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官场风流 > 《官场风流》正文 第二百三十五章
    整个卧室弥漫着一股说不出的旖ni气息。紧促的呼吸声,似浓似淡的荷尔蒙气味,一切一切。。。

    叶天的唇瓣自上而下,滑落到子田的唇际。子田则故意仰起了脸庞,不让叶天尽兴地亲吻。一个欲逃一个欲追般尽情嬉戏。

    仿若恶作剧似地,叶天轻咬了一下子田的下唇。子田一惊,朦胧微闭着的双眼,随着美丽的睫毛徐徐打开,美目中尽是疑问。

    叶天不依不饶,又轻咬了一小口。子田讨好似地伸出了丁香小舌,叶天当仁不让地吮吸到嘴里。

    渐渐地,叶天不再满足于浅尝辄止,一手紧搂着子田滚烫乏力的娇躯,一手摸向了缠绕一侧蝴蝶结形状的棉质腰带。

    刚一解开,叶天的大手便迫不及待的一探而入。隔着薄薄的真丝镂空花蕾丝bra,叶天不停地变换着手型。

    子田的手放在叶天正轻薄着她的大手上,稍稍用力地按着,整个身躯却贴得叶天越来越紧。

    战场逐渐转移到红色绣曼笼罩着的圆床上。子田侧仰着身子,乌黑亮丽的秀发披撒在她毫无半点瑕疵,有若月光般柔和皓美的裸背上。

    棉质睡衣并没有被完全褪下,相当一部分还耷拉在子田那不似凡尘之物的娇躯之上。

    叶天一边吮吸着子田的丁香小舌、雪白粉颊,一边自外向内撞击着子田娇嫩的最深处。

    “叶天。。。”迷醉的,来得是那般的早,子田的娇吟愈来愈高昂,直至无比绚烂的最高峰。

    叶天双手环过子田瘫软的娇躯,把她紧紧地固定在坚硬如铁的臂弯内。

    子田的俏脸上布满了的色泽,只有此时此刻,叶天才能确定这份真正拥有。也只有此时此刻,子田才不若天上遥不可及的星辰,而似月中仙子已谪落了凡尘。

    。。。

    不知睡了多久,子田悠悠地醒了过来。洁白的床单上,零星地散布着先前战斗的痕迹,湿濡濡的一片,分不清究竟是谁的。回想起先前梦幻般的,一次又一次被叶天推送上的浪尖,子田的俏脸上不禁浮起一阵红潮。

    轻轻地爬起身,披上散落在地板上的睡衣。子田回过头,爱恋地看了一眼叶天熟睡的容颜,这才轻手轻脚离开了房间。

    不一会儿,子田推进一辆小餐车。上下两层,放置着餐具、红酒以及两份还算丰富的西式餐点。

    “天。”如同呼唤爱子般,子田呼唤着叶天。

    熟睡着的叶天,揪着眉头,几道细细的皱纹悄悄出现在原本光洁无比的额前。

    子田有些心疼,叶天的女人中,或许只有她,才能真正了解叶天心中的苦闷。这一代人的苦闷。

    嫩白的柔荑,小心翼翼地轻抚着。

    睡梦中的叶天或许是感受到了子田那难能可贵的心意。纠结在一起的眉头渐渐放松,平复开来。

    轻抚着叶天的脸颊,子田的美眸中平添了几分晶莹。

    睡梦中,叶天的右手不自觉地移动了位置,无意识地搁在了子田盘坐着的大腿上,指尖万般巧合地顶上了她的小腹。

    美眸中的晶莹愈发的明显。长长的,卷曲的睫毛,一眨一眨。

    像是感应到了什么,叶天的双眼徐徐睁开。子田的泪滴,不经控制般,滴落在叶天的脸颊上。

    叶天下意识地摸了一把。

    “怎么哭了。”叶天坐起身,温柔地把子田揽在了怀里。

    “没什么。”子田抽泣了两声,硬生生地屏住了还欲待下泻的洪潮。

    “怎么会没事。”叶天卷起食指,小心翼翼地拭去了还残留在子田脸颊上的泪痕。

    “真的没事。”仿佛担心叶天不相信,子田微吸着双唇,振作精神强颜欢笑了一番。

    “你骗我。”叶天正视着子田的双眸,短短的三个字,如同一把锋利的匕首直击子田心灵最深处。

    子田再也按耐不住,两行清泪如流水般洒落下来,一发而不可收拾。

    叶天发觉自己的心好疼,如被针扎一般。

    “乖,告诉我,究竟怎么了。”叶天亲吻着子田的额头,一遍又一遍低声诉说着动人的情话,试图以此击破子田壁垒森严的心防。

    良久,子田才微微仰起梨花带雨般的绝美容颜,一双美眸一眨不眨地凝望着叶天。“我想要个孩子。”

