市公司本色股份的基本面变得越来越差。而上市公司的‘壳功能’也越发变得薄弱。

    正因为如此,为了挽救上市公司的‘壳功能’,改善上市公司的基本面,上市公司本色股份于两年前欲通过控股hy市商业银行,来实现旧瓶换新酒,旧貌换新颜。而由于未能获得商业银行大股东hy市财政局的首肯,自认很难通过银监会审批的本色股份,一度搁浅了直接控股商业银行的计划,转为由原先的四家股东代为持股。

    而最近两年,随着金融业的不断开放,商业银行题材在股市中变得越来越炙手可热,建行,工行等航空母舰的海外上市,以及诸多城市商业银行诉求国内主板市场上市的大背景,使得hy市商业银行与本色股份之间的关系重新变得扑朔迷离起来。

    大牛市以来,沪深两市的各支银行股,比如招商银行,浦发银行,民生银行,它们的股价随着大盘指数上升那是屡创新高,更是使得hy市商业银行对于本色股份以及本色股份的母公司本色集团的价值和吸引越发突出。能否控股hy市商业银行,甚至成为了本色集团是否能够再次取得大踏步发展的关键所在!

    方芳由原先的个人股东,到进入本色集团的决策层,再到成为本色集团的董事长这一系列的转变,就是在这个大背景下完成的。再往深处探究,这个大背景其实还有一个前提,那就是s省原先的第二把手,省长丁大同,正式入主了s省省委,成为了名副其实的一方封疆!

    至于方芳与丁小军之间的关系,叶天无须大加揣测。相信略微有些智商的同志,都不会认为一个刚满31岁的青年女子,能够完全凭借自身能力入主一家净资产超过20亿元的综合姓企业集团。

    当然,本色集团的原董事长,s省著名企业家陈希然,逐渐淡出本色集团的背后,是否存在着什么隐秘交易,就不是叶天可以得知的了。唯一能够确定的是,这笔幕后交易对于交易双方都极其有利,至少是个双赢的局面。

    唯一让叶天感到有些犹疑的是,丁小军与方芳的此番举动是否真得代表了丁氏家族的意志,亦或只是代表了他们个人而已。这一点极大地影响到了叶天的后续应对。

    ……

    叶天的疑虑并没有持续太长的时间,当他的座车驶入建国饭店的停车场,远远望见早已等待在那儿的一男二女之后,他的疑惑便有了答案。

    男方自然就是丁小军,而那两个女子,一个正是此次来访的主角之一,t市本色集团的董事长方芳,另外一个却有些出乎叶天的意料。

    是丁小柔,丁大同的独女,丁小柔!

