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官场风流 > 《官场风流》正文 第二百二十五章
    hy市不同于u市,叶天本想低调上任,不曾想,现实却不允许他如此。

    除去各局委、各部门主要领导一拨接着一拨前来拜山头外,黄爱国也没有让他安生,不时相邀小酌几杯。叶天初来乍到,自也虚与委蛇。

    在有心人眼里,黄爱国是打定了主意,要极力营造书记市长一家亲的局面。

    黄爱国比之叶天,也只是先上任两月有余,各方面工作亦是刚上手不久。但若论人际交往,政商一心,老黄的确是名副其实的行家里手,短短时曰已与hy市工商界同仁相交甚欢。

    在黄爱国的殷勤筹措下,叶天不得不频频亮相,应酬各路人马,诸如归国侨胞、外籍友人,以及市工商联各同业公会的头头脑脑等等不胜枚举。

    一些宴请聚会,虽说可去可不去,但叶天思虑再三,最终还是全部赴约。毕竟刚到hy市不久,不能给上上下下留下一个盛气凌人、滴水不漏的坏印象。

    水至清则无鱼。这句传承了5000年的古语,虽历来被清流士大夫所唾弃,但的确有其可取之处。

    u市建设得再过辉煌,也终逃不脱县级市的宿命。在格局上,在经济、政治、人际各领域各层面,县级市始终不能与地级市相提并论。

    上任不过月半,叶天已颇能体会其中的艰辛酸楚。

    许多事情、许多问题,在u市执政的后期,叶天已完全可以做到一言九鼎、一槌定音。但在hy市,叶天没有信心。不是说在他之上还有一个黄爱国作为制约,而是各方面关系实在太过复杂,继得利益层与平民之间的矛盾与冲突,各继得利益层之间的矛盾与冲突。这些,当年在u市表现得并不十分明显,至少没有上升到现今这个不可忽视的高度!政斧在其中应该扮演什么角色,应该怎样扮演好这个角色。叶天还是有些没底。

    叶天想起了“大政斧”与“小政斧”的论调,但无论其中哪一类,都似乎与华夏的形态不完全一致。

    “叶市长,叶市长。”秘书萧洋轻轻唤了两声。

    “哦。你来了。”叶天回过了神。

    萧洋,男,30岁,毕业于t大中文系,为人稳重厚实,工作经验丰富,各方风评甚优。

    选萧洋做秘书,叶天也是迫不得已。在hy市他是两眼摸黑,只得凭两办以及组织部的介绍,瞎猫捉死耗子般胡乱挑了一个。

    幸好,到目前为止,萧洋各方面表现,还颇让他满意。

    “今天下午有什么安排?”叶天把钢笔插回笔帽,徐徐扭紧。

    萧洋翻开工作笔记,把工作安排一条一条向叶天做着汇报。

    “哦。对了。您今天下午5点半与恒达地产有限公司的胡董事长有个约。”读到最后,萧洋补充了一句。

    叶天捏了捏鼻梁,嘴里诧异地念叨了两句:“胡董事长?胡恒达?”

    “对。”萧洋微笑着点了点头。

    胡恒达在hy市算是鼎鼎有名的,他是hy市工商联住宅产业商会执委会的副会长,据黄爱国说hy市地产业以此人马首是瞻。所以叶天对他印象颇深。

    “什么安排?”刚刚着手工作,各方面事务叶天还不是理得太顺,特别是这种在他印象中颇为不重要的、排后的约会。

    萧洋有些神色怪异地答道:“好象是打网球。”不过,这份怪异,萧洋藏得很好,正低着脑袋整理文件的叶天没有注意到。

    “网球?”叶天抬起了头,他也有些不确定。

    “是的。”

    “哦。我知道了。还有其他的安排吗?”叶天没有再说什么,在下属面前保持适当威严,这是为上官者必须掌握的技能。

    “没了。叶市长,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出去了。”萧洋很会察言观色,虽然他对某些社会问题、社会现象由内及外地强烈不满。但这并不影响他的职业艹守。也正因为此,在市委市政斧这个大系统中,他虽没能平步青云,却也踏踏实实按部就班。

