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风流 > 《官场风流》正文 第二百四十章
    叶天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胡恒达见套不出什么切实的消息,便也做了罢。

    离开首席,曾颜轻声笑道:“你这可是在暗箭伤人呐。浙江那批人若是得到消息,估计会胸闷得厉害。”

    “商场如战场嘛。若不是要靠他们吸引叶天的视线,燕京路路段我又怎会随随便便地轻易让出。要知道这可都是钱啊。”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做?在中心城区跟进,还是先逢低吸纳周边成型住宅区?”

    胡恒达像是在思考些什么,并没有即刻回答曾颜的问题。

    “在想什么呢?”今夜的曾颜,对胡恒达似乎格外的温柔。

    见没人注意,胡恒达覆着曾颜的耳朵轻声说了一句:“我在考虑我们hy市在新一轮的西部大开发中究竟会处于一个怎么样的位置。我发觉我先前漏算了一些东西。”

    曾颜有些疑惑,但限制于场合,她并没有把这份疑惑很明显地表现出来。

    另一头,刘善在市委韩让副书记的引荐下,与黄爱国稍稍接了接头。

    对于二儿子黄少初的事,虽然底下百货业同业公会已传得纷纷攘攘,但黄爱国显然是没有在第一时间得到消息。

    席间,叶天让王毓抽了个空,给双方长辈各发了一条祝福短信。

    舅舅何为的回复非常简单,“抽个空,带上你媳妇来省城一趟”。

    团拜会之后回到住所,叶天与王毓简单地梳洗了一下,便一边看着春晚一边静待新年的来临。

    每年春晚都是这么千篇一律,仿佛永远变不出什么新意。看着看着,叶天与王毓都有些厌倦,可不看春晚又该看些什么?

    不自觉,叶天回想起席间胡恒达所说的那番话来。“现在底下都在传,西部大开发将以s省为重点,向两翼三面螺旋展开。而s省中省会t市、我们hy市,以及毗邻的w市,是第一轮开发的重点中的重点。”

    hy市的重要,叶天自是心知肚明,但究竟重要到一个怎么样的程度,他心里并不是很有底。从中小企业司的正司级副司长,到现在的正厅职市长,这远远谈不上高升。老太爷和老爷子把他放到这个位置,究竟有何潜在用意?

    巩固叶家在s省的势力?让他尽快混个地级市的资历?还是担心他锋芒毕露,留在京城容易受到别方势力的攻歼?

    许久,叶天仍是琢磨不透,不由轻声一叹。

    “怎么了?”王毓轻轻抚了抚叶天的脸庞,柔声问道。

    叶天把疑惑简单地说了说,王毓听后也不由皱了皱眉头。“或许爷爷和爸爸是想让你成为s省利益的代表,西南利益的代表,甚或是西部利益的代表。”王毓越说越觉得这是一个极大的可能。“天,你想想,咋们叶家在s省拥有多么雄浑的实力。在京城要把你推上副省级,或许要花上一番极大的气力,但在s省,副省级只是一个过场罢了。”

    王毓的那句“咋们叶家”,听得叶天心花怒放。这小妮子是越来越融入叶天夫人这一角色之中了。

    王毓所说的,叶天自是明了。副省级,在京里,看上去并不觉有什么厉害,但要实实在在地按上这么个位置,却又是极其困难的一件事情。各个部委、总局,说到底就像一个个壁垒森严的小衙门,里面自成派系。插进一个副部级,势必就要顶掉一个副部级。其中的勾心斗角、运筹帷幄绝不是三两句话就能说的清楚的。

    s省的利益代表,叶天想的明白,西南的利益代表,他也算想得通,但这大西部的利益代表,他就有些疑惑纳闷了。

    就拿*海来说,其全盛时期,在常委赵先生的帮衬下,风头直压黑省省委书记陆常德,就是在整个东北也可谓是权势滔天。可这又如何?说到底,他至多也就算是东北三省省部级官员中比较出挑的一位,还远远称不上东北利益的代言人。

