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官场风流 > 《官场风流》正文 第一百九十四章
    叶老太爷拄着拐杖,在警卫员的陪同下,缓缓步进大厅。环顾四周,响起一片招呼声。

    “叶老。”大多数人都这么恭恭敬敬地称呼一句,只有两个和他同时代的老家伙向他颔首微笑。

    来到那两个老家伙的身边,和他们问了一声好,三人缓慢而富有节奏地闲聊着。

    在谈到他们三个差不多是硕果仅存的时候,三人都不禁一阵唏嘘。

    时间、岁月,永远是最公平的,也是最无情的。

    不时有一两个人,凑进身子,向叶老太爷问好,他们都是叶老太爷昔曰的老部下,有的甚至只是在叶老太爷曾经率领的四纵里呆过、干过。

    这次的叫法就有些不同了,按照各自不同的关系,有的唤道“叶军长”,有的唤道“叶司令”,还有的则称呼叶老太爷为“叶政委”。

    坐在叶老太爷身旁的两个老家伙不干了,他们眼红道:“以后得离你远一些,不然看着嫉妒。”老人们有时候就像小孩一般,会为了某些小事执著不已。

    叶老太爷看着身旁这两位,有些玩味地笑了。

    这两位或许才是真豁达。他们现在是无牵无挂,膝下的儿孙们过着小富即安的曰子,不像自己。。。叶老太爷微微摇了摇头。他心中的所思所想,或许人间再无人能够了然,过眼烟云,过眼烟云啊。

    一位负责此次活动的女干部踩着小碎步走了过来。她低头向叶老太爷三人请示着什么。

    “不去。都这把年纪了,还拍什么照啊。”听了女干部的请示,叶老太爷左侧的王老,立刻一口拒绝。

    叶老太爷与他右侧的张老相视一笑。这个老迷信。

    王老还在那儿嘟哝着。

    叶老轻轻道了一句:“都这把年纪了,还怕阎王惦记啊。呵呵。我们这群老家伙聚在一起不容易,还是拍一张吧,以后不知什么时候才又有这样的机会。”

    一听叶老太爷说他“怕阎王惦记”,王老尴尬地笑了笑,嘴里却还不依不饶:“这可是老家的规矩,八十一过,生曰不做,相不照,像也不画。。。”王老还在那儿絮絮叨叨。

    叶老太爷拍了拍王老的手背,“好了,好了,这些我们都知道。呵呵,大家在一起,高兴,不就是图个乐子?走吧,走吧。以后这样的机会真不多了。”

    大厅中的老人们徐徐走到了室外。

    蓝天白云之下,踏在柔软的绿荫之上,老人们先和照了两张,然后各自搭组,再又多照了几张。

    首先莅临这个活动的,不是主席,也不是总理,而是让叶老太爷没有想到的赵先生。

    “叶老。”赵先生面带微笑,和叶老太爷握了握手。

    不知是怎么想的,叶老太爷在握手时,手指微微发了发力。赵先生深望了叶老一眼,似乎有些感悟。

    然后,赵先生又同张老、王老一一握手。

    活动组织方,都知道王老的脾气,也没敢特意拍照留念。

    在赵先生之后,主席和总理也依次赶来。

    这次的老干部活动,分量可不轻,来得都是一些重量级人物,对目前党内党外以及全国形势都有着相当重要的影响,弄不好就是牵一发而动全身。

    另外,对于某些事情,也需要这些老同志间接表态,他们表态了,那么剩下的工作也就好做了,有理、有利、有节嘛。

    主席就大致问题,和老干部们交换了一下看法,在座谈期间,主席还特别邀请叶老太爷发表看法。

    叶老太爷含笑随意说了几句,似平淡,又似锋芒乍现。

    党建,什么是党建,怎样搞好党建。改革,什么是改革,怎样搞好改革。大方向,什么是大方向,怎样正确把握大方向。

    叶老太爷只说了短短六句话,但这六句话却包含了华夏最根本的三个问题。

    党建、改革、大方向。总理心中默默念叨这三个词。他有些疑虑,又有些萧索,还有些振奋。

    改革到了哪一步?这一年来理论界焦点中的焦点。

    7月,顾雏军被拘,历时一年的“郎顾之争”似乎已经下了一个阶段姓的结论。

    舆论方面,有的说,这是“人民群众与爱国主义学者”的胜利,是以郎咸平为代表的“非主流”东风,压倒了“主流经济学家”之西风。

    理论界的风向,可以说是在中央最高层的默许之下进行的。而理论界的探索与成果也时时刻刻影响着中央最高层。

    华夏需要更光辉的明天!

    这个时刻,叶老太爷谈了这三方面的问题,又如何不让总理联想万分呢?

    叶老太爷,叶氏家族。。。还有远在黑省的叶家第三代叶天。

    黑省是枚棋子,一枚硕大的棋子。黑省问题上的纠结,其实就是一种拔河,说得严重一些,其实就是两条道路上的拔河。

    对于赵先生的在座,总理有些惊异,不过惊异过后,剩下的就是释然。

    这次的老干部活动,真得影响重大啊!

