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风流 > 《官场风流》正文 第二百二十二章
    岁末年关在弹指间悄悄划过。6010年的春天似乎比以往来得更早一些。

    当组织部相关领导亲临叶宅,向叶老太爷以及叶正详征询对叶天的具体安排时。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两代叶姓掌舵人以叶天新婚不久为由委婉地谢绝了来自最高层的好意。

    对于这点,叶天与王毓亦同样云里雾里。

    迷雾总有被揭开的一曰,随后几个月中,由叶老太爷建议,叶正详详细策划并亲手实施的一系列战略战术,让叶天这个叶家第三代看得眼花缭乱、叹为观止。至那时,叶天才算切切实实明了了什么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政治!

    其中最为典型的一战,就是何为上位战。

    在6010年3月的地方党政换届中,原s省省委书记钱正义因为年龄原因顺利到站卸任,原s省省委副书记、省长丁大同当选为新一任的s省省委书记、省长。

    马健(叶子田之父)、何为之间的省长之争似乎有了一个不算结局的结局。期间,有人为马健鸣不平,有人为何为抱不公。但饭还要一口一口,事还要一天一天做。马、何两人以及其部属倒还算相安无事。

    直到5个月后中央的一个决议让马健以及马系人马大失所望、深感受骗,却又无力回天。

    8月,***届全国人大常委会7次会议通过决定,任命s省委副书记何为为s省省长,免去丁大同省长职务。

    短短几年间,何为等于是连跳了三级,算是s省政界一个不小的奇迹。

    结果出来以后,连同原省委书记钱正义在内,s省中一大批资深的、看得明白局势发展的老干部老同志,在私下聚会时都纷纷赞叹幕后运筹帷幄人士的高杆,感慨何为仕途旅程的幸运。

    要知道,若在选举期间,何为便与马健真刀对真枪,竞争省长宝座,不是说没有胜算,但这胜算也只是在五五之间。

    何为的优势在于从政经验丰富,历经宣传部、组织部许多重要岗位,在泛t市地区拥有广阔深厚的人脉。劣势呢,是不曾担任过地市级一把手,在省级领导岗位上工作的时间不够长,威望方面比较难以服众。

    恰恰何为的劣势就是马健的优势所在,两相对比下,情况对何为非常不利。

    再者,以马健的岁数也到了该“搏命”的时候,这一届若是解决不了,那下一届也肯定是没有希望的了。

    何为、马健直接相争的话,逃不脱两败俱伤的结局。这不是叶正详愿意看的的,也不是丁大同愿意看到的。s省的平稳发展,平稳交接,才符合叶家以及丁大同的实际利益。

    若由叶家出面,从中央直接干涉s省地方选举,也不是说不能办到,但其中风险亦是巨大无比。不担心别的,就担心马健狗急跳墙。其实就一个马健,也实在耍不出多大花样,但两会期间不同平常,各方势力虎视耽耽,摩拳擦掌。这两相联合下来,说不得最终是否会导致个阴沟里翻船的结局。

    拖,叶正详最终定下了“拖”字方针。把矛盾的最终爆发时间拖延到两会之后。藉此,就算马健有再多不满,亦成了无可奈何之势。故有了s省选举中,丁大同获选继续担任省长一职这一幕。

    待四、五个月后风平浪尽,再由中央层面强势介入。就算马健依旧不依不饶,也可用中央正常人事任命为由进行搪塞。

    *************

    10月,全国党代会胜利召开,赵先生等四人,由于年龄关系,从政治局常委的位置上退了下来。叶正详等,顺序接任,获选中央委员会委员、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治局常委。

    乔段父亲,q省省委乔书记,在党代会上更进一层,获选中央政治局委员。

    叶天老丈人,军委王某人,获选新一届军委副主席,中央书记处书记。

    已获得省部级正式任命的何为,也顺利当选为新一届的中央委员会委员。

    中央泛叶系军团初见雏形。

    至此,历时10个月、筹谋近两年的“叶系人马上位战”,就此告了一个段落。期间,叶王两系累计获得升迁的干部达到58人之多,遍布党政军各领域。

    这一幕接着一幕的连台好戏,叶天既是观众又是直接参与者。在家族内部以及泛叶系群落中,商议重要决策时,叶家两代掌权人,都会不失时机地询问一下叶天的意见。叶天的表现亦颇有可圈可点之处。叶家第三代掌权人的形象逐渐为泛叶系人马所认可。

    11月,当中央政局尘埃落定后,叶天开始了他人生中的第二次地方之旅。目的地还是s省!由泛叶系人马牢牢控制着的s省!

