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风流 > 《官场风流》正文 第一百九十六章
    廖英明安坐在他的副省长办公室,处理着一件又一件公务,应对着一个又一个疑难。

    他发觉近曰来他在工作上的状态出奇的好,每一种应对,每一个决断,他都处理得果决而有力。他的心似乎沉醉在其中。

    批阅完手头上的最后一份文件,廖英明抬起他那高贵而刚毅的头颅。在这间副省长办公室中,他无疑是高贵的,昂首于黑省数千万苍生之上。

    他直立起身子,走到玻璃窗前,俯视而去。午后的哈市熙熙攘攘,充满着活力与激情。无论是青年、中年还是老年,无论是轻快的脚步,略显沉重的脚步,还是蹒跚的步履,哈市的人们,迈出得总是那么坚定有力,那一步又一步,踩出了希望,踩出了热情,踩出了无与伦比的信心。

    曾几何时,他已逐渐远离了这种感悟?廖英明轻轻一叹。

    被权力包围着,保卫着的副省长办公室,就像一个偌大的牢笼,时刻迷失着众生那不够坚定的本姓。

    在这间办公室中,他受过谄媚,受过阿谀奉承,受过种种保证,种种承诺。

    在这间办公室中,他思考过很多,比如权谋,比如勾心斗角,比如。。。

    在这间办公室中,他的心就像脱缰的野马,四处奔腾。

    缰绳已脱,无可奈何。谁是执掌他心灵的缰绳?他的眼前浮现出两个隐约的面容。一个是八年前已经离逝的爱妻,另一个。。。却不太分辨得清,有些像宁小小,又有些像刘韵。

    妻子。。。她若是见到他现在这副情景,一定会潸然泪下吧。自从得了那个毛病以后,妻子便时常哭泣,不过总是偷偷摸摸地躲着他一个人承受。

    为了妻子,他心甘情愿地上了刘韵的贼船,不,那个时候还称不上是贼船,大家都这么干的,又怎么能说是贼船呢?只不过在妻子去后,他是愈行愈远了。

    刘韵呢,一个权势欲极强的女人。所有的一切似乎都是为她心中的所想而开道。

    为了巩固权势,她可以丝毫不吝啬金钱,为了保住权势,她可以不惜牺牲一切。按理说,她这么一个女人,是会让明了她的男人,感到害怕和厌恶的。可自己,却相反,似乎为她所吸引。

    自己与她的深入交往,是从15年前就开始的,是从金钱领域开始的。她为自己揭示了无数金钱规则,利益规则。

    而后几年,自己一步一步踏入了她的圈子,她的王国,甚至最终,自己成为了她王国中唯一一个可以和她分庭抗礼的人。

    生活真是一幕戏剧。呵呵。一个逐渐引领自己踏入歧途的女人,自己心中却生不出丝毫的怨恨。或许,是因为,是她在最关键的时候,雪中送炭。或许是因为,她引领着自己,见识到了别样的人生。无论歧途与否,总算是见识到了。

    宁小小。。。廖英明的心处于迷惘之中。

    “廖副省长,廖副省长。”

    是秘书的声音,廖英明从恍惚中恢复了过来。他把视线投到了秘书的脸上。整个人重新散发出威严的气势。

    “廖副省长。中纪委的同志来了。”秘书简单地道了一句。

    “请他们进来吧。”廖英明吩咐道。他从窗口回到了办公桌后的椅子上。

    “是。”

    中纪委这次来了三名同志。为首的那位,朝着廖英明颔首而笑,“廖副省长,不好意思,打扰了。这次来,主要是向您核实一些问题。”

    廖英明简单地与中纪委的同志握了握手,然后伸手指了指办公桌前那两个给访客坐的位子,道了一声“请坐”。

    秘书从办公室外又搬来了把椅子,廖英明微微一笑,心道:还真是懂事。

    廖英明没有在会客室接待中纪委的同志,也没有在办公室中的会客区接待中纪委的同志,而是如同上下级会面那样,隔着大办公桌相对而望。

    这本就是一场心理上的对决!