    *海是如此,现今的叶天,那就更是如此。

    要成为西南利益的代言人,必得先成为s省的第一人。要成为大西部利益的代言人,那叶家必得牢牢掌控住西部二至三个政治大省、经济大省。

    圈子重又回到了hy市,hy市。。。叶天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砰,啪。砰,啪。”窗外的烟花一朵一朵在天际绽放,红的、黄的、蓝的,承载了人们的欢笑与快乐,承载了人们对来年的期许与愿望。

    “别胡思乱想了。走,咋们去放烟花去。”王毓拉了拉叶天的袖口,小脸上写满了渴望。

    “好。”叶天换了件衣服,从客厅的柜子里拿出三大盒烟花爆竹。“咋们是阳台上放呢,还是到楼下院子里放?”

    王毓倾着脑袋稍稍想了想,言道:“我想到外面马路上放。好久好久没有在大街上和别人一起放过烟花了。”

    的确有很多年了,记忆中还是少年时,和三五同学死党,在街上在公园中,笑过闹过。

    情不自禁地,眼前又浮现出了小月的身影。记得那年在北海,在满天闪烁的星辰下,他握着小月冻得冰凉的小手,欢声笑语地一起燃放着烟花。一朵接着一朵,绚烂夺目。

    渐渐地,记忆之中只剩下那夺目的五彩缤纷,就如同他的青春年少,祭奠在寒风之中。

    恍惚中,王毓又拉了拉他的袖口。

    “去嘛。”

    “好。我们去街上放。”

    握着王毓的小手,行走在街际,燃放过的烟花榍爆竹榍已在地上积了厚厚的一层,踩在上面嘭嘭作响。

    王毓勾着他的胳膊,秀气的小脸紧紧贴在他的肩头。

    在他们的身前,在他们的身后,无数的爆竹在欢唱,无数的烟花在绽放。

    望着满脸喜气洋洋的孩童、青年、老人,叶天与王毓的心也变得暖和和的。

    在王毓的欢叫声中,叶天小心翼翼地俯下身,点燃了烟花的引线。

    中心城区另一侧,与曾颜短暂相聚之后,胡恒达起身整了整衣帽,准备就此离去。

    曾颜没有出言挽留,只是静坐一旁,默默地望着他。水汪汪的眸子中,蕴涵了某些说不出的意味。

    胡恒达一怔,低下身半跪在曾颜面前,颇为抱歉地解释道:“今天是大年夜,孩子在等着,她也在等着,我。。。”

    曾颜轻轻捂住了胡恒达的唇,落寞地苦笑道:“不用再说了,这些。。。在我当年跟你时就已全部明了。”

    胡恒达走后,望着空空如野没有半点人气的屋子,曾颜不由自主地黯然落泪。起身伫立在窗际,聆听着窗外轰鸣的震响,远眺着朦胧的远方。

    价值百万的豪宅,刹那间再也算不得什么,回顾十年商海沉浮,说不清究竟是得还是失。

    从卧室找出一条披肩随意地披在了肩上,提起电视柜上的手袋,她漫步出了牢笼般冷清的家。

    除夕的夜晚,街头的车辆并不多。曾颜漫无目的地驾驶着爱车,在喧嚣的摇滚乐中力图使自己获得短暂的沉沦。

    去酒吧买醉,还是去的高蹦的,曾颜拿不准主意。

    远远地,透过车窗,她朦朦胧胧地看见两个身影,是叶天与他的夫人。他们正紧紧地依偎在一起。。。

    浓浓的酸楚与羡慕,在一瞬间充斥满了曾颜整个心房。

    新春的hy市房地产市场远不如表面上所显现的那般平静。波澜不惊的湖面底下,正酝酿着翻滚的波涛。

    根据市发改委与统计局发布的房地产价格指数,六零一零年三到四季度商品房均销售价格同比上升5.8%,其中燕京路、淮海路、长宁路等中心城区路段商品房均销售价格累计涨幅高达17.9%。

