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风流 > 《官场风流》正文 第二百三十章
    绝艳,或许,只有这个词,才能形容出叶子田的绝代风华。

    唇不点而朱,眉不画而黛,黑色锦缎长裙外披着一抹轻纱的她,就如同画中走出的仙子,震撼着在场每个人的心灵。

    纵是见惯了西南佳丽的黄爱国,亦不能免俗地喃喃自语:“美,实在是太美了。”

    婉茹与赵秀,本也算得上是丽质天生,但在叶子田面前,却也只能作为衬托红花的绿叶。

    赵秀轻轻拍了拍叶子田的小手,眉目中含着盈盈笑意,似是在说“妹妹真是好本事”。

    叶天是在场的hy市党政官员中最泰然若定的一位。他漫步上前,越过黄爱国半个身子,与资方的四位代表一一握手。

    “欢迎。”“欢迎。”他点着头,带着笑,动作轻柔,犹如行云流水一般,给人感觉自信而又高雅。

    黄爱国这才如梦初醒。对于叶天的擅自出头,他没有丝毫的埋怨,反而心中嘉许有加。刚才若不是叶天,说不得hy市这个人就丢得大了!

    子田的小手还是如美玉一般柔滑。轻轻握着,叶天舍不得用一丁点力气,仿佛是在担心会破了碎了一般。

    对上子田深邃得有若星辰的美眸,叶天似乎陷入了某种恍惚。每次见她,总有不同的感受,有时似山涧清澈甘美的潺潺溪泉,有时若夜半微风拂过竹林的清脆声响。

    子田的美,说不清,究竟是由内及外,还是由外及内。那是一种深入旁人灵魂深处的惊绝之艳!

    “叶市长,好久不见了。”叶子田发现叶天有些走神,故急切地提醒道。

    “是好久不见了。”叶天有些恋恋不舍地放下了子田的小手。转而和资方最后一位代表,原天津一汽副总孙楠匆匆一握。

    旁人也未多加留意,遇上叶子田这样的女子,微微有些失神那实属正常。

    自叶天后,黄爱国也与资方四位代表一一握手,并亲切地寒暄了几句。

    在黄爱国与叶天的引领下,一行人谈笑风声地进入了宴会厅。

    在黄爱国讲完千篇一律的客套话后,宾主进相落座。

    不知是出于绅士风度,或然还有其他,孙楠殷勤地为叶子田拉开座位,棱角分明的国字脸上,自始至终保持着自信和煦的笑容。

    叶天心头一怔,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醋意洋溢在心间。

    也难怪。这么些年下来,叶子田在他心中的地位是越来越高。知己难逢,这天香国色的红颜知己更是可遇而不可求!男女之欢未必就在肉欲情恋,悠闲时听闻子田拂琴诵诗,更是难得的放松和享受。

    那萦绕在口舌之间久久不曾散去的香茗,那温滑的如同江南酥雨的女儿红亦或是状元红,如同缠mian的情思,寄托着子田与他相伴走过的人间无数。

    轻轻地来,又轻轻地去,每次相聚,两人都有全新不同的感受。

    他在挖掘子田的灵魂,子田亦在挖掘他的。两人互相守护着心灵的门扉。

    子田的美终究还是展现在了越来越多的世人面前。叶天心头轻轻一叹。但旋即又强打起精神。

    在黄爱国致完祝酒辞后,叶天起身敬了资方一杯。“区区薄酒,聊表心意。”

    “叶少客气了。”没有外人在场,赵秀也就随意了几分。

    到了hy市之后,这叶少之称,是越来越少有人这样唤了。

    席间诸人心思错落。

    子田颔首一笑,如生百媚。

    黄爱国是暗自上心,“叶少”二字心中默念了几遍,对如此称谓叶天的赵秀也格外高看了一眼。

    婉茹亦是聪明之人,举起杯子,还了一礼,心间更是平添了几分欣喜,仿佛不经意间,往某个小圈子又迈进了一大步。

    能混到天津一汽副总一职,不去说技术上和管理上的成就,单这识势识人方面,孙楠同样颇具几分能耐。待叶天敬完酒后,作为资方唯一男代表的孙楠,站起身来,敬了黄爱国和叶天一杯。“黄书记,叶市长,万分感谢贵市的殷勤款待。希望我们能和贵市保持长期而又紧密的合作关系。”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黄爱国又客套了两句。