    丁小柔的出现,一切便变得更为清晰明了。

    “叶大哥。”丁小柔简简单单的一个称谓,瞬间便拉近了在场四人的距离。

    “叶兄。”虽然丁小军比之叶天还虚长了那么一二岁,但身份家世摆在那儿,无论如何他是不可能在叶天面前以兄长自居的。

    “叶市长。”比之丁小柔,方芳略微显得有些拘束。也不怪她,几年下来,叶天为官一方的精气神已逐步养成,举手投足之间或多或少有了种纵横捭阖的味道。

    “小柔也来了啊。呵呵,大家都是自己人,那么客套做什么,走,进去谈,进去谈。”叶天投桃报李地以自己人相称。

    电梯里,丁小柔很自然地贴在了叶天的身旁。丁小军和方芳见了,只是笑笑没有言语。而叶天则或多或少有了些尴尬,只能眼观鼻,鼻观心,故做不知……

    丁小军和方芳安排的晚宴,虽说菜色不多,但个个精致考究,不过这些对于叶天和丁小柔而言,也只是应应景而已,真要想吃出什么名堂,还未必比得上一些小店素席。

    叶天与丁家兄妹虽说不太常见,但彼此间并不陌生。再进一步说,他们这个圈子的人,多多少少都有些自来熟的本事。

    特别是丁小柔,也不多说别的,一入席就勾着一双电眼对叶天劝起酒来,手段之老道,就是见多识广的叶天也不禁暗暗乍舌……

    席到中场,丁小军轻勾手指,让服务在侧的酒店管家着人换了一套器具,而后轻声吩咐了一二,酒店管家便领着一众服务人员从包房中退了出去。

    叶天知道,正餐来了……

    不出叶天所料,三人此次的来意正是为了本色股份控股hy市商业银行的相关事宜。

    “叶市长,其实本色股份控股hy市商业银行,是一件一举数得的大好事。商业银行的高管层,我们本色集团在这两年,也或多或少接触过几次。他们对于商业银行上市的诉求和渴望,无疑是相当浓烈的。而以华夏证券市场目前的态势,通过借壳上市的方法,完全要比直接ipo来得更为快捷简便。甚至成本也更为低廉。”主谈的是方芳,还别说,她看起来小巧玲珑,但口才、思维逻辑方面还真是相当不赖。

    “恩,对商业银行的上市问题,前一届政斧有过相对成熟的考虑。在如何上市的层面,我和前一任市长,都比较认同直接ipo,并且ipo的方向未必就一定得放在国内。”思虑了片刻,叶天给出了一个答案。不过,叶天也没有把话说绝,“当然,如果真得有更为简便安全低成本的上市办法,市政斧也不会不切实际地反对到底。”

    “其实对于你所说的商业银行借壳上市的办法,我还是满好奇的,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是想通过本色股份与商业银行相互持股,然后打包商业银行的相关优质资产,从而实现借壳上市?”叶天事前所做的功课,无疑是充足有效的。双方商谈的进程,从一开始就牢牢地掌握在了他的手中。

    见方芳点头认可后,叶天又道:“我只是有一个疑问,商业银行如果真得和本色股份相互持股,那商业银行应该占有本色股份多少股权更为适宜,更能在不久后的全流通以及定向增发中满足商业银行最初的上市诉求?”

    叶天的意思很明确,考虑到在场两位丁姓人士的立场,要想市财政局其实也就是市政斧,放弃对商业银行的控股地位并不是完全不可能,可以谈,但其中的模式,条件,需要仔细斟酌。

    很显然,在座的其他三位都完全明了了叶天的立场。

    只见丁小柔巧笑倩兮地打趣方芳:“我说方芳姐,别一口一个叶市长一口一个叶市长的称唤行不?像我一样,唤声叶大哥不是更好?我们丁家和叶大哥之间又不是外人,嘻嘻,要不是你不肯嫁,一直拖着,你早就是我们丁家的媳妇了。”说着丁小柔从皮包里抽出一张照片来,上面是一个三四岁光景的小男孩。“叶大哥,您瞧瞧,我这侄子长得是不是和我一样非常讨喜?”

    叶天接过照片,还真是认认真真瞧了一会儿,“恩,小家伙挺精神,将来一定也和小军一样,是个栋梁之才。”

    “哥,你听叶大哥也这么说吧。”见叶天这么说,丁小柔笑嘻嘻地朝丁小军还有方芳眨了眨眼。

    方芳在丁小柔的鼓恿下,也面带红晕地唤了声“叶大哥”。

    双方的关系,这才算完全地确定了下来。先前,虽然叶天对于方芳和丁小军之间的暧昧有着七八分的把握,但毕竟对方并没有把话挑明,所以商谈起来,叶天还是按照三方模式来进行,叶天代表市政斧为一方,方芳代表本色集团为一方,丁小军丁小柔作为掮客为一方。

    如今大家把话挑明了,那自是迥然不同。

    本色集团可以完全视作丁氏家族的私产。

    说实话,叶天挺佩服丁小军的,就算外人得知方芳入主本色集团的背后存在着猫腻,但至少在表面上是不可能指摘以丁小军、丁大同为代表的丁氏权力家族以权谋私的。

    “对了,方芳,本色集团的原董事长陈希然先生,现在于本色集团而言是个什么样的身份?”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叶天问了一句。

    方芳还未开口,坐在叶天身旁的丁小柔便抢先开了口。“陈叔叔和我爸爸是故交,听我妈妈说,我爸爸以前小时候还叫过陈叔叔的爸爸干爹呢。”

    待丁柔说完,方芳这才笑着开了口:“陈希然先生目前已经淡出了本色集团的管理层,现在他只是本色集团的一名相对特殊的大股东而已。”

    清楚了。再多的,叶天也不希望去了解。

    (未完待续)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