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官场风流 > 《官场风流》正文 第一百九十七章
    在中纪委的同志走了以后,廖英明陷入了沉思,内心深处不自觉地腾现出一种惶恐。

    真是来势汹汹啊,恐怕不太容易善了。廖英明瘪着嘴,缓缓地摇了摇头。

    望了一眼办公桌上的全家福,镜框中一家四口相拥而笑,温馨之情油然而生。

    他止住了拨电话给刘韵的想法。他知道,这个电话就算拨了,同样也是与事无补。

    他捏了捏自己的鼻梁,又按了按太阳穴。连曰的明争暗斗让他疲惫不堪。

    中纪委的火力是越来越猛了,原先只是围绕着北线三市的地方诸侯打转,而现在呢,这把火终于烧到了自己身上。

    今天这一出,还只是序曲。可就这序曲,却已足够让自己胆战心惊。

    上来就直插软肋,中纪委这一手真是越快越狠。得替自己和两个儿子好好打算打算了。

    自己载进去,那是罪有应得。可两个儿子。。。廖英明又望了一眼全家福,凝视了妻子的笑颜好一会儿,他像是保证似地自言自语:“我们的儿子一定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

    廖英明半闭双目,集中着精神,在脑海中重新估算起黑省的形势来。

    *海,刘韵,他们这对夫妻,背靠赵先生这棵大树,在短时间里,应该不太会遭受损伤。

    如果,连他们都遭受了损伤,那常委之一的赵先生,面子何存?

    再者,*海与刘韵,本就是京城高干圈、tz圈中的一员,与各方的关联是层层叠叠,不到最后一刻,恐怕没人能知晓,他们这对夫妻究竟有着多大的能量。

    上面真要动这对夫妻,恐怕还不得不提防,别的tz生出兔死狐悲之情!

    要知道,现在的tzd虽然没有了从前的威势,可真要抱成了团,也足够上面那几位头疼的。

    另外,黑省内部虽然存在着分歧,比如宁伯伯这一派,可终究还是江、刘夫妇的势力更胜一筹。

    明面上,*海是黑省第二把手,与省委书记一起执掌整个黑省大局。暗地里,刘韵更是联合了黑省的八大tz,形成了攻守同盟,共同进退。这样一个组合,上面恐怕很难攻破,除非,在极短的时间里,雷霆般地进行一场惊心动魄的大换血。廖英明简单估算了一下,厅局级干部至少要换掉两成半。

    换掉两成半的厅局级干部,呵呵,这不是在开玩笑嘛!而且,这两成半中,廖英明可以肯定地说一句,至少有一半,是有大问题的!鱼死网破啊,就是上面,恐怕也得仔细权衡!

    黑省的问题,或者说东北的问题,必将延续很长一段时间。这些问题,只能一步一步解决,今天进一点,明天进一点。

    江、刘夫妇如果搬不倒,那么上面或者说中纪委的下一个目标又会是谁?

    廖英明从没想过,如此来势汹汹的攻势,会以处理几个厅局级为最终目的。要知道,这次的行动,可是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的副书记,亲自挂得帅。

    这把火,终将烧到副省这个级别的头上。除自己之外,还有更适合的人选吗?廖英明苦笑。

    原先,他打算主动辞呈以便以退为进,可现在看来,恐怕是痴人说梦。

    中纪委如今的举措,甚至有些一网打尽的意味。就连刘韵极力隐藏的东西,都在他们的打击范围之内,何况自己?

    看样子上面这次是铁了心,就算弄不倒*海和刘韵,也至少要让他俩伤筋动骨。

    这次。。。这次,就算自己能够逃过一劫,那下次呢?

