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风流 > 《官场风流》正文 第二百四十四章
    数月下来,hy市的房价指数,就像是乘坐火箭一般,一节一节往上不断高升。甚至到了叶天再无法忍耐的地步。

    在老百姓漠然的神情中,叶天逐渐采取了行动。

    而另外一头,胡恒达与曾颜始终没有放松对叶天的公关力度,甚至曾颜还数次以公事为名北上京城拜谒王毓,以期达到夫人外交的目的。

    hy市豪江18洞高尔夫球场。

    “叶市长,上次我和您说的事儿,您怎么看?”胡恒达与叶天走在前,曾颜则紧跟在后。

    “老胡啊,你又在套我话了。呵呵。”叶天接过曾颜递来的水瓶,喝了一口。

    “不谈公事,不谈公事。胡董,瞧你,又忘了叶市长的规矩不是。”曾颜见缝插针地道了一句,还巧笑倩兮地白了胡恒达一眼。

    叶天瞧着曾颜的俏皮样,不禁爽朗地一笑。“得了,小曾,你就别在我面前玩鬼花样了。王毓都给我说了,这阵子你可没少跑京城。。。”

    “叶市长,您这可是冤枉我了,我还不是看毓妹妹一个人在京里孤单,正好我们恒达地产在京里面有些外联事宜,我也就顺道。。。既然您这么说,以后最多我。。。”

    叶天明知曾颜在演戏,却也不拆穿。“行了。小曾,我谢谢你还不行。呵呵,王毓跟我说了,她和你是真得投缘,你肯抽出时间过去看看她陪陪她,我是高兴还来不及呢。”

    叶天半闭双眸寻思了片刻,而后猛一睁开精眸,一动不动地凝视着胡恒达道:“老胡,昨天常委会的议题你都知道了吧。”

    叶天的话,使得得胡恒达微微一怔。他回想起前一曰的情景来。

    大约是上午10点的时候,他正坐在宽阔的办公室中批阅着下属子公司承送上来的运营文件,就听“嘎吱”一声推门声,曾颜心急火燎地从外面闯了进来。“老胡,市委正在召开常委会议,议题是抑制房价不正常的骤升。”

    “什么?怎么会这么突然?一点消息也没有得到啊。”

    就在胡恒达惊诧莫名的时候,叶天正在会议现场直陈己见。

    他列举了证明hy市房地产市场不正常火热的七项症状,以及必须采取降温措施的八大理由。

    会议室中的市委主要领导,态度十分暧mei,在叶天叙述的同时,不时互相对望一眼,以寻求其他同伴的意见与看法。

    黄爱国则端坐在会议桌的首座,不执一言。

    常委们见书记大人没有开腔,便也不做他言。

    待叶天全部论述完毕,一阵短暂的沉默之后,市委副书记韩让首先开了口。

    叶天心中一阵冷笑,该来总会来的。对于对立面的出现,他早早便已做好了一番计较。

    “叶市长所说的给房地产市场降温,平和房价的政策,我个人是大力赞成与支持的。”见常委们纷纷点头,韩让却话锋一转又道:“但,我觉得凡事都应该有个度有个时间表,我们的计划、政策的制订与执行,与下面的老百姓那是息息相关。所做的决定一定要慎之又慎。我们应该首先确认一个问题,我们hy市的房价是否已经到了一个让寻常百姓无法忍受的程度?这阵子,我研究了燕京,上海,广州等地的资料,对于省会t市的相关资料,我也让下面做了一番分析。总的来说,我们hy市的房价还是有潜力可挖的。”

    继韩让之后,市委常委副市长乔风雨也开了口:“不说别的,保持一定热度的房地产市场,对于咋们hy市的经济高速发展也颇有助益。不只咋们hy市,几乎每个大中型城市都把房地产建设作为拉动经济增长的高招妙招。咋们为什么就不能学习学习人家的先进经验?”乔风雨的话很直也很冲,叶天笑笑没有言语。他知道乔风雨是杆枪,是对面几个老狐狸抬出来针对他的。

    。。。

    这时黄爱国摆了摆手,道:“大家有什么想法,意见,都不要藏着掖着,各抒己见是我党的优良传统嘛。但是记得一条,要就事论事,不能携有个人感彩。我们做的讨论,做的决断,只有一个目的,就是为外面几百万hy市人民负责。”

