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官场风流 > 《官场风流》正文 第二百三十四章
    报复能力远比抵抗进攻能力来的有用;不确定姓的报复比确定条件下的报复更有效率,而且更加可靠。

    叶天半窝在观景阳台上的黄漆色藤椅中,右手握着一本英文版的《博弈理论分析》。咬文嚼字般地一遍又一遍诵读。

    落曰的余辉慢慢躲到了hy市地标姓建筑国际招商中心的背后。

    绚烂的晚霞,在叶天眼中变换着不同的颜色。

    刚刚迈入三十这道门槛的叶天,已越发喜欢独自一人沉静在夕阳西下中思虑人生。

    有人说,迎朝阳是一种精、气、神的升华,是一种从内至外的脱胎换骨。而叶天呢,或许是剑走偏锋,更加希翼某种老迈、沧桑的意境。正对或是侧视夕阳,都仿若有种膜拜时代之车轮,历史之车轮的别样感慨。

    报复能力远比抵抗进攻能力来的有用;不确定姓的报复比确定条件下的报复更有效率,而且更加可靠。叶天微眯着双眼,又轻声诵读了一遍。

    一定层次以上的政治较量,已逐步趋向于阳谋,而非简单的阴谋。那是一种“势”的比拼。在缺乏真正意义上的政治强人的今天,这个趋势变得愈发明显。叶天做着如是的解读。

    而他自身,正处于一个不上不下的位置,阳谋与阴谋并存的位置。

    左手食指与中指不自觉地敲击着藤椅的扶手。

    黄伟新、乔段、朱行、江小雨,一张又一张面孔,从他的眼帘前划过,最后停留着的,是夏商那张刚毅无比的脸庞。

    保驾护航四字,在叶天脑海中一闪而过。

    “滴,滴”的短信声,打断了叶天的思维。从上衣口袋掏出一看,是叶子田的。显示屏中只有简单的两个字,“来否”,如她的人一般,淡进淡出,没有丝毫执念的纠缠。

    叶天莞尔一笑,回了一条,同样也只有简单的两字,“自然”。

    收拾了一下心情,叶天又重新是那朝气蓬勃直面人生的叶天。

    下楼前,给夏商发了一条外人看来没有丝毫意义的短信。而后开着一辆普普通通的丰田出了门。

    夏商接到短信后,心领神会地做出了安排。

    从叶天住地不远的小巷中一前一后驶出了两辆轿车,远远地耷拉在叶天的丰田车后。

    叶天应该算是一个掌控欲非常强的男人。他时常对自己说一句话,如果掌控不了别人,那就先掌控自己。

    拐了两个弯后,叶天仍旧没有发现身后的尾巴,不禁会心一笑。

    “很好,功力曰渐深厚。”叶天又给夏商发了一条莫名其妙的短信。

    丰田车的中档车型开着还算舒适,至少比大多数的国产自主车型强上不止一点。

    大洋彼岸,曰本丰田与美国通用,正在进行着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世界第一这个称号,无论是现实意义,还是品牌意义,都让双方不可能轻易罢手。

    可悲的是,这场大战似乎与立志成为世界第一汽车大国的华夏,无甚大关系。

    红灯处,叶天稍稍用力地敲打了一下方向盘。

    现下喜欢磨嘴皮子的人越来越多,真正干些实事的人越来越少。

    曰本丰田,韩国现代,真不知还要过多少年,华夏的汽车集团才能赶超这两个亚洲甚或是世界的汽车巨擘。

    叶天不禁又想到了红运汽车厂,想到天津一汽,想到了信誓旦旦的上海汽车产业基地。

    完整的产业链和强大的集聚效应,呵呵,华夏汽车产业需要走的路还很长很长。

    走一步看一步吧。西南也的确缺乏霸主型、统合型的汽车企业。红运汽车厂。。。这次购并如果真得成功,必须从政斧采购方面给予他们最大的支持。马健、郭上达,以及舅舅何为,省委书记丁大同,应该也都乐于看到这样的局面。

    无论是国有资本带动民营资本,还是民营资本带动国有资本,在产业市场的重组以及整合中,都有着资本滚雪球的过程。

    婉茹、叶子田、赵秀的出现,使得叶天看到了西南汽车产业的一线曙光。

    就看他们的具体运做能力了。只要在底限之上,自己必然会给予他们最大的支持。叶天心道。民营汽车产业同样也是华夏的汽车产业!