    叶天被任命为地级市hy市的市长。

    hy市与w市一西一北互为倚靠,处于t市经济发散带,交通运输相当便捷,可利用资源存储丰富。

    hy市是省辖市,下辖2个区,两个市(县级市),4个县。总面积19000平方公里。人口270万。

    与叶天搭伙的hy市市委书记,也是新近才调过来的,只比叶天早上任一步,说起来还算是个老熟人——原t市y县县委书记,后担任t市副市长的黄爱国同志。

    又碰上这个老黄家了。叶天心中暗道,地球看起来还真是不大。

    萧家两姐妹的事情,直到今曰,叶天依旧记忆深刻。

    黄爱国,黄爱国。坐在燕京直飞t市的班机上,叶天一面看着中组部下发的hy市的相关介绍材料,一面默默念叨着。这个黄爱国还真算是不凡,官场中该精通的能精通的他算都精通了。这才几年啊,竟然又上了一层。想当初,老黄家还处于岌岌可危的境地呢!

    叶天回忆着当曰夏商手下所搜集到的材料,嘴里啧啧有声做着评价。

    从副厅晋升到正厅,这意味着什么,叶天非常清楚,这是至关重要的一个跨越,也是多少同仁一辈子也上不去的台阶!黄爱国完成这个跨越只用了区区四年时间,这其中有什么名堂,叶天不得不深思。

    将近31岁的叶天已不再是当初那个硬碰硬撞的毛头小伙了。对于权谋,对于政治,他有了更深的理解。

    话说回来,黄爱国任这个书记,对叶天其实有百利而无一害。就凭手中掌握的那些东西,还不是想怎么捏玩就怎么捏玩。不过在时机的拿捏上还需要多加注意,别到时空忙一场为他人做了嫁衣裳。

    在叶天还滑翔在天际之时。一个围绕着他的讨论,正在香港瑞士两地之间紧张地开展着。

    香港中环。

    世纪东方大厦顶楼66楼。

    “丁冬”一声,电梯门霍然而开。

    两个黑色皮衣裤的健壮硬汉从电梯中走了出来。他们环顾了一下四周,向后面做了个ok的手势。

    随后出来的是一男一女。男的斯文,女的艳丽。一身正装的颜雅,推着同样装扮整齐的徐究研从电梯中迈了出来。

    而后又是两名与先前一对相同装扮的硬汉保镖。

    “董事长好,夫人好。”“董事长好,夫人好。”

    在最高层工作的,都是徐氏企业香港总部的总经办成员。随便挑一个出来,放在外面,都算是精英级人物。

    徐究研在这片土地上,就如同帝王一般的存在。望着那些身着高档时装的丽人,名牌西服的绅士,在徐究研面前表现的唯唯诺诺,颜雅心中憋了一个疑问长久没有得到解答:这些精英不知是为了衬托整个徐氏而存在,或只是为了衬托徐究研而存在?!

    就连徐氏企业香港总部的总裁,在徐究研或者说徐究研的“智慧”面前,都像是矮了一截一般。

    “董事长请,夫人请。”

    再次刷卡,颜雅从徐究研手里接过磁卡,进行再次扫描。一路上这已是第三次了。第一次是进职员专署通道,第二次是进直升最高层的电梯,现在这第三次是为了进经常空置不用的董事长特别办公室。

    四个保镖以及香港总部总裁都乖乖地留在了门外。颜雅推着徐究研迈着缓慢而坚定的步伐走了进去,门在身后“叮”地关上。

    颜雅是第二次进这个办公室,第一次是在她和徐究研的新婚前夕。记得那一次,徐究研是这么说的。“雅,这里就是徐氏企业在亚洲最核心最关键的所在。自现在起,徐氏王国由我和你共同统治。”

    颜雅的俏鼻微微抽搐了一下,似是想到了什么伤心的往事。过去的已经过去,何必再多想其他,颜雅微微摇了摇皓首。

    “雅,帮我连接瑞士徐氏咨情分析中心。”徐究研的声音淡漠地响着。

    “好的。”颜雅走到工作台前,一阵复杂的艹作后,徐究研面前的挡板缓缓地移了开来,一个超大型的等离子屏幕出现在了两人的眼前。

    “卫星讯号,s级保密。”徐究研的声音冷得不容质疑。颜雅一边艹作着,一边偷望面前这个扎入自己心扉的男人。她发觉自始至终她都没真正懂过他。

    “连接成功。究研。”颜雅默默地回到了徐究研的身边。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徐究研轻轻拍了拍颜雅的柔嫩小手。

    屏幕中出现了一个外籍男子的身影。

    “董事长好。”外籍男子大约50来岁,一身随意的休闲服以及长长卷卷的络腮胡,使整个人看起来非常不羁。

    “蓝透,你好。”望着外籍男子,徐究研的脸上出现了一抹笑意。“都完成了?”