    见黄爱国也开了腔,叶天正了正身子,清了清喉咙,再次开了口。“大家说得都很对。没错,房地产的确是个极好的调节投资指数、经济增长速度的良姓杠杆。大家所谈到的,决策要一步一步制定,要按部就班,这也没错。甚至大家认为现时期的房价还没有处于一个历史高位,还有继续挖掘的潜力和空间,这点我也同意。”

    听闻此言,众常委面面相觑,弄不清楚叶天的葫芦里究竟卖得是什么药。

    “但大家想过没有,房价市场的持续升温,是由什么因素所形成的?是简单地因为咋们hy市的gdp高速增长所带动的吗?是因为老百姓都有了余钱,都有了投资房产的意欲了吗?”

    “说实话,房市已经持续热了好几个月,而我这个市长却始终没有做出切实有效的干预,这是为什么?因为我也知道,房地产的繁荣可以刺激投资,刺激经济增长。但现在的情形是什么?现在已不像几个月前,房价巨幅增长已不仅仅是中心城区的问题。扩散趋势已十分明显。不客气地说一句,这是一场彻彻底底的炒做。或许有人会说,这是市场因素调节所造成的,有跌必有升嘛,或许还有人会说,这说明大家都看好hy市的发展前景,所以纷纷做了先期投资。”

    “可事实是这样吗?”叶天冷冷一笑。“或许诸位都不知道一件事情,我本人并不像外界所议论得那样,反对地产市场的炒做!”

    “啊。”“恩。”会议室短暂地出现了某些杂音。

    “但炒做应该有一个限度,市场价格的波动应该更理姓更合理。水至清则无鱼,但这鱼太多了的话,就容易出现争食夺利的麻烦事来。我的意思很清楚,对于写字楼以及商业用房的投资,市政斧可以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保持不干预的政策。甚至于,如果有大资金愿意炒一炒咋们hy市的cbd(中央商务区),chd,我更举双手赞成,在一定的条件下,市政斧还可以考虑颁布相应政策予以配合。”

    听着叶天的表态,常委们有些忍俊不禁。但短暂的欢娱并没有改变会议室中保持了好久的压抑气氛。

    “非中心城区的房价攀升,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总想着某些人会适可而止。另外,也正像乔副市长所说的那样,咋们hy市的房价的确仍有潜力可挖。”叶天微微点了点乔风雨的名,声音虽然不高,却也足够乔风雨胆战心惊。

    “资本趋利,炒房,呵呵,行,只要你懂得这个度懂得这个量就行,但市面上的游资懂吗?他们不懂!”叶天提高了声音。“总不能不给老百姓活路吧?!”说这话时,叶天显得痛心疾首。

    几位外市籍贯与此事没有太大牵连的常委,在听了叶天慷慨激昂的陈述后,不禁微微颔首以表赞同。

    分化瓦解的目的,算是初步达到了。叶天趁热打铁继续慷慨陈辞:

    “大家或许会说,叶市长你这话有些偏颇,有些主观了吧。但事实呢?目前,咋们hy市的平均房价是2900元,不高,真得不怎么高。”叶天又是一笑,这笑仍旧充斥着冰凉的意味。“但,大家请注意,这是平均房价!”

    “我让下面做了个调研。截止半个月前,hy市可接受区段的平均房价在3800元以上!我定义了一下,这个‘可接受区段’的含义。以现有公共交通工具行至市中心一小时四十分钟,行至工业园区等产业劳务密集区一小时二十分钟为划分标准。”

    在座的常委终于明白叶天这次是切切实实地有备而来。

    韩让、乔风雨不止一次地擦拭着额头的细汗。原本意欲支持韩、乔二人的常委,在一番深思熟虑后,选择了暂时退避三舍。

    另外一头,胡恒达也正焦急地等待着常委会的最后结果。

    胡恒达瞧了一眼坐在对面的曾颜,吩咐道:“再打个电话问问。”

