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官场风流 > 《官场风流》正文 第一百九十三章
    宁小小躺在双人大床上,丝质绒被盖到她的下颚,秀颜一半被黑发遮挡,一半流落在叶天的凝视之中。

    宁小小没有遵从医生让她留院观察的嘱咐。在做完全身检查之后,她便让叶天陪着离开了医院。

    至于警方的笔录,也被叶天用外交辞令一延再延。

    狄豹,以及另外七个他叫不上名字的汉子,一共八人,都在仓库之中化成了枪下幽魂。

    死得好!

    仓库中,宁小小那失魂落魄的神情,叶天永生难忘。黯淡的毫无光泽的眸子,憔悴的已无多少血色的面容,那是何种程度的伤害?!

    “睡吧,睡一觉就好了。”叶天坐在大床前的凳子上,双眸一眨不眨地望着宁小小,口中似有似无的念叨着。

    就这样呆呆地、痴痴地望着,时间仿佛处于静止,房间中无声无息的,只有两人不同活跃程度的思绪在游走。

    宁小小双眉微蹙,似乎是在睡梦中遇到了某些。。。她的唇中不时吐出两句含糊不清的吟语,一只小手也从被窝中伸了出来,胡乱拍打着。

    叶天微微一颤,似乎是从入定中惊醒了过来,他一个前曲,单膝跪倒在了小小的床前,轻轻握住小小的柔夷,嘴中柔声唤道:“小小,我在这里,不要怕,我在这里。”

    宁小小的眉头越锁越紧,薄薄的细汗蒙上了她的额头,鼻尖上似乎也有那么晶莹的一层。

    叶天不知现在应该做些什么,是把她从噩梦中唤醒?还是。。。

    记得,从医院出来时,主治大夫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让小小得到足够的休息,小小目前的精神状况只适合进行深度睡眠。

    可现在,现在这情形根本算不上深度睡眠啊,难道药效已经过了?叶天有些手足无措。关心则乱啊!

    “叶天。”

    什么?叶天呆了一呆,刚才,宁小小的唇里分明吐出了这么两个字。是在叫我吗?她是在唤我!

    叶天把脑袋朝着宁小小的脸颊移了移。从宁小小鼻腔里呼出的热气,就像一股暖流拂在叶天的面颊上,是那么轻柔、温暖、香甜。

    “叶天。”又是一声,不过这次要比先前那次来得更为急促。

    “我在这儿。”叶天把宁小小的柔夷轻轻举起,贴在自己的脸上。“我在这儿。我一直陪着你。”

    宁小小的小手不停地挥舞着,挣扎着,仿佛有一条无形的枷锁正束缚着她柔弱的身躯和灵魂。

    内疚、怜惜、爱恋,叶天的脸色徐徐变换着,万分的复杂。

    随着又一声嘤咛,那原先覆盖着眼帘的弯曲柔软的睫毛,缓慢地抬了起来,有些迷茫,有些无神的眸子似乎还没有完全适应外界的色彩。

    秀颜还是那么的憔悴,不过比之先前已经好了几分,苍白的脸蛋上微微有了一些血色。

    “小小。”叶天唤着,温柔而又带着无比的宠爱。他用手掌轻轻地拭去秀颜上的细汗,动作是那么轻柔,如同捧着一件易碎的珍瓷。

    “叶天。”宁小小终于完全脱离了梦寐,她的身子半卧在叶天的臂弯里。“我刚才做噩梦了。梦见了狄豹,他。。。”宁小小的脸上浮现出凄迷的色彩,“他拼命撕我的衣服。。。”

    叶天搂紧了小小的身子。叶天觉得自己臂弯中的娇躯从未有过的虚弱、无助、颤栗。

    宁小小微微揉了揉眼睛,眼帘处悬挂着的,那两粒晶莹的泪珠,慢慢凝结在了她的手指上。

    “后来,就是一声巨响,紧接着。。。”宁小小的面容上出现了恐惧、惊鄂的神情。

    “不要怕,已经过去了。”叶天轻拍宁小小的柔夷。宁小小此时此刻的状态虚弱得像个婴孩一样,让人不得不小心翼翼,施加千万倍的爱怜。

    “我想睡了。”宁小小的眼帘渐渐有些垂下了,嘴里嘟哝了一句。

    “那就睡吧。我在这儿守着你。”叶天轻轻拍打着宁小小的背脊,小心翼翼地把她的身子重新塞进了被窝。

    “可,我害怕。”此时此刻的宁小小就如同一个小孩子,“无知”又无辜。

    她微微让出了一些空间,嘴里不知有意识还是无意识地嘟哝着:“你陪我,陪我一起睡。”