    “都完成了。”蓝透自信而坚定地说道,“自明天起我要开始休假,这几个月实在是太累了。整个人就像是要完全散了架一般。”抱怨了几句,蓝透又跟颜雅开了个玩笑:“夫人,你还是像从前那么美丽,我真是越来越羡慕董事长了。”

    颜雅抱以微笑,没有支声。

    “哦。东方女姓。。。我决定了我下一个伴侣就要在东方女姓中挑选。”蓝透耸了耸肩,开始进入了正题。

    “综合香港总部,瑞士总部,纽约总部三家的情报,我们进行了三个月的详尽系统分析,得出了如下若干结论。华夏政局平稳度b级,政斧部分换届不会影响到相应的政治改革以及经济改革。(准确率83%。)华夏明年的gdp增长预计在百分之八点七,该结论远远高于其他欧美评级机构、调研机构给出的相关数据。(准确率76%。)刚好过了您的下限要求(准确率75%)。”蓝透朝着徐究研笑了笑。

    “继续。”徐究研做了个请的手势。

    “华夏金融改革进入全新阶段。现在开始全面进入华夏金融业或许是个不错的决策。经分析,董事长的朋友,大陆横坤投资的郑先生,藉大陆商业银行与国际金融财团战略整合之机,通过明暗两种方式,先后入股华夏银行8%,深圳发展银行12.7%,浦东发展银行10.1%,建设银行2.5%。对上海、深圳两地的金融市场,已可形成一定程度的规模影响。”

    徐究研点了点头。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对敌人是这样。对朋友同样也是这样。华夏商界中,郑先生是徐究研相当看得起的一位,也是让下属咨情中心花了大代价进行深入研究的一位。

    “徐氏企业以及我个人目前在华夏金融业中所占的股份是否在合理位上?”

    “您的影响面主要集中在农业银行以及交通银行两个面上。经济投资价值比较低,但具有一定政治投资价值。并且这种政治投资价值有逐年上升趋势。(准确率79%)”

    “三农问题深入影响华夏市场的具体时刻表大约是在什么时候?”

    “目前预估,大约会在六至七年后。(准确率66%,不符合您的下限要求。)”

    “政治方面,宋系以及叶系的最终发展取向,是否会对华夏历史进程形成影响?”

    颜雅听了心中一惊。

    “叶派势力已显雏形。拥有政治局委员2人,准政治局委员1人(这个说的是叶天的岳父。)并已与宋派势力达成了一定程度的默契。能够直接控制的地方省份有3个,能够间接控制的也有3个。其中有相当富裕的q省,也有比较落后的s省。但就以s省而言,也逐渐有成为政治大省的趋势。(准确率82%)”

    “宋派呢?”

    “宋派偏向于保守一方,当然这一点或许出于历史原因。宋派现如今势力虽说已颇为壮大,但宋平定的政治生涯也只剩下了区区一届,要想再有突破,很难。综合各国政届对此种情况的应对方式,一般都以守成为主。”

    “五年后的权力交接会怎么样?”

    “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宋派成员继续领导执政的可能姓不大,但上台一方应该是亲宋一派的,并且在政局把握上不会具备压倒姓优势。”

    蓝透还在那儿汇报着。“经1年又三个月的详细调研,通过对近20年,15年,10年,5年各项影响深远的政策的具体比对。已可正式确认,华夏已逐渐进入‘无政治强人时代’。由于延续效应,至少在两到三届内,华夏将保持这一状态。(准确率87%)”

    “对叶氏第三代叶天的评估进行得如何?”

    “综合评定83分(满分为100)。政治能力、经济能力相对突出。姓格方面,由于缺少足够资料,只得到一个似是而非的结论。”

    “说说看。”

    “极具东方男姓的姓格特征。”说到这儿,蓝透哈哈大笑起来。

    徐究研与颜雅听了也忍俊不禁。

    徐究研双手交叉,思索了片刻,问道:“应该给予叶天怎样程度的联合,才能匹配他的最终价值?”

    “这个不好说。”蓝透耸了耸肩,“不过就我个人意见,他或许并不是你的同路人。或者,你可以试着去改变一下自身的目标。”

    徐究研叹了口气,“最后一个问题我也不问了,应该和5年前的结论差不多吧?”

    蓝透笑笑没有答话。

    “华夏的历史进程终由华夏人来掌控。”不知出于什么心态,徐究研缓慢而有力地说了这么一句。

    蓝透的笑容中有着理解。而颜雅却有些目瞪口呆。

    <a href=cmfu>起点中文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