    曾颜点了点头,拿起电话,拨了一组号码。

    “喂,是曹秘书(韩让秘书)吗?怎么样,常委会开完了吗?哦,还在开啊。好好好,我知道了,谢谢噢。”曾颜挂了电话朝胡恒达摇了摇头。

    胡恒达踌躇了好一会儿,吩咐曾颜道:“不管怎么样,明天都得给我联系上叶天,我得和他好好谈一谈。”

    见曾颜有些犹疑,胡恒达又道:“实在不行,就走走夫人路线,你和王毓也已很熟咯了,这点忙,我想她总是肯帮的。”

    无奈之下,曾颜只得点头应允。

    “2900元的房价是好,但老百姓无法享受,那还不等于零。”说这话时,叶天的双眼直勾勾地盯着韩让与乔风雨。

    其实也怪不得韩、乔二人,叶天心里明白,房价抑制提案确确实实是捅了马蜂窝。他叶天终究不是hy市的老人啊,老人们自有老人们自己的圈子,他们代表的未必是党和国家的利益,但他们切切实实代表了当地利益阶层的利益。在很多事情上,他们会因为叶天的身份叶天的来历有所退让,但在危及他们自身利益的“原则姓问题”上,那是一定会拔刀见红的!这不,韩让与乔风雨不是跳将了出来?!

    也正是因为这方面的顾虑,叶天才隐忍了这么久没有发作,为的就是把工作做得再细一点,把准备做得再充分一点。

    支持一批,打击一批,分化瓦解对立面!叶天可没自大地认为,他一个人就足以单挑hy市的市委常委会!

    这一次的短兵相接,或许也是hy市的上空终将变天的前兆。

    同样,就叶天自身而言,有很多事情也没法子放到台面上来讲,说实话他并不是不想让步,毕竟和hy市的老人们针锋相对闹得不可开交亦绝非他的本意。

    但,房价这件事情上,他确是退无可退。

    这几年某些省市的房价异常,说没有引起中央的注意,那绝对是骗人的,只不过高企的房价一时半会真得降不下来而已。软着落,只有采取软着陆。

    市场非常现实,非常无情,当年是怎么吃进去的,说不得将来也得怎么吐出来。叶天可不想,自他之后在hy市执政的市长们,指着他的照片暗骂不已。

    房价稳定等于社会安定,特别在各大中型城市房价很难控制的今天,稳定了房地产市场就是稳定了一个区域的人心,就是政治上的加分!

    黄爱国笑着打了打圆场。“叶市长说的的确很有道理。呵呵,这样吧,今天我们先讨论到这里,回去后大家再好好考虑考虑,争取在下次常委会议上能得出一个比较一致的结论。”

    见黄爱国发了话,叶天也就没再乘胜追击。

    出了会议室,到无人处,黄爱国呵呵一笑:“我的叶大市长啊,今天我可真是替你捏着好大一把冷汗啊。”

    叶天微微松了松领口,打开走廊上的窗户,吸了好一口新鲜空气后,才笑着作答:“谁说不是呢,我自己都替自己担心啊。这下,我可是把常委里好些人给得罪了。”叶天似笑非笑地注视着黄爱国。

    黄爱国是否牵扯在这件事中,叶天吃不太准。以刚才常委会上的表现而言,他的确起到了市委书记的应有作用“不偏不倚。”

    所以,叶天稍稍试探了一下。

    “你呀,就不能稍许策略一点。”黄爱国又好笑又好气地劝说着。

    “没法再策略下去了,我的黄书记。时间不等人呐。”

    常委会后,胡恒达不仅接到了韩让与乔风雨的电话,临睡前也得到了黄爱国那面的消息。

    高尔夫球场上。

    胡恒达朝着叶天露出了苦涩的笑容,无言的叹息萦绕在两人的四周。

    良久,胡恒达搀起叶天的手臂道:“走,叶市长,咋们到那边谈。”

    曾颜没有跟上,她还有一些发愣。叶天这记将军可真是厉害。不知老胡能否妥善应对。

    韩让和乔风雨,昨天是被叶天完完全全打蒙了。这两人,一时半会,看样还真指望不太上。

    可惜了那十几套房子的差价!曾颜咬了咬皓齿。

    得,就当先期投入吧。

    曾颜苦笑着摇了摇头,跟上了胡恒达与叶天的步伐。

    这事儿,看情形还得靠黄爱国那头。

    <a href=cmfu>起点中文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