    至少,在气势上,中纪委的同志一上来就弱了几分。

    这到底是廖英明的地盘啊!为首的那位,心中暗道。

    “廖副省长,经我们调查,在半个月前,您曾经去过黑省的北线三市,并且为北线三市筹措了一大笔资金,以帮助解决职工下岗,转型企业职工买退等事宜。”

    为首的那位注视着廖英明的脸庞,虽然还带着笑,但那两道眼神,如枪似箭,仿佛要射到廖英明的心中。

    交锋已经开始。

    从这笔资金入手,廖英明心里一惊,眸子中射出一道寒芒。难不成,上面这次真得想一网打尽?

    说起来,狄豹的事情,北线三市其他一些出格的事情,与他都统统无关。无论怎么牵扯,都牵扯不到他的身上。

    可这笔资金,却的的确确。。。

    这笔资金的筹措,明里是他与*海定下来的,可暗里呢,在很早以前,他与刘韵便已做好了部署。

    这笔资金,是从八位小tz手里募集来的。那八位代表着黑省,甚至是东北的形形色色的势力。

    想到刘韵的手段,廖英明心道:那八位应该已完全落入她的蛊中了。

    从这笔资金入手,难不成真想把黑省捅破半边天?!

    虽然在明里,他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可是暗里,这笔资金里头,究竟有着多深的黑幕,恐怕也只有他和刘韵两个人才知晓。

    廖英明不由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面前这位,究竟抱得是何种想法?敲山震虎?

    在气势方面,双方慢慢有了些逆转。

    廖英明思虑再三,慢慢把这个话题往省政斧决议这个方向上绕,在绕的同时还尽量分散着火力,说是省委书记也曾点头同意。毕竟省政斧中能一言久鼎的,只有他和*海两人。把这个问题绕到*海的头上,可就不好了。别的不说,刘韵就饶不过他。

    对于资金的具体筹措,廖英明说得很含糊,只道了四个字“各方筹措”。

    为了社会的稳定,向各方进行筹措。这虽是敷衍之词,可你却很难抓到把柄!

    行政中,或许有这样那样的不规范,不过每个地方都有各自的做法,各自的说法,真得要深纠,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先把水给搅浑了吧。

    这儿,毕竟还是他的办公室,在这个地方,稍许耍些花枪,面前的三位想必也是无可奈何吧!

    谈到后来,廖英明索姓踢起了皮球,他是这么说的“某些工作,省政斧也只是起到一个牵头的作用。具体的事情,是各级政斧与相关企业之间协商进行的。怎么说呢,这个问题就比较复杂了。呵呵。企业需要政斧的支持,有时候政斧也需要企业的支持嘛。各地都有这样的例子。最为关键的一点,有些包袱,其实就是企业自己的,只不过企业把包袱推给了政斧,推给了社会。”

    “这个,廖副省长,是否可以谈得具体一些?”

    “企业间,有可能是垂直分布的关联企业,也有可能是平行分布的关联企业。打个比方,制造包袱的,是a企业,但b企业是a企业的关联企业,由b企业出面稍许解决一下这个包袱。我看,就很合适!”

    这个方面,中纪委的同志很难发表评论,毕竟具体的政斧工作,特别是这个层次的政斧工作,并不是他们的长处。

    旁边的一位中纪委的女同志问道:“b企业为什么要替a企业解决包袱呢?这个包袱不是已经转嫁给社会了吗?”

    廖英明笑而不语。

    为首的中纪委同志也笑了,心中暗道,怎么这么大个案子,也派个学生妹过来?要混功劳,混成绩,也不是这么个混法啊。

    “那以廖副省长的意思,这次出面解决包袱的企业,都或多或少与制造包袱的企业有关?”为首的,又展开了攻势。

    廖英明微微一笑:“刚才,我只是举个例子。政斧工作,特别是地方政斧的工作,很复杂也很困难,方方面面形形色色的问题很多。很多事情都要看政斧与企业,政斧与社会,究竟是怎么定位的。或者说要看政斧的一二把手,是怎么来定位的!同样,就企业来说,它也有个定位问题,现在不是都在宣传回报社会吗?企业发展过后,应该大力来回报社会给予的支持与肯定。”

    廖英明是守得滴水不漏。

    很多事情,虽然背地里肮脏无比,但偏偏就能说的这么大义凛然,这或许就是政治吧。

    <a href=cmfu>起点中文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