    子田的私居是一冻独门独户的二层小楼,小楼前还带着一个80来平的院落。院子里摆着几盆山水盆栽,四周还零星地种着一些美艳的蔷薇。

    自动门慢慢地敞开,叶天驾着车缓缓地驶了进去。

    从车中下来,叶天便闻到了洋溢在整个空间中的芬芳。这女人,还真是懂得生活。

    叶天弯下腰,摘下一朵蔷薇,起身时隐约地发觉了两道目光,自上而下,一闪一闪地凝视着。

    抬头一看,只见子田凭着窗栏,蔓色的花布窗帘遮住了她小半个身子,过肩的长发顺着一侧披撒而下,远远望去是那般柔和那般和谐。

    第一次,子田给叶天的“第一印象”,不是美人,不是仙子,而是简简单单的爱。

    说不清道不明的一种状态。

    两人就这样上下对视着。

    罗密欧与朱丽叶之所以美好,或多或少是因为,其中韵留着最简单、最平凡的真谛。

    子田又是一笑。

    树梢上的小鸟,也为这一笑,黯然神伤,唧唧喳喳中平添了几分百灵般的清脆、悦耳。

    或许连子田自己也没有发觉,这两年她的真心笑颜,已远远超过了童年至青春岁月的总和。

    “上来吧。”笑着的子田很美。

    欣赏着子田动人笑颜的叶天很傻。“诶。”他应了一声。

    “咚,咚,咚。”紧凑的上楼声完全流露出了叶天的希翼与渴望。

    子田仍旧战立在窗沿旁,一身布制的家居服,摇曳在微风中。叶天略有些迷惘,仿若正对着的不是倾国倾城的叶子田,而是醉心等待丈夫归家的小娇妻。别样的情怀,别样的感观。

    记得小乔曾在夫妻欢好之后对周瑜说过这么一番话,“在红颜未老时,做妻子的就应该留神妆扮,时刻注意改变自身,让丈夫每每有种新鲜的感观。”

    叶天移步来到子田的身侧。

    弯弯的月儿已悄悄攀上树梢,四周的住宅仿佛一瞬间变得灯火通明。若隐若现的嘈杂声,小孩的哭闹声,夫妇的炒菜声,切切私语声,顺着微风,传到两人耳里。

    两人相视一笑。

    叶天轻轻握住了子田的柔荑。

    正如歌里唱得那样。“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

    叶天的脸贴上了子田的脸,两人就这样静静地,耳鬓厮磨了好一会儿。

    叶天把身子稍稍往后移了移,已逐渐壮大的分身,隔着长裤,摩擦着子田柔软中带着坚挺的丰臀。一只手扶着子田的腰际,一只手却慢慢地滑向了,那刺激着两人心神与呼吸的臀沟。

    时轻时重,极富挑逗地揉按着子田尾骨的最后一截。那几乎是所有女姓共通的敏感点。

    子田轻咬贝齿,一对美眸氤氲萦绕,好似刚刚被水雾蒸过一般。

    恨恨地白了叶天一眼,子田整个身躯愈变愈软。

    “我们还没吃饭呢。”吐气如兰,子田强忍着心中的燥热,开口说了一句。

    “不急。”叶天邪邪一笑。

    “会被人看到的。”子田的声音中带着些许情不自禁的呻吟,更多的或许还是羞涩与不自知的另样情怀。

    “我们又没做什么。无妨的。”叶天的声音,听在子田耳里,真是无比的邪恶。

    “坏蛋。”子田轻哼了一声。“要丢脸反正也不是我一个人。”语气很强硬,可惜的是整个声线无比妩媚诱惑,软绵绵的,如同催化剂般,诱惑着身后的男人进行更深层次的“犯罪”。

    叶天看挑逗得差不多了,一抬手,把整个窗帘完全拉上。归,他绝没被人偷窥的嗜好。

    抱着子田倚墙而立,一条腿硬生生地插在子田的双腿之间。

    温柔的叶天,强硬的叶天。如同女人之于男人一般,男人之与女人,也必须时刻注意改变。

    叶天的手慢慢从子田的尾骨下移,越来越深。。。子田的双眸愈发迷离,水汪汪的让人情不自禁想去怜惜。

    吻上子田的双眸。子田的唇瓣则温暖地抚慰着叶天的下颚。

    <a href=cmfu>起点中文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