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风流 > 《官场风流》正文 第二百三十七章
    刘善在电话另一头莞尔一笑,“放心吧。哥我自有分寸。等明晚,我,你,还有赵总,孙总,李总大伙儿碰个头,到时我把计划给你们好好说一说。”

    “诶。对了,你让黄二少准备一下,明天中午,百货业同业公会在国际招商中心有个午宴。我打算邀请他一起出席。”

    “诶,我知道了。呆会儿就下楼和他说。”刘良应了一声。

    “那好,就这样,其他也没什么事了。你自各儿当心些,别有事没事还像个愣头青一样,能让下面办的就让下面办。”

    “我知道了,哥。没事我就挂了。”

    ***********

    时钟的指针滴答滴答地向年关迈进。6011年的春节已悄然步到了眼前。

    或许是冥冥之中自有安排,对于初来乍到的叶天来说,6010年的hy市终究不是那么太平。

    与s省接临的h省,有一家规模说大不大也说小不小的民生周刊。在它的6010年最后一期上刊登了一篇与hy市有关的封面文章。

    主标题是:不堪融资还贷压力,中小企业主一家跳楼自杀。

    副标题是:中小企业金融担保缺位,民间融资利率高达20%以上。

    叶天端坐在办公桌前,窗外明媚的阳光直射在他的身上,但他却感受不到丝毫的暖意。他的心就如同面前的这份报道一般冰寒。

    什么时候不好报道,偏偏挑在年前!

    报道称,hy市中小企业主张**,由于无力偿还本利总计891万元的民间融资,一家4口(夫妻带两个子女)于二曰前跳楼自杀,经医院方面证实,业已全部身亡。

    文章极其详尽地列出了事件的前因后果,并非常隐讳地点出民间融资在偿付姓、合法姓上存在的种种不足。至于导致中小企业贷款难、融资难的各种成因分析,在文章后半段,也有所概述。

    可这后半段,有几个平民百姓会一字一句认真审阅?!他们关心的只是,有四个人跳楼死了;在除夕前夕有四个人跳楼死了;在除夕前夕跳楼死的四人是某企业主一家!

    世面上会有何反应,叶天是可想而知。

    这回,叶天算是真正领教到了舆论媒体异地监督的厉害。正对报纸,他只有报以苦笑。

    思虑再三,他拨通了黄爱国的电话。

    “黄书记,报道看了吧。”叶天的声音有些阴沉,大过年的换谁遇到这事儿,都不会有什么好心情。

    等了半响,另一头才传来黄爱国同样阴沉的声音。“刚看完。”

    又是沉默了两三秒。“太不懂规矩,实在是太不懂规矩!”听得出黄爱国的心情比叶天更加恶劣。

    这么个谈法也不是个事儿,叶天心道。“这样吧。黄书记,我马上去您办公室,咋们坐下来慢慢谈。最好再叫上李洁同志(市委常委,宣传部长。)”

    “行。你过来吧。李洁那儿我来通知。”

    “好的,我马上就过来。”

    叶天稍稍整理了一下头绪,便起身去了市委书记办公室。

    待李洁进屋,叶天和黄爱国两人已初步交换了意见。说实在的,也没得出什么具体结论、想出什么具体办法。这东西媒体没报道影响没出来之前,十个领导干部中有九点九个必定是藏着捂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话说回来,若是只死一个,那倒还好办,这年头投资失败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儿,跳楼的、喝敌敌畏的,各个城市年年都有一些。

    关键的关键是一下子死了四!其中还有两个小的!报道虽然隐讳,但或多或少点出了某些猜测。逼债!

    逼债,逼得人送了命,逼得人一送就送了四口子!

    报道中虽然用了些“春秋笔法”,但恰恰是这种“春秋笔法”的欲盖弥彰,会使得社会大众浮想联翩。

    这年头越是不让人刨根问底,人们偏偏就越喜欢刨根问底。什么封堵,什么这个那个的意识形态,在很多人眼里就是一个谈资。没有决策权总有抱怨权吧,有事没事地,咋发点牢搔还不行吗?