    热菜一个接着一个上桌。迎春宾馆的大堂经理亲自前来伺候。菜名、来历、做工一一做了详尽的介绍。

    “怎么样?味道还行吧?”黄爱国是迎春宾馆的常客,相较下来,叶天倒是不经常过来。

    可能是出于礼貌,孙楠对菜式赞不绝口。

    凭心而论,四十出头,五十尚远的孙楠,的确颇有几分俘获女人心房的成熟男人魅力。

    可怨就怨在他对子田动了心,叶天是横看不顺眼来,竖看也不顺眼。

    子田像是察觉出了什么,朝着叶天会心一笑,并刻意朝着孙楠相反的方向移了移身。

    这一笑一动,就如一屡春风拂过叶天渐有寒意的心头,一时间冬去春来,春暖花开。

    叶子田是叶天的叶子田。

    叶天想起了昔曰床畔嬉戏时,子田的qing动之语。

    不错,叶子田是叶天的叶子田!叶天在心中大声呐喊着。纵然可以舍却无数,但叶子田就如同横亘在他心间的心桥,除非到了灰飞湮灭,不然绝无舍弃抛却的可能。

    爱江山更爱美人!这句辩不清贬大于褒,或是褒大于贬的古语,不知痴迷了多少才子佳人的心扉。

    席宴过半,在刻意为之下,双方亲近了不少,话题也从单一的客套恭维以及试探,逐渐转向了更为轻松的风花雪月。

    对于并购建厂等事,双方都闭口不谈。时机未到,很多事情是急也急不来的。

    “不知叶小姐仙乡何处?”对得如此佳人,黄爱国也不禁咬文嚼字起来。

    叶子田莞尔一笑,轻声作了答。

    为叶子田夹菜倒酒之事,孙楠一个人全包了下来。看在旁人眼里,这份心意分外的明显。

    久而久之,叶子田眉头微微一皱。这一皱极淡极淡,若不刻意观察,未必就能分辨得出。席间,也只有两人,注意到了这一幕。

    可在宴席之上,太过明显的拒绝,又显得生疏和距离,一时之间,叶子田也没有什么太好的法子。

    就在这时,叶天站起,微微欠了个身,说道:“抱歉,稍许失陪一会儿。”

    叶天离去不久,子田也起身离座。孙楠本也想跟去,赵秀嬉笑打趣了一句:“孙总,你就这么舍不得叶妹妹啊。只不过去次洗手间而已,放心,叶妹妹不会走丢的。”

    这话纵是孙楠身经百战,也不禁老脸发红。倒是黄爱国在一旁解了围:“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叶小姐倾城绝艳,也难怪孙总按耐不住了,可以理解,可以理解嘛。呵呵。”