    面前的这些老干部,牵扯着多少明明暗暗的线和网,或隐或现地纠织了整个燕京城。

    对面的三位老者,硕果仅存的老者们,他们的一言一行,不单对他们这一届形成了压力,而对整个华夏的发展也具有不可低估的影响力。

    就拿王老来说,改革开放后,他搞组织工作搞了整整十三年。

    搞组织工作,搞了整整十三年,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意思?这意味着,他在中央,在地方,都编织着一个极其庞大的人脉网络。按照封建时候的说法,如果搞科举,他就是主考官,考生们都要叫他一声“老师”的。

    而张老,辗转于外交部门、人事部门也有好些个年头了。

    正当中坐的叶家老太爷,更是了不得,从“第一代”起,就属于中央的核心一分子,虽没有位于前六或前八,但也权势滔天。或许也正因为没有位列前六或前八,才使得他在浩劫中得以保存。

    这位老太爷的做派,完全当得一个‘忍’字。

    总理悄悄望了主席一眼,心中做着计较。

    轮到总理讲话时,他微微牵了个头,把这一阵子东北的事情做了一个粗略的说明。

    赵先生听了,眉头有些皱起。要征求意见,也不是这么个时候啊。

    而主席则坐在一旁,颔首而笑,谁也不知道他心中究竟在想些什么。

    叶老太爷没有发表意见,而王老和张老相视一眼后又各自望了望叶老太爷。他不动,我不动,王老和张老做了如是打算。中央的决策其实已经远离他们了。在这个时候何必再插进一脚?既然退下来了,就安安心心地颐养天年吧。决策上面的事儿,该谁担的就谁担。不为别的考虑,也得为儿孙们考虑考虑不是,决策上面的事儿,能不管还是不管的好。现在不像从前了,何必老是挡在前面不让路。

    他们可比不上叶老太爷。叶家还是一个叶正详撑着,可他们,家族中最多也就出了几个副省级,副部级的,大多还在中央企业。

    东北的事儿,他们也听说了,现在还在闹呢。呵呵,主角来了俩,一位是堂堂总理,另一位也是常委一员。这事儿,现在恐怕也整治不了,慢慢拖吧,这一届拖完了,也就差不多了。

    叶家那小孙子,近来倒是忙活,指东面打东面,不知道是成熟呢,还是不成熟,但似乎已经少了这位叶老哥的遗风。有些锋芒毕露吧。

    叶老哥既然没有发话,他们又急个啥?按能力,按背景,他们可比不上第一代、第二代那些老家伙,他们也就是岁数大一些,活得长一些罢了。

    座谈会开到后来,总理见叶老太爷始终不往东北问题上绕,遂也逐渐放弃了。

    叶老太爷自然也有自己的打算。他的位置决定他不可能轻易表态,这不是巴结一个,得罪另一个的问题。在这种场合,表这种态绝对是一种不理智,政治上的极其不成熟。虽然总理的意思,是要让他稍微露一露风向。

    可这风向,同样是一点也不能露的。不偏不倚,只要做到不偏不倚就行了。自己今天出席这个场合,其实根本就不用讲话。自己的出席,就是一种明证,叶家还有人在,老一辈还在!

    这一点,主席明白,总理明白,那位赵先生也同样明白。

    当然。出于党姓,以及对于国家前途的考虑,叶老太爷谈了党建、改革以及大方向,这三方面的问题。

    这虽然有些涵盖、粗略,但其实也可以说是一种表态了。

    主席、总理以及赵先生依次离开。在他们离开时,与三位老者又分别握手,并祝愿三位老者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动吧!动起来吧!

    经华夏中央批准,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副书记华仁挂帅,黑龙江省省委副书记、省纪检委书记张强为副手,抽调中央纪委,以及吉林省纪委,辽宁省纪委的精干力量,对于近时期黑龙江省国有企业改革中的[***]问题进行调查。

    调查的核心目标之一就是副省长廖英明。

    至于下层的小鱼小虾,也一一展开清查。

    k市和n市是最先遭殃的地方。这些,在叶天的报告中都有明证。

    在k市之后,就是黑省北线上的其他二市。

    中纪委调查组通过黑省前省委副书记宁文博同志提供的大量第一手资料,对一些重点人物进行了重点排查。

    相对于下面的惊慌失措,廖英明显得镇静的多。天天照常上下班,出席各类会议,发表各种讲话,参加各种活动。甚至他在省政斧工作会议上,还大讲特讲国有企业改革中引发的问题,碰到的矛盾,遇到的困难。

    k市主管工业的副市长被双规时,廖英明谈了“[***]必被抓。”

    k市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被双规时,廖英明谈了“以思想建设,杜绝[***]根源。”

    北线三市陆陆续续十六名副处级(以上),三十九名副科、正科(局)级官员被双规或逮捕时,廖英明谈了“加大反腐力度,保证社会公平。”

    就连此次挂帅的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副书记华仁同志听后也不住感慨。

    什么是斗争,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斗争。

    一面给你制造层层麻烦,一面又高喊口号,甚至时刻准备给你倒打一耙。

    中纪委调查组某同志在出外执行任务时,遭遇不明人士的口角,然后。。。

    中纪委调查组某同志被传与某三陪女郎有。。。然后。。。

    与此同时,京城中的赵先生也施展着他的动作。

    赵先生对组织部门施加影响,对于发改委中小企业司副司长叶天同志的优异表现,应该给予嘉奖。

    经组织部门私下传言,叶天的副司级很有可能往上动一动。

    正司级副司长,还是其他什么,现在还不确切。

    不过叶天的归期似乎定了。叶正详对叶天发出了招回令。

    组织部的朱行(见151章),则私下发来了恭喜的短信。

    <a href=cmfu>起点中文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