    原先自己打算主动辞职,就有逃离是非圈的念头,可现在看来。。。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

    实在不行的话,只能采取最后一步了,也算是为两个儿子留一条退路,或许自己内心,也期待着这样的终结。

    廖英明笑了。只是这笑,让外人看来有些高深,有些莫名。

    “廖副省长。”秘书在送完中纪委的同志后,又来到了廖英明的办公室。

    “什么事?”廖英明抬头望了秘书一眼。秘书的脸庞,波澜不惊。算是锻炼出来了,廖英明心道。

    “江省长请您去一次,说是有一个紧急会议。”

    “好的,我知道了。”廖英明拿起茶杯喝了口水,然后整了整西装,理了理领带,抬步向门外走去。

    省长办公室。

    “英明,来了啊,先坐一会儿。”*海正在打电话,见到廖英明走了进来,他捂着话筒说了一句。

    廖英明点头示意知道了。

    大约三五分钟后,*海搁了电话。他走到廖英明身旁的沙发坐下,轻声道:“情况对我们不太有利啊。”

    廖英明一怔,望了望*海,只见*海的眼槽里布满了血丝。

    这还是原先那个意气奋发的*海吗?这还是原先那个指点江山、挥斥方遒的*海吗?

    廖英明的心中只有震惊。看情形,*海与刘韵的曰子,也极其不好过啊!他心中突然冒出这么一个念头,如果事有不逮,某些惊天隐秘真得被中纪委,或者宁伯伯他们查出来的话,上面那位赵先生,会不会丢车保帅,彻底放弃江刘二人?

    廖英明心中又是一惊!或许,*海与刘韵,对此也有些担心吧。真若如此,那这场战役必将旷曰持久,震惊天下。江刘二人,与赵先生也同样处于博弈之中,就像自己与江刘二人一样。一节接着一节。

    “又发生了什么事?”廖英明强打起几分欢笑。在外人面前,他笑得还算自然,毕竟那是场面工程,可在*海面前,就不太需要假装了。

    “三山市出现了梅花珈状病毒疫情(此疫情为虚构),来势很凶,在三天里已经有351人感染,21人死亡。感染与死亡的人数还在持续上升。”

    廖英明听后点了点头,“这个情况,我已经了解了。”

    “由于分管科教文卫的黄副省长到德国考察公共卫生体系去了,而其他的省委常委、副省长,要么不在省内,要么手头上的活计实在太多,抽不开身。”讲到后来,*海瘪了瘪嘴,“所以省委常委开会决定,让你先把手头上的事务放一放,赶赴三山市,领导具体的防疫、抗疫工作。”

    廖英明听后笑了。

    *海也笑了,他知道他刚才那番话一点说服力也没有。别的省委常委、副省长工作紧要、紧张,而分管经济、工业的廖英明,他的工作、任务就不紧张了?!经济先行啊,现如今还是经济先行的年代啊!

    可这有什么办法呢?前面省委常委会议上,省委书记就是拿这个理由堵了他一记。*海苦笑,省委书记也耍起滑头来了,想脱身事外。

    让廖英明领导具体的防疫、抗疫工作,等于是把他从哈市给调开,把他从分管经济、工业的位置上调开,把他局限于三山市,以利于中纪委调查某些重要问题。

    中纪委手中的证据还不足以对廖英明进行双规。。。便想出了这么一招,也真算是费尽心思了!

    廖英明离开哈市后,哈市这盘棋由谁来掌控?由廖英明在三山市遥控指挥?没那么简单!中纪委一定盯紧了方方面面,无论是谁,只要一有差错,必将遭到雷霆般的攻击。

    那么由他亲自出面,控制哈市的局面,这个念头*海也起过,但他更担心的是,这会不会是中纪委,或者说上面的又一个陷阱,把他逼到台面上的陷阱?!

    虽然,刘韵从京城带回来了赵先生要他们一切放心的信号,但*海这心还是深深不安。政治人物,说的话,有时候就像放屁一样,一文不值!

    赵先生会保黑省,保他*海,完全是因为这其中有着巨大的利益。但如果当中的风险超过了所能获得的收益,那。。。

    *海的担心,比廖英明更为实际,更为具体,更为紧迫。他甚至想过,赵先生是否会和上面的某位达成妥协,以出卖他*海和黑省,来确保自己的地位以及利益不受侵犯。赵先生,下一届毕竟是要退了,在这种关头,能不招惹出大的矛盾的话,还是不招惹的好。

    中纪委这一手,真是够狠!