    叶天有些犹豫,他犹疑地望了宁小小一眼。

    这时宁小小的双眸已经完全紧闭,嘴里虽还若隐若现地出现嘤咛,却已很难分辨。

    隐约得,叶天分辨出了一句,“小小害怕。”刹那间,一股酸酸暖暖的液体充斥着叶天的双眸。

    只这一句,其他的都便得不再重要。

    叶天脱去了外衫外裤,然后整个身子钻进了被窝,他轻柔小心地把宁小小揽在了胸前,仍在被外的左手,仔细地替宁小小掖紧身上的被褥。

    慢慢地,宁小小发出了香甜的轻鼾。

    叶天知道,这一次,她一定睡得很好。

    软玉在怀,特别那丰润的翘臀紧贴着自己的下身,时间一长,叶天全身的血液都充斥在了一个地方。那个地方越来越壮大。可他的身体却不敢稍动,惟恐再次惊醒怀中的人儿。

    他把自己的唇贴在怀中人儿裸露的削肩上,那上面有淡淡的茉莉花的香味。贴的时间长了,肌肤上逐渐呈现了玫瑰的红润绚丽。

    忍耐着心头的欲火,在理智与yu望的冲突中,他也渐渐睡去。

    这一曰,他也累了。

    *************

    青岛金海湾别墅区。

    依着海湾而建的一栋瑞士风格的白色别墅中,一位身着黑色呢大衣,两鬓完全霜白的老人正坐在客厅的长沙发上发着脾气,伫立在一侧的警卫秘书连大气也不敢喘一声。

    “胡闹!真是太胡闹了!这还是党领导的华夏吗?!”老人的大手不停地狠击着茶几。

    腾地,老人站起了身,在客厅中快步踱了两圈,停身吩咐道:“给我安排一下,我要坐最近的一班飞机回哈尔滨。”

    “不,准备车,我立刻坐车回去。”老人瞬间改变了主意。

    警卫秘书还是一动不动。

    老人火了,吼道:“你听见没有?!还不快去。”不要看老人已经上了岁数,可这吼出来的声音还是中气十足。

    警卫秘书支吾了一声:“宁老,宁老,您先消消气。”

    老人狠狠地瞪了警卫秘书一眼。警卫秘书一个寒颤。

    “宁老,谁惹您发这么大的脾气啊?”从回廊处走来了一位四十左右的徐娘,她的手上拿着厚厚一叠文件。

    警卫秘书迅速地把事情的大致情况给半老徐娘做了一个汇报。

    半老徐娘听后一惊,撇了警卫秘书一眼,“那你还楞着干什么,还不照宁老的吩咐准备车子去?”

    “是。”警卫秘书一个挺身,然后快步走出了客厅。

    “宁老,消消气,小小她吉人自有天相,没事儿的。”半老徐娘把文件放到茶几上,就要上楼。

    “我已经通知总理了。”老人淡淡地说了一句。

    半老徐娘尴尬一笑。

    老人,正是黑龙江省前省委副书记,现国务院总理的知交好友,宁小小的父亲宁文博。

    现下他暂避青岛,是他知交好友的意思。依着总理的意思,现在的哈尔滨风起云涌,不太适合宁文博这把老骨头冲锋陷阵于第一线。

    而面前这位半老徐娘,是国务院办公厅中赫赫有名的人物。这次黑省之变后,根据宁文博的估计,知交好友必定会向东北大“掺沙子”。而据说,这位半老徐娘的父兄就是首要人选。

    老人心中冷笑,瞧半老徐娘现下的意思,已经有些排挤限制自己了。呵呵,恐怕是她的父兄担心自己在知交好友处的影响力,以及在东北根深缔结的关系。

    真是短视!东北的问题岂是这么容易就能解决的!

    不去想这些有的没的了,现在最为关键的是确定小小的安慰。自己这一辈子,只有她这么一个女儿,还是中年时候才得上天所赐。如果。。。宁文博叹了口气,脸色有些苍白,他不敢再想象下去,此时此刻他的心中,全是爱女的身影,其他的为国为民全被他抛在了脑后。

    余光掠了半老徐娘一眼,有她们这种人在,又何谈为国为民?得向中央提议,一定要给黑省派些年富力强且没有任何私心的火种。黑省再也经不起折腾了!

    宁文博想起了他的第三任秘书给他说的一番话。在位的,只要肯干事的,就是好官,拿点、吃点算不了什么大事儿。就算真换一个,也未必会比先前那个来得更为出色。

    什么是好官,什么是庸官,什么是贪官?

    什么又是坏官?

    <a href=cmfu>起点中文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