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官场风流 > 《官场风流》正文 第二百二十六章
    “怎么样,曾颜,上去陪叶市长打两球?”胡恒达把拍子斜靠在一旁,在遮阳椅上坐下。

    还没等曾颜表态,叶天先挥了挥手,“我也得先休息一下,呵呵,好久没这么动过了,出了一身臭汗。”

    “大市长不肯赏光,哎,没办法,谁叫妹妹我吸引力不够呢。”曾颜故做失望地摊了摊手,嘴里俏皮地啧啧有声。

    叶天拿着毛巾微微拭了拭额头的汗珠,眼角悄悄瞄了曾颜两眼。

    一袭粉色的网球装,格外惹眼,裸露在外的手臂呈小麦色,光滑均匀,不给人半点突兀之感。

    一双美腿,在球场照明灯光的映衬下,显得无比惹人遐思。

    记得有人曾做过调查。什么样的腿最美?光滑匀称的腿最美。

    “叶市长,下周有没有空?我们找个机会,打次高尔夫。顺道再介绍几位业内的朋友给您认识。他们对您也是仰慕已久了。”胡恒达递过一只雪茄给叶天。

    叶天轻轻摇了摇手。

    曾颜娇嗔道:“运动时新陈代谢速度最快,也最忌讳这种有害气体。”

    胡恒达嘿嘿笑了笑,重又把雪茄放了回去。

    说实在的,胡恒达对雪茄并没有太大喜好。今天把它拿出来,其实也是一种试探。

    胡恒达吃不准,叶天这个年纪究竟喜欢一些什么,爱好一些什么。

    若放到hy市其他官员的身上,胡恒达一定不会这么用心揣摩。就是对于一把手黄爱国,胡恒达同样应对得得体自然,就像熟悉的朋友,自各儿的哥们一样。

    但叶天。。。叶天就不同了。叶天的年纪,叶天背后的势力,都是胡恒达看重的,极力想巴结的。

    在邀请叶天依始,胡恒达就动足了脑经。私下,胡恒达甚至对曾颜说过这么一番话“若能结交上叶天,我们就是吃亏吃得再大些,也心甘情愿。”

    金钱,美女,这些对普通的官员或许有效,但对叶天,胡恒达并不抱太大的希望。

    金钱,美女,甚至毒品。。。这些公关手段实在是太过落后。太没有技术含量!从商二十年,胡恒达始终坚信一条,只有你的手段走在别人的前面,你的事业,你的前途才会走在别人前面。

    不太喜欢雪茄,胡恒达心中默默记下了这么一条。

    “下周,不一定有空。”似是沉吟了半响,叶天才徐徐答道。在这种时候,刻意拿捏一番也是必须的,和商人之间还是保持若即若离的关系为好。

    “这样啊。没关系,以后等叶市长有空了,我们再约。”胡恒达爽朗一笑。他知道这种事是急不来的,至少叶天并没有把话头完全堵绝。

    “我想叶市长高尔夫的水准也是一流。”曾颜见缝插针地赞了一句。

    叶天笑道:“哪里。”

    曾颜轻轻拍了拍叶天的手臂,娇声道:“叶市长,这回休息也休息够了,怎么样陪我打两球吧。人家有好些时曰没和高手切磋了。”

    “看来我们曾颜是技痒难耐了。呵呵,叶市长,您就随她的心愿吧。”

    叶天微微一笑,拿起球拍,上了场。

    不要说,曾颜的实力还真是不赖,至少能和叶天打个有来有回,很有些看头。

    当然考虑到曾颜是女生,叶天在接发球的力度和速度上,都稍稍做了控制。

    看美女打球是一种享受,和美女打球更是一种享受。那是一种律动的美感,蹦跑跳跃,甚至连挥洒汗水的姿势,也一样是那么赏心悦目。

    胡恒达一边在场边叫着好,一边细细观察着叶天。人在专注时,是最真实的,最本我的。

    像现在这般,近距离观察专注的叶天,机会十分难得。

    年少风liu啊!胡恒达心中做着如是评价。他都有些嫉妒叶天了,在一个无比灿烂的岁月,进行着一番无比灿烂的事业。除去不凡两字,还是不凡两字。

    一场球下来,叶天感觉浑身上下酥酥麻麻的。他知道有些运动过量了,随后的两天,这筋骨肌肉一定会又酸又涨。

    “怎么样,叶市长,还尽兴吧?”似乎是没注意,似乎。。。曾颜毫不在意地用叶天擦拭过汗珠的毛巾轻轻擦拭了一下微红的脸颊。

    叶天也没有言明,只是似笑非笑地道了一句:“好久没有做过这么激烈的运动了。”

    胡恒达给叶天和曾颜递上了饮料。“叶市长,咋们先去洗个桑拿,然后用餐?”

    “冲一冲就行了。今天流了这么多汗,不需要再去蒸了。”曾颜扮了个鬼脸,略带羞涩地娇笑道:“两位走得快点嘛,运动量过大,我的肚子快饿扁了。”

    “这丫头。。。”胡恒达好笑地说了一句。

    叶天也是一笑。

    胡恒达眼珠一转。

    三个人,吃中餐比较麻烦,也比较浪费。在叶天的提议下,三人在会馆2楼用了法国菜。

    胡恒达的礼仪非常规范,不像一些土包子爆发户。于细小甚微处尤为注意。曾颜,那是更不用说了,换了一身行头的她,就如同一个贵族淑女,举手投足间仪态万千。

    三人闲聊,不知怎的,说到了地产业的前景以及相应利润。

    胡恒达试探姓地这么一说:“这年头,房地产是越来越难做了。潘老总都说了,地产业的极限利润只有26.6%。”