    省委书记,他妈的,也是一个老狐狸!*海在心中咒骂道。不偏不倚,他妈的,这能算是不偏不倚吗?五天前省委书记向他做了暗示,一定会在这场黑省风波中保持不偏不倚的中立立场。*海一想起这事,就觉得一阵气闷。

    也不能这么算了,这次的常委紧急会议,自己的人马没有全部到齐,等过几天。。。一定要稍许还以颜色。

    还有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廖英明在三山市,是否会被中纪委的人秘密双规?这一点,不得不防啊!

    若是在哈市,自己还能采取一些举措,可如果在三山市,那真是鞭长莫及!

    *海把自己的几层担忧,大致地和廖英明说了说。他语重心长地道:“英明啊,这么些年,我们是互相扶持一步一步走上来的。可以说,我*海有今天的辉煌,其中少不了英明你的功劳。从很早起,我就把你当成了自己的亲兄弟。省委这个决定,如果你要推脱,那我一定支持!我的意思,就算政治上冒点风险,强硬一下,也未尝不可。就算是留在哈市装病,也比去三山市那个鬼地方好!”

    说到后来,*海有些激动,从他的嘴里竟然冒出了“三山市这么个鬼地方”的语句。

    廖英明听后不仅莞尔。

    暴风雨真是越来越猛烈了,自己这次或许真得躲不过去了。廖英明有些悲哀,在这种时刻,他心中的某些话,根本找不到人来诉说。*海不行,刘韵也不行,自己和他俩终究不是一家人!

    *海所忧虑的,廖英明已全部考虑了在内。他真得很想像*海所说的那样,滞留在哈市,无论是装病也好,或者打点什么药真得弄场大病也罢,他真得很想留在哈市!这儿有他熟悉的一切。

    可,真要这样,自己或许会后悔吧。某一个白天,几名中纪委的同志,在出示了证件之后,对自己宣读双规决议。不敢想象!不敢想象啊!

    照目前的情形,这一天终将到来,凭*海和刘韵,能保得了自己一时,却保不了自己一世!判刑,蹲监狱,然后在监狱中度过余生,运气好的话,能挨到减刑,七老八十地出来,一边被人指指点点,一边到街道和派出所填写刑满释放人员登记表。

    这就是自己的余生?!廖英明绝对不能够接受!这样一来,不仅他自己得背负骂名,他的祖孙三代也始终抬不起头来!

    还是按照自己的决定做吧,这次,中纪委也算是给了自己一个机会。廖英明半闭双眼想到。

    不过在此之前,还是想办法先把少英、少杰送出国去,以免夜长生梦。既然已经决定走那一步,上面的看法,也就无关紧要了!

    廖英明叹了口气,劝慰*海:“青海,你也不要顾虑那么许多了。既然是省委的决定,那我还是遵照的好,别让人以为,还没怎么经历风雨,我们已事先胆怯了!不论怎么说,我们还是黑省双杰,不说别的,黑省这几年的经济发展,对俄贸易量增长,我们都是功不可没的!”

    “决定了?真的要去?”

    廖英明点了点头。

    “也好。你在三山市多卖点力,尽量把舆论争取过来。舆论对你这个副省长的评价越高,那么中纪委就越不敢轻举妄动。”

    “这个我知道。”廖英明心中又补充了一句:当然要争取舆论,但不光为了你所说的这个目的!

    “我让刘韵也布置一下,尽量保证你在三山市的安全,真要到了万不得已,也可以帮你准备一条退路!”这句话,*海说得很轻很轻,轻到像自言自语一样。

    廖英明心中苦笑:要能走,要想走,我早就走了。心田间,剩下的只是一片哀叹与无奈。

    <a href=cmfu>起点中文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