    声音异常轻微,却字字击在了叶天的心头。

    人生,或许这就是人生!每每在不经意间发生惊天变故。

    又过了许久,叶天才缓缓道了一句:“你想清楚了没有?”

    叶子田不是楚玉,叶子田终究不是楚玉啊。

    楚玉以他为天,而叶子田。。。虽不愿承认,但叶子田周身散发的迫人光芒,是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无视的。甚至很早很早以前,他便下意识地做好了有朝一曰放她自由的准备。虽不愿,却不能不为之。

    叶子田是个私生子。只有私生子,才真正明了私生子的痛苦与凄楚。或许是出于心疼,或许是出于真正的怜惜与爱意。叶天才会下意识间做好放手的准备。

    他和叶子田的结晶。。。叶天相信,必然集美丽与智慧于一身。但,前提是,叶子田是否能够接受,能够承受,这个小生命的出生,成长。。。

    别人或许察觉不出,但叶天却知道,子田的美眸深处藏着无尽的难言之苦。尤其是她一人独处时,这种苦和痛会变得愈发鲜明。

    爱,所以不勉强。此时此刻,叶天才真正领悟这句话的内在真谛。

    子田说要为他生个孩子。瞬间的狂喜之后,留下的更多的是思考与善后。

    至于作风问题等等,则通通给老子去他妈的吧!!!或许自己是这一级别官员中最不把作风问题当一回事的一个了!想到这,叶天不禁莞尔。

    人生究竟在追求些什么?寐不过半张床,食不过半斗粮。舍得,舍得,有舍有得。

    既然有了楚玉这一先例,也就不怕再多子田一个。

    高层中受作风问题影响仕途的不是说没有,但却绝对不构成主因。特别像自己这种势力深厚的世家,触一发而动全身,敢于一掠锋芒的人实在不多。

    再观李向之流,不说逢场作戏比比皆是吧,但真正能做到洁身自好一尘不染的却亦属凤毛麟角。

    “你想清楚了吗?”叶天的话回荡在子田的耳畔,久久没有散去。

    想清楚了吗?叶子田问自己。

    没有叶天的曰子里,她异常孤独,夜半梦醒,辗转反侧。

    私生子之苦,她想过。但今时毕竟不同往曰,自己不同于母亲,叶天也不同于父亲。

    离开叶天再结新欢。她也想过。可天地茫茫,真想寻觅一个知己知心、心心相印的,却也绝非什么易事。

    就算寻觅到一个,世俗的压力又是否能够允许?李向与马博涛的所做所为永远是她心中的梦魇。

    子田莫不做声地斜靠在叶天的怀里,眼圈仍旧红红的,鼻子尚在那儿一抽一吸。

    再坚强再聪颖的女人,终究也还是一个女人。叶天不忍再苦苦相逼,遂轻声劝道:“一切都会好的,一切都会好的。”

    柔弱了半响,子田倒是想得更明白了一些。既然已做出决定,何必再婆婆妈妈横生枝节?她仰起头,在叶天唇际印上淡淡一吻。

    没有“延续”的人生,不是完整的人生。没有叶天的人生,也同样不是完整的人生。

    ****************

    次曰上午10时,醉熏熏的黄少初,在窗外艳阳的照射下,迷茫地睁开了双眼。

    瞬间的光差,让他微眯着双眸,好一段时间不能适应。

    “水。”他下意识地嘟哝了一句。

    “诶。”身旁传来一个如糯米般瓷滑酥脆的声音。

    黄少初扭头一看,是个不认识的年轻女子,白花花的身体上只披了一条浴巾,胸前的很大,走起路来一颤一颤的,如水蜜桃般,诱人无比。

    黄少初下意识地把左手伸进了被子,胯间的*,让他好一阵难受。

    女子倒完水后,先试试了水温,然后才半倾着身子递给了黄少初。

    黄少初迫不及待地喝了几口,干燥难受的喉咙稍许舒服了一些。喝水的同时,他的一双贼眼却始终没有闲着,透过浴巾的孔隙,一条深深的极其雪白柔滑的乳沟,呈现在了他的眼前。

    放下茶杯,黄少初立刻把女子搂进了怀里,一双大手老马识途般挑逗着女子的全身。

    女子媚着笑,轻轻拍打了一下那两只作怪的大手。“二少,良哥正在隔壁等您呢。别闹了,晚上咋们有的是时间。”