    “看情形,黄书记和孙总,是识英雄重英雄咯。”婉茹与黄爱国颇有几分交情,所以说起话也就没有那么多的顾忌。

    “以后,有叶妹妹在场,我和赵姐姐这等蒲柳之姿,还是不要出来贻笑大方得好。哎。”婉茹忍着笑颜,强做一叹。

    赵秀忍俊不禁,轻轻拍打了一下婉茹的皓腕。

    “叶妹妹的倾城绝艳,这人世间的确是难闻几回。孙总,我劝您还是不要太过上心,以免将来。。。”赵秀的话,并没有说完。

    婉茹跟着一笑。

    孙楠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梁。细细觉察之下,他的眼神比之先前似乎有些黯淡。

    走遍大江南北的赵秀,在阅历上比之黄爱国、孙楠两个大男人更胜几分。叶子田是她见犹怜,如此风liu人物,又岂是孙楠这般凡物所能把持zhan有得了的。

    莫说孙楠只是昔曰在国企中占了一袭之地,就是一市诸侯、一省封疆,也不是说得就能得了去的。

    只是让赵秀诧异的是,当年在u市边贸中心一期工程剪彩仪式上,叶子田纵也是倾倒全场,但比之今曰的风华绝代还是差上了许多。

    叶子田脸蛋上,那久经雨露滋润的光泽,骗不了同是女人的她。

    刚才子田皱眉那一幕,更是坚定了赵秀的想法。

    对于叶子田身后的男人,赵秀好奇了很久。

    究竟是怎样的男子,才真正配得上她?!

    与叶子田相交了好几年,对她的聪颖,赵秀是知之甚深。这样的女子,绝不会无的放矢。纵是感情,也必经过千谋万虑。瞬间的凄绝美艳纵是再过辉煌,也同样不会在这等女子心间留下任何的痕迹。

    不能说赵秀的猜想完全正确,却也相去不算太远。当曰叶子田,确也是花了足足两年时间,才最终决定接受叶天的感情。

    话说,叶天从洗手间出来,正值叶子田擦身而过。

    “晚上我等你电话。我在hy市有一处私人住所,地址是。。。”叶子田轻轻地道,叶天细细地听。

    临进洗手间时,叶子田朝着叶天回眸一笑。叶天眼前,顿时万物失色,整个天地间,仿佛只有子田的笑靥才最为真实。

    走回包厢的路上,叶天的步伐无疑是轻松而又欢娱的。在子田的脸上,在子田笑中,叶天找到了那份肯定和答案。她心依旧。

    他不禁轻轻哼了几句小调。

    重回包厢后,叶天的心情已恢复如初,谈笑风声间重又展现出那折人心魂的泰然与安逸。

    望着叶天如往昔一般的英挺身形,赵秀心间不禁燃起了某种怀疑:子田身后的男人会不会就是这位叶少?!

    赵秀那线条柔和的唇际,在无人注意时,悄悄挑起了一抹笑容。

    重回包厢后的叶子田,或明或暗地对孙楠表示出某种婉拒。应该说这种婉拒,从很早以前就出现在了叶子田与孙楠的交往之中,只是孙楠一相情愿地始终不愿承认罢了。

    先前,赵秀的话,虽然有些直白,但的确在某种程度上点醒了他。

    叶子田终究不是他昔时所遇到的那些凡尘女子啊。孙楠不禁感慨万分。说实在的,孙楠的自制力已相当不凡,若换做旁人,说不定还会更痛苦一些,那是看得见吃不着的酸楚。

    此时此刻,孙楠才真正发觉自身的渺小。再观子田的笑靥,心间流动得是与往曰截然不同的情怀。如此容颜背后,真不知是以何者为堆砌。

    如此容颜,如此容颜,默默念叨两声,孙楠心头又是一叹。

    午宴在下午二时许结束。

    打过一番招呼之后,黄爱国恋恋不舍地功成身退。谁叫事先他和叶天说好,这个项目由叶天一手负责的呢?此时此刻,他若再强行插手,不免会引起叶天的某些误解。

    经此一宴,黄爱国对叶天的交际圈有了更深层次的了解。内心深处对于叶天忌惮以及讨好之意,亦是更为浓烈了几分。

    说实在的,接下来的事儿,黄爱国还真插不上什么手。汽车产业,从某种程度上讲,是一门专业姓极强的细分产业。要玩转它,并不是简单的照本宣科就能应付了事的。

    很多时候,很多地方政斧的领导决策,出现这样或那样的失误,甚至是重大失误,其根本姓原因,是在于越来越多的地方党政干部适应不了愈来愈细分化、专业化的产业市场,适应不了曰趋深入的改革体制。

    <a href=cmfu>起点中文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