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风流 > 《官场风流》正文 第一百九十八章
    中小企业司黑省调研组终于要回京城了。几多人喜,几多人忧。

    宁小小没有去机场送叶天,她听从了父亲的安排,只是单独见了叶天一次。没办法,要注意影响不是。本来送送,也无伤大雅,毕竟叶天这个调研组是她前前后后一手伺候的。但前些曰子,她遭遇绑架,叶天所表现出来的的紧张、关心,甚至心急如焚,实在是太醒目,太碍人眼了!哎,还是避嫌的好!

    还是在她的私居,她和叶天二人把酒欢言。

    最苦莫过离愁!但叶天从宁小小的眼神中却没有分辨出半丝忧愁,疑惑之色浮现上他的脸庞。

    宁小小的确是个聪颖的女人。她莞尔一笑,“我马上要调到天津去工作了。”这短短的一句,听得叶天欣喜若狂。

    “爸爸担心我再遭受不必要的麻烦,所以通过京城的关系,把我调到了天津。”

    “什么部门?”

    “市政斧办公厅。”

    “那活可不少,你吃得消吗?”叶天打趣道。

    “在中小企业局,我还不是一样做牛做马,像接待、全程陪同的事儿,还不是要我这个副局长亲力亲为?”宁小小还了一句。想到全程陪同,宁小小就想到了廖英明。当初,可是在廖英明的叮嘱下,她才会以最高规格接待叶天一行的。

    听父亲说,廖英明这次名列中纪委调查名单的前三位,麻烦不小。

    这个如同大哥哥一样的男人,宁小小现在已分辨不清,对他究竟持有的是何种感情。特别是在知道,自己的遇袭可能与他有关之后。

    而叶天呢,在短暂的惊喜之后,估量起宁小小调职一事来。

    宁父这一手颇为不凡,方方面面都思虑极深。没有直接调燕京,而是调了天津,高,实在是高!

    天津与燕京咫尺之隔,但毕竟是两个不同的城市。这一丁点儿的距离,在某些时候,可以止住无尽的风言风语。

    而反过来说,这丁点儿距离,对两个情不自禁要一述衷肠的男女来说,又算得了什么?

    天津市市政斧办公厅,一个绝对不简单的地方,前后接触的,都是省部级大员,甚至超省部级大员。比之哈市,更接近中央政治。依宁小小的年龄、学识、能力,以及宁父的手段来看,宁小小要在这个层次,向上几步,绝不是一桩难事!。

    其实就一个三十挂零的女子而言,宁小小如今所占据的高度,已经称得上是颇为不凡了。可照目前的情形,宁父似乎有意把她朝更高层次再推上一推,这其中的意味,就值得深思了。

    或许,宁父还是不放心自己吧。叶天感慨。在他们老一辈看来,政治利益远比感情纠缠更能把握住一个人的心。宁父是在铸造,一个政治上自己离不开、放不下的宁小小啊!

    不过这样也好。相信用不了多少时间,自己就可以倚宁小小为左膀右臂了。

    。。。

    没有宁小小的送别会,倒也并不冷清。有好些n市、k市的下岗、买断人员,在听到叶天他们要回京城的消息后,自发地坐着火车赶到了哈市。被叶天和宁小小所救的妇人,就是其中的一员。

    “叶司长,真是太谢谢您了。”妇人沉重地给叶天鞠了一个躬。

    叶天连忙还了一礼,开玩笑,这可是大庭广众,这一礼要是受了,不说道德上过意不去,就是舆论的压力,也足够把人给压垮了。

    只见不远处闪光灯亮起,喀嚓,喀嚓的快门声不绝于耳。

    叶天顺着亮光与声响侧头一看,是个金发碧眼的外国妞,她正晃着手中的相机,朝叶天做着鬼脸。看穿着打扮,以及脸蛋上的妆容,岁数应该也不小了,差不多有二十五六了吧。地域文化的差异,叶天只得出这么一个结论。他朝着外国妞友善一笑。

    “政斧的补助都下来了吗?”“大家放心以后的生活一定会越来越好的。”“有什么事情,就打我的电话,我的办公室电话是010-********,转****分机。呵呵,可不要传给外人,不然光接电话,我就忙活死了。”

    叶天和蔼可亲地与k市、n市的乡亲们叨唠着。从对话中,大家都可以感觉到叶天的平易近人,绝不像某些官员那样,做的只是场面文章。

    “叶司,时间差不多了。”

    叶天点了点头,然后和现场的诸位一一握手。有些妇女,在握手时甚至落了泪,她们心中或许是这样想的,叶天为什么不是他们的父母官?!

    经询问知道详情的某些过路旅客,特别是老年旅客,在外围朝着叶天不住点头,他们的视线中有着尊敬,有着赞许,有着肯定。有的还轻声说上这么一句:“好些年没见到这样的官了。”

    是的,老百姓的眼睛都是雪亮的,他们肯不辞辛劳地赶过来送你,你身上就必然有可敬之处!其实官做到这种程度,也可以聊以自慰了!

    “邵局长(黑省中小企业局局长),这些曰子来麻烦您了。我代表我们调研组全体人员对您表示最真诚的感谢。”

    “叶司,客气了,客气了。”邵鞘一脸笑意。

    叶天与邵鞘重重地握了握手,本想说些官场上的场面话,但看了看围观着的n市、k市的乡亲们,想了想还是算了,毕竟,在老百姓中竖起一块牌子真得不易!