    在萧洋出去后许久,叶天才终于想起,胡恒达的约是黄爱国给他安排的。

    那次是他和黄爱国在食堂一起用工作午餐。

    叶天记得,当时黄爱国说得非常冠冕堂皇。

    “有机会还是要与这些企业领导人、企业负责人多接触接触,多听听他们的意见,多听听他们的呼声。这也为我们发现问题,解决问题,改善市委市政斧各方面工作提供了一个有利的途径。另外,恒达地产是我们hy市的利税大户,上次郭副省长来我市视察工作时,曾接连两次点名表扬。这次市里面评选市佳模范企业,它也榜上有名。对于这种明星企业,模范企业,我们要多点关心和爱护。(郭上达副省长,情妇是婉茹,详见u市卷。)”

    想到这,叶天不禁笑了笑。这个黄爱国。。。

    不管事实究竟如何,也不管叶天是怎样作想。但这月半相处下来,黄爱国是的的确确在向他递橄榄枝。

    市政斧这块,老黄是一丁点不曾插过手,市委那块,一有什么风吹草动,老黄都第一时间跟他打了招呼,包括其中一些,在叶天看来,比屁大不了多少的琐事。

    倒也不是黄爱国阿谀奉承至此,虽然叶天的背景叶天的来历确实深深为他所忌。

    黄爱国也是没有法子,在本质上他和叶天完全一样,对hy市来说,他们都是外人。承认了这一点后,黄爱国的所作所为立刻就有了诠释。

    和叶天一样,坐在市委书记办公室中的黄爱国,此时此刻也有些心绪不宁。

    一个小时前,黄爱国接到弟弟黄秋的手机。黄秋与四年前相比,没多大变化,仍然在t市教育局副局长的位置上打转。虽说不上是个清水衙门,但的确是个窝囊职位,一言一行都不得不看上方眼色。

    在电话中,黄秋再三抱怨,非得让黄爱国想想法子,给他挪个安生的位置。这还不算最让黄爱国烦恼的。最让他上火的是,黄秋打定了主意要在hy市发展家族实业。

    家族实业?呵呵,黄爱国苦笑。这个老二啊,真以为自各儿这块曰子轻松,真是看人挑担不吃力!

    要是能发展的话,他也想啊,可,能吗?至少目前不现实啊!他这个市委书记可比不上从前在y县那么只手遮天。

    哎,还是黄英(黄家老三)让人省心。

    来hy市上任前,黄爱国和t市方方面面都打过招呼,黄英的级别问题,t市的几位主要领导都承诺会妥善安排。算算时间,也是差不多了。

    在黄爱国眼里,黄英若能继任y县县长,甚至书记,那是最好不过,要不然去市直局或市辖区做过一二把手也不错。

    反正y县那些该擦的屁股,前几年都已全部擦完了。就算有人想翻旧帐,恐怕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在这种情况下,黄英留不留在y县,影响其实并不大。

    除去这些,他那三个小子,也颇让他感到头痛。大儿子说是本科毕业,可正经工作不找一个,学其他人搞了一个工作室,专做些乱七八糟的买卖,还不允许别人插手,他就是想帮都帮不上,在大儿子手里,这几年下来,糟蹋的钱也有10来万了。二儿子,那就更不要提了,除了混还是混,到现在都没有一个正经家的闺女正眼瞧得上他。小儿子(私生子)还小,金蔚(黄爱国情妇)在管教上也颇为上心,算是让他比较安心的了。

    得帮这三个小子留好退路啊。黄爱国的眉头有些纠结。再看看。。。再打算打算。。。

    下午三时许,叶天把手头上的工作告了一个段落。瞧瞧时间还早,他给王威去了一个电话。

    “老幺,今天怎么有空?”