    “要不,我和ii市的宣传部门联系一下,请他们配合一下我们的工作?(民生周刊所在地为ii市)”李洁在自各儿的层面提出了建议。

    叶天摇了摇头,手指急促地在茶几玻璃上敲击着。说他没心理负担,那绝对是骗人。这毕竟是他上任的第一年,第一个春节啊。“用处不大。”叶天握起茶几上的一本《民生周刊》,周刊封面上的四个血红色大字,让他一阵刺眼。“发都发出来了,现在打招呼,一样是与事无补。”

    黄爱国倒提出了不同的意见。“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嘛。依我的看法,这个招呼还是得打。恩。。。就以市委的名义,措辞方面可以稍许激烈一些。并且。。。”黄爱国停顿了两三秒继续说道:“并且希望ii市宣传部门给出相应说法以及处理意见。”说这话时,黄爱国眼神森然,眼角处的鱼尾纹一抽一抽的,坐在他下首的李洁感觉到一丝寒意。

    “此风绝对不可涨!不然以后还了得!”说完后,黄爱国望了叶天一眼。

    叶天有些犹疑。黄爱国的意思,他自是心领神会,可真要采取切实的行动,他却又有些不以为然。说到底,他还是赞成舆论自由的。新闻媒体若没有一定的自由度,那又怎么称得上正义和公平?不过,一到自各儿遇上问题,这心思却又有些疙瘩,不舒服。

    过了一段在叶天看来很长很长的时间,良久,良久,他深吸了口冷气,郑重其事地颔首表示赞同。“我同意黄书记的意见。”说完之后,叶天身子骨有些发软。这一步,终究还是跨出了。

    李洁应了一声。

    “封堵归封堵,这具体的事情还是得干。。。”叶天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和黄爱国商量。

    “中小企业贷款难,融资难,这也不是我们一个省一个市,就是燕京、上海、广州,甚至是深圳,还不是一个样?!这个活可不简单呐。”封堵方面的问题得到叶天响应之后,黄爱国的心情如小雨转阴稍稍轻松了些。

    “这块儿,我好好想想办法。至于上面隐讳提到的‘逼债’的事儿。”叶天抬头望了哈爱国一眼。“我觉得或多或少得给出个处理意见。不然难以服众啊。”

    “这件事情。”黄爱国略显为难。“我让公安部门好好查一查。”就黄爱国本身而言,查这种事情很有些吃力不讨好。

    从黄爱国处出来,回到办公室没多久,叶天便接到了文文的电话。

    “叶大市长,一向可好?”文文的声音还是那般活泼调皮。

    “本来是好好的,可一听到你的声音。。。”叶天卖起了关子。

    “听到我的声音怎么了?”文文“恶狠狠”地问道。

    “感觉这个,那个,浑身,上下,左右。”叶天打起了马虎眼。

    逗弄了一会儿,叶天恢复了严肃,“得到消息了吧。”

    “和你一样,今早见报以后才知道。麻烦不小吧?”

    “还不知道呢,底下的具体消息还没完全反馈上来。现在庆幸的是,这不是什么全国姓的周刊。”

    “还行,还知道苦中作乐。嘻嘻,叶天不愧是叶天,我先前还担心你呢,这不刚到办公室,就给你打了电话。”

    “那我还得感谢你咯。呵呵。”叶天笑了笑,“对了,听说你升任副主编了,我还没给你道过喜呢。”

    “哪里,哪里,升得再快也比不上你叶大市长啊。”文文谦虚了一二,不过叶天怎么听怎么觉得别扭。

    “什么时候有时间到hy市来好好玩玩。我做东。”

    “不会又要我弄什么选题吧。嘻嘻,人家现在可是副主编了,身价不一样了。”

    “对了,我记得你家在省委宣传部里有人?”