    “邵局长,请代我问候一声宁副局长,这次全程,真亏了有她的陪同,不然说不定要出什么乱子呢。呵呵。”叶天提了提宁小小,不提的话,反而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

    “好的,好的。叶司的问候,我一定转告宁副局长。”

    。。。

    在去三山市之前,廖英明主动探望了宁小小一次,怎么说呢,除了两个儿子以外,宁小小是他在世间另一个放不下的人。

    “你的屋子还是像以前一样素雅。”廖英明笑着说道,只是这笑有些不太自然。

    宁小小面对廖英明,神色有些别扭,不象从前那么自然。廖英明看在眼里,不禁一阵感伤。他只能淡淡地说了一声“对不起”。

    宁小小从廖英明的眸子中看到了浓浓的歉意,她的心坦然了一些,她转过来安慰了廖英明一句,“我爸爸说,这事也怪不到你的头上。我爸爸相信,廖大哥你是不会出手伤害我的。”

    “小小,请代我像宁伯伯说声抱歉。我知道,在我当上这个副省长之后,他对我很有些期许。遗憾的是,我让他失望了。”

    “廖大哥,现在回头还不迟啊。”

    廖英明长叹一声,轻语道:“总是来不及了。”随后他转移了话题,和宁小小说了一下三山市的疫情,并再三叮嘱她,在这一段时间内一定要注意公共卫生。

    宁小小听着,感怀良多。

    在廖英明起身告别的时候,宁小小叫住了他,“廖大哥,听我一句劝,有什么问题,可以向组织上反映,相信组织上。。。”

    廖英明深深地望了宁小小一眼,这一眼中包含了许多,宁小小细细分辨,在廖英明走后,她仍然还在回味,决绝,埋藏在廖英明眼神最深处的,是一种无法言明的决绝!

    三山市的疫情已经发展到了井喷的临界点上,情况十分危急。廖英明一到三山市便立刻投入到了第一线。

    三天工作下来,廖英明瘦了整整一圈。

    “廖省长,您还是休息一下吧。”在没人的时候,三山市分管卫生工作的齐副市长劝道。

    廖英明双眼一瞪,“休息什么?现在能休息吗?我们休息好了,下面的群众就休息不好了!”

    “廖副省长说得实在是太好了。”一个火红色的身影,从外面闯了进来。“廖副省长,我是哈市卫星电视台的记者,我想对您做一下现场采访。”

    廖英明还没有表态。三山市的齐副市长已经吼出了声:“实在太没规矩了!领导在商议工作,是谁允许你们这样闯进来的!许秘书,许秘书,你给我进来。”

    一个中年秘书快步跑了进来。“齐副市长,廖省长。你们找我?”

    “谁让你把他们放进来的?要采访,也不是现在啊,你怎么和他们一样,一点儿组织纪律都不懂?!”

    “小齐算了。呵呵,这两位小同志也不容易,疫情这么严重,还始终奋斗在第一线。在这种时刻,就不要摆无谓的领导架子,发无谓的领导火气。这种时刻,全市人民,全省人民都应该互相扶持,共度难关!”

    “是啊,廖省长说得对,我们刚从寻阳医院过来呢。”摄影师嘟哝了一句。

    齐副市长惊道:“这更不得了了!寻阳医院可是重灾区,你们去的时候,防护服穿了吗?出来时,全身消毒了吗?”说着,他又瞪了许秘书一眼,似是在说“瞧你干得好事?!”

    火红装扮的女记者,可不依了,道了一句“就领导的身体金贵?”

    “小同志,你怎么说话的呢?啊?你怎么说话的?我要向你们上级领导反映!”

    廖英明心中暗道:前阵子,几个省市一致向中央施压,反对异地舆论监督。这事儿,还真是办错了!

    想着,廖英明又摇了摇头,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儿,保护地方利益嘛!

    “小同志,消消气。呵呵。这位齐副市长的身子金不金贵,我不知道。我廖英明的身子,反正和你们一样,是肉做的,不是金子堆起来的。呵呵。”廖英明揶揄了一下齐副市长。

    记者与摄影师相视而笑。

    齐副市长则显得很是尴尬,诺诺道:“廖副省长,这是,这是哪儿的话。。。”

    “小同志,来吧。要采访什么,抓紧时间,等会儿我还得去下面转转。你们刚从寻阳医院回来是吧?等会儿我就去那儿转转。”

    短暂的现场采访之后,红衣记者向廖英明表示了,要跟踪采访廖英明的愿望。

    没想到廖英明一口回绝,“小同志啊。要把这露脸的事,让给那些工作在第一线的白衣天使们,我这个半糟老头,又不上镜,就不要在我这儿多费时间了。呵呵。”

    廖英明的风趣幽默,让两个小同志大开了眼界。和传说中的,不太一样啊。这得好好报道一下。。。

    寻阳医院。

    “齐副市长,人太多了,防护服不够啊。”医院的院长把齐副市长拉到一旁咬了咬耳朵。

    “怎么搞的?防护服怎么会不够?”刚刚在廖英明那儿吃了瘪的齐副市长,把气全撒在了院长的头上。“每年拨给你们这么多钱,干什么吃的?”

    “这个,这个,我也没有想到会出这种情况啊。防护服我们加定了好几次,可全都在运来的路上呢。齐副市长,您想想办法,总不能让廖省长不穿防护服进去探望感染的病人吧。”

    “想什么办法?把你的脱下来,给廖省长穿。”

    “你们在说什么呢?”廖英明把视线投到了院长和齐副市长的身上。

    院长在一旁嘟哝,“我自己也没有啊。病人实在太多了,加班的医生护士,比往常至少增加了40人,能抽调出来的防护服,都已经投入使用了。”

    <a href=cmfu>起点中文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