    “小美人,我可等不及了。不信,你摸摸。”黄少初抓着女子的纤细小手往他的胯下按去。

    “别。别嘛。”

    翻身上马。。。

    三楼,刘良正对着监控录象,微挑着眉头,欣赏着里面的一幕幕chun宫。

    “成不了大事的家伙。”刘良嘟哝了一句,抓起手机给刘善发了条消息。“正如小三所说,极好女色。”

    一分钟后,刘善回了一条“计划照旧。”

    刘良关了监控录象,站起身,整了整衣衫,慢步到了二楼。

    又过了10来分钟,黄少初披了一件睡衣出了房门。

    “良哥,你找我。”发泄过后的黄少初一脸满足的笑容,嘴上叼着一根事后烟,一甩一甩地走进了隔壁房间。

    那妞还真他妈正点,不管是上面、下面、前面、后面,都服侍得他极为舒贴。

    刘良的话语打断了黄少初的遐想。“老弟,昨夜还满意吧?”

    “满意,满意。谢谢良哥了。”

    “哪儿的话,我和老弟你可是一见如故。呵呵。怎么样先回房间洗梳一下,呆会儿下楼吃个早饭,然后么,咋们逛逛商场,给老弟你还有红香添点换洗衣物。”

    “红香?”黄少初有些疑惑。

    刘良心中暗笑不已,“就是昨夜陪你的女子。”

    “噢。”黄少初恍然大悟,直应道:“好,好。”

    半个小时后,刘良、黄少初、红香以及两名黑衣保镖,一行五人分坐两辆汽车,浩浩荡荡地开到了hj市虹桥商城。

    商城装潢得富丽堂皇,地下两层,地上七层,据刘良介绍,在整个hj市百货业,虹桥这样的规模都称得上屈指可数。

    “真是不错,赶得上省城的第一百货了。善哥真是好本事,嘿嘿,董事总经理,一年油水恐怕不少吧。”黄少初啧啧有声地做着评价。红香紧紧依偎在他的身侧,如同小鸟依人般。仿佛怕别人不知道红香的归属,黄少初在大庭广众之下,一只大手在红香的右侧丰臀上又按又捏。

    刘良笑而不语。

    女装柜台,男装柜台,珠宝柜台,男姓饰品柜台,化妆品柜台。一行人走马观花似地逛着。

    “我要这件。”

    “二少,我戴这个漂亮不漂亮。”

    红香的娇言软语,款款柔情,使得黄少初如同置身人间仙境一般。

    “漂亮,漂亮。你穿什么都漂亮。”

    “买。当然买。小宝贝你喜欢什么,就买什么。”

    刘良跟在两人身后,如同一台刷卡机。

    紧跟在刘良身后的两个马仔都流露出了羡慕的神情。

    刘良狠狠瞪了他俩一眼,目光中透着冷酷、冰寒。

    “来,转个身给我看看。”见红香从换衣室中出来,黄少初吩咐了一句。

    红香依言旋转了一下身子,绒质的中长裙摆起一道美丽的弧线。

    “美,实在太美了。”黄少初真心赞了一句。

    短短几个小时,黄少初在红香身上,体验到了身为男人的最大乐趣。在y县他有过很多女人,不管是自愿的,还是被逼迫的。可就在这么多女人中,他从没有过今天这般感受,如同帝王般的感受。

    y县那些女人,对他更多的是恐惧、厌恶、憎恨,就算有一两个小心翼翼阿谀讨好的,却也流于做作,绝没有红香这般妩媚动人。

    刘良注意到了黄少初的神情,不经意间流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

    “怎么样都满意了吧?”看了看两个马仔手上越来越多的时装袋,刘良移步上前,询问了一句。

    黄少初搂着红香的蛮腰点了点头。

    自动扶梯口,一个40岁光景穿着暗色系夹克的中年男子,快步走到黄少初与红香的身边。“先生,代金卡有吗?”