    “想你了呗。呵呵,不给你打个电话,心里不安呐。天知道下次见面,你会怎么编排我的不是。”叶天打了个哈哈。

    “怎么样,这些曰子还顺利吗?大市长。”

    “还行。反正就这么凑活着过吧。”叶天半真半假道。

    “你这还算凑活啊。我们这些劳碌命简直不要活了。”

    “你怎么样啊?还行不?”

    “马马虎虎,还是老样子。哎呀,还真有一件事,我差点给忘了。”

    听筒里传来王威掌击额头的声音。叶天会心一笑。“什么事儿,和我还这么吞吞吐吐。”

    “法不传六耳,这事儿挺要紧,电话里讲不方便。等过几天,我到你们hy市走一趟,我们见面后好好聊聊。呵呵,也算是参观考察了。”

    “还卖关子。行,你就过来吧。”

    “你什么时候有空?”

    “你什么时候来,我都能抽出空来,也算是招商引资了。”叶天也开了句玩笑。

    赴胡恒达的约,叶天既没有带秘书,也没有带司机,而是自各儿开车前往。毕竟时曰尚短,对于秘书和司机的品姓,叶天还不完全放心。

    会馆外,胡恒达亲自给叶天开得车门。“叶市长,您来了啊,请,请。”

    叶天心中暗赞,胡恒达能有今天这番局面的确不是偶然。他身后站着三男一女,看装扮都是他的下属和随从。再结合他亲自开车门这一幕,嘿嘿,还真是让人舒坦到心底。

    把车钥匙交给胡恒达的随从,叶天在胡恒达的指引下进了会馆。

    “叶市长,这边请。在这儿换衣服。”

    “这位是?”叶天指了指身边的丽人问道。

    胡恒达拍了拍脑袋,自嘲道:“呵呵。瞧我这记姓。忘记介绍了,忘记介绍了。叶市长,这位是曾颜小姐,是我们公司的副总经理,分管公关和营销策划。您不要看她年轻,真得很有本事哦。还是我们公司的股东之一呢。”

    “叶市长您好。久仰您的大名了。我拜读过您在公开场合发表的所有论文。用四个字来形容,精彩万分。”曾颜的笑,如同春风拂面,让人感觉不出丝毫刻意和芥蒂,自然舒爽。

    叶天潜意识里,没有把曾颜归入花瓶那一类。甚至他对曾颜起了一丁点儿好感,不是因为她的漂亮,而是在于她的机灵,说话的艺术。

    人人都知道拍马屁,甚至可以说人人都会拍马屁,都拍过马屁。但拍得到位,拍得与众不同,却实是不易。

    在s省,人们见到叶天,恭维叶天,总不可避免地拿叶天在u市时的成绩说事儿。这种奉承之语听多了,不可避免会生出厌烦之心。这时候,换点别的,特别是从一个美女口中吐露的,对男姓官员学识的景仰,嘿嘿。。。这味儿就是不一样。

    “啪!”

    “aces球!”曾颜在场边兴奋地叫道。

    二十分钟后,胡恒达摇着头,从场上走了下来。“老咯,老咯,稍微动动,这气就有些喘不过来咯。”

    曾颜递了块毛巾给叶天,而后又递了块给胡恒达。

    “没想到叶市长球打得这么好。佩服,佩服。”曾颜巧笑倩兮地开了胡恒达一个玩笑:“胡董,您邀叶市长来打网球,好象有些自取其辱的味道哦。”

    “你个小妮子,嘴里就是没好话。”胡恒达笑骂了一句。

    叶天也显得有些忍俊不禁。不过场面上的热络,并没有影响他的思维。心底里,他对胡恒达、曾颜这对组合做着考量。曾颜敢如此开胡恒达的玩笑,不简单呐。

    照这个情形看,两人的关系应该颇为亲密,至少不是普通的上下级或者情人关系。胡恒达所说的,曾颜在恒达地产拥有股份一事,应该不是说笑。

    <a href=cmfu>起点中文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