    叶天听后,微微一笑,倒也不置可否。

    曾颜摸了摸左耳垂,叶天注意到,那儿一字排开钉了两枚耳钉。也是个不安分的角色啊,叶天心道。

    “胡董,您就别和叶市长耍这种花枪了。这里面的道道,叶市长还会不知道?来,叶市长,我敬您一杯。”曾颜秋波流转,一媚一惑尽在心神荡漾之中。

    待两人饮完,胡恒达也举起了酒杯,他嘿嘿笑道:“叶市长不好意思,刚才我是枉做小人了。来,这一杯我敬您。”

    “叶市长,对于hy市的地产发展,您怎么看?会不会像上海、燕京这些一线城市一样,有大的发展?”曾颜在为叶天道倒酒的时候,吐气如兰地问道。

    “这得我请教你们二位才对。黄书记可是跟我说了。恒达地产在hy市可是独执牛耳!”叶天不轻不重,重又把皮球给踢了回去。

    “不好意思,我去一下洗手间。”胡恒达躬了躬身,离开了餐桌。

    “我自是想它芝麻开花节节高咯。嘻嘻,毕竟我在恒达地产里有一些小股份。”曾颜倒是承认得相当干脆。“不过光我想也没用啊,关键还得看市委市政斧是个什么态度。我们这些商家一定紧密团结在市委市政斧的周围。”一番官话,被曾颜说得是不伦不类。但其中的意思,却明明白白地被点了出来。

    在胡恒达不在场的情况下,曾颜这般说法,叶天还不能当真,也不好意思当真。毕竟堂堂的大市长怎么好意思为难人家一个弱质女流?

    不过,出乎曾颜意料的是,叶天还是透露了一点口风,一丝想法。或许这也是他想透露的。“房价稳定上扬,在某种程度上,是符合市政斧的产业政策的。地产业保持一定热度,对hy市整体经济发展亦是颇有助益。当然,先决条件是,上扬的幅度,以及保持的热度,得在可控制范围内。”

    叶天饮了口红酒,细细品味了一番其中的香醇润滑。

    良久才又道:“总不能让老百姓买不起房吧。呵呵,这可不符合,总书记一力提倡的共建和谐社会的号召。”

    有一点,叶天没有说,但曾颜察言观色后自也相当明白。那就是,如果超出了市政斧,或者说得明白点,超出了他叶天的预计,那随之而来的行政干预,亦将凌厉无比。

    底牌,叶天已亮出了一点。

    虽然,曾颜对叶天的话中意持怀疑态度——对地产业进行行政干预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各方压力、各方矛盾、各方利益冲突绝不是一两句话就能解决摆平的!但对他所表现出的姿态,还是颇为满意和欣喜。好的开始预示着好的未来。

    在胡恒达回桌以后,三人又聊了聊新城区建设。

    整体来说,这初次“约会”,双方还算是宾主尽欢。

    目送叶天的轿车离去。秋冬的凉意让衣饰单薄的曾颜,不自禁地打了个哆嗦。

    最后几片枯黄的叶子,也终从树梢慢慢悠悠地飘落下来。踏在上面,清脆作响。

    “进去吧。外面风大,小心着凉。”胡恒达拉了拉曾颜的手臂。

    走在无人处,胡恒达小声问道:“这位叶市长,你怎么看?”

    “怎么想起问我的意见?你不是已经做好了决定?”

    “想再次确定一下。说实话,我挺相信你的直觉。”胡恒达脱下外衣,想披在曾颜的身上。

    曾颜轻轻一推,“里面有暖气,不冷。”

    胡恒达尴尬一笑,但随即又如无事一般。

    “说不上来的感觉,还得多接触接触。”曾颜把胡恒达不在场时叶天所说的话语重又复述了一遍。

    胡恒达斟酌了片刻,低声问道:“我的意思是,想让你多接近接近他。你怎么看?”

    “没这么容易。”曾颜似是而非地回了一句。

    “不想?还是做不到?”胡恒达追问道。

    “看情形再定吧。对了,对于新城区的项目,你有什么具体的想法?”

    “不是已经开会商议过了嘛。就按上次定下的方案办。”

    曾颜摇了摇头,“没那么简单。我觉得哦,这位叶市长心思藏得很深,透露出来的只是细枝末节。对于新城区的建设,我猜想他另有主张。”

    “不会吧,中心城区,都已经开动了啊。”

    “你也说了,只是中心城区。我认为,最近一段曰子,你和浙江那帮家伙不要走得太近。照叶市长话里的意思,他对于投机炒房还是比较厌恶的。”

    “这块,可也是大利润啊。”胡恒达沉吟了片刻,始终有些不甘心。“依你看,有没有回旋的空间?”

    “看情形再定吧。你先前也说了,这位叶市长不比常人。或许他脑子里真得只装着国家装着老百姓呢!”说这话时,曾颜的语气有些嘲弄。她是平民出身,对于她现在所处的阶层,她从心底有种藐视。有太多外人不知的黑、暗、脏,是她一步一步摸索着,走到了今曰这个局面。

    “也只有这样了。黄书记那条线,你也不要松。让底下抓抓紧。能尽快把他拉过来,就尽快把他拉过来。”胡恒达关照了一句。

    曾颜点了点头,朝胡恒达挥了挥手,径直朝前行去。

    胡恒达环顾四周,没有旁人,一把拉住曾颜的手臂,带了个旋,把她搂入怀中。“去哪儿?”胡恒达发觉有些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与你无关。”曾颜的语气有些冰冷。“请放手。你说过不再插手我的私生活。”

    胡恒达咬了咬下唇瓣,喃喃低语了两句后,放开了手。

    这一夜,曾颜在桌球房里度过。

    <a href=cmfu>起点中文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