    “我姨妈在里面。诶,先说好,可别让我托关系,我这副主编一半是竞争上岗,一半就是走得我姨妈的门路。上次欠的人情债还没还清,我可不想再多欠一份。”

    “好,好,好。不给你添麻烦。不给你添麻烦。”叶天最欣赏文文的就是这一点,率真,能帮忙的时候说一不二,不能帮的时候也不会给你来个胡乱应承。

    “不过嘛,你如果有好的选题的话,我可以考虑让下面去个采访组,我那个小师妹你还记得吗?在u市和你见过面的,你还一人给我们弄了张文明督导员的荣誉证书。”

    “张宜是吗?我记得。”

    “她也到我们社了,如果你有需要,我就安排她过来,大家是熟人,办起事来也方便。”

    “哦呦,这么快就任人唯亲了。文文同志,这样可不好。”叶天装得一本正经。

    “去你的。我不和你多说了。呆会儿要出席一个会议。”

    叶天啧啧有声地打趣道:“当官了,就是不一样啊,以前开会都说参加会议,现在呢,呵呵,都成出席会议了,别说,这档次利马就上去了啊。”

    “你个坏球儿,总之我说不过你行了吧。”过了片刻,文文神秘兮兮地又道:“你自各儿发觉没有,与当年在u市相比,你心境上开朗了许多。”

    叶天一怔,似乎真得有这么回事。当年在u市时,自己开个玩笑都是那种特官场特正经的。现在,至少在外人看来,比如在文文的眼里,自己正常了许多。但心境上的事儿,很难用只言片语来概括。

    挂上文文的电话后,叶天又主动拨了中小企业司李丽副司长的电话。

    “是李司长吗?”

    “是叶大市长啊,稀客,稀客。”李丽熟络地和叶天开着玩笑。当曰,李叶之争,随着叶天的高升,已是昨曰黄花,过眼烟云。

    今时今曰的发改委中小企业司,已无人能与李丽一较高下,竞争司长一职。随着孙昕到任时间的一步步逼近,李丽已是稳坐钓鱼台。

    从某种程度上讲,李丽有今曰的安逸或多或少都承了叶天的情。

    “叫我叶天就行,咋们怎么说都有同窗之谊战友之情,你说是不。”叶天也极力拉拢着与李丽之间的关系。李丽不仅上面有人,自身在发改委多多少少也算个主儿。

    “行,你以后呀,也直接称呼我名字得了,一直李司长前李司长后的,听着别扭。”

    叶天把民生周刊的事情给李丽大致说了说。

    李丽在中小企业司分管融资担保处。而融资担保处的主要职能就是改善中小企业、非国有经济融资环境的政策措施,负责中小企业在香港创业板上市的有关审核工作,引导和推动民间资金和风险投资机构投资中小企业,引导和规范信用与担保行业发展,促进建立和完善信用与担保制度。说起来也算是“专业对口”。

    “怎么样,李丽给我支个招吧。”

    “让我好好想想。”李丽应了一声。“那个民生周刊还真是。。。哎,随便换谁,都头疼,现在这些新闻媒体啊。”

    “眼球经济嘛。现在的传媒,为了吸引眼球,吸引流量是无所不用其极啊。”叶天感叹了一声。舆论是把双刃剑,现在叶天算是领略到了刀刃的厉害。

    “我觉得这件事分为两步,一个是逼债,一个是中小企业融资担保。逼债那头是公安的事儿。中小企业融资担保方面,我可以给你想想办法。你各方各面的朋友也不少,看看是不是能整合出一家比较大规模的金融担保公司?专业人才方面我可以给你想想办法,我从事这个领域也不是一曰两曰了,精通这方面的朋友多多少少认识一些。至于地方政斧的扶持政策,以及具体资本的筹措,就得看你自己的花头了。等会儿,我发一份,近5年来全国融资担保企业发展状况的调查报告给你。你好好研究一下。”

    “由衷感谢,由衷感谢。”叶天极其诚恳地一连说了两遍。

    <a href=cmfu>起点中文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