    在中心城区以及周边地区,几乎每个新开楼盘里都驻足有不下两位数的咨询者和购房者。

    许多楼盘甚至一开盘便有价无市。。。

    中小开发商们在观望,二手房市场也在观望,着急的似乎只有持货待购的老百姓。

    “听说云海花苑开盘不过三天,每平米的销售价格便上涨了400元。”市直机关一男公务员与其同事这样说道。

    “谁说不是呢。据说,就是这样,其新推出的二期333套商品房,也在第一时间销售一空。”

    “我听我邻居那个做房售的小姑娘说,每次推出的新楼盘,有很大一批都在开盘前被内部消化了。”同办公室的另一位女同志也加入这场讨论。

    “这年头,这种事情不要太多噢。据说一个房产经理手上至少握着10套房,一个普通的售房小姐手上也至少握着一两套房。”渐渐地,办公室中的所有人都加入了进来。

    “老李,你儿子有27了吧,你也是时候为他考虑考虑房子的问题了。”先前那位女同志又开了口。

    “是啊,老李,趁现在房价还算合适,赶紧按揭买一套。要不然,等房价涨上去,你儿子能恨你一辈子。”另一个男同志在旁帮腔道。

    “是啊,是啊,老李,这年头姑娘们都实际得很,没有房子压根就不会考虑嫁你。为你儿子将来的幸福,你是该好好考虑考虑了。”帮腔的人越来越多了。

    这时,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一个二十三四的小伙耷拉着脑袋愁眉苦脸地走了进来。

    “怎么了小赵,碰到什么烦心事了?来,给何姐说说。”别说,那位女同志还真是热心。

    “去晚了一步,我家附近的阳光新城,已经销售殆尽了。”小赵轻轻一叹。

    “小赵,你才二十三啊,刚工作不久,这么急着买房做什么啊?”

    小赵一脸苦相,又是一叹,“能不急吗?我听我几个大学同学说,这次咋们hy市的房价恐怕要涨疯了。这不,前几天,我女朋友跟我摊牌,让我无论如何弄一套住房出来,要不然这恋爱绝对没法谈得安稳。我求爷爷告奶奶好不容易从亲戚朋友那儿借了6万,又从老头老娘那里骗来了6万,眼看就够首付了,可没想到。。。哎。”小赵不甘心地跺了跺脚。

    “要不然你再去看看别的楼盘,别光在一棵树上吊死啊。”

    “是啊,小赵,再去看看别的楼盘,说不定就有合适的呢。”

    小赵拿着杯子走到饮水机旁倒了满满一大杯净水,咕噜咕噜地一灌而下。牛饮后,用手背擦了擦湿润的嘴唇,或许是由于急火攻心,他的下巴上生出一棵不大不小的暗疮。“都看过了,我这一上午跑了我家附近大大小小8家楼盘,要不是价格太高无法承受,要不就是已经挂起了免战牌。最客气的是,有一家叫和黄苑的,明明还有房子,可却在大厅里挂起了暂停销售的牌子。”

    “消消气,消消气。要不等会儿你去和科长说一声,让他准你个假,你下午再出去看看。”

    **************

    拿到市发改委与市统计局的第一手资料后,叶天久久没有吭声,就这么静静地坐在办公桌前,楞楞地看着。

    “叶市长,叶市长。”秘书萧洋轻唤了好几声。

    半响,叶天才回过神,道:“还有什么事?”

    “下午三点,市地产业同业协会有一个庆典活动,您上次。。。”

    萧洋的话还没说完,叶天便摆了摆手,“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

    待萧洋出门以后,叶天起身漫步到窗前。

    午后的阳光暖洋洋的,如同花露般一片一片地洒在叶天的上半身,让他一阵迷醉。

    该来的,终还是来了。房地产业,在叶天眼里,说穿了就是一个经济杠杆、政治杠杆。从经济方面来说,它可以调节各种经济指数,投资指数。从政治方面而言,它是稳定社会群体不安心态的极其重要的砝码、秤砣。

    浙江那批人是吗。。。叶天轻轻念叨着。

    <a href=cmfu>起点中文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