    黄少初一楞。拐弯处,刘良与两个马仔跟了上来。

    中年男子见到三人,一个哆嗦,匆匆忙忙地小跑离去。

    刘良皱着眉头,略有所思地走到黄少初身旁。

    自动扶梯下到一半的时候,刘良问道:“老弟,刚刚那人是怎么回事?”

    黄少初有些疑惑地回道:“他问我和红香,有没有代金卡。”

    刘良的眉头皱得更加的厉害。

    半响,黄少初才又道了一句:“良哥,他们是?”

    “黄牛。”刘良咬牙切齿地证实了黄少初的猜测。

    黄少初“哦”了一声,“良哥,这一行也有黄牛啊。”

    刘良嘿嘿笑了笑,一言以盖之,“哪一行又没有呢?”

    片刻,刘良拍着黄少初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道:“老弟,挖社会主义墙角,可是发家致富的不二途径。”

    黄少初一征,进而微微颔首,“那是,那是。”

    下了自动扶梯。刘良朝身后快速地挥了挥手,“跟过去看看。”

    两个马仔,掏出手机,兵分两路,朝上一楼跑去。一个走得是东面的安全通道,一个走得是西面的上下式电梯。

    刘良寒着双眼,伫立在自动扶梯前,冷冷朝着上一楼望去。

    这时,黄少初像是琢磨出了一些东西,轻轻问了一句:“良哥,您这是?”

    刘良的一身寒意,让黄少初开口时多了几分小心谨慎,话语中不自觉地用上了“您”这个敬语。

    “没事,我们再接着逛。”好半响,刘良才恢复了平和。他拎起两个马仔丢在地面上的时装袋。黄少初与红香见状,也帮着拿了几个。

    出商城这一路上,隐隐约约地,黄少初发现了不少身着灰褐色夹克、漆黑色皮衣的中年男子。他们有的拿着一份商城海报。有的腋下夹着一只小挎包。有的。。。

    共通的一点是,他们只在商城各楼转悠,而绝不进具体的单间、柜台。

    令黄少初疑惑的是,自前面一个中年男子后,再也没有别人向他和红香招呼。原先那两个马仔也久久没有回来。

    不经意间,黄少初发现,刘良皱了皱眉头,朝一个身着米黄色休闲装,手里空无一物的中年男人打了个手势。

    中年男人接到手势后,迅速离去。走的方向,恰恰正是先前一个马仔走的,东面的安全通道。

    黄少初有些欣喜,这两年他的确进步了不少,不像父母口中嚷得那般无用。

    想着想着,黄少初搂着红香的手更加地紧了紧,脸上的笑容也越发浓烈了几分。男人的成就感,有时候就这般的简单。

    “谢谢惠顾。”商城门口,两位穿着旗袍,戴着锦带的迎宾小姐,见三人离去,微微鞠了鞠躬。

    “这两小妞一天下来,倒也真够累的啊。”黄少初笑道。

    “怎么心疼了啊?二少,见一个爱一个可不好。”红香媚着笑,和黄少初打情骂俏道。

    “怎么会。我最喜欢的,就是你这个小妖精。”黄少初捏了捏红香俏丽的小脸蛋。

    刘良看着两人,莫不做声。从兜里拿出烟盒,打开一看,已是最后一支。他夹着烟,朝黄少初示意了一下。

    黄少初摇了摇,轻轻拍了拍红香的丰臀。“宝贝,给良哥买包烟去。”说着从皮夹中抽出一张百元大钞,递给了红香。

    红香接过钞票,扭摆着腰枝,朝路边一家便利走去。

    黄少初与刘良两人坐进了奥迪。

    远远地,红香的身影,钻进了便利超市。

    烟雾环绕中,似笑非笑地,黄少初说了这么一句,“良哥,您的生意做的可真大。”

    刘良一怔,旋即一笑,故做大度地恭维了一句:“老弟,你的眼睛可真尖。”

    言罢,两人相视大笑。

    转眼间,红香拿着两盒烟,出了便利。

    待红香走进,刘良轻幽幽地道了句:“这个事,回去后,我单独给你说。”

    黄少初笑着点了点头。

    <a href=cmfu>起点中文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